首頁 -> 週刊 -> 週刊文章

 


台灣黑社會大起底

08/11/2004/10:16
華夏經緯網

 

1949年全國解放,隨著蔣家王朝在大陸的覆滅,各種反動幫會迅速被人民政府取締。逃到台灣的洪門天地會、三合會、青紅幫等舊幫會骨幹分子,倚仗同國民黨歷史上的淵源關係,有的躋身政、軍界,鑽營權勢;有的同當地幫會聯合開山堂,擴大組織,操縱地方選舉;有的向工商、企業界滲透,以發展經濟實力為主,成為“合法經濟人”;還有些過去與台灣黑幫關係較好的繼續聯合重操舊業,包賭包娼,走私販毒,壟斷餐飲、娛樂業等。但是,大多數舊黑幫分子注重與黨國“同呼吸、共命運”,持積極合作態度,不大進行嚴重暴力性破壞活動。而壟斷台灣黑社會舞臺的,卻是受歷史黑幫影響,于當地滋生發展起來的新黑幫。新黑幫較之歷史黑幫犯罪更趨現代化:既包賭包娼、走私販毒、染指多種行業,又比較講究“鬥爭”策略,儘量“合法化”;既打打殺殺,爭地盤稱霸,又注重聯盟合縱,以強淩弱,“大魚吃小魚”;既在台灣島半隱蔽半公開活動,又千方百計同國際黑幫組織挂勾聯合,跨海“經營”犯罪國際化。儘管新黑幫從數量上不過60多個幫會20多萬人,但他們都擁槍自重,經濟實力雄厚,作案手段高科技化,其左右局勢能量非同小可,以致連警方也不得不承認:“國府只能管轄白天,夜間是黑社會的天下!”40多年來,大大小小60多個黑幫組織,一直在明爭暗鬥,逞霸爭雄,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臺,常在黑社會舞臺上唱主角的主要是竹聯幫、四海幫、大湖幫、七賢幫、西北幫等黑幫組織。

  在台北,竹聯幫與四海幫進行了長期爭奪戰。竹聯幫成立於19566月。與時,“中和幫”幫主孫德培因與另一幫火,開槍了死了一個名叫周天送的少年,震驚了台北,警方將中和幫十幾名骨幹逮捕法辦,致使該幫勢力重挫。中和幫另一頭目趙寧決計“另起爐灶”,指揮余黨到處聯絡拉攏常在台北街頭打架鬥毆的青少年學生,網路近2oo人,匯集到永和鎮竹林路竹林中,以“竹聯”命名成立了“竹聯幫”。早期竹聯幫成員大多是軍眷子弟和在校初、高中不良生,頑劣放蕩,生性好鬥。該幫定有簡單的幫規及聯絡代號,模倣洪門組織建幫,規定不設幫主,分設堂口主要活動目標是對付外校學生,敲詐勒索水果店主、三輪車大、小巴司機的錢財。竹聯幫活動沒幾年,便遇上了勁敵“四海幫”。四海幫于19575月在台灣大學校園內成立,以台北市四海藍球隊“四海”為幫名,40多名骨幹成員均是大學一二年級富豪子弟。他們倚仗年齡、家庭及社會優勢,很快稱霸西門町、臺大、北商一帶,並在古亭區、水源地一帶與竹聯幫搶奪地盤、爭雄逞霸較上了勁。四海幫為制限對手,聯合文山、三環等幫派,大力圍剿竹聯幫;而竹聯幫則通過綁架、偷襲、酷刑等手段力挫對方。對方幾十年來勢不兩立,由小到大發展組織,展開了一系列械鬥,作了許多震驚台灣乃至世界的大案,一直爭鬥至今。

  在台中,“大湖幫”吞併“十三鷹幫”稱雄。大湖幫正式成立於1961年。當時,在台中市中心區一帶,流散著許多自台灣光復以來就以當私娼寮打手、流氓、無賴為生的地痞惡棍。大流氓頭子張龍輝傚法青幫舊制,聯絡13名把兄弟,將這類地痞流氓糾合起來,以“共禦外人、互不侵犯”為宗旨,成立了“大湖幫”。大湖幫以收取各種“保護費”為主要經濟來源,他們憑藉兇狠殘暴的手段,向各個應召站、賓館、飯店,、酒吧、夜總會等提供“保護”收費,併為一些重要人物當“保鏢”,同時壟斷著以麻將、四色脾為主的“文物”和以撲克、牌九為主的“武潮,大肆聚賭收取抽頭,他們倚仗聚斂的鉅額錢財和惡勢力,經常染指演藝界,爭奪工程招標等行業,並同地緣接近的“十三鷹幫”爭奪台中南地盤和行業利益,雙方大動於戈,一直刀光劍影血戰到70年代末80年代初。大湖幫為徹底擊敗對手,幫主苦心設計一騙局,以談判為名,邀請“十三鷹幫”吳幫主在一中間地帶協商解決衝突事宜。吳幫主信以為真,只帶幾名隨從前往,結果陷入大湖幫重圍,吳幫主被生擒後剁掉手腳廢棄污水溝。

  大湖幫乘勢圍剿“十三鷹幫”,將其吞併,從此稱雄台中及台中南一帶。發展到1984年“一清專案”前夕,大湖幫在林金銘主持下,進入鼎盛時期,轄區大小幫派均俯首稱臣。他們不僅壟斷著賭場娼寮、餐飲娛樂業,連政府基建等重點工程也被其操縱。市中政府建房地產開發總署大廈公開招標,林幫主事先以強硬手段挾迫所有參加招標的廠商支援他招標,又暗中與政府發包方密謀,將底價定為1000萬元,以750萬元為招標價,林以低價拿到手以高價拋出,從中大發了橫財,其他商家敢怒不敢言,大湖幫在台中左右局勢的能力由此可見一斑!

  在台南,七賢幫、西北幫、三山國王廟幫打殺爭霸戰雲稠。

以充當特種營業保鏢發展起來的七賢幫,在美軍駐臺期間進入鼎盛時期。一些與美軍關係密切的政府官員、財團大亨,為保全性命和勢力,不惜出鉅資雇傭七賢幫當保鏢,七賢幫借助軍、政、商勢力,一度雄居台南黑幫“霸主”地位,很快壟斷了所有賭場,他們開設的“天九賭潮,規模之宏大,服務之週全、輸贏賭資之巨,曾蜚聲中外。賭場分文、武兩部,文部負責找凱子(有錢人),武部負責把風、討賭債,並有專人記帳、倒茶水、開車接送、提供妓女性服務及色情媒介等。場內備有鉅額現金供借貸,抽頭按臺面大小決定,一場少則幾萬,多則十幾萬元。後來迫於警方“掃蕩”壓力,大武場紛紛轉入以麻將為賭具的“文潮,入場可不帶現金,輸贏記帳,但收債手段狠毒,許多賭徒賴帳,有的被整得傾家蕩產,妻離子散,有的被斬手剁腳,甚至喪命。七賢幫發展到七十年代中期,內部分裂出沙仔地一幫與之爭雄,為爭錢財、地盤互相廝殺,互有損傷。早在兩幫紛爭之初,有些鬼猾角頭便退出另起爐灶。以吳守雄為首的“豬灶幫”和以龔書清為首的“斧頭幫”悄悄興起,以高雄運河為界,為爭奪兩岸妓院生意又拉開了戰幕。兩幫擠殺數年後,為了共同利益,歃血為盟,結成了“西北幫”,共同經營高雄運河沿岸妓院生意。後來,積于舊怨和新利之爭,龔書清派殺手將吳守雄槍殺,他也因案發而被判處死刑。接任的兩幫首領鄭傳心和李慧昌,仍面和人不和,最後相互迫殺,一個成了“十大槍擊要犯”,一個成了“瘋狂殺手”飲彈自荊就在七賢幫和西北幫鬧內江大傷元氣之際,在左營、楠梓地區崛起了“三山國王廟幫”。該幫成員大都是來自郊區的青少年,最初靠開職業賭嘗索取保護費、專為人討債為業。當該幫在高雄火車站、新興區、前金區等地建成“根據地”後,便大肆買賣軍火,擁槍自重,並吸引大批

青少年入幫,與另一新興的“城隍廟幫”接連展開了槍戰。1979年,雙方在高雄市大橋和公路上公然進行槍戰;血雨腥風密布台南,被美國警匪電影製片廠搬上銀幕大肆播放,一時國際輿論譁然。“三山國王廟幫”聲威大振後,公然插手娛樂業、歌舞廳,染指演藝界。他們派出插入演藝界的黑手,由小武行升為大武行,後競紛紛以“製片人”面目出現,左右著演藝人員,將片酬的一半至三分之二吞食,如有不從者,就要遭暗算。著名歌星高淩風在“藍寶石歌廳”演出時挨了冷槍,就因“不買帳”所致。台灣警方資料顯示:每年演藝界發生十至二十余起兇殺報復案件,大部與黑社會操縱有關。

  進入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台灣各黑幫組織為奪地盤、爭利益,紛紛買賣軍火,擁槍自重。最早由台南流行的“鋼筆手槍”、左輪槍、豬槍發展到高級軍用間諜槍,諸如殺傷力極強的“烏茲”衝鋒槍、德制帶滅音瞄準器“華爾斯槍”,美國左右輪手槍、義大利高級“白郎寧”手槍、毒液槍、卡賓槍等殺手們慣用的特製槍,被軍火商紛紛運銷到台灣黑幫手中。各幫一遇紛爭衝突,馬上亮槍拼殺,友幫遇難,馬上就用火力支援,從而使寶島成了黑幫真刀實槍大戰的演兵場!迫於島內輿論壓力、台灣警方不得不組織些“掃黑”行動,影響較大的是“一清專案”。

  19841112日,台灣警方從500多名黑幫骨幹中列出110余名首領角頭,調集大批警力,以台北為重點,展開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掃黑”行動,一舉抓捕120余名黑幫頭目,使島內黑道風聲鶴唳,黑幫分子四處藏匿。一段時期,島內社會治安穩定下來了,但過了不久,收捕的黑首領們大都釋放出獄。

逃匿的又紛紛回了老巢,黑社會再次笑傲江湖,令島民們膛目咋舌!直到“江南命案”震驚中外,才使世人大悟過來:“警匪一家”、“政府與黑道沆瀣一氣”,在台灣原本就是“天經地義”的!( 《古今中外黑社會探源》)

  
【  發表感言  】【 關閉窗口

【 相關報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