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週刊 -> 週刊文章

 


細說兩岸"三通"Q&A

07/07/2004/10:17
華夏經緯網

    三通即通郵、通商、通航。197911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發表了《告台灣同胞書》,建議台灣和大陸之間儘快實現通航、通郵,以利兩地同胞的直接交往。1980215日,全國政協發出致台灣同胞春節慰問信,希望台灣各界人士敦促國民黨當局接受中國共產黨關於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主張,首先實現通郵、通商、通航。至此,三通說法形成。

  主持人:祖國大陸方面多次強調,兩岸應今早實現“一個中國、直接雙向、互惠互利”的全面“三通”。在全面直接三通無法實現時,出現了多種局部的直接三通形式,除港澳回歸後與台灣繼續保持直接三通外,台灣方面提出了所謂“小三通”,試點直航,您能否就這個問題介紹一下?

  嘉賓:說到兩岸三通直航進程,有“小三通”——即台灣“行政院”在2000年允許試辦金門、馬祖、澎湖與大陸地區的直接通航。除“小三通”,還有1997年台灣首先提出的海峽兩岸的試點直航,但大陸與高雄港試點直航和兩岸直航有很大的差別,因為試點直航運送的並非兩岸之間的貨物,而是兩岸之間的轉口貨物。台灣要運到大陸的貨物和大陸運到台灣的貨物不能從這個航線走。高雄港在國際上是比較有名的國際港,比如東亞地區到美國,從東北亞經過台灣海峽再到中東、歐洲的幾條航線,這幾個大的國際幹線都要經過台灣。台灣當局為發展高雄港,之其成為一個國際的海運轉運中心,要吸收更多的轉運貨源。所謂轉運是大陸轉口貨物經過高雄港做一個短暫的停留,裝上一些大船,轉運到第三國,並非直接進入台灣島內。境外航運中心運輸海峽兩岸的船隻直接來往于兩岸,把大陸的貨物運送到高雄港的海運轉運中心,但這個貨物不能通關不能入境,只是在這裡中轉運到第三地。而且航行于兩岸的船隻只能是權宜輪。所謂權宜輪就是挂著外國旗幟的兩岸之間的船隻。

  主持人:鋻於兩岸整體上不能直接三通,便探索了許多間接三通的模式,請您介紹一下。

  嘉賓:兩岸三通不僅包括通郵、通航也包括通商。從兩岸三通的進程來看,就是說從大陸提出兩岸三通主張以來,兩岸的三通還是一步步地發展。但這個通商不是直接的,是間接的,臺商對大陸的投資不能直接來,要到第三地登記一個子公司,這個子公司再到大陸。在兩岸的通郵方面,大家也都能感覺到,兩岸的信件、郵件的往來還有兩岸電話通話的問題,以及其他數據傳輸的問題,現在基本上不存在問題。當然這也是間接進行的,兩岸的郵件要經過第三地,兩岸的通話也要經過第三地中轉,現在兩岸的通話基本是通過日本、香港的海底電纜接通。現在這方面的工作也在推進。兩岸通航問題也有進展。兩岸的船舶現在採取所謂的間接直航,海峽兩岸的船舶最開始的時候間接通航,貨物必須在第三地的港口進行卸貨,再裝運到另外一艘船舶上再運到大陸來,兩方從間接通航,逐漸走向間接直航。就是行駛的航船可以繞經第三地,但貨物不用轉卸了,只要在第三地停一下,登記一下,繞過該地,再運到中國就可以了。選擇的都是更便捷的中轉地,現在主要是選擇香港、澳門和日本的一個港口。兩岸的飛機也是繞經第三地,來往于兩岸。從1997年開始,香港、澳門實行了一個一機到底。所謂的一機到底是指台灣的乘客到大陸來,不用下飛機,只要換一個航班號直接飛到大陸來,大大縮短了轉機時間。

  主持人:現在對兩岸三通總體的評價是三通已通了兩個半,您認為這個評價是否合適?三通與兩通半效果到底有多大差異?

  嘉賓:兩岸三通已經實現了兩個半這種說法從便利性來說是有道理。大家在通信或者打電話的時候已感覺不到太多的不便。從郵件來說,感覺慢一點,但電話感覺不出來,但經過第三地,要交第三地手續費。

  不會是一筆小數。當然通商和通航是聯繫在一起的,如果沒有兩岸的直接通航,兩岸的通商也談不上。所以海峽兩岸三同已有了一定的進展,但在海峽兩岸的直接三通方面,基本上沒有突破性的發展。儘管在兩岸間接三通方面有了一定的進展,但這種三通畢竟是間接的,就存在通過第三地中轉的問題,這就大大增加了海峽兩岸人員和貨物往來相應的成本。一是有運輸成本的增加,再是時間成本的增加。運輸成本的增加現在島內也有各種各樣的估計,得出的數量不一樣。但據估算,每年繞經第三地增加的成本是700億新台幣,新台幣跟人民幣的比值大約是14,就是說一人民幣等於四個台幣。從時間成本來說,從北京到台北只要二小時,從上海到台北可能只有1小時的時間,但現在繞經香港,可能早上走,晚上才能到台北。

  一機到底可以縮短時間,但你必須還要繞轉到澳門、香港中轉,即使不算逗留的時間也要三、四個小時。因為上海到香港需要近兩個小時,香港到台北也要一個多小時,而且一機到底也要進行逗留。而且一機到底目前情況下只適用於台灣同胞的往返。大陸去臺人員,必須要在台灣設在香港的中華旅行社辦理相關的手續,你不可能一機到底,要辦相應的手續才能過去。

  主持人:兩岸三通到底是經濟問題,還是政治問題?

  嘉賓:所謂三通實際上就是指“通商、通航和通郵”,從它的內容堿搳A它原本是一個經濟和社會事務方面的問題,並不涉及到政治因素。但是,從1979年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兩岸三通的主張以後,因為在當時的環境下,台灣當局仍然堅持所謂的“三不”政策即所謂的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因此這個問題在當時並沒有受到台灣當局的回應。1991年台灣當局發佈了一個所謂的“國家統一綱領”,在這裡就把三通問題與兩岸政治問題直接掛鉤。台灣當局當時提出要把三通問題列入兩岸關係發展的所謂中層階段。兩岸關係邁入中層階段的前提條件是什麼呢?他提了三個政治條件,一是大陸放棄對台灣使用武力,二是承認台灣為一個對等的政治實體。第三,要給台灣所謂的國際生存空間。台灣當局把三通看成一個政治籌碼,而且把三通看成兩岸關係發展的一個重要象徵,因此從此把三通這個本屬經濟性的議題,上升一個政治性的議題,所以兩岸三通就變得高度複雜化。此後,隨著兩岸經貿關係的發展以及兩岸關係出現的一些新形勢的變化,三通作為台灣當局的一個政治籌碼其地位越來越低。但台灣當局尤其是李登輝執政後,從政治利益出發,從把台灣引向獨立的政治企圖出發,不願意兩岸關係更為密切,所以從意識形態上把三通作為所謂保留台灣主體性,維護所謂台灣安全的一道最後的防線,提出了所謂的“三通自殺論”。所以三通問題不僅僅是台灣當局的一個政治籌碼,而且將其上升到意識形態,維護台獨的政治利益。三通問題本是一個很簡單的經濟問題,兩岸就三通進行廣泛的交流,但兩岸在三通上沒有進行過正式的談判,一直未實現直接三通,可以說責任主要在台灣方面。

  主持人:台灣談三通有前提大陸也有前提,大陸這面認為兩岸航線是國內航線,陳水扁強調是特殊的國際航線。假如採用第三種說法,比如兩岸航線這種說法,您認為是這個問題可以取得突破?

  嘉賓:可以說一個中國原則是大陸發展兩岸關係的一個基本原則,不僅包括經濟關係還包括政治關係。無論如何發展兩岸關係,一個中國原則是必須堅持的,大陸的原則基本是十二個字,“一個中國、直接雙向、互惠互利”。一個中國問題也是兩岸三通的一個基本前提和原則。但是台灣當局不想把兩岸三通作為一個國內事務來看,甚至有些台灣當局的高層官員,把三通航線看為國際特殊航線,這顯然違背海峽兩岸基本的現實,也是與國際上對海峽兩岸關係的公認不相融。

  實際上大陸現在對三通問題一直是積極、務實的。自從提出《告台灣同胞書》以及江主席提出的“八點主張”後一直是提出不干涉台灣同胞的當家作主的主張,錢副總理也提出只要承認在一個國家的前提下,可以把兩岸民間對民間、公司對公司、行業對行業的方式先通起來。今年7月份錢副總理也提出三通是民間的問題,一個中國的政治含義可以暫時不去涉及。兩岸三通作為一個經濟議題,可以不去涉及政治方面的具體含義,這其實也體現了大陸對三通的一個積極、務實。

  主持人:您說三通問題,涉及到的航權及旗證的問題能否給大家解釋一下?

  嘉賓:三通問題雖然屬於一個基本的經濟事務性問題,但是三通尤其在通航問題上,確實涉及到具體的航線定位問題,以及行政管轄權的問題。包括雙方人員往來後,相互證件的承認問題,通關問題,有一系列的問題。雖然這些問題屬於經濟事務性問題,但它都牽涉到雙方行政權力的管轄範圍。在海峽兩岸關係特殊的情況下,也牽涉到雙方對行政管轄權的認定,以及相應的問題。因此三通相對是比較複雜的問題。過去台灣當局也以此為藉口把兩岸通航問題政治化,強調兩岸之間的談判。他認為這牽涉到他的公權,所以牽涉到政府和政府談判。但是在當時的情況下,台灣當局不承認一個中國的情況下,三通是無法進行的。所以在過去的一段時間,提出當局一直是阻礙、拖延三通問題的進展。

  網友:陳水扁是否把三通作為一個選舉牌,在對其競選最有利的時候打?

  嘉賓:這個問題問得很好。過去海峽兩岸三通在一些經濟性、技術性的問題上已不存在問題,主要是政治問題。台灣當局是在表面進行三通,但在實際問題上是阻撓三通。其中一點要求兩岸政府對政府來解決這個問題,其實這是一種阻撓、拖延三通的手段。為什麼政府和政府談不行呢?因為過去海峽兩岸談判有一個條件,就是“九二共識”,就是雙方都承認一個中國。但是後來李登輝提出“兩國論”後,實際上已經徹底地否定了兩岸“九二共識”這個前提。陳水扁上臺後,仍然不承認“九二共識”,如果沒有“九二共識”,海峽兩會間的協商就沒有了基礎。所以在目前的情況下,在台灣當局承認“九二共識”前,海峽兩岸是沒有辦法進行談判的。現在台灣當局是不承認“九二共識”,又要政府對政府談,這就等於是說是兩個國家。在這種情況下,雖然他不提三通是一個政治籌碼了,但我覺得這是一個更大的政治籌碼。陳水扁有一個所謂的大膽講話,提出兩岸的談判可以授權民間進行談,不再提政府對政府了。我們感覺台灣當局在這個政策上可能有所變化。但是隨後所謂的授權到了台灣的陸委會(台灣當局對大陸事務的主管部門),把授權變成了委託。授權和委託兩字之差,但含義有很大。如果授權,這個團體談過之後有談判權,如果是委託,該團體則不能簽字。實際上台灣當局在這個問題上逐漸後退。而且包括李登輝也拼命反對三通,直至陳水扁提出一邊一國,也是為台灣作政治定位的,這顯示台灣當局在一步步往後退,現在陳水扁面前就三通問題有兩個選擇,一是從台灣利益出發,從台灣人民的利益出發,同意三通。第二點,因為三通對台獨是不利的,考慮到其自身利益,包括是否受到政黨的支援,他會要考慮拖延三通。

  陳水扁連選趨勢比較明顯,而且民進黨勢力範圍內,找不出能替代他的人。我覺得他是將三通作為一個籌碼,在三通上會做一些姿態,做一些政策上的調整。但他權衡一下,如果三通引起台灣的“基本教育派”的反彈,因為“基本教育派”是他的鐵票,如果影響到連選基本票源的話,他會口頭上說通通,提出一些大陸無法接受的條件,拖延這件事。

  主持人:近日,臺“行政院”通過了在19927月“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簡稱“兩岸關係條例”,以下稱“條例”)部分條文修改草案。,台灣“立法院從最近親民黨和國民黨的談到的三通問題的主張來看,他們是否是贊同三通呢?

  嘉賓:是這樣的,三通問題在島內已是今非昔比。十年前誰提三通,會被戴上賣臺的帽子,現在隨著兩岸交往的增多,基本上都希望三通。現在島內調查,七成以上的民眾都贊成島內三通,在這種大背景下,把三通賣臺論,漸漸演變成一種三通愛臺論,以前三通自殺論,漸漸變成三通安全論。過去感覺大陸對三通的迫切性更強,現在感覺台灣對三通的迫切性比大陸強。既然出現這樣的情況,台灣島內當局要順應民意,開始有談三通的意向。現在島內除了支援李登輝的政黨外,島內沒有一個政黨公開反對三通。但對兩岸三通的談判方式、談判進程這方面,當然各個政黨還會從各自的政治角度出發會有不同的考慮。所以剛才談到親民黨和在野黨提出三通,就是要修改“兩岸關係條例”中禁止兩岸三通的相關條款,即非經主管機關許可,海峽兩岸之間包括外國的船隻、航空器不得直接往來于兩岸。現在他們要把條款從“不得”改成“得”。而且在野黨提出,這個條例修改後,台灣當局有關的主管部門必須在六個月之內,制定出相應的管理辦法,來加快兩岸三通的步伐。台灣的行政院提出的“兩岸關係條例”修改草案,還是維持現狀,沒有按在野黨的意見來修改。因為他說這個條款並不影響什麼,非經許可,不可以通航,但是經過許可就可以通。其實是兩黨爭奪修改權的問題,因為三通成為民意主流的情況下,誰佔有主動,誰就會在爭取島內民眾支援的方面獲得更大的分數。

  最關鍵台灣當局是否真心想通,如果真心想通,在不修改原條文的基礎上也可以通起來。

  網友:您認為陳水扁有可能同意三通嗎?

  嘉賓:三通問題已成了台灣的民意主流,除了李登輝為首的臺聯黨公開反對三通外,沒有其他政黨公開反對三通,三通是一個必然的趨勢,對台灣當局來說,早通比晚通好,早通比晚通更有利,否則他想取得的政治利益也拿不到。最近,被陳水扁視為“最穩定的靠山”的美國,也通過“美國在臺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包道格兩次批評台灣當局阻撓三通及投資大陸;

  網友:台灣打三通經濟牌,利大還是弊大?會不會造成台灣經濟大陸化?產業空洞化?

  嘉賓:三通以後,對台灣經濟是十分有利的。第一,近期內,對促進台灣經濟的復蘇會有明顯的作用。因為三通以後,台灣對大陸的出口會迅速增加,因為兩岸的貿易增加包括一些大陸的資金,如果雙方可以實現直接雙向,大陸的貨物直接進入島內,對振興島內的房地產,促進島內的正面消費會有積極的影響,對台灣經濟走出低谷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刺激作用,這也是非常明顯的。從長期來看,是否台灣經濟會戰略轉移到大陸?我想這種提法有點欠妥。但是兩岸三通後,有助於台灣的經濟轉型。無論從兩岸的經濟關係來看,還是各方面的因素來看,其重要的生產基地,會設在大陸,這對台灣經濟加快產業升級會有重要的作用。可以說今後台灣經濟進一步發展,發展兩岸經貿關係,運用大陸的資源和市場,對台灣經濟將會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主持人:從經濟角度講,大陸是台灣對外投資最大的地區,台灣對大陸的投資,是否會影響台灣本地經濟的發展,如果有影響這個比重多大?

  嘉賓: 剛才你說,大陸目前已成為台灣還外最大的投資地,從20004月份開始,台灣島內投資連續到今年第2季度(連續七個季度)是負增長態勢。所以現在島內基礎教育派,認為台灣到大陸投資,產生了台灣產業空洞化的問題。其實某種程度來講,台灣島內投資下降,大陸投資增加,台灣向大陸戰略性轉移,恰恰是因為兩岸不能三通造成的。因為台灣的產業比較完整,上中下游形成了一個比較完整的鏈條。因為兩岸不能三通,台灣中下游企業生存條件非常惡劣的情況下,不得不向大陸轉移。轉移之後,其原料、設備都是中上游廠商提供的,因為兩岸不能三通,要提供貨物時間成本和經濟成本都非常高,所以上游企業也被拉過來進行投資。產生了拉扯作用,就是一部分廠商拉動另一部分廠商來到大陸。始作俑者還是台灣當局,是他阻礙三通造成的。

  網友:人口與幅員與台灣相去不遠的荷蘭,其高達78%的服務業成為經濟的主體,就是得力於其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其服務的對象,正是依賴荷蘭吞吐貨物的歐洲大陸。這樣可能對台灣的經濟更有利,您對這個觀點持什麼看法?

  嘉賓:我同意這位網友的看法,這位網友對台灣的經濟有一定的關注。這牽扯到未來台灣經濟發展模式的問題?

  嘉賓:對,就是台灣選走什麼樣的路。在1994年的時候,台灣當局做了一個亞太營運中心的計劃。其初衷是利用大陸的市場和資源,使台灣扮演一個歐美與大陸的中間橋梁的角色。因為無論從地理位置上還是從經濟發展水準來說,台灣都具備優勢。地理位置上來講,與大陸特別近,而且同根同種。從經濟發展水準來說,台灣基本介於歐美發達國家與大陸之間。台灣跟大陸間的聯繫非常密切,同時跟歐美的聯繫也很密切,而且無論從經濟發展水準上來講,也是比較適於仲介者的角色,因此提出了六大中心,其中航運轉運中心是一個方面,還有金融中心、電信中心、製造中心等等,實際上要吸引跨國公司到台灣設立亞太營運總部,從台灣經濟來看,確實比較適合台灣經濟的特定環境,是一條可取的路子。李登輝說亞太營運中心是行營運中心之名,行親大陸之實,所以就反對這件事,這件事不了了之了。亞太國家正在進一步加強與中國的合作,台灣如何反其道而行之,不但不能利用大陸的市場,而且會在亞太地區變成一個邊緣化的角色。

  網友:現在兩岸貿易順差很大,三通以後這種局面是否會改變?

  嘉賓:三通後兩岸這方面的情況會發生變化,因為順差很大,造成順差原因很多。一部分是因為臺商到大陸投資,因為臺商到大陸設廠,大部分的設備、原料要從島內採購。這個順差並不可怕,因為臺商在大陸生產後,從大陸出口到歐美地區,變成了中國大陸對外國的一個順差。造成順差的另外一個原因是我們對台灣產品的進口沒有特別的限制,但是台灣方面對大陸的出口卻有嚴格的限制。隨著海峽兩岸三通後,兩岸的經濟正常化,加入世貿組織後,台灣對大陸的限制會逐漸鬆動,大陸對台灣的出口會相應地增加,兩岸的貿易順差會比現在要小一些,這是一個長期的趨勢。

主持人:張教授能否對兩岸三通的實現做個展望?如果樂觀的話多少年能夠實現?悲觀的話多少年能實現?

嘉賓:這個我不好評估,套用一位知名學者的話,也許是明年,也許時間更久。我覺得海峽兩岸三通是一個必然的趨勢,在這方面台灣當局領導人也不否認。但這是一個漸進性的過程,我感覺還是從局部開始,逐漸向全面發展。我想這是一個比較複雜、艱苦的過程,當然我想也不會太久。如果一切都順利,兩岸務實地通過談判解決,很可能明年就能解決,如果台灣當局設置一些障礙,我想這個談判就很難把握了。因為雙方之間三通已不存在一些技術性的問題,實際上還是一個政治問題。政治問題如果能夠比較順利地解決,把阻礙三通的政治因素剔除,我想兩岸三通的進程還是很快的。

  我想海峽兩岸全面三通要在短期內解決還是困難,但局部通航、漸進地通行還是可能的,真正談起來後,還要根據雙方的談判情況來進行。

  網友:兩岸三通可以借鑒港澳模式,港澳已經回歸中國了,但也和台灣進行實質性的三通,現在主要的問題是在中國大陸的三通。既然已在這兩個地方三通,為什麼不可以整體三通呢?所以有人提出可以借鑒港澳模式,您認為這種提法對促進三通有沒有實質性的意義?

  嘉賓:你說得很對,港澳通航的模式,可以成為未來海峽兩岸,直接三通的一個重要的借鑒。因為香港和澳門作為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和台灣之間的三通問題已基本解決了。這種解決的方式,從現在來看也是通過民間對民間的方式,而且海峽兩岸,從香港、澳門到台灣的船舶、飛行器,在技術問題和旗證問題上都已經解決了。具體的方式,在未來海峽兩岸解決三通問題上,都有重要的參考價值。當然香港和澳門畢竟是作為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而且海峽兩岸未來進行三通的情況下,牽扯到一些政治因素、經濟因素、商業因素比臺港、臺澳間更加複雜,所以海峽兩岸的三通不可能照搬臺澳、臺港間的形式,但這可以作為一個參照。

  網友:兩岸三通現在的情況似乎大陸對三通已做好準備,台灣是否做好準備?

  嘉賓:對三通問題來說,大陸方面是萬事具備,只欠東風。台灣方面,應該說以前在三通技術性的問題上,雙方通過交流,細節問題都已基本可以解決了,兩岸直航現在不存在技術性的障礙。因為三通畢竟是一個趨勢,遲早要通,台灣的相關部門,比如機場、港口方面也會做一些相應的準備。現在關鍵的問題是看台灣當局想不想通,如果想通,應該說兩岸的相應部門,都有準備。

  網友:為什麼大陸一定要三通?三通是不是實現祖國和平統一的前提?

  嘉賓:大陸為什麼要主張三通呢?79年提出三通是因為在此之前兩岸是軍事對峙,相互隔絕的狀態。大陸希望通過三通,加強兩岸人員的經濟、文化交流。現在提出三通更有積極的意義,三通可以增加兩岸人民的往來,增強兩岸人民的感情,增進兩岸人民的利益,這對發展兩岸關係,遏制台獨勢力都有其積極的促進作用。從現在來看,發展兩岸經貿關係有一個重點的前提,要儘快實現三通,否則兩岸關係無法實現正常化。那麼兩岸三通是否是統一祖國的前提,前提這個詞不太準確,可以說三通是祖國統一過程中一個重要的進程,三通都無法實現的話,祖國統一又如何談起?

  主持人:如果三通問題有政治含義的話,人們可以分析一下,三通本身對大陸和台灣的統一是否有利?如果台灣的經濟對大陸的經濟更有依賴性,是否就更有利於兩岸的統一?因為現在台灣也在擔心台灣經濟大陸化的問題。

  嘉賓:我想如果兩岸實現三通,首先會促進兩岸經濟的發展,這是雙贏的,對兩岸經濟關係來說,這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促進因素。現在大家知道,海峽兩岸仍處於一種間接階段。就是說,海峽兩岸經貿關係,目前還沒有實現正常化,其中最大的問題是海峽兩岸還沒有實現三通,如果海峽兩岸實現三通,畢竟會促進兩岸經貿關係的進一步發展那麼兩岸經貿關係的進一步發展又會使兩岸人民的共同利益相應增多,兩岸人民的共同利益增多,無論是對兩岸關係的發展,還是未來祖國統一的前景來說,當然具有非常重要的積極影響。(搜狐視線)

 

 

  
【  發表感言  】【 關閉窗口

【 相關報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