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錫堃捨棄自己保唐飛 為阿扁解危



<%beginrecord%> <%endrecord%>     從五、二○上任到七、二五辭職,才短短六十五天,遊錫堃創下了台灣歷史上,副“閣揆”任期最短的紀錄。儘管他一再澄清沒有被逼辭職,新“政府”也不是“棄車保帥”;但他也坦承,“政治責任跑來跑去”,出了事總要有人出來扛。“閣揆”下臺衝擊太大,他只好棄自己保唐飛,協助陳水扁渡過難關。
   
    當遊錫堃發現媒體把他的請辭事件解讀成新“政府”“棄車保帥”時,就決定出面召開記者會,澄清不是被“逼退”,而是“數度自願請辭”。由此舉動可以看出,遊錫堃的政治性格,而這項特質,曾在三一八後,讓他登上副“閣揆”寶座;但也在八掌溪事件後,讓他迅速終結這段短暫的台灣當局高層公職人員生涯。
   
    遊錫堃崛起于宜蘭縣,儘管投入反對運動甚早,但多年來,他在民進黨內一直沒有特別的派系屬性,直到兩屆縣長任期屆滿後,時任台北市長的陳水扁邀請他擔任台北捷運公司董事長,才逐漸與“扁係”愈來愈近,成為“市府團隊”、“陳水扁家族”的一員。陳水扁連任台北市長失利後,遊錫堃順利轉任民進黨秘書長,襄讚黨主席林義雄,也是陳水扁力薦所致。
   
    遊錫堃的個性謹慎而低調,和民進黨多數政治人物略帶草莽、比較外向的傳統風格有很大的落差。據了解,三一八勝選後,陳水扁會在眾多競逐副“閣揆”寶座人選之間選上他,也是因為“扁唐體制”十分敏感,遊錫堃進退有度,擅長人際關係的分寸拿捏,不致讓唐飛有受威脅的感覺。另一方面是由於,陳水扁對遊相當的信任,評估他有“地方首長”經驗,可以成為未來的“閣揆”培養人選。五二○後,“總統府”方面對遊錫堃的表現相當肯定,唐飛也很放心把府院聯繫、民進黨團運作的工作交給他,三方互動堪稱順利。
   
    上任才兩個多月就辭職,對一位“行政院”副院長雖然是短了些。但遊錫堃主動請辭,等於是一肩為新“政府”扛下八掌溪事件的所有責任,也避免了新“政府”開張二個月就要換龍頭的窘境,化解政局動蕩危機,算是立下了一件汗馬功勞。休息是為了走更遠的路,遊錫堃東山再起指日可待,卸下“行政院”副院長的工作,對他而言,應該只是政治生涯中的漣漪。
   
   
   2000.07.26《聯合早報》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