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清楓命案的來龍去脈



<%beginrecord%> <%endrecord%>     在台灣已沉寂6年的尹清楓命案,近日在島內又被抄得沸沸颺颺。7月31日,台灣領導人陳水扁宣佈成立尹案特別調查小組,由臺“國防部”與“高檢署”聯手展開偵訊工作。8月15日,正在多明尼加活動的陳水扁表示,偵辦尹案沒有上限,不管所涉及的人員官階多高,層面多廣,是否還在位,“縱使動搖國本,也要辦到底”。“行政院長”唐飛也于8月14日指示相關單位加速偵辦,強令“兩周內一定要有進展”。轉瞬之間,此案已成為台灣當局“掃黑”行動中的大案要案。
    至8月18日,特別調查小組專案檢察官已完成案件資料的審閱工作,並已向相關部門發出涉案人員監控名單。8月19日,特別調查小組宣稱,專案人員在約談數名關鍵證人後,已確定尹清楓是“遭現役海軍軍官設局誘殺致死”,並認定海軍總司令莊銘耀的隨員室主任陳祿曾上校及另一名“身份敏感的將官”,在案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尹清楓何許人也
    1993年12月10日上午,一艘正在台灣近海作業的台灣漁輪意外地打撈起一具屍體,船主驚恐之下立即返航向警方通報。經查,死者為台灣海軍總部武器獲得室上校執行長尹清楓。
    尹清楓,男,籍貫山東濟南,死時正值壯年,在台灣海軍負責武器裝備及零部件的採購,再過二十多天即將晉陞少將,夫妻感情和睦,家庭美滿幸福,可以說是前途一片光明。突然無端浮屍海上,原因何在?
   
    三宗軍購要案
    據台灣媒體披露,尹清楓的死與台灣海軍三宗武器採購案有關。
    事情還要追溯到80年代末、90年代初。當時,台灣海軍曾編制預算新台幣18億元購買海測艦,後又追加1億元。時任海總武獲室執行長的尹清楓認為建造海測艦不需要花這麼多錢,決定進行公開招標,最後,代表義大利F廠的劉樞、鄭正光以12,48億元報價中標。因劉樞是尹清楓在中正理工學院的同學,因此海軍內另一派系有人懷疑尹清楓私下向劉樞等人洩露底價,甚至有受賄之嫌。此事後來被認為是為尹清楓之死埋下了一個伏筆。
    1983年,台灣海軍曾與南韓現代公司洽談購買軍艦事宜,到1989年5月,事情開始發生變化。5月8日,當時的參謀總長郝柏村,指示與南韓的採購計劃“稍事拖延”;5月30日,海總艦管室副執行長王琴生向海軍總司令建議,法國最新設計的“拉法葉艦”可以作為台灣海軍二代艦主力;同年9月,海軍高級將領赴法考察;1991年,台灣海軍“光華二號”計劃確定,決定採購法國“拉法葉艦”,總金額高達新台幣908。87億元。而作為海軍武器採購直接執行人的尹清楓,則對這筆鉅額交易持不同意見。
    親民黨立委李慶華8月11日說,尹清楓命案重要涉嫌人劉樞曾向他透露,尹清楓出事前曾對他談起海軍的幾大宗軍購計劃,認為“簡直是錢坑”,極力主張“國艦國造”。另有報道說,尹清楓當年參觀過“拉法葉艦”造船廠後,曾指出該艦存在34處問題,希望所採購的6艘軍艦中,能有4艘在台灣組裝,但這個意見沒有被採納。不僅如此,尹清楓還積極參與了蒐集“拉法葉艦”採購案中涉嫌行賄的鉅額資金的流向問題,可能直接觸動了一些人的利益。台灣媒體分析,尹清楓之所以死於非命,蓋因其試圖“摸老虎屁股”。
    之後不久,台灣海軍又列案採購四艘掃艦,這些艦隻均為德商L廠S廠製造。購買協議達成後,海軍附帶同涂鄭春菊(涂太太)所代表的L廠簽訂了為期10年的掃雷艦水下裝備維修更換合約。不料此事卻橫生枝節,F廠劉樞等人對這筆交易也是覬覦良久,意欲拿下此項合同,而此時在台灣軍中多有靠山的S廠代表郭力琚B張濟等人也以“國防部”規定武器零部件的供應必須由原製造廠承接為由,也來爭奪這筆買賣。結果劉樞倒向郭力琱@方,三強競爭變為兩方對壘,L廠這邊勢單力薄,儘管報價低於對手,但仍然拿不到合同,涂太太氣得在海軍總部破口大罵,揚言要將以往軍中武器採購的黑幕曝光。
    當時的海軍總司令莊銘耀指示尹清楓擺平這件事,但因為對峙雙方都寸步不讓,尹清楓夾在中間,承受了很大的壓力。有人懷疑,尹清楓遲遲擺不平這件事,是因為在海測艦採購案中收了劉樞的好處,生怕無法向老同學交代。
   
    反蒐證以圖自保
    就在事態處於膠著狀態之時,一封署名“愛國者”的黑函直接捅向“總統府”和海軍總部,指控尹清楓壟斷武器零部件的採購,並在掃雷艦和“拉法葉”巡洋艦採購案中收受賄賂,此時距尹清楓晉陞少將只有三個星期了。尹清楓開始緊張起來,他預感到自己捲入了一場大麻煩,不僅晉陞無望,軍旅生涯也可能就此結束,遂四處求援,但四處碰壁。
    據台灣民視報道,尹清楓走投無路之時,為了自保和反擊,于1993年12月8日與郭力痡K商,決定開始反蒐證行動。9日淩晨零點三十分,尹清楓獨自到軍火商祝立本家中錄音,郭力琣b外等候,隨後尹清楓又獨自到劉樞家中至淩晨三時,但錄音沒有成功。9日上午,尹清楓與郭力甯讞w在來來豆漿店碰頭,但他卻並未如期在那媗S面。此後即告失蹤。
    事發之後,海總軍法處判定死者是自殺,草草結案,一些中級軍官遭到處理,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疑雲重重
    案發六年來,尹清楓的親屬一直拒不接受“自殺”的說法,他們提出的證據是:據目擊者說,尹清楓在12月9日上午離開海總時身著軍服,至漁民發現他的屍體時,他穿白色上衣,深藍色西裝褲,但驗屍時,卻改換成一條黑色長褲;另外,據法醫驗定,屍體有多處淤血外傷,顯然是毆打致死。尹清楓的親屬認為,自殺一說令人生疑。
    除此之外,案件還留下了頗多疑點:尹清楓費盡心力搞來為自己作證的錄音帶被奇怪的消了磁;案發當日海總軍用電話通聯記錄被覆蓋,尹清楓與他人的電話聯繫無從查考;遇害後,他在海總的寢室有人不尋常翻動的跡象,除錄音帶外,尹清楓蒐集的其他一些證明文件也失竊。這些都是何人所為?
    據尹清楓的秘書王萬瑩供稱,案發後,一海軍後勤署軍官從尹清楓的寢室匆匆離去,他是奉了誰的命令而來?命案發生後,與之有關的軍火商紛紛出國躲避,是誰在通風報信?海測艦、掃雷艦和“拉法葉艦”都是近年來台灣軍方重大採購案,尹清楓只能是個執行人而非決策人,那麼決策者與命案有什麼樣的關係?順藤摸瓜深究下去,似乎還可以發現更大的疑點。除了當年已遭處理的部分軍、商人士外一些負責相關採購案的軍方高層人員有無受賄和包庇行為?外界所傳當年的“總統府”、“行政院”高級官員涉嫌在瑞士銀行有鉅額存款,是否屬實?與軍購案是否有關?這些問題,目前均無答案。
   
    軍方面臨巨大壓力
    自陳水扁下令徹底偵辦尹清楓案以來,臺軍方面臨著空前巨大的壓力,屢有輿論指責其隱瞞真相,銷毀證據。
    8月4日,新黨立委馮瀘祥召開記者會,將矛頭直接指向現任“國安會”秘書長莊銘耀。他認為,當初尹案發生時莊是海軍總司令,他的辦公室主任陳祿曾因涉案被撤職,如果莊對尹案不知情,那就是“昏庸”,如果知情,則是“嚴重包庇”。馮瀘祥同時要求清查“前總統”李登輝、其夫人曾文惠及前“總統辦公室”主任蘇至誠銀行帳戶的資金流向。
    在巨大壓力下,台灣軍方于8月8 日將尹清楓命案相關卷宗共16箱移交尹案特別調查小組,特別調查小組也依有關內部文件,將莊銘耀及“國防部長”伍世文列為尹案重要關係人。
    台灣當局為何時隔6年再度翻出陳年舊案?台灣媒體分析,主要原因大約在於以下幾個方面:
    從當局的角度說,“八掌溪事件”中當局救援不利造成人員損失,在島內引起民怨沸騰,民意多指責“新政府”無能。為了更新形象,同時也為了轉移民眾注意的視線,台灣當局開始為掃黑行動大造聲勢,陳水扁為此還特將8月定為“掃黑月”。
    從陳水扁個人來說,他律師出身,在軍內素無根基,上臺後急於掌控軍方。利用軍中要案“掃黑”,既不會傷及自家,又有助於排除異己,更可以安插、培植親信,可謂“一石三鳥”。
    從新黨的角度說,它一向自視代表外省人的利益,尹清楓是外省的第二代,為尹申冤有利於擴大該黨的政治影響。而對親民黨來說,窮追軍購案瘡疤可能更多是出於反李和反扁情結。
   
   尹清楓案究竟能夠辦到什麼程度,已經引起島內民眾的密切關注。如果到頭來打的仍是幾隻小蒼蠅,親、新兩黨下一步的矛頭可能直接指向陳水扁。反過來說,陳水扁若真的下決心一追到底,甚至不惜“動搖國本”,那他與李登輝的關係就將發生很大的變化,甚至會影響到台灣的政局。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