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專題>>2002-37
台灣原住民的工藝
華夏經緯網
  <%beginrecord%> <%endrecord%>  
傳統工藝

    台灣原住民與世界上其他原始社會一樣,沒有專業性的藝術家,也沒有純藝術的作品,所有的作品都是具有實用價值的工藝品,但從美術的觀點,排灣、魯凱、雅美、布農、阿美族的陶器,排灣、魯凱、卑南等族的木雕,排灣、魯凱、卑南、泰雅、賽夏以及巴則海等族的夾彩織布,泰雅、排灣和魯凱等族的綴珠工藝,排灣、魯凱等族的貼布和刺繡,以及各族的飾物、編器都有堪稱為藝術精品。
   
    下文我們介紹四種主要的傳統工藝
   
    (一)竹藤編
   
    台灣山地盛產竹藤,因此,各族都有以竹藤為材料,編成各種日用的盛器,大的如背筐、籮筐,小的如飯盒、首飾盒,甚為精緻、各族編器以泰雅族最為出色。
   
    編法主要分為兩類,一為編織編法,一為螺旋編法,竹材宜於編織編法,常是有斜紋編法和方格編法。螺旋編法用藤材,由於藤比竹為少,因此,較少見。
   
    另有用月桃或蘭草等為材,編成盛器或草席。
   
    (二)制陶
   
    台灣自古即有陶器,七千年前的史前時期即有繩紋陶的出土,原住民各族中保有陶器的有排灣、魯凱、雅美、阿美、布農和曹族,而仍能製作或保留技術的只有雅美、阿美、曹和布農了。排灣族制陶技術已完全失傳,現有陶罐為祖先所流傳下來,並認為有靈性,上塑有蛇紋或飾以圈形幾何紋,作為婚嫁聘禮或祀祭供器。陶罐大都屬貴族所有,象徵地位和財富。
   
    阿美族的陶器有大型的灌水罐、飯鍋、酒杯、酒瓶和碗盤等,由婦女製作,主要工具為木拍、碟石托子和竹形刀,主要制陶法為拍托法,設有陶窯以露天燒成。
   
    雅美族由男子制陶,制罐形器用圈泥條法、碗形器則用模制法,器坯陰乾後露天燒制,主要陶器為陶罐和陶碗,但是供玩賞用的陶偶構成雅美族文化的特色。
   
    (三)織繡
   
    台灣原住民族男女分工,傳統上是男獵女織,因此織繡的技術與傷口精緻而發達,其中在平埔族中以巴則海,在原住民族中以排灣和泰雅最為出色。織繡可以分為夾織、貼飾、珠工和刺繡四項。
   
    夾織是原住民族人在織布時以手麻為底,加上向漢人購買的毛線,將毛線分開,再捻成色線,在織布時加入織成的紋樣,泰雅、排灣皆有精美的夾織作品。
   
    貼飾是將布塊剪成各種紋樣,貼縫于另一塊布上,一般將布對折或再對折;剪出來的紋樣是對稱或輻射狀,貼飾以排灣族為主,排灣族善以紅色布為紋樣,貼在黑色的底上,主要的紋樣和他們的木雕一樣,人頭、人像及蛇形諸紋。
   
    珠工盛行于排灣、魯凱和泰雅,泰雅人將貝殼切成圓筒形細片,磨成員珠,用線串成珠串,並排縫在衣服上成為珠衣或珠裙,排灣、魯凱則用橙、黃、綠等小下班珠為材料,多將人像紋樣飾于底布上作為裝飾。
   
    刺繡有排灣族、魯凱族、布農族、曹族、阿美族、卑南族等。各族採用的紋機不一,有幾何紋,也有寫寶,魯凱族的技法有十字繡、直線繡、幾面繡、緞面繡、鎖鏈繡等多種繡法,紋樣則有菱形、三角形、花葉形、階段形等紋。
   
    (四)雕刻
   
    台灣原住民各族,平埔族與高山族大都有雕刻藝術。
   
    平埔族在其房屋之門檻或樑柱上多刻以各種人物及幾何形紋飾,《番俗六考》早已記載:所謂“門繪紅毛人像”即是。伊能嘉矩氏亦會記述平埔中噶碼蘭族之雕刻藝術。其後新井英夫氏蒐集有關平埔雕刻樣本,又曾作一綜合的研究。平埔族之木雕多以陰刻為主,但亦有浮雕,陰刻之紋路上且多涂上各種色澤之顏料。其雕刻內容有幾何形花紋及人物;所雕之人物均為半形式化,且戴有各種飾物和耳飾、頸飾等。
   
    平埔族除家屋雕刻外,在器用上亦施以雕刻,如制陶拍紋板、木盒、針線板、木杯、竹杯、竹筒等等刻有幾何圖紋或寫實的花紋。
   
    高山各族中,北部與中部的泰雅、賽夏、布農、曹等族對雕刻較不重視,只有若干線刻與凹刻,僅在裝飾物、樂器、武器與煙管上刻以若干幾何圖紋。在南部各族如排灣、魯凱、卑南及雅美等族,都有浮雕及立體雕刻,尤其排灣的雕刻藝術已有高度的發展。
   
    北、中部諸族的紋飾雕刻,藝術性較低,而雕刻物亦少,如泰雅族僅在竹制的耳軸、笛管、煙斗及藤鐲、口琴竹套上加以簡單的平行線紋、斜交紋、鋸齒紋等刻線內涂入黑色。賽夏族也只是偶爾在口琴、笛管、弓背上刻以幾何形線紋。布農與曹族在刀鞘、弓背上刻以三角形缺口或點紋,用以記錄其獵首及獵獲的回數。此外,在貝制耳墜上,骨制口琴套上,橫笛及鼻笛表皮上,有刻以幾何線紋的習慣。曹族的山豬牙的臂環上、皮披肩上也有以刀劃刻線紋的習慣,這些刻紋都只限于直線的飾紋。
   
    南部諸族的雕刻,在性質上與北、中部不同,是屬於象徵的,乃至寫實的雕刻藝術。雕刻的種類有凹刻、浮雕、透雕與立體雕刻等,而雕刻的器物的範圍也甚繁多,尤以排灣族為最盛,其器物種類有築物、傢具、用具、武器、宗教器物以及玩賞雕物等等,刻雕物以材料來分,以木雕為主,兼及石雕、骨雕、竹雕、貝雕和角雕等等。排灣族的雕刻器物最多,其代表雕刻為門楣、木桶、祖先柱的浮雕、飲食器具、飾物用具的透雕或立體雕刻,如連杯、煙管以及祖先像與木偶等為全雕。最常見的雕像是人首與雙蛇,其次為裸身人像、動物及繩紋、菱紋等。
   
    魯凱族的雕刻藝術,大致與排灣相似,不過種類較少。卑南族的雕刻則較簡化,阿美族的雕刻多為器物飾雕,少見板柱、浮雕及玩偶。
   
    雅美族以漁船雕刻最為出色,匕首刀鞘的浮雕亦特別發達,器物飾雕與玩偶皆甚精緻。
   
原住民工藝的特性

    台灣原住民的工藝特性基本上與其他地區的無文社會類似,重要的特徵如下:
   
    (一)實用性:工藝作品作為生活用品、舉凡飲食、衣物、居勿、運輸、娛樂,以及生產方式中的所需之器物,皆由族人自製,如雅美族飲食用陶器、各族的衣飾、搬運的竹藤編器、背、綱、獵具、農具等皆與生活方式和生產方法有密切的聯繫。
   
    (二)社會性:工藝品的製作,男女分工,織布由婦女負責,但結綱由男士擔任。如阿美族的制陶由女性製作,但雅美族則由男性製作獵具,由男性製作保管,不準女性觸摸;編器亦由男子編制,雕刻由男子擔任,這是男女在工藝上的分工。
   
    (三)神聖性:在製作過程中或製成的成品,重要而困難製作的作品,都或多或少具有神聖性或巫術性。如雅美族的造船、排灣族人的祖先像木刻、阿美族人的制陶以及各族的獵具製作,都具有神聖性。
   
    (四)傳統性:製作者少有自己的創意,尊重傳統的樣式,在雕刻上表現出對稱,但忽視比例,有時作局部的誇張或簡化某些部分,形成雕刻傳統,使得各具風格和特色。
   
    (五)象徵性:山地藝品的製作者,首在傳迅傳統的宗教信仰和社會人群的祈願心理。因此,在圖案上常見象徵性的事物,如宜蘭噶瑪蘭族是靠海捕魚的族群,在其木雕上的圖案,處處有魚紋;排灣族是靠山打獵的族群,在其木雕上多雕鹿、野豬,以祈豐收。
   
傳統工藝的維護和保存:與現代生活結合

    原住民的傳統工藝受到現代文化的衝擊,已漸式微,除了少數老年人尚能製作部份作品外,我們已可預測其未來性。
   
    原住民的傳統工藝原本十分豐富,承襲中國古代百越民族的技法與風格,是重要的民族文化資產。我們大家應共同來維護、保存併發揚,使其與現代生活結合,使得這一文化傳統得以保存。我們提出幾點意見作為參考:
   
    (一)調查研究:對原住民工藝作有系統的調查,詳加記錄研究分析,探討地方性的文化特色。
   
    (二)重視人才培養:設置固定培訓場所,充實設備,寬列經費,政府教育團體設立基金會或資助金,鼓勵原住民青年投入製作創造行列。
   
    (三)收集保存山地文物:公私立古物保存機構,如博物館收集整理、出版山地文物,使得前人的智慧結晶得以保存,從文物中復原固有技法。
   
    (四)興辦展示:一則喚起各族群有志之士從事研究發展,一則讓社會大家了解山地文物的重要性與珍貴性。
   
    (五)應用於現代生活:原住民的文物圖案可應用於現代日用品上的裝飾,如陶器用於插花,石雕、木雕用於壁飾、傳統紋樣用於衣飾等促使傳文化融入現代生活中。
   
    作者:阮昌銳、陳迪華
   
 
主辦單位:海南省人民政府台灣事務辦公室
華夏經緯網路資訊中心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