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要鷂式戰機何用


<%beginrecord%> <%endrecord%>     據近期英國《簡氏防務週刊》報道,目前台灣當局正在謀求購買美國現役的AV-8B“鷂”式戰鬥機。已經擁有F—16和幻影2000的臺軍,為何還要再增加一種戰鬥機?其實,這一舉動背後所顯現的正是台灣當局對未來抗登陸作戰的如意算盤。
   
    台灣軍方認為,如果台灣海峽爆發戰爭,制空作戰能力將決定戰爭的勝負。因此,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臺軍始終按照“制空、制海、反登陸”的順序提高作戰能力,空戰武器裝備一直是其裝備發展計劃的重中之重。臺軍之所以相中“鷂”式戰機,主要還是緣于其空中力量的不利局面。
   
救急——減輕對機場的依賴

    台灣當局一直視空軍為安全生命線,因為任何完全佔領台灣的軍事行動都必須將大量部隊運到島內,這只有通過海上運輸與空中運輸才能達到目的,這就決定了海島防禦戰中“空中防衛”的重要性。根據臺“國防部”確立的戰略,空中防衛“首重遠程監控、早期預警的有效掌握,對進入台灣防禦空域的飛機,必須將其威脅降至最低程度。當開始防衛作戰時,空軍須借其迅速反擊能力,防止敵空軍進入台灣空域對台灣進行破壞,同時還要對敵地面或海上部隊予以牽制與削弱,以及對自己在戰場上的海、陸軍部隊予以支援配合,以保持制空優勢。”
   
    然而,台灣戰略縱深很小,本島地形以山地和丘陵為主.約佔其總面積的70%,人口密集、經濟活動集中的區域不過1萬平方千米,主要位於本島的西部,面朝大陸,因而臺軍的一舉一動全在大陸的監控之下。同時,台灣53個機場中的13個主要軍用機場全在大陸“東風”導彈的射程之內。這些導彈機動性很高,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從內陸部署到福建沿海一帶,導彈從發射到落地只要幾分鐘,難怪台灣前“國防部長”伍世文哀嘆:“台灣面對的最大恐懼之一就是數量龐大的短程彈道導彈。”
   
    為了儘量避免過早決戰,臺軍保存戰力的主要措施是躲和藏。所謂躲,即發現大陸有空襲徵候時,迅速將主戰海空軍兵力向台灣東部海岸及海上轉移。臺海軍在台島東北、東南海域均設有預定疏泊區域,臺空軍在台灣東部沿海擴建了機場和洞庫,其中佳山飛機洞庫可容納戰機200余架,臺軍設想戰時把一半左右的主戰飛機隱藏於此。所謂藏,就是將主戰兵力兵器藏于堅固工事內。臺軍在外島、本島的重要方向上均構築有大量地下工事。據臺軍官員稱,“已達到戰場堡壘化、工事地下化”,一旦有情況,地面部隊可迅速藏入地下工事。
   
    鋻於大陸精確打擊能力的不斷提高,這種躲藏的方式也顯示出局限性,為防止遭到突襲,臺軍認為其“部署方式應以疏離取代強化掩護”。但現在臺海軍軍力過分集中在左營軍港,而空軍東部佳山基地集結近三分之一戰機,在這種情況下,臺軍把目光瞄向了適合躲藏、空戰能力也不弱、而且攻防兼備的“鷂”式戰機,他們認為:“以台灣多山的特性,購置垂直升降發固定翼戰機,可分散深藏于山間,降低突襲損害,提高第一擊存活率,始終保持持續戰力和反擊能力。”
   
    “鷂”式平時駐紮在大型基地,但它並不依賴機場,一到戰時就能以6—10架為單位,分散到各處隱蔽起來,並隨著戰線的推移而機動靈活的調動,密切配合地面部隊作戰。必要時,它還可以一架架地疏散。這樣,敵機很難從空中發現和摧毀它。相反,它卻可以突然沖天而起,給敵方以措手不及的打擊。
   
壯膽——加強對地對海攻擊能力

    台灣空軍的戰鬥機以輕型多用途戰鬥機為主,但同時也具有較強的對地對海攻擊能力。目前裝備的主要空地武器系統有:使用AGM—65B“幼畜”空地導彈、GBU—12/16“寶石路”鐳射制導炸彈和普通炸彈的F—16A戰鬥機,使用AGM—65B/C“幼畜”空地導彈、AGM—65C“小鬥犬”B空地導彈、GBU—12/16“寶石路”鐳射制導炸彈和普通炸彈的IDF戰鬥機和F—5E戰鬥機。同時,台灣自製的AT—3教練/攻擊機也可使用航空炸彈兼顧對地攻擊任務。而“幻影”2000—5戰鬥機的低空飛行性能與台灣現有各種空地武器的匹配均不太理想,因此它在對地攻擊作戰中將主要承擔掩護任務。
   
    而“鷂”式雖然常常被稱作戰鬥機,但實際上它還是一種攻擊機。按西方的作戰思想,攻擊機有兩項主要作戰任務:一是作低空或超低空飛行,突破敵方的防線,對敵軍戰役後方目標實施打擊,即所謂的“空中遮斷”,目的是通過切斷和削弱敵後力對前線的補給和支援,削弱敵軍前線部隊的作戰能力。另一項作戰任務是“近距支援”,即在戰場上空直接配合地面作戰,轟炸掃射敵方的地面部隊、火力點,以及坦克、裝甲車等活動目標。對於“鷂”式系列來講,除了“海鷂”和AV—8B在英國、義大利和西班牙等國的中型航母和美國的兩棲攻擊艦(也是—種中型航母)上兼有艦隊防空的作用外,陸基型的“鷂”並不承擔制空任務,其重點還是對地、對海攻擊。
   
    由於沒有專用於對地攻擊的戰鬥轟炸機和攻擊機,在擁有“鷂”式戰機後,台灣就有了—種機動靈活的空中主戰裝備,既可以執行近距對地支援,又可完成有限的制空權奪取。—機多用,實在是物超所值。在武器配置上,AV—8B對地攻擊可以使用的各種彈藥,如空地導彈、鐳射制導炸彈和普通炸彈,以及用於自衛的“響尾蛇”空空導彈,都是西方主流產品,因此臺軍已購買的先進導彈均可與“鷂”式匹配。
   
老兵不死

    “鷂”式飛機在英國服役後,其優良的垂直/短距起降能力引起了美國海軍陸戰隊的注意。當時美國海軍陸戰隊正需要一種能在兩棲攻擊艦或無機場的島嶼起降的攻擊機,用於支援登陸行動。於是美海軍陸戰隊于1971年引進了“鷂”式,命名為AV—8A,但是這種型號為垂直起降付出了巨大的代價,載彈量小、航程近,尤其是垂直起飛時作戰半徑僅92千米,載彈量僅1300千克,對地支援時火力明顯不足。為此,美國麥道公司于1975年開始研製AV—8A的改進型AV一8B,使其載荷和航程增加了1倍,作戰能力大幅度提高,1985年裝備部隊後,又于1989年改進出夜間型的AV—8B。
   
    “鷂”式戰機的中低空格鬥能力不錯,據說在6100米以下的高度上曾經同美國海軍、空軍的各種現役戰鬥機進行過空戰格鬥試驗,時常能佔得優勢。不過,真正使“鷂”式功成名就的還是英阿馬島戰爭的考驗,當時英軍使用的是其艦載型“海鷂”.在74天的戰爭中,兩艘英國航母共搭載20架“海鷂”,出擊2376架次,其中100架次實施空中戰鬥巡邏,累計飛行了2675小時。開戰之初,“海鷂”一天二齣動95架次,一般每架出動兩次,最高達6次。在南大西洋惡劣海況下,能保持如此高的出航率是很不容易的。在作戰中,“海鷂”共擊落了40多架阿根廷飛機(一說23架),而自身僅損失6架。這一戰績主要歸功於其獨特的超常規機動能力,在空戰中時常使對方措手不及。
   
    在“沙漠風暴”中,美軍共有86架AV—8B參戰,其中26架部署在波斯灣的兩艘兩棲攻擊艦上,其餘的則部署在靠近戰區的一些簡易機場上。在戰鬥中,AV—8B能比其他型號的飛機更快出動,而且由於部署靠前:用不著進行空中加油等複雜的配合,減輕了後勤的壓力。
   
    當然,“鷂”式也有無法克服的弱點:一是如果要垂直起飛,起飛總重量必須小于發動機推力的90%,否則就“飛”不起來。這樣,相對於同一量級的常規起降攻擊機,其載彈量相對要少些,航程也更短,因而使用範圍受到一定限制。如果採用短距滑跑起飛,每多滑跑一米,它就可以多載重10千克。因此“鷂”式只在緊急情況下才作垂直起落,一般還是短距起飛,以增載入彈量,擴大作戰半徑,提高作戰能力。
   
    另一個弱點是對飛行員要求高。由於它有獨特的垂直起落和懸停飛行方式,因此要求飛行員必須具備不同於駕駛一般飛機的特殊飛行感覺和習慣。而這方面的訓練和實際操作難度較大,英國空軍的105架“鷂”式飛機中,就由於這個原因而摔了24架。根據目前臺軍飛行員流失嚴重的情況,要成功實現人機結合,充分發揮“鷂”式的應有效能,決非短期能夠奏效。
   
    另外,英美重開AV—8B生產線的可能性幾乎沒有,臺軍買到的AV—8B只能是二手貨。因為這不光是賠本買賣,還影響JSF的銷路。JSF設計之初,替代AV—8B就是題中應有之意,目前JSF進展順利,這意味著美國海軍陸戰隊即將大規模換裝。這批淘汰的AV—8B正好拿到台灣來賣個好價錢。但這會給台灣的空勤維修又帶來—場噩夢,這—點從泰國海軍身上可以看出。泰國海軍隨“查克堙P納呂貝特”號輕型航母一同購買的10架AV—8S是西班牙海軍使用過的舊飛機,維修十分困難,一度能飛行的只有3架。台灣會不會做這筆明知會虧本的生意,我們將拭目以待。《兵器》
   
發表感言
【 相關報道 】
<%keyword_link%> <%keyword_link%>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