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臺海軍情 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 反思教訓
希臘為何對德天價索賠:近百萬民眾死於德軍之手
華夏經緯網   2015-04-15 16:18:26   
字號:

  上周出版的《明鏡》週刊封面運用PS技術,將默克爾與一群佔領雅典衛城的納粹軍人並列。

  二戰時期對希臘的野蠻佔領,讓德國在此後70年間背負著經濟和道義上的沉重責任。希臘方面新近就此提出的鉅額索賠,令本已糾結的兩國關繫帶上了更多怨氣。

  自從齊普拉斯領銜的希臘左翼聯盟上臺,這個深陷財政危機的南歐國家,就開始緊鑼密鼓地向“歐洲經濟領頭羊”德國索要二戰戰爭賠款。4月7日,希臘財政部副部長馬爾達斯公佈了這筆錢的具體數額:2787億歐元(約合人民幣19萬億元),一時間輿論譁然。

  “希臘對德索賠的舉動是愚蠢的,他們只是想借機為自己爭取在歐元區的迴旋餘地。”針對希臘“獅子大開口”般的要求,德國經濟部長西格瑪爾·加布媞舅岩H反擊。

  德國《圖片報》甚至將希臘的做法直呼為“厚顏無恥的勒索”,稱德方絕不會支付這筆“只比2015年德國政府財政預算少200億歐元、比4年多來國際社會對希臘的全部救助款還多300億歐元”的賠款。

  歐債危機爆發後,希臘經濟比以往任何時候都糟糕。英國路透社援引未經證實的消息來源稱,除非該國得到國際貸款機構的緊急輸血,否則,它將在4月20日耗盡現金。

  顯然,若能得到賠款,希臘不僅能還清欠賬,還能用多餘的錢改善經濟。卡達半島電視臺網站評論稱,希臘此時向德國討債,是希望“用德國的過去支付希臘的未來”。

  那麼,這兩個國家到底有著怎樣的宿怨?

  追討公道的努力屢屢落空

  小鎮迪斯托莫坐落在距雅典兩小時車程的崇山峻嶺間。這裡的副市長盧卡斯·齊西斯告訴德國《明鏡》週刊,和許多世代棲身於此的鄉親一樣,他一直在等待德國人還債。

  1944年6月10日,德軍士兵衝進迪斯托莫大開殺戒,218名死難的村民中包括數十名兒童。

  “我們不會忘記德國人犯下的罪行。”身材不高的齊西斯在鎮外的岩石上迎風而立。儘管這個48歲的男人未曾親歷那場慘劇,他還是無法壓抑胸中的憤懣,“71年前,德國人扛著槍來到這裡,如今,他們又在影響著我們的經濟和政策。”

  殺戮持續了幾個小時,當地人討還公道的路卻走了幾十年。2000年,迪斯托莫慘案的受害者家屬將德國告上希臘最高法院,法庭判決受害者家屬應獲得2800萬歐元賠償,但德方始終對此不理不睬。“我們從未收到任何補償,一直在等待。”齊西斯說。

  對受害者家屬的補償,只是希臘對德索賠清單的部分內容。希臘《論壇報》曾以“德國欠我們什麼?”為題,對“戰爭賠款”進行了全面剖析。

  報道稱,索賠主要涉及兩方面:首先是1942年納粹德國強迫雅典國家銀行提供的無息貸款,用於德軍在歐洲和北非等地的開銷;其次是戰爭期間的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

  這並非雅典在過去70年間第一次向德國討債。早在1966年10月15日,德國駐雅典大使就有過記錄,說“希臘人上門要錢來了”;1995年11月10日,時任希臘總理帕潘德里歐也曾準備追討賠款,並指出,每類索賠都要單獨處理。然而,這些行動最終都不了了之。

  還款清單上浸滿鮮血

  單從道義層面而言,德方似乎沒有拒絕賠款請求的理由。然而,德國《法蘭克福彙報》“提醒”希臘,如果想要這筆錢,就不能只盯著德國,義大利才是一切的源頭。

  事情要追溯到1940年10月。當時,墨索堨妓峆茠爾q大利軍隊率先向希臘伸出魔爪。然而,在希臘人民的頑強抵抗下,義大利人的進攻在次年3月宣告失敗。

  見盟友出師不利,希特勒決定出手。1941年4月6日,納粹德國全面入侵希臘。在德軍的“閃電戰”面前,希臘和前來增援的英聯邦軍隊左支右絀,喪師失地;至同年6月,希臘全境被軸心國軍隊佔領,旋即被德國、義大利和保加利亞分割統治。

  英國《衛報》指出,1941年到1944年,德國在希臘犯下了纍纍罪行:

  30萬希臘人死於饑荒;5萬多希臘猶太人沒能走出奧斯威辛集中營;有學者統計稱,近百萬希臘民眾直接或間接死於德軍之手,換言之,每名德國士兵手中有150條生命。

  佔領當局還對本已脆弱不堪的希臘經濟進行了敲骨吸髓般的剝削:強迫希臘人製造汽車和機器,將成品運到德國;農民的收成幾乎被席捲一空;在德方威逼下,希臘不得不發放了4.76億馬克無息貸款,折算成今天的貨幣,大約為700億歐元。

  這些仍不是全部。2014年,希臘政府授意一個專家小組整理相關文件,統計賠償數額。花費5個月時間,審視了5萬頁原始文件後,該小組得出結論:戰時,希臘民眾損失的黃金在今天相當於2.35億歐元;德軍撤退時從各地銀行掠走的現金,如今價值4億歐元。

  希臘因此遭受了可怕的傷害。納粹鐵騎所到之處,社會秩序崩潰,通貨膨脹率飛漲,許多人一夜間擁有了過去無法想像的金錢,但生活水準絲毫沒有改善,反而出現了上百萬無家可歸者。有歷史學家稱,希臘在二戰中蒙受的經濟損失,比波蘭、蘇聯和南斯拉伕更甚。

  德方還錢的可能性為零?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網站稱,陳年舊事總讓德國人黯然神傷,“以史為鑒”是該國公眾的普遍心態。德國議員每天路過的國會大廈外暀W,斯拉伕語寫就的塗鴉至今依稀可見,這些都是1945年攻佔柏林的蘇聯軍隊留下的,仿佛時刻提醒著德國領導人要勵精圖治。

  但德國人不害怕面對過去。德國政府發言人透露,總理默克爾將於今年5月10日與俄羅斯總統普京一道在莫斯科向無名烈士墓獻花圈,以紀念二戰期間的死難者。

  然而,懺悔和贖罪始終有邊界——至少就希臘的賠款要求來說如此。早在今年2月,兼任德國副總理的西格瑪爾·加布媞葩N表示,德國還錢的可能性是“零”。

  德國人的理由有二。其一,他們認為,自己早在1960年就為戰時的罪行買過單。當時,聯邦德國和希臘達成雙邊協議,向希臘的納粹受害者補償了1.15億德國馬克,並約定,從此往後,德國不再受理來自希臘的個人索賠。

  其二,1990年9月,蘇聯、美國、英國、法國和東西德簽署了《最終解決德國問題條約》,也就是史上著名的《2加4條約》。條約規定,統一後的德國加入北約,其內政和外交事務享有完全的主權,4個二戰同盟國宣佈放棄此前在德國擁有的權利與義務。

  路透社分析稱,該條約此後得到了希臘等其他國家批准。德方據此主張,德國和希臘在二戰賠償問題上已“完全了結”。

  “賠款和賠償問題早已在法律和政治層面解決。”德國政府發言人在今年3月重申,兩國不應糾結于過去,而是應該向前看,“讓我們聚焦于當前問題,以及有望實現的美好未來。”

  賠償不只是經濟問題

  在當下的希臘輿論中,德方就賠款問題給出的只是些“冠冕堂皇”的遁詞。“1.15億德國馬克的賠款,相當於每名奧斯威辛集中營的受害者家屬拿到2.5歐元。”希臘歷史學家愛伯哈德認為,對受害者和他們的家人而言,這樣的補償看上去太過滑稽。

  至於《2加4條約》,《明鏡》提到這樣的觀點:此係德國前總理科爾的“詭計”。

  當時,科爾和德國外交部長竭盡所能,讓希臘這樣的國家遠離談判桌;等到條約簽署,一切已成定局後,再與希臘交涉。用齊普拉斯的話講就是:“第三帝國對希臘犯下了種種罪行,但東西德統一後,德國悄無聲息地用看似合法的伎倆逃避了應承擔的責任。”

  這位希臘左翼總理進一步將賠款問題提高到道德範疇。“德國政府從1990年之後就選擇了沉默和拖延。如今,許多人將賠款上升到全歐洲層面。這難道不是關乎道德的問題嗎?在抗擊納粹時,希臘人民付出了血的代價。我們有權追回賠款。”

  在德國民間,有一部分人支援希臘人的訴求,阿斯姆·勞就是他們中的一員。多年來,身為律師的他一直受迪斯托莫小鎮居民之托,為後者爭取補償。這位70歲的老者表示,自己對祖國處理問題的方式感到失望,“這不只是經濟問題,更重要的是,它關乎正義”。

  在曾被鮮血洗禮的小鎮上,男女老少仍在等待著虛無縹緲的賠償。91歲的艾弗洛塞尼是少數在屠殺中倖存、至今依然在世的人。在那場納粹軍隊針對希臘遊擊隊的掃蕩中,她的丈夫被抓走,再也沒有回來,抱著孩子蜷縮在浴室中的她躲過一劫。

  聽完艾弗洛塞尼的故事,齊西斯市長再次打破了令人壓抑的沉默。“我很欣賞德國人,馬克思、恩格斯、尼采都是了不起的人物。”他說,“然而,正是因為德國政府不肯償還債務,一些鄉親至今無法得到心靈上的寧靜。到目前為止,我們甚至沒聽到德國人的一句道歉。”(溫莎)

  青年參考

 

責任編輯:胡光曲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二戰2000蘇聯飛行員援華 中蘇空軍奇襲日據臺機場
·馮·古德里安
·隆美爾
·蒙哥馬利
·喬治·巴頓
·麥克阿瑟
·史達林
·英國首相丘吉爾
·美國總統羅斯福
·山本五十六
·貝尼托·墨索堨
·東條英機
·阿道夫·希特勒
·日媒:46%日本人認為二戰日本發動的係自衛戰爭
文章排行
 
最新專題
 
- 慶祝新中國成立70週年
- 第八屆雲臺會
- 第十一屆海峽論壇
- 2018年博鰲亞洲論壇
- 2018全國兩會
- 2018平昌冬季奧運會
- 文脈傳承——江西古代書院文化行
- 第十五屆海峽兩岸媒體來湘採訪活動
- 第三屆兩岸大學生新媒體研習營
- 2019“貴州的台灣故事”主題采風活動
- 台灣記者三晉行--兩岸媒體看山西
- 2019兩岸媒體多彩貴州行
- 慶祝人民空軍成立70週年
- 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
- 新中國成立七十週年大閱兵
- 慶祝解放軍海軍成立70週年
- 2019金豬賀歲
- 第十二屆中國珠海航展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