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臺海軍情 光榮的火箭軍
英姿颯爽“女一號”:我軍第一代女子導彈操作號手、大學生士兵王曉麗印象
華夏經緯網   2016-01-11 12:06:39   
字號:

  英姿颯爽“女一號”

  ——我軍第一代女子導彈操作號手、大學生士兵王曉麗印象

  2011年 10月 4日《解放軍報》

  身材高挑、軍姿挺拔、清爽幹練,還未開口,快樂就寫在臉上,說起話來,滿屋子都是她的笑聲……

  剛剛從高原發射場歸來的第二炮兵某基地大學生士兵王曉麗,可愛中透著自信和成熟,儼然一名久經沙場的老兵。

  2009年 12月,清華大學美術學院大四學生王曉麗應徵入伍,開始進入記者的視野。兩年來,從清華園到“礪劍園”,從南國密林到大漠戈壁,從主攻一號手到“最後的王牌”。王曉麗加入了黨組織,戴上了一枚金燦燦的軍功章。關於她的採訪筆記,已經寫滿厚厚一本。每每翻讀,記者總是禁不住感嘆:這個“女一號”,真陽光!

激情如火

  第一次採訪王曉麗,是在新兵連。

  還沒等主角登場,一群女兵就嘩啦啦圍上來,七嘴八舌地說開了——

  “別看她文弱白凈,可幹啥都起勁兒。”在戰友們看來,王曉麗渾身血液就像烈酒一樣,一點就著。連隊幹部問誰會指揮唱歌,她第一個站出來,結果手勢根本不合拍,下面亂成一鍋粥。指導員實在看不下去,從身後抓住她的兩隻胳膊,像提溜木偶似的教她,才算勉強過關。

  參加新聞點評,王曉麗總是搶著舉手。有時站起來卻不知說啥,只好把看過的內容簡單復述一遍,經常鬧個大紅臉。

  吃飯時間到了,她變著法子站到隊伍前頭,為全班“搶”來一盆饅頭。姐妹們見狀哭笑不得:“這哪是打飯,分明是打仗嘛……”王曉麗抿嘴一笑:“當兵就得有見第一就爭、見紅旗就扛的拼勁兒!”隊列訓練,踢正步是王曉麗的“短板”。白天鉚足勁練,夜媮晱[班加點。一天,班長楊秋容查鋪時發現她的被子隆起“小山丘”,掀開一看,王曉麗正躺在床上練抬腿。“被子有重量,這樣練效果更好。”班長樂了:“你呀,真是當兵的料!”

  在姐妹們眼堙A王曉麗總是激情四射、風風火火。按她的說法:“來部隊可不是圖享受的,為啥不轟轟烈烈當個好兵。”軍營是另一所大學,但這裡沒人去熱衷時尚和明星八卦,沒人攀比服裝品牌……王曉麗說,在軍營,她體驗到一種蓬勃向上的如火青春。王曉麗想當好兵,更想當打仗的兵。進入女兵發射分隊,她離實現理想更近了。團長問她想學什麼專業,她反問“什麼專業最難”。得知發射單元指揮長已有人選,她就選擇了難度次之的一號手。

  一號手負責導彈測試、發射、控制,單是在“發射前 30分鐘前準備”階段,就要熟練掌握 50多個口令、90多個動作、上百種現象。接過密密麻麻的電路圖學習“跑電路”,王曉麗頓時傻了眼,在學文科的她的眼堙A這就像一幅外星版的“清明上河圖”,一點也看不懂。

  她沒有氣餒,一切從零開始。白天跟老兵見學跟訓,晚上自己加班加點練,王曉麗像擰緊發條的時鐘。專業理論強化,每天要背記數百個數字、字母和知識要點;練習跑位,一天下來相當一次 10公里長跑;實裝操作,上車下車把腳腕都跳腫了……

  緊打猛拼兩個多月,王曉麗終於趕上了訓練進度,並在以後的專業考核、對抗比武中三次奪得第一名。從此,戰友們加封她為“女一號”。

一默如雷

  新兵下連,王曉麗分到機關公勤隊,整天和首長打交道,愛笑的她,不敢再笑了。收發報刊、端茶送水、整理內務、打掃衛生……上上下下,悹堨~外,一切都要求靜悄悄地進行,王曉麗只能選擇沉默。

  機關樓、空調房,“白領”生活,遠去了“金戈鐵馬”,黯淡了“鼓角爭鳴”。漸漸地,她有些悵然若失:身在軍營,為何感覺離軍營這麼遠?

  多少次在夢堙A她回到了快意酣暢的少年時代。下河摸魚蝦,上樹掏鳥蛋。拿著彈弓練射擊,端著玩具槍打衝鋒。多少次在腦海堙A她一遍遍地想像,自己也能像“紅色娘子軍”“女子特警隊”那樣,當一個打仗的兵……

  那天,王曉麗做出驚人舉動,向領導提出申請:到基層連隊去,到

  艱苦地方去。消息傳開,家人強烈反對,同事好言相勸,但都沒有動搖她的決心。2010年 8月 17日,王曉麗離開機關來到某基地訓練團。那堙A

  有我軍第一支女兵發射分隊,她要成為一名能夠托舉導彈飛天的戰鬥女兵。報到第一天,她就換上久違的皮靴和迷彩服。王曉麗為即將開始的新生活摩拳擦掌、躍躍欲試,但殘酷的現實再次讓她安靜下來。

  由於晚來 5個多月,原本就對導彈一竅不通的王曉麗,被戰友遠遠地甩在後面。再過 4天,部隊就要啟程駐訓,戰友們忙著籌備物資、檢修武器裝備,而啥也不懂的她只能站崗。那一刻,她覺得自己成了多餘的人。

  收起笑容,繼續沉默。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王曉麗選擇了前者。她借來操作規程,沒日沒夜地學習。開往駐訓點的專列、環境惡劣的大漠,成了她默默攻讀導彈專業的課堂。

  10月,第三套女兵發射單元組建,王曉麗被確定為一名備份號手。有了屬於自己的戰位,她興奮得一夜沒睡。她說,那種歸屬感就像一名“板凳球員”能夠上場比賽、一個流浪漢找到了新的家園。沒想到,第一次專業理論考核,又給王曉麗潑了一頭冷水,54分,

  無情地暴露出她與一名合格操作號手的差距。此後,王曉麗的訓練勁頭更足了。第二次考試,她考了 98分。盛夏,女兵發射分隊仗劍出征,執行實彈發射任務。此時的王曉麗,已經由備份號手成長為正式號手。軍列開了幾天幾夜,王曉麗一路歡聲笑語。這一次,她終於有機會親手按下點火按鈕,聽到導彈騰飛時雷霆萬鈞般的巨大轟鳴。

絢爛如花

  王曉麗特別愛笑。

  經過多次採訪,記者發現,這既是她的招牌表情,更是她的陽光心態。

  新兵集訓時,有個安徽籍女兵,因為不適應軍營生活經常哭鼻子。有一天吃完晚飯,她開始抱怨:“整天吃饅頭,臉都吃得像饅頭。”說

  著說著,就哭了。

  “這可不行,消極情緒會傳染。”王曉麗心媢罹B著,趕緊把她拉到宿舍外,輕聲勸道:“既來之則安之,開弓沒有回頭箭,要笑著走下去……”苦口婆心一番話,終於讓女孩破涕為笑。實裝操作時間緊、任務重,一些戰友們累得吃不消,王曉麗就變著法地“尋開心”:今天講個笑話,明天畫個漫畫,後天唱段“變調”黃梅戲,逗得大夥兒樂翻天,疲勞與艱辛在談笑間“灰飛煙滅”。

  戰友們說:笑,成了王曉麗的符號。有人善意地給她起了個外號:“笑面虎”。王曉麗笑呵呵地說:“這是在表揚我呢,生活中笑口常開,訓練中虎虎生風嘛。”

  其實,王曉麗並不是沒有“煩心事”,不同的是,她從不把它們挂在嘴邊、貼在臉上。每次給父母寫信,她總是報喜不報憂。直到有一次,她把寄給同學的信錯寄到了老家,父母才得知真相。“問罪”電話打過來,她仍笑著寬慰父母:“女兒好著呢,這點苦累比當年考大學差多了。”

  記者問她:“你這麼做不是難為自己嗎?”

  王曉麗自有一套理論:“我笑他們就笑,有時候硬著頭皮笑,笑著笑著就成了開心的笑。”

  今年 7月,女兵發射分隊首次執行實彈發射任務。發射前一天,王曉麗所在的發射單元被宣佈為備份單元,這意味著,如無意外,她們將與發射第一枚導彈失之交臂。

  消息傳來,大家的情緒頓時跌入谷底。王曉麗首先打破沉默,微笑著勸慰戰友:“沒什麼、沒什麼,備份單元是最後的‘王牌’,我們是最棒的!”

  戰友們抬起頭看著她,發現淚水已在王曉麗眼堨朝遄C那一刻,她們才明白,其實王曉麗更有理由痛苦,作為一號手,不能按下點火按鈕,她比任何人都難受。

  “曉麗說得對。我們應該振作起來,微笑著走向發射場。”發射單元指揮長張芳芳拳頭一揮,把大家帶到訓練場,繼續揮汗如雨。第二天,王曉麗起得特別早,召集大家穿上最乾淨的迷彩服,把皮靴擦得锃亮:“我們要以最好狀態、最佳形象完成備份任務。”旭日東昇,霞光滿地,備份單元女兵英姿颯爽,動作僂禲A戰鬥狀態出奇地好。

  發射前 15分鐘,耳機媔ヮ荂妨搣R”指令,操作終止。記者明白:王曉麗與發射導彈無緣了。她跳下發射車,面向遠處的另一塊發射場坪,含笑佇立。那堙A一枚乳白色導彈直指蒼穹,即將騰空而起。

  激動人心的“零秒”時刻終於到來。和著指揮員的發射指令,王曉麗心媕q念:“點火!”同時,將兩個拇指對在了一起。發射成功了!那邊,女兵們歡呼雀躍;這邊,王曉麗也高興地跳了起來。

 

責任編輯:胡光曲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長劍列陣
·戰地連營
·紅心向黨
·抗洪搶險
·戰地一課
·巾幗風采
·三愛教育
·龍舞天庭
·夜幕之下
·操作訓練
·多彈齊射
·誓師動員
·陣地裝配
·雪域練兵
文章排行
 
最新專題
 
- 慶祝新中國成立70週年
- 第八屆雲臺會
- 第十一屆海峽論壇
- 2018年博鰲亞洲論壇
- 2018全國兩會
- 2018平昌冬季奧運會
- 文脈傳承——江西古代書院文化行
- 第十五屆海峽兩岸媒體來湘採訪活動
- 第三屆兩岸大學生新媒體研習營
- 2019“貴州的台灣故事”主題采風活動
- 台灣記者三晉行--兩岸媒體看山西
- 2019兩岸媒體多彩貴州行
- 關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
- 慶祝人民空軍成立70週年
- 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
- 新中國成立七十週年大閱兵
- 慶祝解放軍海軍成立70週年
- 2019金豬賀歲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