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臺海評論 國臺辦主任張志軍首次訪問台灣 本網原創
張順:“一中框架”的研究現狀與主要問題
華夏經緯網   2014-06-20 15:40:29   
字號:

     作者 張順


   “一中框架”是大陸在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新形勢下,為解決兩岸關係不斷深入遇到的新問題,在深化原有“一中”論述的基礎上,所提出的新的理論框架。它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重要思想新的組成部分,是大陸未來一段時期處理兩岸關係問題的政策框架。為了充實其理論內容,充分挖掘其深化兩岸關係全面發展的巨大意義,一年多來,大陸學者對“一中框架”做了全方面解讀,重點論述其內涵、特徵及意義。但客觀來說,大陸學者對“一中框架”的研究尚處於起步階段,還有很多問題需要深入探討。

    一、“一中框架”的研究現狀

    自中共十八大報告正式提出“一中框架”以來,“一中框架”引起島內熱切關注,時常成為兩岸學者會談的焦點。然而,台灣學者對“一中框架”存在很多不解,仍糾結于“一中框架”的內涵、用意,與“一中原則”的區別,如何體現彈性、包容性等基礎性問題。因此,大陸學者對“一中框架”的探討也落腳于厘清基本概念,主要集中于闡釋“一中框架”的內涵、特徵、意義。

    (一)“一中框架”的內涵

     多數大陸學者認為“一中框架”的核心內涵與“一中原則”相同,即“台灣與大陸同屬一個國家”。

     廈門大學教授陳動指出,“一中框架”包涵“目前兩岸仍然處於政治對立,尚未統一;中國的領土與主權並未分裂;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的事實沒有改變”三層意思,其核心內涵在於“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國家”。上海臺研所副所長倪永傑、上海公共關係研究院副院長李秘指出,“一中框架”的核心內涵與“一中原則”完全一致,即“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全國臺研會副秘書長楊立憲認為,“一中框架”的內涵與“一中原則”本質上相同,都是“確認大陸和台灣同屬於中華、中國的領土主權不容分割”。香港中評社總編周建閩將“一中框架”的內涵歸納為“兩岸同屬一國,兩岸關係不是國與國關係;‘一中框架’符合兩岸現行規定,具有現實法理內涵;是一個平等的包容性框架;是一個富有彈性的開放性架構”四點內涵。

    (二)“一中框架”的特徵

    大陸學者通過與“一中原則”做比較,得出“一中框架”以下幾點特徵:

    一是客觀性,即“一中框架”是對客觀情況的描述,而不是新主張或新要求。楊立憲、陳動指出,“一中原則”表明主觀立場,而“一中框架”不是主觀臆斷或新要求,而是依據兩岸各自法律規定及兩岸20多年交往中的主張與實踐進行的客觀描述。

    二是現實性,即“一中框架”是針對兩岸尚未統一的特殊現實狀況而設計。李秘指出,相對於“一中原則”在統一前後的一致性,“一中框架”著眼于回答“兩岸尚未統一的現狀是什麼”。陳動也認為,“一中框架”是對兩岸關係現狀的描述。

    三是具體性,即“一中框架”包涵對“兩岸尚未統一特殊現狀下的具體政治安排”。中共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教授趙黎青認為,“一中原則”專指作為國家實體,中國的主權和領土不可分割的原則,不涉及一個中國的政治涵義;“一中框架”則包含著在一個中國國家實體之上的國家體制結構。李秘認為,“一中原則”純粹是主權意義上的,具有自我同一性,並不包含兩岸政治分歧等具體內容,而“一中框架”依據兩岸各自現行規定,要默認這些體現“一個中國”的文件規定或法律體系的存在及運行,面對兩岸之間的政治對立、矛盾和差異,最終成為國家尚未統一特殊情況下“一個中國”的實現形式。

    四是包容性,即“一中框架”能夠包涵兩岸政治分歧。北京大學臺研院院長李義虎用“增量”的概念解釋其包容性,認為“一中框架”既保有了“一中原則”的“存量”,又包容了對方的一些思考、方案中的有益成分,使容納和平發展的“增量”有所擴張。周建閩、倪永傑、李秘看法類似,認為“一中框架”是在兩岸政治差異的基礎上形成的對“一個中國”的共同認知,能夠充分、有效吸納兩岸差異性法律體制中符合“兩岸同屬一中”的內涵,包涵兩岸差異性的“一個中國”。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黃嘉樹歸納為,“一中框架”一方面把兩岸對“一中”的表述中能共同接受的部分連起來,包括台灣的“一國兩區”、“主權互不承認、治權互不否認”等內容中有助於“一中同表”的部分,同時又設置一個架子,將暫時解決不了的“各表”爭議擱置。

    五是未來性,即“一中框架”具體內涵的建構需要兩岸未來共同探索。倪永傑指出,“一中框架”的內涵處在不斷發展、演變和深化的過程中,除基本的原則外,“一中框架”的具體內涵、詳細表述有待兩岸雙方共同探討、共同建構。陳動、李秘同樣認為,“一中框架”的內涵有其不足和完善之處,具體運用上也有很艱難的路要走。

    (三)對兩岸政治定位的意義

    大陸學者普遍認為,基於以上特徵,“一中框架”未來可以成為“兩岸尚未統一特殊情況下政治關係合情合理安排”的具體實現形式。

    倪永傑稱,“一中框架”是大陸方面有關兩岸政治定位的最新探索,是兩岸政治定位的根本要求與基本方法,是探討兩岸“合情合理”政治定位的可行架構。李秘認為,“一中框架”可以發展成兩岸政治關係的一個基礎性概念,然後據此發展出一套具體的法政規範。楊立憲認為,“一中框架”作為對兩岸關係性質的政治定位描述比較適宜。趙黎青認為,“一中框架”包含具體的“一個中國”體制,雖然這個體制尚未搭建出來,但未來必然包括兩岸“憲法”之間的關係、兩岸“政府”之間的關係以及兩岸“政治體制”之間的關係。

    在大陸學者看來,這也道出了“一中框架”的豐富內涵。即除了“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外,還有“具體如何實現兩岸政治關係合情合理安排”的內涵。就像ECFA框架下有“服貿”、“貨貿”的具體協議,在“一中框架”下,也有如何具體處理兩岸政治分歧的內涵有待進一步豐富。只不過這方面內涵是未來的,是循序漸進的,甚至在遇到困難時是需要暫時擱置分歧的。

  二、尚需探討的主要問題

    總體來說,大陸學者對“一中框架”的解讀是較為全面的,除了上述幾點內容外,對兩岸共同建構“一中框架”的重點、難點、有利面、不利面、基本原則等問題也有不少論述。但一些基礎性問題仍需整合和補充,例如“一中框架”的提出過程和核心內涵可進一步提煉,對“一中框架”的“規範性”等特徵挖掘不足,缺乏對“一中框架”的經濟、文化、社會等方面意涵的探討等等。還有一些關鍵問題有待深入研究,包括兩岸共同建構“一中框架”的具體途徑和方法、兩岸政治定位的基本思路等。這些都是未來需要進一步研究和解答的問題。筆者試從中摘取一二,談談粗淺看法。

    (一)進一步回答“一中框架”如何建構兩岸政治關係的具體內涵

    “一”與“二”的矛盾,即“同屬一個中國”與“兩岸互不隸屬”之間的矛盾,是建構兩岸政治關係過程中無法回避的政治分歧。具體來講,大陸強調兩岸“同屬一中”,但不明確承認兩岸“互不隸屬”,擔心台灣不斷將“分治”的概念固定化、法律化,不利於統一。而台灣擔心在全世界普遍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中國的代表的情況下,兩岸“同屬一中”會掩蓋兩岸“互不隸屬”的事實,也就是被大陸“吃掉”。

    “一中框架”提出了一種解決矛盾的設想,但沒有同時確認“一”與“二”,這是台灣方面對“一中框架”的主要疑慮所在。根據大陸學者的解讀,“一中框架”具有“具體性”和“包容性”,能夠容納和平衡“一”和“二”。但具體如何容納和平衡,大陸學者訴諸於“未來性”,即“一中框架”的核心內涵“兩岸同屬一中”是確定的,而包容“兩岸互不隸屬”的內涵是“未來的”,是有待兩岸共同研討和豐富的。這種“未來性”即使邏輯上具有“必然性”,且大陸不斷做出實際行動,包括邀請王鬱琦以“陸委會主委”身份訪陸、建立兩岸公權力部門的常態溝通機制等,但台灣仍是充滿疑慮。台灣政治大學國發所教授高永光就表示,台灣不少學者認為“一中框架”是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一中”主體。政治大學教授朱新民也稱,現階段大陸要求鞏固維護“一中框架”是“實”,願與台灣探討兩岸政治關係合情合理安排是“虛”。2013年6月“習吳會”上,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雖然承認兩岸各自“法律”、“體制”都用一中架構定位兩岸關係,但在返臺後的記者會上強調馬英九是“中華民國”的“總統”,必須遵守“中華民國憲法”,集中體現了臺當局對“一中框架”是否包含“兩岸互不隸屬”的疑慮。

    消解台灣方面的疑慮,打開兩岸共同建構“一中框架”的大門,要依託于兩岸政治互信的持續鞏固與兩岸各方面對等溝通。其中,大陸學者深入探討“一中框架”如何建構兩岸政治關係的具體內涵至關重要。應通過進一步闡述建構“一中框架”具體內涵的原則、思路、重點,以及具體方法、途徑、步驟等,持續塑造“一中框架”對兩岸政治分歧的體認與包容。

    (二)突出“一中框架”的規範性

    相比“一中原則”和“九二共識”建立於主觀主張,“一中框架”強調從“兩岸各自現行規定”出發,這是“一中框架”的主要特點。大陸學者從這個特點出發,著重挖掘“一中框架”的“客觀性”、“包容性”等特徵,但對“一中框架”的“規範性”關注度不夠。

    從法學的角度看,“現行規定”是一種法律規範,具有法律上的強制性和正當性,有天然的權威和說服力,這是主觀主張或行為所不具備的。從“兩岸各自現行規定”出發所塑造的“規範性”,可以說是“一中框架”的關鍵特徵。尤其在島內,雖然島內民眾的“主體意識”、“主權意識”有上升趨勢,但其對“中華民國憲法”仍有相當程度的認同;台灣整個體制運作,也是以“中華民國憲法”為根基,即使是民進黨也不能跳脫這個體制。因此,以“各自現行規定”為立足點強調“一中框架”的“規範性”,既可增強“一中框架”在島內的說服力,也可增強“一中框架”對“台獨”主張的抵禦能力。並且,未來還應深入挖掘“一中框架”的“規範性”,落實為兩岸共同維護國家主權領土完整的法律責任與義務,將之作為“一中框架”具體內容的重要方面。(張順 社科院台灣研究所 )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黃楊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文章排行
 
最新專題
 
- 慶祝新中國成立70週年
- 第八屆雲臺會
- 第十一屆海峽論壇
- 2018年博鰲亞洲論壇
- 2018全國兩會
- 2018平昌冬季奧運會
- 文脈傳承——江西古代書院文化行
- 第十五屆海峽兩岸媒體來湘採訪活動
- 第三屆兩岸大學生新媒體研習營
- 2019“貴州的台灣故事”主題采風活動
- 台灣記者三晉行--兩岸媒體看山西
- 2019兩岸媒體多彩貴州行
- 關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
- 慶祝人民空軍成立70週年
- 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
- 新中國成立七十週年大閱兵
- 慶祝解放軍海軍成立70週年
- 2019金豬賀歲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