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網上出遊以五一的名義
腰纏十萬貫,騎鶴下揚州
華夏經緯網   2004-03-05 09:15:08   
字號:

  說來慚愧,老家揚州離現在的家雖不遠,但我只去過一次,呆了3天。所幸的是,家堳O留著不少淮揚做派,耳濡目染這麼多年,在語言、飲食諸多方面,揚州仿佛就是一個母體,跟我保持著一種割不斷的聯繫。因此,當我人真的到了那兒,面對那些從未踏足的街道,感覺竟是一點也不陌生。

  “腰纏十萬貫,騎鶴下揚州”,這短短一句,激起後世多少人對這個城市綿綿不絕的嚮往。揚州的存在,對於骨子堮鷅帚漱什磥憭H,更多的是一種對意氣風發的懷念,即使沒去過,僅僅從前人的詩句堙A便不乏對她的動人想像。哪怕到了現在,她已經不再是歷史上的通都大邑,但“揚州”二字,卻依舊包含著數不盡的風流,永不失其“繁華似錦地”的精神感染力。這一切,我想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大運河。

  中國的城市,多因水而興,揚州就是這樣的一個典型。在大運河未開鑿以前,揚州在歷史上的出鏡率是很有限的。大家蓋棺論定的暴君隋煬帝,想想還是有功績的。至少在我看,那些賢明聖主,很少有像他這樣,興修了一個工程——不管他的動機如何——能夠遺惠至今的。被東西走向的大河橫切的中國,於是有了南北的溝通,由此也造就了揚州第一個大紅大紫的興盛時期——唐代。

  今天,揚州的東北方有個茱萸灣公園,西邊緊挨著京杭運河。說是公園,到了那兒才發現,冷冷清清,無甚遊人。通向公園深處的寂靜路上,兩旁滿是枝蔓叢生的灌木、樹林,河邊風很大,快半人高的蒿草被吹得顫顫巍巍,透著荒涼。幾乎難以想像,在隋唐時期,運河由北向南進入揚州的第一個碼頭便是——茱萸灣。

  這裡曾是大唐最重要的港口,往南直通長江、出海口,往北可入黃淮、關中,放眼全國,再無這樣的內河航運和海上航運的連接點。一年四季,千帆競會,萬商雲集,隨之而來的少不了有各色店家、梨園子弟、墨客騷人……而街市坊間,繡戶珠簾,每華燈初上,觥籌交錯吟灠菮M,其一時之盛,不讓京師,天下人號為“揚一益二”(天府之國四川都沒這裡富足)。

  現在我們看每個城市,都有其自己的特性,揚州的氣質與性格,不誇張地說,就是在唐代慢慢形成的。運河給了揚州得天獨厚的條件,與那些絕大多數的政治性城市不同,揚州是在經濟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而接下來她的性格塑造,應該歸功於大唐帝國的文人們,尤其是詩人。唐代的著名詩人,到過揚州的為數眾多。李白、白居易、孟浩然、駱賓王、劉禹錫、王昌齡等,都曾在這片土地上留下激情燦爛的詩篇。

  最後,應該說說我在揚州三天的日程了。其實還是一次出遊,只不過自己感覺帶了點還鄉的意味。

  第一天,去運河邊茱萸灣公園;中午去吃了大煮幹絲,後去了個園,在老城廂東關街一帶閒逛,希望能碰上個剃頭挑子,未果;在四美醬園的門市買了兩罐鹹小菜,蘿蔔幹和生薑片。

  第二天,去富春茶社喝茶、吃五丁包;沿鹽阜路水邊小徑到冶春園;然後遊瘦西湖到蜀崗平山堂;黃昏時分,回到瘦西湖,從長堤柳岸邊走到外面的揚州大學前,期待邂逅美女,未果。

  第三天,去何園;一路閒逛到文昌閣;午後去泡澡,沒看到跑堂的甩毛巾絕活,不過看到邊上的老頭一邊修著腳,一邊愜意地睡著了。

  離開揚州的時候,有點不捨,我似乎隱約能揣摩到爺爺當年登上船背井離鄉的心情。汽車一路奔向瓜洲渡口,我卻還沒回過神來。(合肥報業網)

 

責任編輯: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文章排行
 
·"舌尖2"首播引爭議 被吐槽應叫"舌尖上
·角逐台北市長 連勝文:絕不讓大家失
·劉暢:搶車位咋就搶出“大新聞”
·孫中山之子生活窘迫:買不起新書啃番
·涼拌海帶絲(組圖)
·核四決策 郝龍斌強硬表態:台北市要有
·霍山發生4.3級地震 合肥等地有震感
·曾建豐:對“反服貿運動”的政治診斷
·觀察:服貿貨貿何時上路?馬危機變轉
·市臺辦黨員幹部集中學習習近平總書記
·富商周濱和他的小夥伴們(圖)
·華潤董事長宋林背景揭秘
·深入學習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蘭考重
·炒年糕的10种家常做法(組圖)
·《三字經》全文
最新專題
 
- 博鰲亞洲論壇2014年年會
- 習近平出席核安全峰會並訪歐
- 2014全國兩會
- 2013中國新氣象
- 嫦娥三號探月
- 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三中全會
- 兩岸記者聯合採訪中原宗教文化
- 聚焦“張王會”
- 2013兩岸詩會
- 2013喧囂的台島
- 2013年兩岸經貿紀錄
- 2013台海風雲錄
- 馬來西亞航空MH370航班失聯
- 2014年索契冬奧會
- 中國年進行曲之萬馬奔騰
- 2013世界迷局
- 2013文化年鑒 尋路中國
- 2013台灣軍情回顧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