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網上出遊以五一的名義
穿梭於時空之間??古村鎮之旅
華夏經緯網   2003-11-07 09:14:18   
字號:

  如果說旅遊是去做一回異鄉人,去體驗一下與本土文化有別的異地文化,那麼,選擇歷史久遠、古風猶存的偏遠村鎮作為目的地,在空間之上就又增加了一層時間的概念:就像乘上了科幻片中的時間機器,令人類可以自如地穿梭于過去、現在和未來,驚險刺激的橋段,匪疑所思的場景,如夢如幻的歷程,足以裝點現代都市人灰白刻板的生活……

    在古鎮上行走,尋找野花交錯的小徑,爬滿藤蔓的屋檐,感受歲月流轉、時光印痕,想像中國原野上的村莊,喧囂世態堛犒蝩R。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旅行主張,而是給心靈一個瞬間,讓發現之美突然降臨……

“化石”古鎮皤灘

    厭煩了都市的暄囂和商業味,便想尋找寧靜和純樸。上海附近的古鎮,過度的開發已經失去了往日的風采。正巧,浙江仙居皤灘鄉領導前來邀請我們為古鎮保護作調查,並介紹說播灘古鎮是一塊尚待開發的處女地,絕對會讓我們大吃一驚的。懷著對古鎮皤灘的好奇,我們欣然前往。

    從上海前往皤灘的豪華大巴, 一天有兩趟。我們乘的是下午2點30分的那趟車,先走滬杭高速公路,再轉入杭寧高速。一路上風景秀麗,尤其是進入仙居境內,高山聳立,樹木蔥郁,空氣中瀰漫著清馨的香味。豪華大巴行駛6小時,便來到了皤灘古鎮。因天色已晚,就在公路旁的農家旅館住下。主人端上來的菜肴,頓時讓我們胃口大開:苦櫧豆腐、炸白魚(當地溪魚)、油泡番薯面……

    第二天一大早起床,來到街上,吃了早點。到此時,雖然已感到了濃郁的農村小鎮的韻味,但並沒有感到特別之處,一種淡淡的失望之情油然而生。

    來到鄉政府,文化站站長首先領著我們參觀古鎮。跟著他步入了一條鵝卵石鋪就的小街,沒走幾步,便有一種濃濃的古樸之氣撲面而來。站長介紹說這就是龍形古街,是皤灘古鎮的精髓所在。話音剛落,轉過一個彎,佳境突現:

    大小如一的鵝卵石鋪設的街道蜿蜒前伸。每走一段,便有一堵灰黑色的磚椄薴a在眼前,大有“山窮水復疑無路”之感;但轉過兩個直角,眼前突然一亮,“柳暗花明又一村”,又是青磚黑瓦,又是整齊的商鋪,這樣共有九曲,給古街增添了幽深的神秘感。古街卵石鋪地,圖案精美;空間變化有致,收放自如。彎彎曲曲,綿延4華里。據說古街是倣照龍的形狀而建的。西為龍頭,起于五溪交匯處,舊時建有造型別致的八角亭,兩角高聳,仿佛龍角,整座亭坐落在3米多高的城晹※臕忖W,洞門大開,恰似吸風納水的龍門(可惜今已被毀);東為龍尾,繞過下街長生潭,建有磚雕照壁一座。照壁立在古街的東端,寬8米,高3.5米,為牌坊式四磚柱結構。照壁的橫粱上有磚雕的龍、鳳、麒麟、鶴、鹿、花卉等圖案,紋理清晰,刀法精湛,栩栩如牛;中段彎曲成龍身;後路街與水埠頭恰似龍爪。

    關於古街的形成,民間至今還流傳著一個美麗的傳說:相傳八仙過海時,惹怒了龍王,雙方展開了一場惡鬥。八仙久戰不勝,勞累疲憊,退到海灘休息,饑餓難忍,便分頭到各處尋找食物,但海灘上荒無人煙,七仙掃興而歸。惟獨曹國舅不辭辛勞,騰雲駕霧,來到仙居上空,一股奇香撲鼻而來,即在皤灘上街五溪匯合處降下雲頭,喬裝成衣夫循香進村,只見水埠頭酌一戶人家四方桌上八人圍坐,猜拳行令,暢懷痛飲。曹國舅不覺垂涎三尺,於是進屋施大禮後說明來意,向主人點了七樣菜肴,又想起何仙姑不吃葷,另要了一碗蓮子,共八大碗。並說:“國舅為眾仙借菜八碗,日後定當圖報。”八仙得到菜肴,狼吞虎咽,酒足飯飽後精神倍增,再戰龍王,大獲全勝。後來,曹國舅帶領眾仙前來皤灘答謝,送上龍筋一根。誰知龍筋著地扭曲起舞,眾仙慌忙施法鎮住,並從筋頭踩到筋尾,讓其入地,然後囑眾人沿筋兩邊建房立市,於是就形成了皤灘彎彎曲曲的龍形古街。

    在龍形古街的兩旁,密密麻麻並排著各種各樣的店舖。這些建築以明清時期的“四間封”特色見長,即每三間或四間店面為一“封”,兩端各立一堵防火牆。每“封”店面的立面裝飾幾乎沒有一“封”是相同的,浙、贛、皖一帶比較有特色的明清時期木結構建築立面在這裡都能找到。

    店舖的佈局多為前店後坊(或庫)、前店後埠(或戶)。每“封”店面都是四合院的一部分,通過穿堂屋進入天井,正面是廳堂,左右是廂房,一般為兩層樓房。走出後門,都挖有一口方形的石階井,半露天,下臺階叫直接取水。這種古井是皤灘的一大特色,既用於日常生活用水,又用於防火。據說在唐代就已開始挖掘使用,目前皤灘古街兩邊尚存30多口。

    店舖的招牌書寫在暀W或店面上方的門楣上,大多基本完好地保存了下來,有些墨跡猶新,如:來成首飾局、山珍海錯(副食品店)、色賽春花(染布店)、蘇松布莊(布店)、蓬島源流(藥店)、閩廣雜貨、官鹽紹酒(百貨店)等等,涉及的行業有醫藥、首飾、煙酒、飲食、百貨、當鋪、典當、旅館、賭館、妓院等,應有盡有。

    最讓人感到新奇的是每家店舖門口整齊排列的石頭櫃檯,一間店面一個,兩間店面兩個,齊刷刷地排列在古街的兩旁,至今仍保存六十多個。可以想像當年繁盛之時的壯觀景象。櫃檯清一色用三塊石板圍成,止面一塊長達2—3米,高1米多,兩側兩塊較窄,石板與石板之間由陰陽榫頭固定。上方用木板做成櫃檯的面,其上擺放商品的樣品。在靠椌漱@側,還有用木條或竹片做的棚欄,擺放貴重商品和小商品。為什麼要用石板做櫃檯?詢問了很多當地的老人,說法不一,有的說是風吹雨淋,木板容易腐爛,石板不易損壞;有的說最早時店舖都是賣鹽的,木頭遇鹽很容易爛掉,只得用石頭;有的說過去皤灘很容易遭水災,石板櫃檯是為了防水淹;也有的說石板櫃檯是為了防盜等等。不管是什麼原因,獨特的石板櫃檯就在皤灘一代一代傳下來了。

    皤灘古鎮舊時是食鹽貿易的中轉站,通過水路將鹽場生產的食鹽運至皤灘,然後通過蒼嶺古道運往內地。皤灘因食鹽貿易而繁華。現存的永康埠、麗水埠、武義埠、縉雲埠和官埠五處遺址,是皤灘曾作為鹽路重鎮的主要佐證。這些埠址並無嚴格的界線,也不是一般人所認為的水陸交換碼頭,而是古代不同地域居民在皤灘設立的食鹽採購中心。凝視這些石壘的鹽倉庫,仿佛還可以聽到當日嘈雜的叫賣聲和匆匆的腳步聲。

    因鹽發跡的皤灘,也產生了許多因鹽發家的富商巨豪、書香世家。雖然現在大多已是人去樓空,但氣派的建築、寬敞的庭院、精緻的牛腿雕刻、精美的鵝卵石鑲嵌圖案,無不顯示著昔日的榮輝和輝煌:

    貽厚堂,也稱“大明堂”,為陳氏家族所居,是兩個天井連套的複式建築,分前門堂、後門堂兩部分。前門堂天井中,鵝卵石鑲嵌成方格形圖案;後門堂天井的圖案是朵朵含苞待放的荷花。牛腿、梁柱、雀替均採用剔空的透雕工藝,各種吉祥動物、花卉栩栩如生。260多年前桐城派大家張若震贈送的“貽厚堂”匾高挂在正堂上方,至今完好無損。懸挂于正堂門楣上的“洛社名高”匾,為曾是乾隆皇子宏瞻老師的齊召南所贈,四個蒼勁有力的大字,好像正向人們敘說著房子主人的地位與品行。

    何氏堙A又名何氏大學士府,得名于清康熙年間的大學士何焯,由捷報廳、讀書房、書庫、古井、閨房、廂房、鄉射場、鴉片館、後花園、水埠等組成,佔地近十畝。據何氏後人說最繁盛時大門口曾立過18對旗桿(舊時只有中了進士以上的功名才能立1對旗桿)。整座建築四面合圍,走廊迂迴,四側有廂,雕梁畫棟,古樸典雅。捷報廳的東西木板暀W貼滿榜文,雖歷經浩劫,仍痕跡清晰,有一二張還能解讀內容,捷報廳保存完整,據專家介紹捷報廳能如此完整保存,在國內已屬少見。

    此外,還有尚義堂、周氏堙B王氏堙B元利店、道淵山莊、山透九門堂……

    還有朱熹講學過的桐江書院、古樸別致的陳氏祠堂、香火旺盛的胡公殿……

    還有那綿延數十里,檢閱過不知多少挑夫,青石臺階已被磨去厚厚一層的蒼嶺古道……

    走馬觀花,遊歷完皤灘古鎮,它給我們的深刻印像是:一座清末民國時期的“化石”古鎮。古街、商鋪、民宅,都像“化石”一般完好地保蹈了下來,用它那無聲的語言向人們敘說著往日的輝煌和繁華;它又仿佛疲勞了,正在閉目養神,讓你不忍心把它吵醒……

    自然界中“化石”的形成,往往源於突發事件:地震,洪水……皤灘古鎮也是如此,她從繁盛到衰落,僅僅是幾十年的時間。她的繁華,根本在於食鹽的交易,優勢在於水運。從皤灘到出海口(順水)僅需一天時間,從鹽場到皤灘(逆水)也僅需7天時間,在沒有公路,鐵路運輸的情況下,便利的水運造就了皤灘。然而,20世紀30年代,浙贛鐵路貫通,從皤灘運鹽至內地的“蒼嶺古道”失去了作用,食鹽交易失去了客商;幾乎同時,因水土流失,河道淤積,木船停航,水道癱瘓,失去了貨源;1957年開通的省道公路,繞道而過,皤灘成為一個交通死角,更是雪上加霜……皤灘就在這內外交困中“猝死”了。商家遷走了,年輕人走了,留下了老人,留下了房子,留下了石板櫃檯;帶走了熱鬧和繁華,留下了寂靜和蕭條;突然的衰落,還來不及變化,造就了一座“化石”古鎮。雖然有點悲哀和淒涼,但卻為我們留下了一座時代縮影的寶庫。站在古色古香的龍形古街上,你盡可以馳騁想像的翅膀;踏上蒼嶺古道,儘管已看不到挑夫的身影,但沿路自然風光優美,任你探險、觀光……

    如果你對這神奇的“化石”古鎮有興趣,不妨前往一遊。


廿八都,一個大山深處琢磨不透的古夢

    天亮了,沒有陽光,四週都是險峻的高山,廿八都依水而建,佔著一條咽喉要道,一看就是兵家必爭之地,成片的青棯L瓦的高屋大院,規模之龐大、氣勢之豪邁,為江南古鎮所罕見。

“先從水安橋開始吧!”

    在本鎮活字典楊老師的帶領下,我們順著公路來到了鎮頭,眼前出現一座廊橋,橋長約二十米,楓溪水湍急的流過。佇立橋頭,眼前一片開朗的峽谷,溪水往前方形成多個跌水瀑布,礁石叢生,兩岸高兇壁立,沿著橋一邊是陡峭的兇徑另一邊就是深入廿八都的老街盡頭,這就是著名的仙霞古驛道。

    水安橋,是古驛道通往古鎮的必經之橋,橋身於同治三年集資建造,廊亭則是光緒十七年由鎮中造紙大商“祝三多”出資修建的,當時還有桌椅,每當夏日都有許多居民和過路商人來此休憩,成為廿八都十大古景之一——水安涼風。

    走過水安橋,順著仙霞古道,迎面而來的就是江西會館,老街的一些支弄還是很有古風的,尤其一條桃花弄,走到盡頭拐彎有好幾道門洞,斑駁殘破的椈嬪Y使陽光燦爛也帶著幾分頹廢,楊老師帶著幾分神秘地告訴我這裡曾是著名的風月場所。

    回到楓溪街,我們隨意走家串戶,發現許多人家大門敞開不見一人,即使一些煙雜店也無人看管。楊老師說全鎮3600人有2500人出外打工,因為逐漸失去交通要道的優勢,廿八都日趨沒落,年輕人大多受不了這裡的清貧,不到過年不回來,因此現在家堛漱j都是老弱婦孺,人丁稀少。中午時分才看到鄉人回家吃飯,見到我先問吃了沒有,若回答沒吃,必請我進去吃飯,有的甚至還要特意去買菜,我被純樸的民風感動著,其實在鄉下這是如此尋常。

    夕陽下我們登上了鎮外山頭的大王廟準備俯瞰全鎮,這座外表尋常的小廟建於清末,門樓雕工極為繁複精美,可惜現稈成了一家老酒作坊,神壇也拆了,殿前還修了兩堵晱峔蚞i豬,到處是罈罈罐罐與一人多高的雜草。在廿八都常發生著精美的藝術品與垃圾為伍的事情,以前也有牛腿當柴燒的,老饒的女兒告訴我那些木頭太好了燒不著,當柴都沒人要,如此才被保留下來,真不知是這些藝術品的不幸還是大幸。

    第二天清晨,楊老師帶我首先去鎮後的南山看全景,這是一座不足百米的小山包,登高一望,廿八都盡收眼底,在蒼茫的大山下坐落著一大片明清古民居,楊老師告訴我鎮上有36座古民居,11座古代公共建築。我指著最高一座建築,今天的旅程從文昌閻開始。

    文昌閹門前是四棵丹桂古木,門上有四根橫的行柱,叫“門當”,代表官銜的大小。推開大門,進入前殿,可以看到正前方一幢三層廟宇式樣的宮殿,這是正殿,前殿與正殿之間有矩形天井,中心是旗桿石墩,左右各一個防火用的千金大缸。楊老師讓我抬頭看,我才注意到前殿的天花板上三幅大型彩畫,中間是“福祿壽喜”,左邊是“盂冬哭蘆”,右邊是“王祥臥冰求魚”,畫功精細,色彩飽和,很難相信這是百年前的文物了。進入正殿的走廊上也有三幅壁畫,進門天頂則是七幅圖,最引人注目的是中間一幅巨大的文昌帝君的畫像,幾乎覆蓋了整個天花板,有泰山壓頂的氣勢。我很奇怪那麼好的色彩如何保存百年,楊老師告訴我這些顏料都是採用純天然製成:靛青是種出來的,硃砂是從礦石提煉的,赭黃是一種野果做成的。踩著吱呀作響的木地板,我們上到了二樓,是供奉倉頡的地方,滿是壁畫,有一百多幅。二樓左右有藏書密室,當年藏書多達五千余冊。三樓供奉魁星,相傳古代科舉考狀元要魁星點過名才能高中,所以在文昌閣讀書的秀才以上的文人都要上魁星閣朝拜。這裡也是壁畫的世界,正前方有一天窗,可觀全鎮十大古景。

    後殿是一個四合院,有碑記說明當年文昌閣除了供讀書人讀書,還兼辦慈善事業:一辦矜恤局,負擔六十歲以上沒有子女的老人的生活;二辦保嬰局,負擔窮人生下的女孩生活費,抵制盛行的“溺女之風”;三設義倉,春天向沒有資金下田的農民借谷,冬天歸還。

    文昌閣許多地方都有,但是像廿八都文昌閣有四百多幅彩色壁畫義保存完好的怕是少有,我急切地想看看文昌閣的設計者之一楊瑞球的舊宅,想來他的私宅一定不錯,

    楊家是本地的望族,乾隆年間楊永義自福建浦城來廿八都經商定居,至今三百多年。楊瑞球是楊永義的第七代,因排行老九,又稱他“大老九”。他是一個“土建築專家”,每次到金、衢、蘇、杭一帶經商時,看見古建築一類的宮殿和民居,都要仔細觀賞一番。他建造了三幢較高檔的房屋,即“楊通敬舊宅”、“楊元亨老店”、“楊瑞球舊宅”,統稱“楊家大院”,在楊家各住宅牛首屈一指。“楊瑞球舊宅”的佈局是前店後宅,東面靠潯媯韝@連三大間“楊義成老店”,面積150平方米,後邊是住宅,一層樓房,中間大型四合院,下廳兩根方形中柱上面的門衣全是“松鼠偷葡萄”的連環鏤空雕刻,在全鎮獨具一格,一邊廂房花窗為冰冽狀,代表十年寒窗,一邊廂房有花瓶形狀的窗格,天井四週十隻“牛腿”,後廳大院有會客的大型餐廳,兩邊天並走道是一個建造形式巧妙的大型廚房,廚後面還有花園。

    在潯媯韟餑晹部妨號J鴻舊宅”,據說原來一連三幢連到大街的店屋,共有2500平方米,光天井就有36個。可惜現存只有三分之一,但就這三分之一,堂屋也足有兩三百平方,16根立柱仿佛宮殿的格局,每根柱子下的右墊都是精湛的石刻,木雕也非常精緻,每個畫面都是一個故事,堂屋又特別高,樓上的欄杆都用木條釘成大型的“福祿壽喜”篆字,每邊繡樓下八個個腿,十六根懸柱下有蓮蓬,堂屋前的天井有籃球場那麼大,曬著許多棉被。楊老師說土改後地主的房產部分給了平民,他這三分之一房產一下子進了17戶人家,可見這座宅院規模之龐大。

    就在“姜隆興”隔壁有“姜秉怡舊宅”,他是姜遇鴻的侄子,這座宅院是姜遇鴻送給他的,清末民初這裡開了一家廿八都最大的中藥店“德春堂”。推門入內,楊老師讓我抬頭,發現門廳足有三層凈高,在二層腰壁上百年前老藥店的商業廣告“止咳保肺片”“保腎固精丸”還依稀可辨,我們述能想像老藥店的當年的樣子:一樓是櫃檯,二樓是藥材加工的地方,三樓是翻曬藥材的地方。繼續往望走,天井四週三隻牛腿有些暗紅色,與周圍腐朽的雕花門飾不太—樣,很完好的樣了,原來是紅木雕刻的,這可是無價之寶,因為國內目前還沒有發現紅木雕刻的牛腿。堂屋內的香案也是紅木的,歲月的磨礪讓周圍許多木材都霉爛了,只有紅木煥發持久的光彩,然而現在的兩戶居民似乎毫無意識,屋角扔著第四個掉下來的牛腿,香案也是積滿了灰塵,而且大門敞開不見人影,這就是現狀。

    當我冉次登上南幽,俯瞰那些古建築,心堣w經有了不同的感受,貌似尋常的馬頭暀U面其實是廿八都極具個性的移民文化,雖然失去交通要道功能後經濟走向衰落,但這份深厚的文化遺產只要不消亡,廿八都就有重新輝煌的那一天。

柳江,你為什麼如此寂寞

    柳江鎮位於四川洪雅縣,地處通往瓦屋山國家森林公園的途中,四週青山環抱,天氣晴朗時還可遠眺峨嵋群峰。解放前,這裡是幾個大戶人家的統轄之地,每戶人家都有特別之處。這些單體的豪宅與秀美的山水幾近完美地組合在一起,加上臨水而建的街市,好一幅活脫脫的山水畫卷。現存的有保存完好的特色建築——曾家的大院和老街。

面觀峨嵋群峰的曾家大院

    曾家大院位於柳江古鎮北面,通往瓦屋山國家森林公園與玉屏國家森林公園的分道處,建於清朝年間。大院在設計上花了一番苦心,若從空中俯瞰,其平面圖是一個繁寫的“壽”字。繞晹璅哄A則有犬牙交錯之感。大院由兩個院落組成,一個大門進出,為兩兄弟的共同財產,大院有兩塊大的空地,中間是一幢三樓一底中西合璧式的建築將大院一分為二。

    今天的大門處還有一個大石缸,是以前貯水用的。大院內共有三個戲樓,方向、形制各異。早已沒有人居住的大院顯得空空蕩蕩,院落堨u有幾隻老母雞在找蟲吃。環顧四週,挑檐、樓廊仍然那麼精美,整個大院在當年算是一方豪宅了。

    最為奇特的是,臨河一邊為了追求壽字的形,其圍晼B房屋的結構如同鋸齒狀,凹凸蜿蜒,顯得非常怪異。那些隨之凹凸蜿蜒的欄杆、房間則顯得神秘莫測,但很協調,這定然出自民間建築大師之手。
    站在二樓的窗前,往南面眺望,只見峨嵋群峰綿延起伏,輕柔的河風時不時撩亂你的頭髮,幾聲清脆的鳥鳴劃破寂靜的氛圍,讓你的想像再度飛揚。

    走累了,坐在美人靠上是一種愜意,木質的建築顯得很有親切感,屋檐下那些透空鏤花的物件無一不透出藝術的靈氣。眺望河對岸的一字排開的柳江古鎮,能覺察到當年主人的幾許孤傲之氣。
    時光流逝,物是人非。無論曾家大院修建得多麼有氣魄,裝修得多麼豪華,在今天都讓人感到莫名的寂寥。偌大的院落鮮有人跡,有時大門緊閉,只能在外面偷偷打望一番。這座豪宅在解放後曾作為鎮政府的辦公樓,為了保護古跡,鎮政府又遷了出來,至今樓上樓下仍散落著許多已經無用的日曆、辦公桌等,不知是誰還在二樓的屋檐下養了幾隻鴿子,它們與雞成了這裡的居民。

    這個美其名曰的文物保護單位,到處是灰塵和垃圾,沒有人管理。我們在拍攝期間,來了好幾批遊客,先是為曾家大院的建築所折服,然後又在那種殘敗中遺憾而去。保存這樣完好,又極具特色的清代建築是不多見的,這樣的保護顯然沒有實質作用,沒準哪天某位遊客不小心留下的煙頭會將它付之一炬,成為永遠的痛。

    古榕樹下的老街

    柳江的老街距曾家大院不過數十米。穿過狹窄的衚同,一個整潔古樸的小鎮出現了。木門、木窗、青瓦以及瓦上不經意長出的幾絲綠色,與鋼筋水泥群碉式的大都市相比,多了幾分詩意。

    老街上的住戶很少了,他們用自然而閒適的目光注視著我們,讓我們感知了他們的幸福和安寧。去一個地方,你不用多問,就看當地人的眼神便略知大概。納鞋底的婦女,打川牌的漢子,在家休息的學子,路上自由奔跑的狗,這就是當時小鎮的全部。惟一稍顯嘈雜的聲音便是我們的腳步聲和讚美聲。

    順著小鎮往東行走,在遮天蔽日的大榕樹的身影下,到了花溪河邊。遠山含黛,朦朧中竹影搖曳,順著小鎮往東行走,在遮天蔽日的大榕樹的身影下,到了花溪河邊。遠山含黛,朦朧中竹影搖曳,炊煙嫋嫋,山、樹、青瓦木屋,一併倒映在清亮的小河之中。小河上有人為築成的石路,當地人稱之為跳蹬,是連接兩岸的通道,石路的鋪設阻止了水的流動,涓涓細流在這裡駐足停留,平靜得如同鏡子,成了當地人家浣衣洗菜的地方,也成了魚蝦談情說愛的平靜港灣。美中不足的是跳蹬上佈滿了垃圾,讓不少遠方來客感到一種失落和遺憾。

    河中有一位老人正用攔河網捕魚,看那樣子既是勞動,又是享受。老人註定是打不到魚了,因為這條河堛熙膠角F稀有動物。老人卻非常執著,在帶有幾分寒意的水中不知疲倦地拍打水面,以驅趕為數不多的魚。

    老人沒有在意我們的到來,面對我們的相機,他仍然如昔勞作,滿懷期待。時而出現的居民與打漁的老人一併進入了我們的畫面,我們以及我們的“長槍短炮”也成他們生活中的一個瞬間定格,說不定今晚的餐桌上,那些小鎮後民會自豪地說“今天我們這望又來了一群照相的!”

    河的上空,一隻白鷺亮出優雅的身影,無聲地滑過寧靜的小河,這難道不是古人的詩句: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

    回望身後臨河而建的吊腳樓,屋基是卵石壘砌而成,大小不同的青灰色石頭佈滿青苔,佈滿了許多滄桑、動人的故事,只是它不能言說。詢問幾個中年人,無人能講述古鎮的過去。

    這些民居的大門都開在老街上,進得大門,便覺涼爽怡人,透過天並灑下來的光線,呈現在眼前的是黃褐色的木板晱H及那些隨意栽種的普通花木,走到盡頭,推開窗便見到那條不知道名字的小河和滿目蒼翠的大榕樹以及含黛的遠山。青灰、赭、翠綠、青綠是這裡的主色調。本來有些灼人的陽光,被喜愛它的枝葉撫摸之後,化作了溫婉可人的有著動人色彩的光斑,星星點點,在帶著幾許滄桑的老房子和青石板上彈出一些節奏。前門平街,後門臨河,倚欄而坐,或聽音樂、或讀書、或冥想,都可進入佳境。步下早已沒有棱角的石階,用不了一分鐘,就可與清澈的河水親密接觸。

    原來的街市就是吊腳樓下一條1米左右寬,不到4印米長的人行道,青石鋪就的石路,一頭連著大山的深處,一頭連著通往山外的公路。山上山下,山堣s外的人們便在這裡進行商品交易。幾株要兩三個人才能合抱的黃桷樹正用遮天蔽日的綠色為古鎮增添一些青春的氣息。誰也不願意走了,就地而坐,甚至連相機也不想去動了。眼望河水及對岸茂密樹叢中的民居,一任潮潤、夾著植物芳香的空氣清洗我們被都市濁塵污染的肺。

    走進古鎮居民的家中,那些天井、石板地、木朁M石質水缸透出非常古老的光,在我們的眼前跳動飛舞。要不是家家戶戶通了水電,生活有了一些現代氣息,我們還疑是到了從前的歲月。古鎮上的人家有的是林場工人,有的是農民,有的是居民。有幾個留守的女性在說,她們現在的生活沒有以前好了,我問為啥,她們說禁伐了,收入少了。我說,禁伐之後搞旅遊,你們不也是同樣有前途嗎?

    這是一處不收門票的旅遊景點,它的流傳也僅限於民間的口碑,她們的收入增長會在哪一天實現呢?隨著旅遊熱的日漸興旺,定會更加富足。

    沒有多少人居住的古鎮顯得空空蕩蕩,它就這樣靜靜的在花溪河與柳江的中間有些孤寂地站立著。古鎮上的人喜歡熱鬧,大都搬到離此二三分鐘路程的新街上去居住了,只有我們這些被熱鬧弄得心浮氣躁的城市人才到這些被當地人稱作“爛房子”的地方來。古鎮得到了很好的保護,沒有多少人為的破壞,這讓人甚感欣慰。出門旅遊的人將會越來越多,而位於去往瓦屋山國家森林公園途中的柳江還是養在深閨人未識,我先前的激動又變得和寂靜的古鎮極為合拍了。只能在心底嘆息一聲:柳江,你為什麼如此寂寞?


走進貴州明代千戶古城——隆

    隆堨j鎮如“鎖在深閨無人識”的大家閨秀,一齣閣便儀態萬方,楚楚動人。隆堨j鎮更像貴州高原上的一座歷史博物館,各種古井、古樓、古宅、古碑、古橋都保存得十分完好,處處散發出濃郁的本土文化與外來文化的融全氣息和悠悠古情,走進隆堙A就像是推開了一道被歷史塵封多年的大門。

    在貴州省黔東南的錦屏縣,有一個保存完好的明代軍事城堡——隆堨j城,當你從大城市突然來到這個古樸的小鎮時,你會感到自己仿佛走進了一個時光隧道。

    這座由本地民族和外來軍人及其後裔共建的戍邊重鎮,據記載建於明洪武(1385)年間,是朱元璋六太子為鎮壓古州農民起義,調集汀南九省官軍1000多人,統領當地部隊在隆堳堨萿漱d戶所。據說當時的隆堨j城“城內三千七,城外七千三,七十二姓氏,七十二口井”,當時規模之大,人丁之興旺,由此可見一斑。歷經滄桑的隆堨j城,作為軍事駐防要塞,雖然早已失去了昔日的威嚴,當年的邊陲政治經濟文化中心的地位也發生了根木的變化,但城中規劃整齊而錯落有致的古街古巷、古橋古碑都完好無損地在向世人講述著過去的輝煌。進入古鎮前,我們得知,隆堨j鎮已被列為中國與挪威王國國際合作項目“貴州生態博物館”之一,這史增添了隆堨j鎮吸引我們的神秘感。

    隆堣s城以禹門峰為背景,以龍溪河為鏡,梳菑_山水之間,俯仰于大地之際,完美地與大自然融為一體,古樸典雅的明清建築群,幽深通達的街巷,構成了人與建築和自然環境的和諧統一。

    古城周長約2公里,呈正方形佈局,面積近5萬平方米,城中現有760多戶人家,3200多人口,百分之九個以上為漢人,這在苗侗聚居的大山堙A實屬罕見。

    從西門進入古城,一條用鵝卵石鋪就的花街展現在我們面前,據陪同我們的隆塈孎齯銈悀雯苤A這條路已有長達500多年的歷史。當地給人印象很深的一句話是“七十二姓氏、七十二口井”,原來古鎮每個姓氏宗族都有一口水井,這些水井分佈在每條街巷中,各姓各用,每個井口都有吊繩磨出的深深痕跡。古城中有一口“馬蹄井”,相傳孔明徵蠻時途經此處,兵渴馬乏,而當地水源均被污染,惟有這口井水可飲,解救了孔明軍隊。這些水井造福生靈自不必說,也成為佔鎮一大奇觀,遊人每每到此無不駐足憩息,取水解渴洗塵。

    古鎮的街道體系十分完善,橫折曲行,城中竟然沒有一處十字路口,全為丁字路口,據說是建鎮時為避戰火橫;中直撞而建,亦有人丁興旺之說。除了花街,在南門大街也有一個用鵝卵石鋪成的蜈蚣圖案街,每當光線斜射,一條長達一百多米的蜈蚣便綽約爬出地面,趣味橫生,不得不讓人驚嘆當時建築設計師的絕妙構思,這種用鵝卵石鋪成的街面,不儀避免了農村中常見的路爛泥濘,塵土飛揚,還十分有益於人的身體健康。古鎮街道有“三街、六巷、九院”,到處四通八達,貫穿全鎮,實用壯觀,頗具小京城味道,外人雖易迷路,但很多人對古鎮的迷戀就是從這些佔街巷中產生的。

    走進一家民居,由於古鎮人多為中原江南九省先民的後裔,因此民居的建築風格又頗具江南水鄉的風貌,古鎮宅基均高出街面一米,房屋臨街整齊排列,樓舍清一色為三間兩層風火晹﹛A上面青磚灰瓦,獸脊于中,北方常見的四合院圍暀W到處繪有花草蟲魚、山水人物,畫面栩栩如生,大門上挂有匾額,標示主人的籍貫身份,如“關西第”、“蘇湖世第”等等,進入大門,依次為前屋、正屋、後屋,每進一屋均以四合院天並相隔,天井略低於臺基,有暗溝排水,還有一青石砌成的長方形防火水缸,缸上有異常精美的石刻,後屋有一小門,各家各戶相通,是為躲避戰火而設,構成了家家戶戶步步為營的陣勢。

    步出農居,爬上古城晼A放眼望去,全城盡收眼底,雖說城棷搵}廢舊了一些,但韻味依舊十足,恰恰是這些難以造假的滄桑顯示了這裡是一座曾經興旺繁榮的中國古代小鎮。這些佔城棪炊@丈二尺,城壕深一丈,城週三堣T分,東西南北有炮臺四座  (後改為城樓祭祀臺)。這裡每一個出城口的設計都十分巧妙,每道城門洞前都築有一道圍晼A出城門須先轉一個90度彎後再出一道門才到城外,俗稱“勒馬回頭”,這種設計,易守難攻,不知就堛漸~人很難出入,頗有軍事價值。在南廂鼓樓城門上,有兵亂時留下的槍彈眼上千個,看到這個城門,仿佛讓人看到了殺聲震天、槍炮轟隆。人喊馬嘶的激烈場面。

    城晱~有護城河,但早已乾涸,由於人口逐漸增多,護城河上相繼搭建了不少民房,讓人感到有些遺憾,但令人欣慰的是,護城河上的一些古石橋還保持尚好,這些橋的橋身全由長條大青石鋪成,橋廊兩邊刻有不少精緻的右雕,橋頭一般立有石碑,碑上記載了隆堨j鎮的一些歷史。除了這些古橋,在村口還有一座用長大青石砌成的“狀元橋”,據村支書介紹,這座修建於明萬曆22年(西元1594年)的橋與唐代大詩人王昌齡有關,當年他被貶到黔東南,來到隆堙A鎮上先民聞知,紛紛在此橋上隆重迎接,此橋因此改稱為“狀元橋”,後人為紀念他,還在狀元橋邊修建了狀元亭、狀元祠,以表懷賢敬才之心。

    隆堨j鎮在明清時代,曾出進士3人,舉人18人,貢生48人,其豐厚的地方人文積澱由此可見一斑。儘管古鎮坐落在貴州高原荒涼的大山中,由於受到苗侗少數民族文化的影響,古鎮中也建有許多祠堂,這些祠堂規模宏大,軒昂氣派,雖然歷經百年風霜,卻大多保存完好。由於古鎮先民來自中原和江南九省,因此他們的文化傳統文化依然盛行,同時苗侗的刺繡編織、風俗習慣也逐漸滲透進了古鎮,於是有了多姿多彩的漢、苗、侗文化共存的完美結合,這是隆堨j城最顯著的一個文化特徵。

    隆堨j城,是一個懷舊的難得去處。看過了北京、西安的古城,讓人慨嘆中國文化、歷史的恢弘氣度,而在一些偏遠大山中,瀰漫著的卻是從前生活的濃濃氣息和悠悠古情。

    貴州隆堙A就是這樣一個讓人看了就捨不得離去的地方。(旅遊天地)


 

 

責任編輯: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文章排行
 
最新專題
 
- 慶祝新中國成立70週年
- 第八屆雲臺會
- 第十一屆海峽論壇
- 2018年博鰲亞洲論壇
- 2018全國兩會
- 2018平昌冬季奧運會
- 文脈傳承——江西古代書院文化行
- 第十五屆海峽兩岸媒體來湘採訪活動
- 第三屆兩岸大學生新媒體研習營
- 2019“貴州的台灣故事”主題采風活動
- 台灣記者三晉行--兩岸媒體看山西
- 2019兩岸媒體多彩貴州行
- 關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
- 慶祝人民空軍成立70週年
- 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
- 新中國成立七十週年大閱兵
- 慶祝解放軍海軍成立70週年
- 2019金豬賀歲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