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中華大祭祖
湖北麻城孝感鄉 “中國十大尋根基地”系列之三
華夏經緯網   2010-11-11 15:31:37   
字號:

  元末明初的"湖廣填四川"移民大潮中,麻城的孝感鄉是一個舉世聞名的地方。從那媟蔆膜斷遷出的人眾,幾乎填充到了四川省的每一個角落。 在西部:

  民國《簡陽縣誌》卷17"氏族表"中載,麻城孝感鄉胡彪等人"明洪武初移民實川,彪與虎、群二人同入川,至簡(州)正教鄉定水寺插業同居"。

  民國《榮縣誌》:"明太祖洪武二年,蜀人楚籍者,動稱是年由麻城孝感鄉入川,人人言然。"

  仁壽《李氏族譜》:"元末吾祖世居麻城孝感青山,陳逆之亂,鄉人明玉珍據成都,招撫鄉里,吾祖兄弟七人遷蜀,因與祖一公籍壽焉。"

  在南部:

  民國《瀘縣誌》:"自外省移實者,十之六七為湖廣籍(麻城縣孝感鄉),廣東、江西、福建次之。"

  民國《南溪縣誌》:"今蜀南來自湖廣之家族,溯其始,多言麻城縣孝感鄉。"

  瀘州《王氏族譜》:"予思我父諱九,母雷氏,亦歷風塵跋涉之苦,先由河南地隨祖諱久祿于洪武元年戊申十月內,至湖廣麻城縣孝感鄉復陽村居住,新舊未滿三年,奉旨入蜀,填籍四川,有憑可據。由陜西至川北,洪武四年辛亥歲八月十四日至瀘州安賢鄉安十四圖大佛坎下居住。共計老幼男婦二十二名。"

  在東部:

  新修《南川縣誌》:"湖廣移民,尤以麻城孝感鄉鵝掌大丘人為多。"

  咸豐《雲陽縣誌》卷2:"邑分南北兩岸,南岸民皆明洪武時由湖廣麻城孝感奉敕徙來者,北岸民則康熙、雍正間外來寄籍者,亦惟湖南北人較多。"

  忠縣新修《葉氏宗族譜》:"明洪武二年,葉端祥之子葉根一偕弟根二,同丁、陳、王、潘、肖、張、毛、莫九姓一道,從湖廣省黃州府麻城縣孝感鄉高幹堰銅鼓灘入川落跡(籍)忠縣。"

  在北部:

  光緒《李元仁墓碑》:"本籍湖廣麻城孝感李家大土坎高階,緣于元末入蜀,插佔巴州。嗣世祖因賊匪擾逆,始建修樓房,後因號樓房上下營。"

  在中部:

  民國《資中縣誌》:"本境分五省人,一本省,二楚省,三粵省,四閩省,五贛省。本省當元之季,偽夏明玉珍據蜀,盡有川東之地,蜀號長安。玉珍為楚北隨州人,其鄉里多歸之,逮今五百餘年,生齒甚繁。考其原籍,通曰湖廣麻城孝感人為多。"

  光緒資中《徐氏族譜》:"吾徐氏,麻城縣孝感籍也,妙洪祖避徐壽輝亂遷蜀……。"

  江津《幸氏族譜》:"宋末年間,仲式祖由江西遷楚麻城孝感鄉。因徐壽輝兵起,復自楚避亂入蜀,攜祖*王氏及三子寓江津筍堭鬺攭祚a灣數年。"

  誰也無法統計,從孝感鄉到底遷出了多少人口;誰也無法相信,區區一個小鄉,為何竟有如此不可思議的人口輸出量;誰也無法推算,現在的四川人中到底有多少非孝感鄉人的後裔!

  難以相信的最好辦法就是不相信!

  早在近一個世紀以前,就有人對此提出懷疑:"核其人數,即使盡鄉以行,亦不應有若是這多;且湘楚州縣與蜀鄰比者盡人皆可以移住,何以獨適孝感一鄉?"

  最近而又最典型的有鄧經武、雷兵的結論:""湖北省麻城縣孝感鄉"只是一個子虛烏有的虛構地名,其背景是假造"移民潮"運動。"

  但是,質疑一個定論固然需要非凡的勇氣,而否定一個史實卻顯得過於草率,歷史的真實並不因為有人質疑而虛無化!

  下面,我們通過史料的搜尋來看看麻城縣孝感鄉到底隱藏著多少歷史的秘密。

  一 明初的麻城四鄉

  明初麻城的區劃情況在清康熙9年的《麻城縣誌》中可以找到清楚的記載:

  點初分四鄉,曰太平,曰仙居,曰亭川,曰孝感。統一百三十里,埵U有圖。成化八年(1472),以戶口消耗,併為九十四里。復並孝感一鄉入仙居,為三鄉。嘉靖四十二年(1563),建置黃安縣,復析太平、仙居二鄉二十里入黃安,止七十四里。

  太平鄉原額五十八里,後並作二十五里;仙居鄉原額五十四里,後並作二十五里;亭川鄉原額二十五里,後並作二十四里。國朝因之。

  點 所謂 "初分四鄉"當然是指明初已分全縣為四鄉。也就是說,孝感鄉在明朝277年的歷史中,存在了105年。但這並不等於說,孝感鄉的壽命只有105年。元代麻城的基層區劃情況,由於資料的缺乏而不甚了了。不過,據北宋王存的《元豐九域志》記載:"中,麻城。(黃)州北一百七十五里。四鄉。歧亭、故縣、白沙、永泰、桑林、永寧六鎮。有**山、永泰河。"點則北宋時麻城即為四鄉區劃。最近在網上讀到周啟志的《尋根聖地:湖北麻城孝感鄉》,周先生引《石柱廳鄉土志》說:"有陳氏于"宋高宗時由楚北麻城孝感鄉同馬氏同來"之說。"證明麻城的四鄉劃分和孝感鄉的存在,歷宋元而明並無變化。我們相信,在中國歷史上,"鄉"這一級組織相對於州縣的頻繁撤並省廢來說,其穩定性要大得多。這與它們在政權割據和攻城略地中無足輕重的地位是一致的。成化八年麻城改為三鄉以後,至清代"國朝因之",直到清末鄉之設置再無變化,就是最好的證明。

  關於明初四鄉的位置,尤其是孝感鄉的方位,是很多人非常關心的問題。弘治《黃州府志》記載合併後三鄉的位置為:"太平鄉在縣東,領四十三里;亭川鄉在縣南,領一十二里;仙居鄉在縣西,領三十九里。"(卷1)我們認為,初分四鄉時,四鄉鄉界如"十"字形。孝感鄉的位置應該在西南,而仙居鄉在西北。孝感鄉的範圍當包括現在的白果鎮北部、鐵門崗鄉、歧亭鎮、宋埠鎮、中館驛鎮、順河集鎮南部、南湖街道辦事處、龍池橋街道辦事處南部、鼓樓街道辦事處南部,以及今紅安的城關鎮、兩道橋鄉、杏花鄉南部、桃花鄉、葉河鄉、永家河鎮、八里和太平兩鄉鎮的河東部分。(附圖一)需要指出的是,四鄉中其他三鄉均為高山丘陵,只有孝感鄉位於舉水沖積平原上。

  這樣確定孝感鄉位置的理由有三點:

  第一, 麻城西北光山州曾有仙居縣,至宋南渡始廢。西北境有仙居山 ,黃安建縣時劃入轄境。應為仙居鄉得名之源。又麻城縣城西北十里亦有仙居山(今名五腦山),因麻姑在此成仙飛升而得名。城北還有仙居坊。

  第二,孝感鄉併入仙居鄉,而仙居鄉既在縣西北,再往東是太平鄉,則 孝感鄉只能在縣西南;

  第三,眾多來麻尋根的四川人提供的地名中,我們只找到了寥寥幾個歷近700年滄桑仍未改變的故址,但已足夠我們重現明初四鄉,尤其是孝感鄉的地理位置了。四川仁壽《李氏族譜》稱:"元末吾祖世居麻城孝感青山,陳逆之亂,鄉人明玉珍據成都,招撫鄉里,吾祖兄弟七人遷蜀,因與祖一公籍壽焉。"這裡所說的"青山",就在縣西今順河集鎮南部,現在的麻城行政區劃圖上就可輕易找到,我們相信它已*近孝感鄉的北部邊界。另據重慶忠縣新修《葉氏宗族譜》稱:"2002年9月10-12日葉國村帶妻專程去麻城考察:……據現歧亭鎮葉家大灣村的一些年歲高的人講,孝感鄉就是現在的歧亭鎮一帶,和仙居相近。……但歧亭鎮葉家大灣村(葉姓1000多人)人們的風俗稱呼與我縣葉姓一樣,如叫祖父稱"爹爹"少稱"爺爺";對外公外婆稱"噶噶"(ga)。"

  需要指出的是,曹樹基先生認為,"黃安位於麻城之西部,孝感鄉極可 能併入了黃安。"曹先生用 "極可能"一詞表示了謹慎地猜測,但這個猜測只對了一半,因為孝感鄉併入黃安的範圍只有將近一半。乾隆《麻城縣誌》有一幅三鄉區劃圖(附圖二),鄉界恰如一個"丫"字,只是下面一豎有一個先向右後向左的彎曲。"丫"字的上部是太平鄉,左邊是仙居鄉,右邊是亭川鄉。說明當時鄉界劃分均呈由城區向周圍輻射型,除城區(明時稱關廂)劃入亭川鄉外,其他各鄉均與城廂接壤。可以想像,孝感併入仙居鄉以後,面積佔總版圖的二分之一,幅員過廣,於是將縣仙居鄉北部若干堨珗漱J太平鄉,使三鄉面積大體相當(附圖三)。於是,太平鄉轄區從麻東北擴展到麻西北,與黃陂接壤,鄉界終於形成上面所說的"丫"字形狀。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嘉靖42年設置黃安縣時,從麻城劃入的20里甲中,也包括太平鄉部分堨猁滬鴞]。

  二 孝感鄉的堣廒ぅM人口

  按照明朝的規定,在鄉村中,人戶被編成堨牷C每110戶為1里,推丁糧多者10戶為長,餘下百戶為10甲,每甲有10戶。這個規定到洪武14年(1381)開始規範化推行,同時規定每十年重新冊定一次人口。前引康熙《麻城縣誌》有一個令很多人費解的問題,即原額分鄉里數加起來超過了總數,等於137里,而不應是130里。其實,這兩個數字也不矛盾,成書于天順年間的《大明一統志》和弘治《黃州府志》均記載麻城為135里。而顧祖禹的《讀史方輿紀要》又記麻城為120里。這些不同時期的不同記載,正可以說明明朝初年麻城人口減少的速度之快。

  上述引文中還有兩點值得我們注意,一是按原額全縣137里,亭川鄉只佔總媦う22.3%。成化8年由25里併為24里,只減少1里,故其轄境亦應較為穩定。而太平、仙居兩鄉由112里併為50里,減少62里,說明兩鄉為麻城人口主要輸出地。二是太平、仙居的原額112里中,包括了孝感鄉的媦ヾC那麼,即使按三鄉平均算,孝感鄉也應有37里,何況孝感鄉位於人口稠密的麻西南平原地區。因此,明初的孝感鄉,當至少有4000余戶,約2.5萬人。

  我們知道,朱元璋是在洪武14年(1381)開始在全國通過編制賦役黃冊推行堨狳謍蛌滿C前引康熙《麻城縣誌》所說的130里,應該是這時編定,並且是嚴格按照110戶為一里編定的。因此我們可以據此推算出當時麻城的總戶數為14300戶,總人口約為8.5萬(按戶均6人計算)。即使按照6‰的人口自然增長率計算,明初至洪武14年,麻城人口應有90760以上。也就是說,14年時間,麻城人口不僅沒有增加,反而減少4000多人。這4000多人的消失,唯一的解釋就是遷出了麻城。其中,孝感鄉人至少在2000人左右。

  表1:明代麻城戶口表

  年 代 鄉數 數 戶 數 口 數 說 明

  明 初 4 137 約15000 約90000

  洪武14年(1381)4 130 約14300 約85800

  洪武24年(1391)4 130 16252 122349 戶均7.5人

  成化8年(1472) 3 94 約10340 約72400

  弘治5年(1492) 3 94 13423 131493 戶均9.8人

  注:洪武24年、弘治5年戶口數均據弘治《黃州府志》卷3。康熙《麻城縣誌》記洪武24年戶15809,口105112。我們認為前者更準確。

三 “江西填湖廣”、“湖廣填四川”與孝感鄉人口的動態平衡

  我們以明初麻城的9萬人為基數,以6‰的遞增率計算,到成化8年,麻城總人口應該約有9.6萬人。據表1知麻城成化8年實際約有7.2萬人。也就是說,麻城全縣人口輸出能力只有約2.4萬人。那麼,孝感鄉大量輸出的人口是從那兒來的呢?

  下面,我們再來討論一下有關麻城和孝感鄉的人口來源問題。

  元末明初,江淮之間陷入長達十餘年的戰亂當中。西有陳友諒,中有朱元璋,東部則有張士誠,各路英豪崛起,相互廝殺火並。人口的急劇減少,使這一區域成為戰後移民充實的主要地區。

  麻城縣位於大別山與長江之間,境內多高山丘陵,只孝感鄉全部為土地肥沃的平原,自然成為移民們定居的理想選擇。

  民國麻城《陳氏宗譜》稱:“我始祖陳太大人,係江右饒州府人氏也。饒州生齒繁庶,穿木為田,難容耕鑿。開科擢起,有文、武二公,乃太祖同胞昆弟也。始祖意欲各立門戶,聞紅頭巾作亂,殺戮甚眾,土曠人稀。太祖乃拋棄故里,自饒歷鄱陽風濤,經曆險阻,至湖省黃州府,訪黃麻二縣界地,名黃泥畈落釵河古剎天齊廟一帶,此處人心醇而風俗厚,遂以旅人寓焉。”

  乾隆麻城《胡氏族譜序》則稱:“始祖勝三公生元順帝年間,原籍江西南昌府豐城縣,羅塘乃其居址。爾時初被徐兵兇毒,繼而友諒肆虐,而江州豫章之地,日無寧所,草木皆驚。一時望風遠走者,正不止我祖矣。及洪武定鼎遷麻,其偕來胞兄榮一榮二,各居一處,我祖勝三公始析居茲土。”

  民國《馮氏族譜序》曰:“我族始祖念三公,由江右遷麻,至德榮公,乃念三公之次孫,即我分三世分支祖也。”又載舊譜(順治元年)敘曰:“馮氏自宋元以來,歷世二十,經年四百餘矣。記始祖念三公,五世而有月潭公,元季隨父避兵,迨至有明平定而後複業。”

  光緒《淩氏宗譜》:“吾祖自始祖受輔公肇基於麻邑也久矣。緬維故都,則江西南昌府南昌縣劉伶衛大栗樹白石嘴。于明洪武六年偕*而來。”

  民國《彭氏族譜》:“(本邑)外籍不一,而江右獨多。以余所見,逮余所聞者,皆各言江西雲。夫邑之來江西者不止萬族。”

  乾隆《鄒氏族譜》:“自始祖遷八公以元進士由江西來守于黃,因卜宅麻城之西北點兵。”

  光緒《鄧氏宗譜》:“至元明遞嬗之際,流離轉徙,喪亂初平,我祖南坡公始由南昌寄籍于麻城。”

  宣統《黃安鄉土志》記載的35個氏族中,有23個是從江西遷來,佔65.7%。

  其中值得特別提出的是周氏家族,因為曹樹基先生以為:“在麻城縣誌中,該家族中有40人名列其中,考中進士者竟有15人,是當地一赫赫有名的大家族,其來歷不詳,亦極可能為土著。”但光緒《麻城縣誌》卷33有一篇王世貞的《周魯山先生墓誌銘》,對周氏家族的來歷記得非常清楚:“周之先不及考也,考自元末而有受七公者,從饒之鄱陽徙于黃,遂為黃麻城人。”

  這樣的例子我們同樣可以舉出很多,你如果在麻城隨便問起誰的祖籍地,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會告訴你是江西,就象四川移民都說祖籍麻城一樣。

  正是由於這些源源不斷來到麻城的移民,使麻城的人口不斷得到補充。以至全縣總人口不僅不見減少,有時甚至有所增加(見表1)。

  曹樹基先生在詳細分析江西遷入黃州府的人口情況後說:“洪武年間的黃州府有64.2萬民籍人口,加上黃州衛和蘄春衛的二衛軍人及其家屬,折算之共有軍籍移民3.4萬人口,合計全府人口總數為67.6萬。……民籍人口中至少有5萬人口遷往毗鄰的德安府,因為路近,他們不大可能馬上在新地取得戶籍,而實際上他們以不在戶籍所在地生活。所以減去5萬人口,全府人口為62.6萬。其中移民人口占其62%,共有38.8萬,移民人口中江西移民共有33.8萬。……而民籍移民為30.4萬。”這30.4萬人口,至少有10萬人遷入麻城(不包括佔移民人數13%的從江西以外遷入麻城的人口),而入居孝感鄉的人口當在6萬以上。

  江西師大方志遠教授認為,“江西填湖廣”、“湖廣填四川”,首先“填”的都是平原及丘陵區,而“湖廣填四川”幾乎是與“江西填湖廣”同時發生的。大規模遷入的人口,保證了孝感鄉人口的動態平衡和巨大的人口輸出能力。

  至於江西民眾大量涌入江北地區的原因,我們贊同主要是逃避重賦的觀點。江西在元末屬於陳友諒的勢力範圍,即使在朱元璋統一全國以後,其殘余勢力仍然對明政權構成威脅。因此,江西地區長期遭受著明朝統治者的“重賦”待遇。

  朱元璋在洪武4年(1371)曾下詔曰:

  朕起布衣,深知民間疾苦。及親率六師,南征北伐,……朕以中國精銳駐守遐荒,豈但風俗之殊,亦有寒暑之異,艱難萬狀,朕不忍言。然欲鎮安吾民,必資守邊之力,其于科徵轉運,未免勞民,理勢相須,蓋不得已。念爾江西之民,未歸附時豪強割據,狼驅蠶食,資財空匱。及歸附之後,供億更繁,今已九年,其為困苦,朕甚愍焉。今年秋糧盡行蠲免,以濟民難。……事有緩急,故恩有先後。咨爾人民,其體朕懷。點

  所謂“豪強割據”即是指陳友諒,陳友諒于至正23年(1363)為朱元璋所滅,至洪武4年正好九年。這個詔書明確說江西“歸附之後,供億更繁”,這正說明朱元璋在消滅陳友諒後,儘管江西“資財空匱”,還要加重江西的賦稅負擔,以至到洪武四年尚“其為困苦”。江西的這種情況,與江南一樣,實際都是朱元璋對原先敵對勢力佔領區實行重賦政策的結果。

  然朱元璋僅減免了一年秋糧,並未降低江西的賦稅科則。洪武21年(1388),南昌府豐城縣民反映賦稅太重,朱元璋才降低江西的科則。《明太祖實錄》卷190記載:

  南昌府豐城縣民言:農民佃管田一畝歲輸五斗,誠為太重,願減額以惠小民。戶部定議一畝輸四斗。上曰:“兩浙及京畿土壤饒沃,輸四斗;江西群(?郡)縣地土頗磽瘠者,止令輸三斗,著為令。”點

  但每畝3斗的賦稅,對土地瘠薄的當地來說,仍然是屬於重賦。事實也正是如此,南昌府在明代始終存在重賦問題。同樣的情況還存在於江西的瑞州(今高安、上高、宜豐三縣地)、袁州(今萍鄉、宜春、分宜、新餘等市縣地)二府。這與麻城移民大多來自這幾個地方的記載是一致的。

  我們再來看看黃州府的情況,弘治《黃州府志》:

  洪武24年,官民田地塘三萬五千三百四十三頃七十九畝三分五厘,夏稅小麥三千五百五十石二斗三升三合四勺,大麥八斤九兩九錢六分……。秋糧米二十一萬六千九百五十四石三斗九升三合九勺。(卷3)

  按上述稅額計算,黃州府平均每畝稅賦僅6.2升,只相當於南昌府的五分之一。在這種情況下,江西人口大量涌入麻城地區是勢所必然的。

  事實上,麻城已成為一個移民中轉站,既有麻城孝感鄉人遷入四川,也有外地移民稍作停留後向四川遷移。最典型的如瀘州《王氏族譜》序言所說:“予思我父諱九,母雷氏,亦歷風塵跋涉之苦,先由河南地隨祖諱久祿于洪武元年戊申十月內,至湖廣麻城縣孝感鄉復陽村居住,新舊未滿三年,奉旨入蜀,填籍四川,有憑可據。由陜西至川北,洪武四年辛亥歲八月十四日至瀘州安賢鄉安十四圖大佛坎下居住。共計老幼男婦二十二名。”在麻城居留的時間才兩年多。

  遺憾的是,孝感鄉的人口輸入量最終沒有趕得上輸出量的增長。到成化8年,動態平衡終於難以維持,孝感鄉結束了自己輸出和中轉人口的任務,在麻城的歷史上永遠消失了!

  下面是明朝三個時點江西、湖廣、四川三省的戶口變化表,我們可以從中看到孝感鄉必然消亡的趨勢。

  表2:

  年 代 江 西 湖 廣 四 川

  洪武14年(1381) 1553924戶 785549戶 214900戶

  8982481口 4593070口 1464515口

  弘治15年(1502) 1363629戶 504870戶 253803戶

  6549800口 3781714口 2598460口

  萬曆6年 (1578) 1341005戶 541310戶 262694戶

  5859026口 4398785口 3102073口

  資料來源:洪武14年《太祖實錄》,弘治15年、萬曆6年轉引自方志遠《明清湘鄂贛地區的人口流動與城鄉商品經濟》“表2-7”。

  從上表可以看出,江西的人口持續下降。湖廣的戶口數大幅下降後,直到萬曆初仍未能恢復。而四川的戶口則持續上升,洪武14年到弘治15年的121年間,增長幅度達77.4%。這樣,孝感鄉于成化8年被撤並也就沒有什麼好奇怪的了。

  四 麻城至四川遷徙路線

  麻城移民入川的路線分水、陸兩途。據四川省圖書館藏《湖北麻城王友山馮氏巴縣譜係拾略》:“明末,王應熊以英年洪識,佐命燕京,後值蜀亂,奉詔赴川鎮撫,在荊襄摒擋就緒後,由麻城攜祖公友山、祖婆馮氏,暨諸兄嫂子侄全家男女溯江而上,至渝城駐蹕。”此為水路入川。又石柱縣《秦氏繁衍史傳記》:“秦公諱安司逸其字,湖廣麻城縣孝感鄉人也。……元季遭徐壽輝亂,安司公偕兄弟七人入蜀,自荊州石碼頭分袂,俱散處蜀中。”此為先由水路入川,到荊州後水陸並進者。《萬縣何氏家族史料彙編》:“子孫世居湖北麻城孝感高家堰、洗腳河、太平壩、千家村、鳳凰山一帶,皆其族也。傳至二十余世,至元末明初洪武二年己酉歲,松、柏、梓三人品投來川。……因岳母隆(龍)氏年邁隨後岳父楊仕虎。行至長溪河,丈婿二人騎馬過河,以姓氏更名曰楊何溪。”此為陸路乘馬入川。

  根據明人黃汴《天下水陸路程》、程春生《士商類要》、明清兩代官書及地方誌書,我們可以大略勾勒出入川的道路里程。水路為:麻城至湖廣武昌240里、武昌府夏口驛至荊州府荊南驛965里,荊南驛至四川夔州府永寧驛860里,永寧驛至重慶府巴縣朝天驛1360里,朝天驛至成都府錦官驛2235里,全程5660里。陸路為:麻城至黃安90里,黃安至黃陂120里,黃陂至孝感縣120里,孝感至雲夢縣40里,雲夢至德安府60里,德安至隨州130里,隨州至棗陽130里,棗陽至襄陽140里,襄陽至巴東縣930里,巴東至四川巫山縣120里,巫山至成都府城1620里,全程3500里。

  五 孝感鄉遷川人口辨正

  綜上所述,元末明初,麻城孝感鄉遷川人口主要由三部分組成。一是元末隨明玉珍入川的軍人及其家屬;二是明初入川的麻城土著;三是江西移民在麻城居住數代或數年後入川的人口。這當然是一個龐大的移民群體。但我們並不否認這個龐大的群體堶惘s在著誤籍與冒籍的情況。下面試作粗略辨正:

  第一,孝感縣誤籍為孝感鄉。元至正17年(1357),隨明玉珍入川的部隊和隨軍家屬,據曹樹基先生估計有40多萬人。點這40萬人中有相當一部分麻城人,也有相當一部分孝感縣人。這部分孝感縣人的後代或口耳誤傳,或家譜中僅記祖籍為“湖北孝感”,就極可能誤為麻城孝感鄉人。但需要說明的是,這部分人數量十分有限。因為入明以後,孝感縣是沒有人口輸出能力的。明初,孝感縣與安陸、雲夢、應城和隨州同屬德安府管轄。由於元末戰爭的破壞,使這一地區的人口消耗極大。查《明史·地理志》,洪武初年,德安轄區僅有雲夢縣未被省廢,其餘各州縣皆是洪武13年復置的,而德安府也降為州,從屬黃州或武昌府,至洪武13年才復為府。康熙《安陸縣誌》作者說:“聞之老父言,洪武初大索土著弗得,惟得城東老戶灣數戶而無其人,烏兔山之陰空土以處者幾人而無其舍,徙黃麻人實之,合老婦孺子僅二千人,編七里。”點明確指出遷入的移民為黃州府之麻城人。孝感縣《夏氏族譜》在談到自己的祖籍時說:“榮二祖,其先麻城太平鄉古井巷人,明洪武初遷徙天下富民充伍,公偕李孺子徙居孝感縣。”

  又據廣水市政府網站《歷史述要;明初江西移民應山》介紹:“就保留下來的姓氏族譜看,應山現有十之八九的姓氏,均為明朝初年至明朝中葉從江西、安徽、麻城過來的移民,而以麻城移民為多,所謂‘麻城過籍’便由此而來。”又據麻城市第一中學教師鄭重建先生說:“1984年元月,筆者在省參加《布穀鳥》編輯部舉辦的全省業餘骨幹作者培訓班學習期間,邂逅原孝感縣文化館館長宋虎先生(此人為楚劇《雙教子》的編劇,湖北省民間文學研究會理事)。先生年齡60開外。其時,宋先生見我來自麻城,甚為高興,他親切地稱我為‘小老鄉’。我覺得很新奇,便問:‘先生何以稱晚輩為老鄉呀?’答曰:‘我們孝感民間有一種民俗,把睡覺說作是回麻城去了,因為老輩有許多人自稱原來的祖籍便是麻城’。”

  第二、本縣移民冒籍孝感鄉。這又有兩種情況,一是來自麻城其他鄉的移民冒籍孝感鄉;二是成化8年孝感鄉撤消以後,來自原孝感鄉轄區的移民仍自稱祖籍孝感鄉(甚至還有自稱是明末清初遷自孝感鄉的)。這兩種情況歷明清兩代而不衰,但這種冒籍無關弘旨,因為他們冒的是“鄉籍”而非“縣籍”,他們畢竟是真正的麻城人。

  第三、外地移民冒籍孝感鄉。這種情況的發生,主要是因為四川移民中麻城孝感人在各地的勢力都很大,為優化自己的生存環境而冒籍孝感鄉人。也就是民國《南溪縣誌》所說的“(孝感鄉)人眾勢強,土民或他兵冒籍以自求庇”。曹樹基先生在談到這個問題時,引民國《雲陽縣誌》所舉該縣向、何、譚、孫、于、張、賈、李、王諸大姓,都說是“明洪武年間自麻城遷入”的例子,然後說:“向氏是鄂西、湘西典型的蠻族大姓,是不可能遷自麻城的。”點實際上就是肯定向氏屬冒籍之列。但此論也略顯武斷,向氏為鄂西、湘西典型的蠻族大姓是事實,但他們可以先遷到麻城,取得麻城籍以後再遷四川。就如曹先生所說的“既有麻城孝感鄉人遷入四川,也有外地移民在孝感鄉稍作停留後向四川遷移。有些外地移民在孝感鄉停留時間很短即入川,有的則定居數代成為土著後再遷移。”點麻城向氏正是後一種情況。據四川長壽《向氏支譜》載,其族于“元人入侵時,為避戰亂,文秀由湖南沅陵遷湖北麻城縣,生子爵祿,安居樂業。不知相傳數代,至本支始祖萬恩公住麻城縣孝感鄉向家坪、中壩、陳家溝一帶(現麻城市松鶴鄉)”。

  上述誤籍和冒籍情況的存在,是客觀事實。對此,我們並不諱言。但如果因此而否定整個孝感鄉和那些孝感鄉先民的歷史存在,則未免以偏概全。

  六 不要重演“大禹是條蟲”的鬧劇

  最後,我們想談談鄧經武先生那篇大作到底是哪兒出了問題。

  第一,沒有充分地佔有資料。眾所週知,要想否定一個定論,除了必須掌握並否定所有支援這個定論的材料以外,還應盡可能的找到新的反證材料。可惜的是,這兩者鄧先生都沒能做到。我們注意到鄧先生沒有引用過《麻城縣誌》,研究一地歷史而不研究其地史志,令人頗感奇怪。是不是清代三部《麻城縣誌》鄧先生手頭都沒有呢?當然,鄧文引了譚其驤先生“地方史志不可偏廢,舊志資料不可輕信”的話,以否定族譜資料和地方史志的可信性。但譚先生強調的是要通過分析和研究後再加利用,這是稍有常識的人都能讀懂的話。不知怎麼嚇得鄧先生連看都不敢看。

  第二,邏輯推理錯誤。鄧先生先羅列了麻城縣和孝感縣的有關史料,證明瞭兩個地名的不相干,推論出“麻城縣和‘孝感鄉(縣)’是兩個互不隸屬而並行的同級行政地區”。並由此得出結論:“湖北省麻城縣孝感鄉”是一個純屬虛構的、子虛烏有的地名!我們且不說這個推理過程中將“孝感縣”偷換成“孝感鄉(縣)”

  的問題(偷換概念也是邏輯錯誤),僅就這個“因為A與B無關,所以A與C必然無關”的推理公式,我們就不敢恭維。

  第三,囿于先入之見不能自拔。因為只知道有個孝感縣,故陷入以證明孝感縣的存在來反證孝感鄉不存在的泥潭。

  第四,史料為我所用。鄧文雖然對地方史志表現出一種令人費解的厭棄,甚至罵康熙版《成都府志》和《明清史料》“只是騙人的‘鬼話’”。但他也有連族譜資料都願意使用的時候,當然,這就要看這些材料是否能為我所用了。如蜀州火井塘《楊氏家譜》、民國版《滎經縣誌》,還有咸豐《雲陽縣誌》。最有意思的要數對《雲陽縣誌》的引用了。鄧先生在試圖證明四川土著多於移民時說:“咸豐版《雲陽縣誌》載:‘邑分南北兩岸,南岸民皆洪武時由湖北麻城孝感奉敕徙來者’,也透露出‘北岸’是土著原居地的資訊。”但是,請讀者不要上當,《雲陽縣誌》緊接著說:“北岸民則康熙、雍正間外來寄籍者,亦惟湖南北人較多。”我們怎麼也看不出哪“透露出‘北岸’是土著原居地的資訊”。學問做到這個份上,大家還能說什麼呢!

  總之,孝感鄉的存在是一個不容置疑的問題,孝感鄉作為全國八大移民基地之一的地位是無法動搖的。我們不敢想像:從600多年前直到現在,涉及數十代人;從湖北到四川,跨及數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大家都在共同“虛構”和編織著一個“子虛烏有”的孝感鄉的神話。據曾在網上與鄧先生討論過孝感鄉問題的周啟志先生寫信告訴我,說鄧先生祖籍也是麻城中館驛鎮的鄧家榜。我想,如果鄧先生的始祖是明成化八年以前遷川的話,那麼準確的祖籍地也應該是孝感鄉!

  二十世紀初,中國史學界曾出現了一股強烈的“疑古”思潮。從學術研究的角度講,疑古是無可厚非的。在更多的情況下,疑古恰恰是學術進步的動力。但後來弄出一個“大禹是條蟲”的驚世之論出來,讓大家都目瞪口呆。我們希望,在移民史研究領域,不要重演這樣的鬧劇!

  [主要參考文獻]

  一葛劍雄主編《中國移民史》,福建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

  二康熙九年刻本《麻城縣誌》,1999年影印本。

  三方志遠《明清湘鄂贛地區的人口流動與城鄉商品經濟》,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

  四弘治13年《黃州府志》。

  伍萬曆《黃安初乘》,2005年影印本。

 

責任編輯:王佳

共4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文章排行
 
·回應丁守中開罵 連勝文:選舉不應失
·谷歌眼鏡首次面向公眾售賣 在中國淪
·延攬連勝文參與市政 台北市長郝龍斌
·冷凍卵子迎40歲?林志玲不承認也不否
·重蹈激進台獨覆轍 蔡英文回避不了的
·華潤董事長宋林背景揭秘
·華潤董事長宋林涉嫌貪腐
·天王劉德華昨秘密來南昌“找孩子”
·深入學習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蘭考重
·劉漢:"黑白通吃"人生起底
·習近平關於群眾工作重要論述摘編
·炒年糕的10种家常做法(組圖)
·《三字經》全文
·各種魚的做法大全(組圖)
·中國十大美女富豪(圖)
最新專題
 
- 博鰲亞洲論壇2014年年會
- 習近平出席核安全峰會並訪歐
- 2014全國兩會
- 2013中國新氣象
- 嫦娥三號探月
- 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三中全會
- 兩岸記者聯合採訪中原宗教文化
- 聚焦“張王會”
- 2013兩岸詩會
- 2013喧囂的台島
- 2013年兩岸經貿紀錄
- 2013台海風雲錄
- 馬來西亞航空MH370航班失聯
- 2014年索契冬奧會
- 中國年進行曲之萬馬奔騰
- 2013世界迷局
- 2013文化年鑒 尋路中國
- 2013台灣軍情回顧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