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中華文化 “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揭開歷史之謎 相關報道
靜靜的府河——張獻忠沉銀考古事件及未來猜想
華夏經緯網   2017-04-14 13:53:33   
字號:

    圍堰抽水後,至少要再剝離2米厚的鵝卵石、河沙,才可能發掘文物。也就是說,要從挖掘機的平面位置,挖到左前方的考古工作面。

    枯水期時,岷江水面距離河床表面2至3米,河床表面距離河底基岩距離5至6米。在距基岩3米時,文物層才開始出現。考古人員需要一層層小心翼翼地剝離底層,工程量堪稱宏大。

    考古工作要從右側探方的剝離位置,一直下探到左邊的基岩。文物大量積存在基岩的凹槽處。出土文物與發掘現場,二者都是不可或缺的價值構成和真實性證明。

    岷江歷來多沙,卵石遍佈厚積。如果它清澈見底,反倒早就不會有張獻忠沉銀的謎團隱藏其中了。此次1萬平方米的發掘面積,已經初步具備了考古遺址公園的規模與要素。

  一

  府河穿越成都平原,向南流淌。

  經過金牛、青羊城區之際,府河開始融進都市的粼光與喧囂。至少從西元8世紀開始,府河就成為拱衛和供給成都“府”的重要河流,也是交通動脈和農業文明時代的地標性景觀。那時從盆地的中心到達長江中下游平原,府河是不可或缺的必選要道。現在,擇一個閒適春日,從四川大學東南鄰河區段出發,經過九眼橋和合江亭,可以上溯至浣花溪和杜甫草堂。縱使不再通航,但“窗含西嶺韆鞦雪,門泊東吳萬里船”的感覺仍能依稀浮現。

  實際上,府河是岷江最繁華、故事最多的段落,也帶來、孕育了無盡的財富。

    府河流經江口鎮,前方就是與岷江交匯處。當年楊展伏擊張獻忠載銀船隊,就將戰場設在這裡。(資料圖片)

  水路蜿蜒,流過黃龍溪。按照現今河道計算,成都城區至此約為58千米。由此再行11千米,就能到達彭山的江口。江口古鎮在晉代也稱“合水”,後還被稱作“雙江”。個中含義,一目了然:從都江堰分流後,府河在此完成了滋養成都平原的使命,再次回歸岷江。繼續南下,就能見到另外兩個著名的江口:樂山和宜賓——滔滔長江已經不遠了。沖積平原的傾斜地貌使得流速比城區加快了許多,時速11千米根本用不了半天的時間。

  就是這樣:西元1646年,大順三年也是清順治三年;史料有稱“丙戍正月”,按理說也是枯水季節。張獻忠載滿財寶的船隊,離開成都,沿府河慢慢進入了明朝參將楊展在江口設下的圈套。

  二

  我在2017年的早春時節也來到了“圈套”。府河已經又流淌了371年。對比那場以“沉銀”聞名的戰役景象,江流依舊,物是人非。水流平緩安靜,再無忙碌的航運景象。油菜花黃遍的岸上,江口古鎮看上去殘破不堪,活力盡失。

  以攫取為目的,在江口和府河的多個地段,歷史上曾多次出現大規模追蹤張獻忠財寶的行動。新中國成立至20世紀末相對平靜,但傳說時起時沉,沒有停歇。

  許多專家在岸邊也實地感嘆:即便前人科技手段不如今日,但真要把這裡翻一個底朝天的話,絕對有可能實現。我反而覺得這一切恰是傳播幫了大忙:語焉不詳的歷史記載,真真假假的傳說版本,再加上輸贏雙方皆有意將資訊遮擋,才造就出各種有一搭無一搭的尋找。

  於是乎,這個事件就一直拖到了當今。

  在2005年、2011年和2013年,江中的發現漸多。這要歸因于基建活動的活躍和盜賊也更新了裝備。重要的節點出現在2010年。“江口沉銀遺址”成為眉州市級文保單位,保護範圍達到百萬平方米。如果一切順利,那府河和江口便平靜依舊。但偏偏此時,中國社會進入到一個新階段:文化資源的社會地位大幅凸顯,文化產品的經濟價值開始飆升。與之同步的是:倒賣文物,已能標出天價。

  盜賊在黑暗中分做三類。

  駕船潛入水下的,多來自本地;文物販子守在岸邊;第三組人數不多但角色特殊,“東西”一撈上來,馬上就做3D資訊採集,投入複製。獲利鏈條完整高效。

  我是在一個非常非常奇特的場所近距離觀察被盜文物的。包括“虎鈕永昌大元帥金印”在內,許多能夠證明張獻忠沉銀遺址的珍寶,此時還在“兼任”刑事案件的物證。間隔數堵高晼A就羈押著眾多被抓獲的犯罪嫌疑人。在2016年,有100余人歸案,至少有70人已被提起公訴。

  金印在手,是怎樣的感受?即便隔著手套,首先傳遞給人的感覺,是真沉!超乎想像的沉。這讓人馬上就思緒跳躍到不遠處的江灘:文物這麼重,這傢夥在水下應該“跑”不遠,或者說是同船物件中移動距離最少的,也就沒準是最靠近真正落水地點的。一旦收回思緒看上第二眼,這個寶貝帶來的感覺就和金錢、工藝,和旁邊同樣著名的金銀財寶完全不一樣了;似乎它本身有著超乎想像的氣場,傳遞來的是一種力量,是權力感。那種感覺非常強烈——這一件文物,肯定在將來佔據最顯眼的展示位置。

  除非它是假的。

  為什麼不能如此一問呢!如果是來自考古發掘的現場收穫,那就會令人百分百地相信;但是過一道偷挖和文物販子的手,就自然會平添一層疑惑。

  這就是竊賊的可恨之處!

  偷盜的猖獗,倒逼了2016年大規模考古發掘工作的啟動。

  大規模的考古,引來多少關注?回到成都,我想試試當地人對此事的了解程度,就坐在計程車上撩撥的哥。剛說到彭山,他馬上就大聲應道:“那埵b挖銀子”。

  “猜得真準!”我判斷這個司機熱衷八卦又垂涎。

  “成都人都是移來滴——我的哥哥年前還去廣東祭祖。四川人都被張獻忠殺光嘍!”

  “哪個不曉得?”他以洞察世事的口吻,反復多遍。

  這下好了,該有的戲碼看來一個不少——主角冷血殘暴,歷史又牽扯千家萬戶,財富傳說情節迷離,盜賊數目令人驚訝,發掘現場規模宏大……從一開始,“彭山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項目就很難算作是普通、偶然的存在,而是一個持續沿亙的龐大社會事件中,為人期待的最新一幕。

  三

  現場引起關注的,還有與文物發掘同時顯露的大面積江底基岩。文物積存在基岩的凹槽中,混雜其中的還有明清時期的銅錢和瓷片。

  那張獻忠聚斂的財富堙A有珠寶玉器嗎?額……沒聽說!人們提起最多的,就是天天出土的銀錠。展示的時候,場面非常壯觀。

  如果一大批五十兩銀錠堆在一起,會是啥樣?以我這個外行的眼神看過去,平常得就像路過岷江邊的卵石灘。如果真的散落江岸,銀錠的顏色、大小和形狀很難一眼被分辨出來。這可能催生另外一項正經的特色產業:鎮上的居民以後不妨在保護區外尋些卵石製作成文化紀念品。拿起銀錠,古典小說和電視劇中的那些情節便一下子活生生地浮現。古人袖中帶些碎銀還有可能,從懷婸援鷅N出幾件大銀兩可太不正常了。偌大個勞什子,一條船都沉甸甸地裝不下若干,更何況揣上行走天涯。

  基岩不止是“貯藏”的功臣,還揭示了更多的資訊。歲月如刀,隱于水下的山體被沖刷出溝壑,有著長長的、深深的婉轉曲線;眺望過去,如同見到水面上聚集著眾多的江豚。

  既然基岩準確定位了江河的歷史走向,為啥不據此推斷當年?因為最難的難題,莫過於如何理解水下永不停歇的涌動。散佈在鵝卵石和河沙之間的文物,分佈和堆積狀況與動態水域環境關係密切。但是相對“不動”的基岩環境,也許有助於倒推在流動環境下文物的移蹤和來龍去脈。比如,計算文物需要多長時間、移動了多遠,才到達了基岩的位置。

  雖然只是“也許”,但已經引起更多人的興趣。這樣的遺址是進行地質考古實踐的好機會,尤其有助於對遺址形成過程的研究。

  到了2017年2月,出土文物的數量已經相當可觀。那時遇到出差在外的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高大倫,每天他都要興奮地朗讀現場發來的短信。數量越多,遺址的定性就越清晰,專家們也就越發同意一個假設:江口一戰,看來是把張獻忠打崩潰了;於是他退回成都,才演化出另外一篇斬盡殺絕的傳說。

  我來這裡的目的之一,也是想觀察:通過可信的發掘,研究人員是如何一步步還原歷史的場面的。接近真相的過程,有可能極其漫長。於是考古現場的工作,便顯露出值得尊敬的科學精神。每件文物都有定位,都首先要進行測繪和記錄。這就為了後人的研究打好了基礎,也為更精彩的“再現”做好了準備。當從空中、從堤岸上遠眺,從探方邊觀察後就會覺得,考古隊員的角色,在他們自己看來是一名發掘者,但在觀察者眼中,他們更像是一個新的大傳播平臺的修建者。江口已經變成由歷史事件發生地、文物發掘地、體驗地三者疊加組成的巨型展示區。歷史造化,使得每一片水域都有講不完的故事。即便只是公佈了階段性中期成果,但一個“考古遺址公園”的雛形,一個可以重現真實的未來,已經自然而然地浮出水面。

  江口、彭山,還有府河,都會為此改變了。

  四

  春天總是走得太快。桃花盛開時分,川西高原的積雪慢慢融化,岷江再次告別枯水期。2016年度江口水下考古季即將結束。

  當公眾注意力還盯著藏寶數量的時候,另一場熱烈的討論已經開始:如何理解、使用現在這些資源?

  其實這個過程,已悄悄持續了許久。這場考古盛宴已被籌備很多年了。

  2012年時,高大倫就和水下文化遺產保護中心主任宋建忠在江口開始謀劃。從那時起,研討會一個接著一個。

  我和宋建忠一起趕往彭山。路上我們都預感到這可能是個大新聞,有哪個幹考古的不希望遇到轟動性的發現呢?但又隱約覺得不過癮,盼望它還有額外的意義。

  發掘開始之際,彭山這座古城也在利用“天府新區”機遇,鉚足了勁頭招強引優。相比其行政規劃、區位條件、傳統農業改革機會等等發展要素,在文物資源、考古科研的支撐下,“張獻忠沉銀考古遺址”可能提供的,是一個層級更高、後勁十足的全新文化資源。

  從此時起,這個考古項目就呈現出多學科不斷融合的活躍態勢。

  那天的研討聚集了許多著名專家。發言時間很短,但更需要智慧:這麼多文物,應有多大的展示規模?

  我來江口的另一個緣由,是要依傳播規律,來判斷這個全新的文化資源,如何才能得以“留住”和“反復吸引”受眾。慢慢地,文化遺產傳播開始以獨立的角色,逐步與考古工作者合作,介入到文化遺產比如江口沉銀遺址這樣的巨型風貌保護工程中。同步參與融合過程,在幾年前是難以見到的。

  從傳播的角度看,考古遺址公園是個合適的平臺。展示的景象,要遠大於現在的保護範圍,應沿著府河上溯,留出足夠的體驗和想像空間。這種“小博物館+大體驗線路”的方法,也為公共考古提供了展現的空間。興致勃勃的參觀者穿行在現場,不用虛擬而是實地親歷。那些依然撲朔迷離又逐步顯露出的真相,顯示出了考古現場的真正魅力,也使那些嚴謹、漫長而枯燥的求證過程變得活靈活現。在同樣的區域,同樣是尋找張獻忠沉銀,考古工作者發現文物時候的心情,與偷盜者完全不同。這種心境,也能有機會準確傳遞給體驗者。

  水下考古、公共考古、文化遺產傳播,都是新興的學科和研究方向。現在,大家結合在一起的價值,尚未最大化地展現出來。早晚有一天,在江口工地上,河道和水物理專家、兵器和火器專家、船運專家也要加入進來,共同說明和演示:當年那個圈套是設在府河還是合流之後的寬闊水面?那個船隊綿亙多長,戰場規模又是怎樣地壯觀?混戰中的船隻,是如何挾裹著巨大的財富,劈哩啪啦地灰飛煙滅?……

  府河、江口正在發生的一切,表現出文化資源帶著巨大的張力,正在對社會風貌進行重新劃分、引導和塑造。參與、記錄這個過程,是希望更多的人們分享同樣的心聲:每一處體現古代智慧和歷史真實的地方,都應真實、完整地留下來,為今人提供心生尊敬的體驗,也使後人得以繼續探索與超越。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責任編輯:虞鷹

共1頁
  網友評論 更多評論>>>
  網友: 口令:   
 
 
 
  已有( ) 條評論 剩餘 字 驗證碼:    
 
相關文章
   
文章排行
 
·《變形金剛5》23日上映 “百億美金檔
·7月起三亞機場開通“軍人依法優先”
·2000余個崗位招才引智 海口迎來人才
·海南高考成績25日發佈 11種助學途徑
·關愛男性健康婁底現代男科醫院和你在
·宜泉資本:P2P理財3大認知誤區,你中
·錢多多:數字簽技術、電子證據為P2P
·p2p理財收益排名 極光金融、拍拍貸、
·美國:FBI懸賞一萬美元尋找章瑩穎下
·瓜子二手車:你的人生大事,每一件都
·MARMOT土撥鼠變速自行車品牌:運動行
·賞櫻團車禍事故33人死 "藍委"要官員
·毛澤東飲食習慣揭秘:食量不大 壓縮
·趙汝蘅:我的芭蕾我的夢
·AV女王飯島愛的愛與死
最新專題
 
- 中國發射首艘貨運飛船天舟一號
- 習近平出訪芬蘭、美國
- 李克強出訪澳大利亞、紐西蘭
- 紀念台灣“二·二八”事件70週年
- 2016騰飛中國
- 紀念孫中山先生誕辰150週年
- 第九屆海峽論壇
- 盤點:蔡英文“520”執政一週年
- 2017台灣大學生職場研習活動
- 雄安新區,新熱點新機會!
- 馬英九恐面臨牢獄之災
- 禽流感席捲台灣
- 我國首個“文化和自然遺產日”
- 張獻忠江口沉銀遺址水下考古
- 高評分文化類節目火爆熒屏
- 2017甜蜜情人節
- 正月十五紅紅火火鬧元宵
- 中國年進行曲之金雞報喜
---華夏經緯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