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對促進兩岸中國文化認同的若干思考——從美國社會認同危機談起

鄭劍

鄭劍,中國孫子兵法研究會常務理事,全國台聯臺情諮詢專家,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戰略與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長期從事國際政治、軍事安全、台灣問題等研究。著有《孤島殘夢—國民黨在台灣的日子裏》、《台灣秘史—前所未聞的台灣故事》、《潮起潮落—海協會海基會交流交往紀實》、《折衝共融——變動中的兩岸關係》|,合著有《跨越太平洋—中美首腦外交50年》、《猛醒吧日本》、《拉賓之死》,參與《世界戰爭史通鑒》、《中國學者論未來戰爭》等書撰寫,在境內外發表大量學術文章。參與組織多部歷史文獻電視片和紀錄片攝製。

(資料圖)

  

       作者 鄭劍 全國台灣研究會理事 海峽兩岸關係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海峽兩岸沒有統一,但文化上從未分裂,台灣民眾的中華文化認同原本不是問題。中央提出促進兩岸經濟社會融合,從來沒有提文化融合,就是因為兩岸在文化意義上始終是統一的。

  但是,從美國近年來的重要選舉來看,從美國社會的文化變遷來看,從美國認同的蛻變歷程來看,政治的確會影響文化認同,進而塑造新的民族、新的文化和新的社會認同。這一點值得我們警惕。“台獨”分裂勢力在島內長期執政,處心積慮割裂兩岸國家民族認同,實行“台獨”和“去中國化”的社會、文化和教育改造,長此以往,必將根本衝擊台灣民眾的中華文化認同。美國的WASP(WhiteAnglo-Saxon Protestant 白人盎格魯-薩克遜新教徒)還是英國人嗎?顯然不是,因為美國認同産生了,WASP整體成為新的民族、新的文化、新的認同的基礎,且從文化意義上看,WASP這個群體成為“美國人”和“美國文化”的主體組成部分。但是,2016年以來美國兩次總統大選所揭示的美國社會的分裂現象,也折射出美國認同的分裂現象。換言之,WASP在美國社會中的主導地位受到了挑戰。這也是亨廷頓這些“純正”美國人所擔憂的。在《我們是誰:對美國國家認同的挑戰》這本書裏,薩繆爾·亨廷頓憂心忡忡,指出,若不大力捍衛和發揚盎格魯-新教文化這一根本特性,國家就會有分化、衰落的危險。特朗普2016年的勝選,某種意義上是WASP的勝利,而今年拜登的勝選,亦可謂反WASP主導地位勢力重居上風。企圖彌合社會分裂的民主黨拜登上臺後,美國認同的挑戰依然很大,這是因為,當前美國正處於新一輪社會分裂的進程中,投票結果表明,特朗普主張的支援群體幾乎與拜登支援群體旗鼓相當,差距僅4.4個百分點。特朗普的選票歷史性地突破7000萬張,且其中大量的選民政治傾向相對極端,更有凝聚力和戰鬥力。換言之,如果沒有新冠肺炎疫情,這次選舉結果還很難説。支援特朗普的那些“紅脖子”是強大的客觀存在,會隨著拜登政府跌跌撞撞的執政不時表現其政治張力。在“政治正確”口號和表態的背後,在WASP的內心深處,美國依然是白人的美國,作為白人主導的拜登政權,也不會不維護WASP這個核心認同和價值。

  政治對民族和文化的這種塑造或重塑作用,是有其理論根據的。比如美國社會學家本尼迪克特·安德森所著《想像的共同體——對民族主義之起源和傳播的思考》,對這一理論邏輯有深度的闡述。她引用塞頓· 華生的“官方民族主義”概念指出,“官方民族主義”一般説來,就是動用國家控制下的義務教育、宣傳活動、歷史重寫、軍事展示以及沒完沒了的再三確認王朝與民族本為一體。把這個理論放到台灣,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長期以來,李登輝、民進黨和“台獨”分裂勢力一直是沿著同樣的路徑,使用政治的權力、“執政”的地位,竭力解構台灣的中華民族和中華文化認同,重建所謂“台灣民族”與“台灣文化”認同。“台獨”分裂勢力這種“文化台獨”和“去中國化”政治行徑的長期危害,我們不能低估。更何況台灣還有另外的政治勢力,打著“中華民國”旗號,運用“中華民國”的力量,淡化兩岸之同,凸顯兩岸之異,抗拒兩岸統一。此類行為,至少客觀上亦會不同程度起到台灣島內中華文化認同的消解、破壞作用。

  時至今日,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是,台灣內部的這類政治操作,已經對台灣的中華文化認同産生相當程度的破壞作用。對於這個問題,我們不能僅僅從文化的表層要素去看待,要從文化的深層要素去觀察。一般而言,凡是接觸過台灣和台灣人的人,都有一種直覺,即台灣“很中國”,台灣島內民眾的風俗、習慣、語言、民間藝術等等,依然還很中國,甚至“比中國還中國”。但是,台灣島內文化認同的核心層是否已經産生了一定變化?台灣民眾的價值觀、倫理觀、文化觀、歷史觀、民族觀、國家觀等,這些中華文化核心層面的要素、形而上的內容,是否業已悄然有所變化?比如中華民族、中華文化有一個核心價值,就是“大一統”,試問目前台灣還有嗎?如果一定有的話,多數人心目中剩下的恐怕只有“被大一統”了,而不是發自內心的、自然而然的中華傳統“大一統”。回顧來看,李登輝執政時代,就已經開啟了運用政治的權力,從台灣社會心理層面逐步拋棄“大一統”的進程。李登輝執政前期還講“經營大台灣,建立新中原”,國民黨當時也時常提及政治“反攻大陸”、“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絕大多數台灣民眾對大陸有著強烈的血濃于水的親近感,但到中後期,李登輝集團故意把“中國”與“中國共産黨政權”逐步劃等號,通過醜化攻擊中國共産黨,來衝擊台灣民眾的中國國家民族與文化認同,直至後期提出“兩國論”、扶植主張“台獨”的民進黨上臺。形勢演變到時下,即便在國民黨那裏,“大一統”以及在黨章裏被高高挂了起來。兩蔣時代結束三十多年來,兩岸的政治對立、“台獨”對台灣的文化改造、西方世界對台灣的偏愛、台灣擁抱西方價值觀的同時疏離甚至厭惡中國大陸的濃厚情緒,凡此種種,對台灣地方文化的核心價值形成劇烈的衝擊、改造作用,從而開始動搖台灣島內中華文化認同中一些很核心、很基本的內涵。核心價值動搖了、偏向了,文化取向就必然偏離、動搖,民族認同也就動搖了。

  如何抵禦“台獨”的文化建構與重建挑戰,是當前反“獨”促統的重要一環、保底工程。隨著兩岸分離時間的延續、台灣“台獨”拒統意識的凝聚、國家統一進程的推進,這個任務尤其艱巨和緊迫。

  一是要用政治的強制力。既然是政治是文化分離的首要因素,就必須首先善於運用政治的力量、政權的力量、政府的力量去抵禦挑戰。在兩岸政治鬥爭、政治交流交往中,要始終把文化問題突出出來,打文化牌,推動兩岸文化教育交流合作協議,讓“大一統”的政治文化佔領兩岸關係的道義制高點。民族大義必須講,不能迎合“去政治化”、“淡化政治議題”,甚至秉持“單純文化觀念”開展對臺工作。文化固然不能全部解決文化的問題,但淡化更是綏靖傾向的體現。兩岸關係根本是個政治問題,文化也是政治。在與民進黨的政治鬥爭中,要旗幟鮮明維護中華文化、反對“文化台獨”,對“文化台獨”也有必要採取諸如“繞島巡航”這樣強有力的手段來反制。要告訴民進黨和“台獨”,在台灣刨中華文化的根也是玩火之舉。

  二是要用文化的融合力。既然我們強調文化自信,在兩岸關係上就要把中華文化的融合力最大限度地發掘出來。持之以恒地推進兩岸全方位、各層面、大深度的文化交流合作。兩岸共同推進中華文化高端學術研究、中西文明交流互鑒、文化教育交流合作、鄉村社區文化交流、創意産業經營等等,都是切實可行的形式,要持之以恒、源源不斷。要鼓勵兩岸學術大家&&、文化重鎮引領、專業人士做骨幹、專業機構搭平臺,全民參與、全民互動,深入民間、深入社會,激發兩岸共同弘揚中華文化的滾滾浪潮。

  三是要用經濟的感召力。平心而論,一些台灣藝術家嚮往在內地發展,應當有其經濟上的內在動力,是經濟對文化的感召力支撐力激勵力的重要體現。曾記否,當年台灣明星也在大陸上春晚,但唱的是台灣地方歌曲,因為那時台灣比大陸富足的多。而在人類歷史上,特定文化的影響力往往是借助經濟力來拓展的,經濟力有多強大,其所承載的文化的影響力往往就有多強大。換言之,文化的影響力未必在文化內容與形式本身。比如,如果沒有美國,非洲元素沒有登上世界流行舞臺的可能,同時,美國的黑人藝術固然有其來自非洲的根源成分,但更具美國色彩,背後則是美國位居世界首位的經濟實力所形成的強大感召力。這些年來,隨著經濟高速發展,中國大陸在經濟上日以自信,這种經濟自信應該成為文化自信的重要支撐。改革開放的中國大陸既然創造了經濟奇跡,也應必然會在拓展中華文化的世界影響力上造就同樣的奇跡。要著力把我們的經濟實力轉化為文化影響力,以中國大陸的成功故事為背景、強大的物質基礎為依託,向台灣島內拓展新時代中華文化的影響力。一切文化産品都要提高檔次,將更多的更具感染力衝擊力的文化産品輸入島內;吸引更多島內人士、企業、項目,參與兩岸文化交流,參與拓展中華文化的世界影響行動。展望未來,以經濟實力為支撐,經濟發展前景為牽引的大規模、高檔次、高品位文化交流,“衣冠上國,氣象萬千”的中華文化,必將對台灣島內分裂勢力的文化倒行逆施形成壓倒之勢,必將有效抵禦西方文化的對島內的侵蝕影響。

  四是要用交流的親和力。就是始終重視兩岸文化交流。無論兩岸風雲如何變幻,這種交流只能加強,不能削弱。兩岸文化交流不應受兩岸政治、政策因素的負面影響,只要是優良的文化項目,就要一路綠燈,不管誰在島內執政;要推廣兩岸鄉村、社會、企業、社區文化交流,在“細胞”“分子”層次影響滲透台灣,內地一些基層的文化組織要研究吸收台灣同胞參加;要持續創造新項目,增進兩岸文化聯結,讓兩岸各種要素在文化上結對子、成夥伴;要發揮好在大陸的“新兩岸族”群體特有的仲介作用,形成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文化新增長點。

  五是要用國際的倒灌力。以迂為直,通過國際影響台灣。在國際上推廣中華文化、推動文化交流合作項目、開展文化藝術創作、發展創意産業、進行文化推廣活動等,儘量納入台灣要素、吸引台灣同胞參加。要努力營造兩岸在國際上共同弘揚中華文化的思想認識、合作機制,推動計劃規劃、具體項目,落實到協議,落實到機構,落實到單位,落實到個人,落實到支撐條件上。要以實實在在的行動,推動兩岸在共圓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進程中共同復興中華文化。要始終堅信,隨著中華文化的復興,只要我們積極主動作為,台灣歸根結底不會被徹底“西化分化”、“去中國化”、“純台灣化”。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