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唐永紅:台灣正從低廉的“棋子”走向可憐的“棄子”

唐永紅

唐永紅,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廈門大學台灣研究中心副主任、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兼任國台辦海峽兩岸關係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商務部海峽兩岸經貿交流協會理事、全國台灣研究會理事、國家發改委暨國台辦兩岸産業合作研究諮詢小組特約專家、中國(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廈門片區管委會顧問、福建省平潭綜合實驗區兩岸共同家園研究院顧問、《台灣研究集刊》編委會委員。

唐永紅(資料圖)

  作者 唐永紅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

  眾所週知,主要由於實力等因素,海峽兩岸統一問題拖延至今。隨著中國大陸實力的不斷增強,在這一過程中,台灣方面認為台灣的安全仰賴美國的保護,後來民進黨等綠營政治勢力又認為台灣的獨立也需要美國的支援。台灣因此成為美國對華戰略與政策的一枚代價低廉的棋子。多年以來,台灣甘當美國的棋子,不僅客觀上阻礙了海峽兩岸統一的進程,而且讓海峽兩岸的人民都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實踐中,美國是否利用台灣這枚棋子打“台灣牌”以及如何利用台灣這枚棋子打“台灣牌”,既取決於美國當時對華戰略與政策取向的需要,也取決於中美兩國的綜合實力特別是軍事實力大小的比較。換句話説,台灣這枚棋子在美國對華戰略與政策中的地位高低與作用大小,會隨著中美綜合實力特別是軍事實力的消長而變化。當美國很強大、中國大陸很弱小之時,美國基本上不需要台灣這枚棋子;反之,當美國很弱小,中國大陸很強大之時,台灣這枚棋子基本上起不了什麼作用。

  于美國對華戰略而言,台灣最有利用價值的時候就是當下的中美戰略競爭,因為美國遏制中國大陸需要借助台灣。正如筆者早在2018年3月22日發表在香港中評網的專論《唐永紅:臺旅法表明新冷戰思維成共識》所指出的,中國大陸不斷崛起並有超越美國之勢,客觀上相應導致國際政治經濟格局與規則逐漸改變,美國認定這總體上有損於美國的霸權戰略與利益;加上中美之間在文化理念、價值標準、社會制度、意識形態等發展道路層面存在固有分歧;以2017年、2018年推出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國防戰略報告》為標誌,美國對華“新冷戰思維”成為共識,對華戰略與政策相應發生重大改變,採行既接觸但更遏制的政策取向,並企圖通過強化遏制從接觸中尋求更多利益。為此,美國會抓住各種機會充分利用其所有的籌碼與條件,包括利用台灣這枚低廉的棋子大打“台灣牌”。美國對華戰略與政策的調整,讓台灣這枚低廉的棋子的重要性看起來有所提升。這體現為近年來美國利用台灣這枚棋子對華打“台灣牌”的頻度與力度的強化。

  對華戰略與政策調整的美國要打“台灣牌”,追求“台獨”分裂目的台灣民進黨當局要打“美國牌”。在這種背景下,美臺相互勾連、相互利用,比中美建交以來的任何時候都更有需求,也更加強勁。事實上,為誘使台灣民進黨當局心甘情願地充當其遏制中國大陸的馬前卒,美國近年來先後通過了《與台灣交往法》、《台灣保證法》、《台北法案》等一系列的“友臺法案”,讓台灣方面看到美臺關係正常化的可能性,看到美國出兵保護台灣的可能性,看到美國在台灣國際空間參與方面可能給予支援。除了“友臺法案”,美國還依據具體情勢在實際行動方面大打各種各樣的“台灣牌”,包括對臺軍售、官員互訪、艦機穿越台海、聲援台灣拓展國際空間等。

  儘管美國大打台灣牌,讓台灣這枚低廉的棋子的重要性看起來有所提升,但實際上,中美及兩岸綜合實力特別是軍事實力的消長格局,已經明顯降低了台灣這枚棋子在美國對華戰略競爭中的實際地位與作用。事實上,美國很清楚,儘管中國大陸當前的綜合實力總體上還不如美國,但在中美戰略博弈中美國已經沒有完勝的優勢與把握;儘管中國大陸當前的軍事實力總體上還不如美國,但中國的核打擊能力可以讓美國有不堪承受之重,而就在中國近海的涉台軍事行動而言,中國大陸相對於美國反而勝券在握。

  可以預期,隨著中國大陸綜合實力特別是軍事實力相對於美臺實力的進一步增強,台灣這枚棋子在美國對華戰略與政策中的實際地位與作用必將進一步削弱。就當前及今後可以預期的一段時期的中美及兩岸的發展態勢而言,實力差距的進一步縮小,已是不爭的事實。而不用説實力對比一旦完全翻轉,台灣必將從美國的一枚低廉的“棋子”變成可憐的“棄子”。即便當下中國大陸選擇武力解決台灣問題,美國除了聲援台灣與制裁大陸之外,也只好棄臺而去而承認現實。畢竟,台灣並非美國的核心利益,可以棄而不顧,可以隨時拋棄。而且,從過去到現在,美國就是一個奉行現實主義的自私自利的國家。事實上,在過去70年中,美國基於環境變化與自身利益考量而拋棄台灣的事件,已經不止一件。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