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2020台灣這一年|台灣對外關係困境持續,難以突破!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台海觀潮      2020-12-30 20:18:31



作者 賀言 台灣特約評論人

  2020年,在中美戰略博弈加劇、新冠疫情席捲全球的衝擊下,蔡英文當局強化“倚美日抗陸”錯誤政策,借疫情大搞“抗疫外交”,謀求與美日歐等國家實質關係“突破”,提高國際能見度,但在“一個中國”原則成為國際社會普遍共識下,收效甚微,國際活動空間進一步收縮。

  一、推行 “防疫外交”,無功而返

  蔡英文當局借新冠疫情推進“防疫外交”,以“台灣可以幫忙,台灣正在幫忙”(Taiwan can help,Taiwan is helping)為口號,謀求提升與美、日、東南亞地區和歐洲國家的實質關係,借機拓展“國際空間”。

  一是捐贈防疫醫療用品和設備。年初疫情導致各國防疫用品緊張時,台當局島內防疫物資同樣緊缺的情況下,大搞“口罩外交”。4月,台當局連續宣佈捐贈兩批、共計1700萬片口罩給疫情嚴重的國家醫護人員,受贈國家包括美、日、歐、東南亞、臺“邦交國”等,並向“邦交國”捐贈熱像體溫顯示儀、防護裝備等。

  二是鼓吹所謂“台灣防疫經驗”。台當局通過新媒體平臺宣傳防疫做法、投書國際媒體、接受專訪、拍攝防疫影片、參加國際視頻會議等方式,在國際上美化台灣防疫做法,鼓吹“台灣經驗”。4月,臺“外交部長”吳釗燮在美國哈德孫研究所研討會中發表視頻演説,介紹所謂的“台灣模式”“民主防疫”經驗。台當局還利用APEC等國際場合宣揚台灣防疫做法,強調台灣醫療衛生實力。

  三是借疫情謀求參與國際組織。民進黨當局利用疫情在國際場合持續炒作臺所謂參加世衛大會問題,以臺不能參加世衛大會將導致“國際防疫缺口”為藉口,在國際上謀取同情,為參與世界衛生大會爭取支援。台當局拉攏 “邦交國”和美日等少數國家為其發聲,要求世衛組織邀請台灣以觀察員身份參加第73屆世界衛生大會,但仍不得其門而入,最終無功而返。

  民進黨當局借疫情大搞政治操弄,其真實目的是挾洋自重、“以疫謀獨”,增加所謂的“國際空間”,為鞏固執政地位撈取政治資本。從結果看,世界衛生組織“闖關”失敗,歐盟和日本的第一批“開放名單”均將台灣拒之門外,台民眾“出境才發現感染”的病例接連出現,都顯示台當局的“防疫經驗”失敗、“口罩外交”破功。

  二、臺美實質關係進一步提升,虛多實少

  特朗普執政以來頻打“台灣牌”,將台灣視為與中國戰略博弈的重要籌碼。蔡英文當局延續過去四年“聯美抗陸”舊思維,加緊投靠美國的步伐,甚至增加賭本,以犧牲台灣人民健康換取美國可能的經貿談判,美臺實質關係有所提升,但虛多實少。

  一是美臺高層往來頻繁。“與台灣交往法”的通過為台當局邀請美行政部門官員訪台提供契機,美將派遣高層訪台作為對中打“台灣牌”的重要手段,美臺借高層互訪各自獲得政治利益。2020年美臺高層互訪的層級不斷突破、往來更加頻繁。2月美國防部前印太事務助理部長薛瑞福訪台後,美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長阿扎(Alex Azar)和美國務院副國務卿克拉奇在8月和9月接連訪台,克拉奇是41年來訪台層級最高的現任美國國務院官員。11月,美國海軍亞太情報總指揮官史達曼(Michael William Studeman)秘密訪台,成為近年來訪問台灣的最高級別美軍官員之一。同時,台當局不斷推動提高訪美臺政治人物層級,製造“外交”突破假像。2020年2月,台當局侯任副領導人賴清德“訪美”,並進入美國安會與美方官員會晤,實現台當局行政人員訪美層級突破。

  二是美國會通過友臺法案。在台當局遊説下,美國會親臺勢力以提出和通過涉台議案的方式表達對臺支援。3月26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正式簽署生效簡稱“台北法案”的“台灣友邦國際保護暨強化倡議法案”(Taiwan Allies International Protection and Enhancement Initiative),該法案把台灣稱為“國家”(nation),要求美國行政部門協助台灣鞏固“邦交”、參與國際組織以及增強美臺雙邊經貿關係。12月21日,美國聯邦參議院和眾議院以夾帶在年度撥款法案中的方式,通過“台灣保證法”(Taiwan Assurance Act of 2020),該法案鼓吹美國應“常態對臺軍售”,協助台當局發展“不對稱戰力”,“支援台灣有意義參與國際組織”,包括聯合國、世衛組織、國際民航組織等,嚴重違反“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規定。

  三是美臺軍事關係不斷強化。美持續增加對臺軍售頻次和品質,實現對臺軍售常態化。特朗普任內共批准11次對臺軍售案,其中2020年批准6次對臺軍售案,總金額將近59億美元,包括MQ-9B海上衛士無人機、海馬斯多管火箭系統、魚叉反艦導彈等武器裝備。美軍方以穿航台灣海峽顯示對台當局支援,今年以來美軍艦穿航台灣海峽12次,並刻意炒作渲染,抬升台海問題熱度,向‘台獨’勢力傳遞錯誤信號,嚴重危害台海地區和平穩定。11月,臺軍以維護區域穩定為由,邀請美國陸戰特種部隊和海豹部隊教官“赴臺”進行“軍事交流”,顯示所謂的臺美軍事關係密切。

  儘管美臺在提升實質關係上動作頗多,但熱鬧有餘、實效不足。尤其是今年以來蔡當局開放美豬、牛進口限制,以期換取美臺經貿協定,但拜登接受採訪表示“未來在對美國的勞工與教育進行重大投資之前,不會與其他國家或地區簽署任何新的貿易協議”後,美臺貿易協議遙遙無期,島內輿論稱臺進口美豬的犧牲,“沒有任何價值”。

  三、臺日關係轉趨消極,難有突破

蔡英文上臺後採取“媚日抗陸”政策,不斷加大力度強化對日關係。但在中國大陸和日本關係改善、臺進口福島食品卡關的背景下,日本處理台灣問題更趨謹慎,臺日交流進入停滯期。

  一是民進黨當局“媚日”政策不改。蔡英文當局為對抗大陸一味倒向美日,在日本抗擊新冠疫情、應對暴雨災害時,以捐款和捐贈物資方式高調展現對日支援,而在處理敏感議題上態度低調軟弱。10月1日,日本沖繩縣石垣市公所片面將釣魚島地址由“石垣市登野城”更名為“石垣市登野城尖閣”。民進黨當局低調應對,僅稱已透過外交管道向日方表達遺憾及嚴正抗議,呼籲日方理性克制。為改善臺日關係、換取日本對台灣參與CPTPP的支援,蔡英文當局既無預警開放美豬美牛後,在島內釋出“開放核食”消息試水,引發輿論反彈。

  二是臺日交流更趨低調。一方面,李登輝去世後備受關注的“弔唁外交”,日方謹慎應對。日本官房長官明確表示不會派遣特使前往,後由日本前首相森喜朗率跨黨派議員致哀,並採取“半日往返、團進團出”的方式低調進行。另一方面,日臺交流常態化進行。受疫情影響,今年7月第44屆“臺日經濟貿易會議”和第3屆“臺日第三國市場合作委員會”以視頻會議方式舉行;日國會議員訪台 頻次也較往年大幅降低,僅在李登輝去世後隨森喜朗赴臺。

  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就日臺防衛交流表示,“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將遵守這一立場妥善應對”日台灣將“保持非政府間實務關係”。島內輿論認為在蔡英文對日本認知不足、未能承繼與善用李登輝的對日資源、民進黨內派系牽制以及進口核食問題的影響下,臺日關係降至民間與地方交流層級。未來,臺日交流層級和頻次也將進一步受限。

  四、臺歐關係有所升溫,互動頻繁

  民進黨當局近年來積極強化對歐關係,借助“友臺”議員、歐洲議會以及各別反華政客的影響力打“擦邊球”,謀求對歐關係“突破”。

  一是借“議會外交”製造“突破”假像。在歐洲各國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下,台當局以歐洲議會為突破口,通過遊説議會提出涉台議案、邀請議員訪台方式,製造所謂“對歐關係突破”假像。今年以來,歐洲議會通過6項涉台決議案,重申歐盟將協同國際夥伴強化與台灣合作,堅定支援台灣有意義參與國際組織,呼籲歐盟與台灣啟動投資談判。8月,捷克參議院議長米洛什·維斯特奇爾率團訪台,並在台灣立法機構發表演講,是近三十年歐洲國家訪台最高層級官員,也是45年來首位與臺無“邦交”關係國家的議長在台灣立法部門發表演説。

  二是以交流合作炒作“關係密切”。臺外事部門將臺歐互動頻次作為臺歐關係的成果。6月和10月,蔡英文在“哥本哈根民主峰會”和捷克“西元兩千”論壇發表視頻演説,被視為重要交流成果。臺外事部門負責人吳釗燮也在英國國國會中國小組、西元兩千論壇等發表視頻演講。9月22日,歐洲經貿辦事處、臺“經濟部”和“外交部”首度在台合辦“投資歐盟論壇暨展覽”,15個歐盟國家參與展覽。

  儘管臺歐互動較為頻繁,但受限于歐洲各國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各國政策差異以及歐盟本身在協調歐洲各國對外政策上的局限性,臺歐關係難有實質性進展,在經貿往來、人員交流上的所謂的“關係密切”只是隔靴搔癢。

  五、“固邦”動作頻頻,效果不彰

  “邦交國”是台當局在國際社會鼓噪“台灣是獨立政治實體”的重要前提條件,蔡英文上臺後不承認“九二共識”,國際空間進一步壓縮,為“鞏固邦交”、拓展國際空間,台當局採取多種方式“固邦”,但未獲得實質效果。

  一是增設“外館”饑不擇食。蔡英文上臺後連斷7個“邦交國”,急需增設駐外代表處來對內顯示“外交成績”。今年8月,台當局在非洲索馬利亞蘭設立“代表處”,宣揚“外交突破”,但索馬利亞蘭不為國際社會承認,是世界上唯一零邦交的“國家”。台灣與索馬利蘭互設“代表機構”,與一個“虛擬的國家”建立關係,受到索馬利亞聯邦政府譴責,引發國際社會和島內民眾的質疑。

  二是“邦交”不穩警訊頻傳。台當局耗費大量精力、財力維護僅有的15個“邦交國”,但 “斷交”消息頻傳。3月,海地總統主動要求台灣撤換大使,被認為示警意味濃厚;9月,僅12個“邦交國”在聯合國大會總辯論中為臺發聲,宏都拉斯與瓜地馬拉未公開發聲引發“邦交”不穩質疑;11月,民進黨當局事先動員“邦交國”在世界衛生大會上為台灣發聲,但巴拉圭卻在發言中完全不提台灣,僅選擇致函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島內輿論認為,種種跡象顯示臺“邦交國”可能還有“未爆彈”,“斷交”隨時可能發生。

  六、“新南向”未見起色,瀕臨破産

  蔡英文當局上臺後,意識形態挂帥,自2016年底實施所謂“新南向”政策,試圖與大陸經濟脫鉤,將台商轉移至東南亞國家。然而,“新南向”政策枉顧經濟社會發展規律,推動過程中屢屢受挫。

  經濟上,台灣今年前10月對“新南向”地區出口衰退6.4%。東盟作為“新南向”主要目標地區,和台灣貿易往來度最高,是台灣第2大出口市場。台當局財政事務主管部門統計顯示,台灣對東盟出口連年衰退,2020年前10個月,臺對東盟出口僅432.3億美元,創歷史新低,衰退4.2%,今年或將創下連續三年衰退紀錄。臺對東盟的出口占總出口的比重也由2013年的19.%下滑至15.4%;而對大陸的出口占比則上升至43.6%,僅前十個月臺對大陸貿易順差就高達1131.31億美元。在其他“新南向”目標國中,今年前10月臺除對新加坡、汶萊出口增長,其餘8國均下降,其中對印度尼西亞出口年下降22.7%,已連續7個月兩位數下滑,對菲律賓、泰國、越南各下降9.7%、7.6%、6.8%。數據表明,蔡當局的“新南向”是方向性錯誤,妄圖依此與大陸“脫鉤”,也無異於緣木求魚,完全行不通。

  對外投資上,東南亞和南亞地區的整體營商環境無法與中國大陸比擬,民進黨當局也沒有能力提供有效的保護,給企業在“新南向”地區投資帶來了諸多不確定。民進黨當局寄希望印度成為“新南向”政策亮點,然而今年12月,台灣科技公司、蘋果公司供應商緯創在印度設立的iPhone代工廠發生暴力打砸事件,造成16.7億新台幣的損失,並需停工兩周。在印台企遇襲事件也為“新南向”政策敲響警鐘。

  人才交流上,蔡當局在島內推動教育“新南向”,吸引“新南向”目標國學生赴臺留學,但效果甚微,且引起島內質疑。部分大學為應對缺少陸生情況,利用“新南向”招收東南亞和南亞地區學生以填滿境外生招生缺額,導致島內不斷傳出“新南向”目標國學生在台違法打工事件,引發社會對“新南向”政策的質疑。

  在當前亞太地區通過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進行新一輪的經貿秩序整合、中國大陸表態加入CPTPP的情況下,台當局繼續升高兩岸對抗,試圖在經濟上與大陸脫鉤,強行推動“新南向”政策,註定徒勞無益。

  2020年,台灣對外關係困境持續,難以突破,美臺“抱團取暖”“聯合抗中”,但美僅將臺視為“棋子”;與日、歐實質關係口惠而實不至;“新南向政策”瀕臨破産;鼓噪參與世界衛生大會等重要國際組織無功而返,國際活動空間日漸萎縮。展望2021,在“一中原則”已成為國際社會普遍共識的情況下,蔡英文當局不承認“九二共識”,一味“倚美抗中”、強行與大陸脫鉤,台灣對外關係困境將進一步加劇。

    華夏經緯網年終特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