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拜登新政府在對華政策上的困境與抉擇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台海觀潮      2021-01-15 17:12:32

 

  作者 包承柯 華東師範大學兩岸交流與區域發展研究所執行所長

  在特朗普總統任期的最後一個月,為了證明自己是一個“偉大的領導人”,不斷演繹出一幕又一幕的“最後瘋狂”,其狂熱支援者衝擊國會山,阻止副總統彭斯宣佈拜登當選為下一屆美國總統;同時還利用“台灣問題”挑釁中國的核心利益。這樣的政治操作破壞了中美兩國歷經40多年來積累起來的政治基礎,也為中美兩國關係未來的發展設置了巨大障礙,給世界局勢的穩定帶來巨大不確定性。1月20日拜登新政府即將上臺,將面臨克服特朗普政府在對華政策上由“最後瘋狂”帶來的困境;拜登新總統更需要在大國力量調整的歷史進程中重新認識中國的作用,需要在合作與對抗的維度中重新確立其對華政策的新基點。

  中美關係是經歷過相當曲折的歷史過程才逐步演進到相互平等交往的基礎上。50年前尼克松總統派遣其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基辛格博士于1971年7月首次秘密訪華,同周恩來總理經過長時間的會談同意建立起符合兩國戰略利益的雙邊關係。在基辛格博士的那次訪問中,表達了美國政府尊重中國政府對“台灣問題”的立場,使得中美兩國實現了歷史性的和解,建構起亞太地區穩定的戰略合作框架。在基辛格博士訪華的基礎上,尼克松總統于1972年2月下旬訪華,在訪華結束時發表了“上海公報”。尼克松總統簽下的這份歷史意義公報中寫道,“美國認識到,在台灣海峽兩邊的所有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政府對這一立場不提出異議。”這是一項非常莊嚴的政治承諾,符合美國政府在二戰後確立的戰後亞太秩序的整體框架,由此中美兩國出現了歷史性和解,促進了亞太地區乃至世界秩序的穩定。1979年中美兩國政府在這一基礎上達成了正式建立外交關係的協議。在中美建交公報中,美國政府再次確認中國政府在“台灣問題”上的立場,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由此中美兩國在彼此尊重的基礎上,實現了兩國在國際事務中的戰略合作。

  在2017年特朗普總統上臺之後,推出“美國第一”的戰略框架,把中國的崛起看作是美國的威脅,不斷在經濟和高科技領域中對中國進行打壓。為了阻止中國企業的發展,不惜破壞自由貿易的原則,祭出政府行政的手段把合法經營的中國企業強制逐出美國市場。在去年6月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的總統候選人確定之後,特朗普的大選民調明顯落後於拜登。由此,特朗普開始拋出一波又一波極端打壓中國的政策,以圖通過對中國的打壓獲得美國選民的支援。去年7月14日,蓬佩奧國務卿發表南海問題的講話,攻擊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7月23日他又到加州尼克松圖書館發表演講,用意識形態的對抗邏輯把中國視為美國敵對勢力來思考。儘管蓬佩奧的這些對華政策的調整和變化遭到美國輿論的嚴厲批評,但是特朗普政權依然是我行我素,不僅多次向台灣出售大批軍火,還多次派遣美國政府高官到台灣訪問,想方設法要為突破一個中國的政策製造機會。但是,這樣的政治操作並沒有幫到特朗普,在去年11月3日大選投票中,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勝利當選下一屆美國總統。

  不願意認輸的特朗普繼續在“台灣問題”上向中國發難,挑起事端,演繹了“最後的瘋狂”。當特朗普的支援者2021年1月6日衝擊美國國會山受到執勤人員的鎮壓之後,特朗普受到美國政治精英的嚴厲批判,某種形式上剝奪了其作為國家元首的部分權力,蓬佩奧國務卿為了轉移美國民眾的焦點,再次挑起“台灣問題”,以求刺激中國政府妄圖挑起中美對抗。蓬佩奧一會兒宣佈將派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克萊夫特將要到台灣去訪問,一會兒宣佈解除美國官方與台灣當局的人員的交流限制,一會兒又提前30年公佈美國政府關於印太戰略的框架文件,聲稱“要用武力來保衛台灣”等等。

  特朗普政府在其任期最後關頭的所作所為顛覆了尼克松總統以來各屆美國政府所奉行的一個中國的政策框架,損害了中國的核心利益,也不符合美國的國家戰略利益。中美兩國並不是敵對國家,過去的40多年時間裏,由於改革開放政策的成功實施,中國逐步從一個積貧積弱的國家走到了世界大國的前列。但是必須指出,儘管現在中國的GDP總值僅次於美國,達到世界第二的經濟大國地位,但是中國每人平均GDP或者每人平均收入同美國相比還相差很遠。其次中國的外交政策的目標並非是要取代美國成為地區乃至世界的新霸主,“不稱霸”是中國對外政策的一個基本思考,是一個長期對外政策的基本戰略,從毛澤東起的中國歷代領導人都有明確的論述。第三中國的未來發展方向上還在於加快推進國內的經濟建設,中國在過去幾十年的發展成果只是打下了一個可以繼續發展的經濟基礎,要把中國的經濟水準真正能夠發展到西方發達國家的水準,還需要幾十年乃至一百年的時間。這些因素的存在導致中國的崛起和發展並非是美國的威脅,如果美國政治精英能夠有長遠的戰略眼光看待中國的發展,中美兩國的合作則會出現更為積極的水準。

  “台灣問題”一直是中國內政尚未解決的問題。如果説在兩蔣時代中國大陸和台灣之間的爭執主要集中在中國代表權之爭的話,在1995年李登輝訪美以後,兩岸之間的矛盾主要是集中在維護國家的領土完整和分裂國家之間的爭論。分裂中國,破壞中國領土主權完整的台獨分裂勢力不會被中國大陸所接受,國家領土的完整是國家安全中最為主要的要素,任何國家都不會允許他國依據霸權來分裂自己的國家。台灣島地處中國大陸的東南海域,島的東部海岸距離大陸也最多只有500公里至600公里之間的距離。經過幾十年的發展,中國大陸完全有能力在這一個區域中維護國家領土完整,即使有外國軍隊介入到這一地區進行干涉。

  中國現在有能力統一台灣,但是不輕易動用這個能力去統一台灣是在於中國大陸一直希望能夠用和平的手段,用包容的手段,用發展的手段推進兩岸的統一。1945年8月二戰勝利之後,中國政府就從日本殖民主義者手中接受了對台灣的主權管轄。1949年以來,兩岸因為國內政治問題,出現了隔海相望的局面,但是台灣屬於中國一部分的地位沒有絲毫的變化。兩岸民眾在各自的政治架構下生活了70年,形成了不同的生活習慣和生活方式,在這樣的背景下要實現兩岸和平統一進程並不容易,更何況在“台獨分裂勢力”掌控台灣政局之後,這樣的難度除了增加而絲毫沒有減弱。儘管如此,中國大陸對於和平統一兩岸的決心和信心並沒有絲毫的動搖!

  現在正值拜登新總統即將上任,給予美國新政府一個全新的機會重新思考如何來推進美國的對華政策,如何來處理對華政策中的“台灣問題”。如前所述,台灣地處中國東南沿海地區,中國大陸有能力實現對台灣島的支配和管制,但是中國大陸並不急於這麼去做。在考慮到兩岸政治發展現實的同時,還必須會顧慮到國際社會的想法。美國拜登新政府如果真的要像特朗普政府公佈的印太戰略框架的秘密文件所揭示的那樣動用美國的力量來保衛台灣。中國政府就會視這是在干涉中國內政,看作是要肢解中國的領土完整,中美之間的衝突會難以回避。中國不會接受外部勢力干涉“台灣問題”,如果出現,將如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所説的那樣,不惜以最大的民族犧牲保衛國家的領土完整。如果拜登新政府改變特朗普政府所推行的以對抗為基點的對華政策,重新回到50年前尼克松總統和基辛格博士共同開拓出的中美兩國的合作之路,也是被歷屆美國總統所接受的對華政策上,尊重中國的領土完整,尊重中國在台灣地區的利益所在,中美兩國將會出現一個新的戰略合作前景。

  經過40多年的改革開放,中美兩國的經濟和技術層面上的交流與合作是密不可分的。兩國在基礎材料、産業經濟、服務經濟和宇宙開發等領域的都有著密不可分的合作,這些合作構建了中美兩國每年幾千億美元的巨大利益。特朗普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打擊華為公司,拒絕讓美國公司接受華為公司的訂單,結果讓美國公司損失上千億美元的利益。中美兩國于2020年1月就兩國貿易問題達成了協議,讓美國的農産品恢復了出口中國的勢頭,維持了兩國貿易的良好發展,使得兩國民眾獲得了實實在在的利益。這同樣證明和則兩利的基本邏輯。拜登新政府上臺後還需要重新構建以美國為主導的東西方關係,在這一過程中同樣需要中國的參與與合作。

  新總統拜登是一個有著幾十年從政經歷老練的政治領導人,幾十年來長期活躍在美國政治的中心,他完全知道尼克松總統開拓出同中國合作架構的戰略意義所在,他自己本人也是構建中美兩國關係持續發展的推動者與實踐者。因為特朗普政府的干擾和影響,拜登新政府在執政的初期所面臨的困難和挑戰遠遠超過前幾任新總統的交接時期。美國需要一個更有智慧和更有理智的領導人來帶領美國社會重新走向團結和穩定;國際社會也需要一個更有遠見的美國領導人在全球化的環境中同世界各國一起構建更為和諧的世界;中國更需要一個能夠理解中國歷史發展,朋友式的美國領導人在尊重中國核心利益的基礎上,尋求並開拓中美兩國利益最大化的道路。中國不會是美國的敵人,中國也會在不損害核心利益的狀況下尋求必要的政治妥協,但是中國的核心利益只有在被充分尊重的前提下,中美合作關係才會有更好的發展。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