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從國務院發言人聲明看拜登的“兩岸政策”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台海觀潮      2021-02-03 15:24:36

 

  作者 蕭衡鐘 華中師範大學台灣與東亞研究中心研究員,北京大學、中國文化大學博士

  中國大陸軍機繞行台灣的常態化于1月23日達到歷來最高單日架次,短短兩小時內繞行達七次,其中包含八架“轟6K”轟炸機、四架“殲16”戰機、一架“運8”反潛機,美國國務院發言人普萊斯(Ned Price)表示美國關切此事,由此我們可以看出新任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的兩岸政策雛型。

  一、普萊斯的聲明內容

  首先,美國國務院新任發言人普萊斯于美東時間23日發佈新聞稿關注中國大陸施壓台灣,普萊斯也在推特上分享此新聞稿。普萊斯表示,美國注意到並關切中國大陸不斷企圖恐嚇包括台灣在內的鄰居,美國敦促北京停止對台灣的軍事、外交和經濟施壓,並應與台灣“民選代表”進行有意義的實質對話。此處的 “民選代表”究竟指何人或什麼職務,卻是隱晦不言。

  其次,普萊斯重申,美國將恪守三個聯合公報(Three Communiqués)、《台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和《六項保證》(Six Assurances)所概述的長期承諾,繼續協助台灣保持足夠的自衛能力,美國對台灣的承諾堅若磐石,為維護台灣海峽及整個地區的和平與穩定作出貢獻。

  再者,普萊斯表示,美國將與朋友和盟友站在一起,促進美國與印太地區的共同繁榮、安全和價值,而這包含了深化美國與“民主台灣”的聯繫,美國將持續支援依循台灣人民的願望和最大利益,以和平方式解決兩岸問題。

  二、拜登的中美外交思惟

  第一,拜登主張的“新型大國合作”(new model of major country cooperation)需要建立在信任之上,他也認為外交途徑重於軍事手段,對中國大陸的政策不能以美國一己之力,而是盡可能聯合盟友的集體立場的呈現。

  第二,拜登反對美國在海外的單邊軍事行動,為美軍武力的使用設立多項前提,使用武力的美國國內條件是須涉及重大生存利益、目標清楚可達成,美國民眾知情、國會批准等,而使用武力的國際條件則須要外交與盟邦、聯合國的支援及參與。這些前提,需要中美雙方彼此的的危機預防與管理。

  第三,拜登任命的政府團隊人選絕大多數有聯邦政府的行政經驗,且多是前奧巴馬政府官員,屬於建制派,若拜登政府要將美國重新回歸世界領導地位,就必須著眼于能見度高、具明顯效果的政策,少強調“自由國際秩序”的抽象理論。

  第四,拜登一方面説他會對中國大陸強硬,支援特朗普政府對中國大陸的強競爭策略,也認同供應鏈重組、科技競爭等議題,另一方面又公開表示中美關係不是新冷戰,反對特朗普政府對中國大陸的貿易戰。拜登政府的中國政策仍在形塑中,是一種“彈性圍堵”(flexible containment)的過程,在清晰與模糊間折衝。

  第五,中美關係是會改善的,但不是完全轉變,而是會在競爭中有合作,例如在大規模傳染病疫情、非核擴散、以及氣候變遷等議題會有合作,在經貿及安全等議題則將繼續競爭,反制中國大陸的擴張,因此印太議題不會消失,美國對於中國大陸的“抗中”政策與戰略部署是不會改變的,會調整的只是採用戰術與策略的不同。

  第六,美國與中國大陸是可以維持既挑戰又共存的關係的,必要時對抗、但也可以避免發生災難性的結果,主要關鍵在於如何加強中美的危機管理、強化美國的嚇阻能力,以及需要更多的溝通機制來避免衝突。

  三、回歸取決於中美關係下的美國兩岸政策

  白宮新任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Kurt Campbell)從李登輝主政時期就與台灣接觸,對兩岸有很深入了解,在中國議題上屬於強硬派。雖然拜登與坎貝爾過去曾主張在因應台海緊張情勢時應該採取“戰略模糊”的立場,但隨著台灣海峽周邊的情勢變遷,顯然有需要思考此一政策能否繼續有效,畢竟美國對臺政策在內部受到跨黨派的重視而相對平穩,並使美臺關係法律化,包括軍售程式由“常態化”進一步走向“正常化”。

  針對美國國安會新設立的印太事務協調官,原來傳出職務名稱是“中國事務協調官”,而非“印太事務協調官”,如此轉變顯示內部政策的討論後認為需要接受部分印太國家的意見,故美國未來在印太地區的戰略,應該將延續特朗普的部分作為,並結合他過去在奧巴馬政府設計“重返亞洲”戰略的背景,以及他長期此與美國亞洲同盟再建構工作的經驗。

  拜登政府雖然不可能全面與中國大陸對抗,而疫情問題也使拜登剛上臺時會更著重于內政復興,但拜登要回到奧巴馬時代是不太可能,也無所謂中美戰略夥伴的存在了、而是戰略競爭對手。在此框架之下,台灣是被擺在印太戰略或是中美關係框架思考的,故在戰略架構上可以觀察未來拜登政府是透過中美關係來指導美國與台灣的關係、還是在泛亞戰略/印太戰略之下指導美臺關係的。

  中美關係要改善,不僅美國要付出,中國大陸也要努力;同樣的,中美關係要改善,台灣也需要有所付出才行。台海局勢與中美臺關係是機會跟挑戰並存的,因此拜登會想要在一些議題上做模糊處理。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