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上交流記 | 兩岸雲上同步舉行黃帝公祭大典:淵源流長的國家級公祭

雲上交流記 | 兩岸雲上同步舉行黃帝公祭大典:淵源流長的國家級公祭
4月4日上午,辛醜(2021)年清明公祭軒轅黃帝典禮在陜西省黃陵縣黃帝陵祭祀廣場舉行,來自海內外的華夏兒女共聚此間,祭拜中華民族的“人文初祖”軒轅黃帝。當天,台灣也同步舉行公祭軒轅黃帝典禮,並進行兩岸共祭視頻連線直播。這個全球中國人共同關注的日子,怎麼能少了來自台灣的聲音?

兩岸同步舉行黃帝公祭大典

  4月4日上午,辛醜(2021)年清明公祭軒轅黃帝典禮在陜西省黃陵縣黃帝陵祭祀廣場舉行,來自海內外的華夏兒女共聚此間,祭拜中華民族的“人文初祖”軒轅黃帝。當天,台灣也同步舉行公祭軒轅黃帝典禮,並進行兩岸共祭視頻連線直播。

  橋山陵前、沮水河畔,參加公祭大典的各方代表在黃帝陵標識碑前莊嚴列隊,在儀仗隊的引導下,景行軒轅橋、龍尾道,緩步進入軒轅廟,在祭祀廣場的指定區域就位。祭祀廣場上,象徵中華民族大團結的56面龍旗迎風飄揚,現場氣氛莊嚴、肅穆。

  9時50分,鼓聲雄渾,鐘鳴悠遠,公祭典禮開始。擊響的34通鼓聲,象徵著全國34個省、自治區、直轄市、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和台灣地區以及海內外中華兒女崇敬初祖的共同心聲,9響鐘鳴代表了中華民族傳統禮儀的最高禮數,表達全體中華兒女對人文初祖軒轅黃帝的無限景仰和無比感恩。莊嚴典雅的祭樂聲中,社會各界代表依次向軒轅黃帝像敬獻花籃。陜西省省長趙一德恭讀祭文。之後,全體代表向軒轅黃帝像行三鞠躬禮。

  接著舉行盛大的樂舞告祭。莊穆、宏放的音樂聲中,一條56米長的金色巨龍騰空而起,承載著炎黃子孫對人文初祖無限崇敬與感恩之心、承載著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飛入雲霄。公祭典禮結束後,參祭人員依次瞻仰軒轅殿,拜謁黃帝陵,並在陵園中栽種橋山柏。

  據了解,今年的公祭典禮嚴格控制參祭規模,參與活動的工作人員、演職人員均已完成新冠疫苗接種,確保防疫安全。此外,今年的典禮通過製作8K超高清VR互動場景,生成全景漫遊服務,提升和完善了“中華雲祭祖”祭祖網路互動平臺,增強了網路祭祀的現場感。

淵源流長的國家級公祭

  每年的清明節,都會有來自全球各地的華人代表,聚集在黃帝陵一起祭拜黃帝。黃帝陵,位於陜西省延安市黃陵縣城北橋山,是軒轅黃帝的陵寢,世稱“中華第一陵”。《史記》記載:黃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孫,名曰軒轅。因為帶領中華民族先民開啟了燦爛文明的先河,軒轅黃帝被後世尊譽為“人文初祖”。

  祭祀黃帝歷史悠久,早在漢武帝時期劉徹就曾祭拜過黃帝,西元770年唐代宗將祭祖(黃帝)大典明文確立為國家級祭典並延續至今;唐、宋、元歷代均有祭祀、修葺、保護黃帝陵的歷史記載;明、清兩代在橋山祭祀黃帝陵成為國家政治制度。這種國家級別的祭祀已經流傳了2000多年上世紀80年代以來,清明公祭軒轅黃帝典禮更是已經成為海內外炎黃子孫溯源尋根、凝心鑄魂的傳統盛事。

  黃帝作為我們先祖的化身,代表著中華文明的一個永恒的文化坐標,成為了中華民族統一的精神領袖。那麼在清明節這一天,舉行公祭典禮就是我們炎黃子孫通過人文典禮從而飲水思源,感恩先祖的文明孕育以及上下5000多年的文化傳承!多年來,前來拜祭黃帝陵的港澳台同胞和海外華僑華人已逾百萬人次。連戰、吳伯雄、宋楚瑜、郁慕明、蔣孝嚴、洪秀柱等台灣知名人士都曾率團到黃帝陵謁陵祭祖。

公祭典禮上的台灣聲音

  今年的公祭典禮上,也一樣吸引了很多台灣同胞在現場觀禮。據中新社報道,福州市台胞投資企業協會會長陳奕廷,此次是第二次參加清明公祭軒轅黃帝典禮。“眾所週知,黃帝是中華民族的‘人文初祖’,拜謁黃帝陵既表達了華夏兒女慎終追遠的心意,也是中華傳統文化與價值觀的體現。”陳奕廷出生於台北,1997年跟隨父親到福州創業。目前他的企業員工逾300人,産品遠銷歐盟、中東、南美洲等地。

  “海峽兩岸本是一家人,血濃于水,我們同文、同祖、同血緣、同習俗。”陳奕廷表示,他自己的三個孩子目前都在大陸唸書,作為一名父親,在緬懷先祖的同時,亦希望兩岸的年輕人能通過祭祀軒轅黃帝,加深對傳統文化的理解,感悟到作為炎黃子孫與有榮焉。

  作為一名台灣“80後”,陳語歡是首次參加公祭軒轅黃帝典禮,他坦言此前對黃帝文化的認知僅來自於電視、網路與書籍,甚至是一些神話故事中。“我來到黃帝陵,感覺到似乎是一段長達幾千年的旅途,現在回到了一個起點。黃帝就是所有炎黃子孫的根脈,這是一種非常濃烈的情感。”陳語歡如是説。

  對台灣女企業家協會副理事長蔣佩琪而言,當被問及首次祭拜黃帝陵的心情時,她説:“雖不曾看見長江美,夢裏常神遊長江水。雖不曾聽見黃河壯,澎湃洶湧在夢裏。”

  “我祖籍是福州連江縣,在台灣,我們家每逢聚會一定都吃很傳統的福州菜,我從小就聽父親講很多家鄉的事,當我來到大陸見到這裡的景物,吃到這裡的菜肴,就總會想起父親説過的話。”蔣佩琪坦言,人如果沒有了“根”,就如同是浮萍一塊。回到大陸的這些年裏,她越來越有找到“根”的感覺。“我出生在台灣,但我常以‘連江的女兒’自居,有‘根’的地方就會有認同感和凝聚力。”蔣佩琪説道。

    (華夏經緯網綜合報道,部分資料參考中新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