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上交流記 | 關鍵時刻的對談,兩岸民間“雲上”交流方艙醫院

雲上交流記 | 關鍵時刻的對談,兩岸民間“雲上”交流方艙醫院
台灣疫情持續延燒,死亡病例激增,醫療資源承壓已到臨界點,一直鐵口專斷的民進黨當局,近日終於扛不住輿論問責的壓力,改口要學大陸,建設類似方艙醫院的設施。儘管之前台灣部分縣市已經設立了一些“加強型防疫旅館”,即一些臺媒口中的所謂“臺版方艙醫院”,但是與大陸真正的方艙醫院相距甚遠。

  台灣疫情持續延燒,死亡病例激增,醫療資源承壓已到臨界點,一直鐵口專斷的民進黨當局,近日終於扛不住輿論問責的壓力,改口要學大陸,建設類似方艙醫院的設施。儘管之前台灣部分縣市已經設立了一些“加強型防疫旅館”,即一些臺媒口中的所謂“臺版方艙醫院”,但是與大陸真正的方艙醫院相距甚遠。6月1日,一場民間發起的線上交流會,連接了江蘇與台灣,來自兩岸醫療、建築、公共衛生領域的專家和學者,通過視頻交流,就“方艙醫院與防疫體系”進行深入探討,為台灣民眾送去一組有關方艙的緊急救命訊息。

兩岸專家的“空中”對談

  6月1日下午,由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台灣“新國際理論與實踐中心”等單位主辦的“方艙醫院與防疫體系”視訊交流會在兩岸同步舉行,邀請曾赴武漢抗疫的江蘇專家小組,通過視頻連線,與台灣同行分享組建方艙醫院經驗。與會台灣學者提出了不少疑問,例如針對啟動方艙醫院的時機、收治病人的標準、方艙與專責醫院之間如何銜接等問題,他們向江蘇方面進行請益。臺籍建築師謝英俊認為,篩檢、方艙、疫苗是解決疫情的3大要素,其中方艙醫院把感染者全部集中起來,是最重要關鍵。

“方艙醫院與防疫體系”視訊交流會現場。圖片來源於臺媒

  南京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劉波表示,何時啟動方艙醫院並沒有一定標準,但只要感到專責醫院即將發生醫療資源擠兌、需要分級收治、或有多起家庭群聚時,就該準備方艙醫院。蓋方艙醫院好處非常明顯,就是蓋之前是“人等床”,蓋之後變成“床等人”。“大陸4個新冠病患就有1人是在方艙醫院診療,可見方艙醫院的重要。”

  台灣知名精神科醫師、高雄民間防疫聯盟發起人蘇偉碩認為,台灣疫情目前面臨的三大問題:一是PCR檢測量不足,即便“雙北”熱區根本達不到普篩的程度,篩檢工作至今仍在“塞車”,許多檢體沒有辦法當天上報;二是疫苗儲備不足,預先制定的疫苗注射計劃遲遲無法落實,基層醫護的疫苗覆蓋率不夠,一般民眾要接種更是遙遙無期;第三就是醫療擠兌問題嚴重,確診患者無法立刻進入醫院,要在家中隔離等候通知,救護車載著病患在街上跑找不到醫院收治。蘇偉碩指出,要解決這個問題,台灣就應該設置大型的醫療觀察機構或醫療中心。

臺版“方艙”問題叢生

  南京市第一醫院前副院長馮丁認為,台灣把一般旅館改為加強型檢疫場所“有很明顯的缺陷”:第一,旅館很難區分清潔區和污染區;第二,旅館欠缺通風、排水等傳染病防治需要的基本設施;第三,旅館房間各自分隔,用來收輕症或無症狀確診病患,醫護效率太低。擔任《設計指南》醫療顧問的馮丁表示,方艙醫院1周之內就可以準備好,“如果能在疫情爆發時儘早準備,從我們的經驗來看是有用的。”

台灣專家的臉上難掩憂色。圖片來源於海峽導報

  臺大醫院名譽教授、台灣醫事聯盟協會理事長高明見提出,台灣如今的疫情非常嚴峻,專責病房緊繃,醫療量能有瀕臨崩潰的危險。儘管“雙北”通過徵用觀光旅館設置“加強版集中檢疫所”,對輕症或無症狀感染者進行集中觀察和治療,但這種“檢疫所”其實存在很多問題。例如位置過於分散不利於醫療管控,容易造成附近居民困擾和當地交通問題等。高明見説,他們了解到大陸在疫情嚴峻之時建立了方艙醫院,因此他也曾向台灣“指揮中心”提出“超前部署”規劃好方艙醫院的建議,希望能通過這次會議,與江蘇方面交換經驗。

  台灣知名建築師謝英俊指出,目前台灣篩檢能力和疫苗都不足,疫情是靠著人民強力的自我約束暫時壓制。但居家防疫只是拖延時間,就算能頂兩三個月,一旦人潮恢復疫情又會重演。他也認為,徵用旅館改造的所謂“加強型的防疫檢疫所”有不少弊端。台灣的旅館大多規模小且注重私密性,“1800個床位可能分散在20個酒店裏,而這本來是一個方艙就能解決的問題。”分散隔斷的房間不利於醫療設施配備,再加上酒店的清潔條件無法與醫院相比,空調系統無法清消,服務人員都要冒著染疫的風險。

真正的“方艙”可救命

  南京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急診醫學科行政副主任、主任醫師陳旭鋒教授,在會上分享了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江蘇省優異的抗疫成績。他指出,大陸建設方艙醫院的主要目標是切斷感染源,集中調配應急救援隊,做到病人“應收盡收、應治盡治”。事實證明,建立方艙醫院對疫情發展産生了重大的正面影響。南京市鼓樓醫院行政處副處長、研究員級高級工程師許雲松指出,將體育館改造為方艙醫院,改動小、投資少、時間短、有利於上送下排和模組化設置。一旦有情況,很快就能投入使用,在疫情期間能夠爭取到寶貴的時間。

兩岸專家視頻交流。圖片來源於海峽導報

  東南大學建築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曹偉,在疫情期間參與了南京市公共衛生中心的設計工作。他説,在72間、6000多平方的應急病房中,沒有醫護感染,沒有患者死亡。而作為江蘇省《公共衛生事件下體育館應急改造為臨時醫療中心》設計指南的主要編寫人之一,曹偉認為,大多數體育館交通便利,空間高大適合集中收治大量患者;且體育館有良好的分區和不同的出入口,利於醫患的動線組織。他所説的這本“設計指南”也獲得台灣專家的讚賞和肯定,曾任台灣“中研院”農業生物科技研究所所長的楊寧蓀直呼,看到江蘇省乃至整個中國大陸,應對新冠肺炎和其他流行疾病時高度有效的做法,讓他感到十分佩服。

  通過此次線上會議,江蘇方面表示,未來將與高雄民間防疫聯盟積極探索開闢兩地民間抗疫通道,對台灣地區抗疫防疫的難題,願意隨時溝通連線,全力幫助解決。高雄民間防疫聯盟發起人蘇偉碩認為,新冠疫情發展到現在已經是世界性的問題,未來病毒會持續變異,會有新的挑戰,兩地專家彼此協助是共同的願望。台灣醫事聯盟協會理事長高明見則呼籲,相較于大陸已經有這麼先進的經驗,台灣當局也應該提前規劃。他呼籲台灣有關方面能組織專家團隊,儘快提出預案,舒緩目前專責醫院的量能。

民進黨須破“方艙心魔”

  台灣本土疫情延燒,其實是否建立方艙醫院,一早就成了台灣各界關注的焦點,可是臺疫情指揮中心負責人陳時中卻屢次堅稱“不考慮”。陳時中為何屢屢對“方艙醫院”説不?台灣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曾一針見血指出,陳時中“是對這四字有忌諱”。台灣旺報5月31日社評批評,蔡當局的防疫政策,已經落入“兩個凡是”的陷阱:凡是被大陸證明為合理、可行、有效的抗疫經驗,都一律排斥;凡是帶有大陸色彩的抗疫援助,都一律拒絕。

臺大醫院在收治重症急診,院長親口量能承認已達臨界點。圖片來源於臺媒

  直到上個月27日,陳時中終於改口,稱“為因應當前醫療量能緊繃狀況”,不得不考慮蓋類似方艙醫院的醫療設施。這也意味著民進黨已自知疫情瀕臨失控。截至目前台灣地區已累計有8842個確診個案,造成了137例死亡。 “方艙醫院不能再等了”,中時電子報有評論質問,大陸做過的事就不能做?“到現在還那麼多政治算計?這可是攸關老百姓的生命啊!”《中國時報》曾以“陳時中的方艙心魔”為題,批評陳時中防疫還要滿腦子“反中”思維,指出病毒不會分藍綠,更沒有統“獨”之別

  旺報評論指出,只要“政府”找到問題要害、運用好手中“公權力”和行政資源,在短期內提升量能、控制疫情並不難,如果反其道而行,醫療崩潰的慘劇就會發生。台灣抗疫當務之急,應聚焦在提升病毒檢測與救治能力上。在醫療救治量能上,不論什麼名稱,“政府”應果斷徵用足夠的場地,與有初級醫護能力的志工,收容輕症與無症狀感染者,予以觀察、治療,待其康復。呼籲當局早日行動,“不要再出現病人猝死家中或檢疫所的不幸事件,更不要讓醫院收容不了的輕症與無症狀患者傳染給家人”。

  顯然,在提高醫療救治量能方面,“方艙醫院”是蔡當局繞不過的一道命題。

  (華夏經緯網綜合報道,部分資料參考海峽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