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民進黨的“新腦皮層戰爭”

王昆義

王昆義,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教授。

      作者 王昆義(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教授)

      台灣軍方智庫“防務安全研究院”最近發表一篇“PTT八卦版COVID-19疫情輿論分析”的論文,點名PTT的某些賬號涉及認知作戰,且有大陸色彩。PTT全名為“批踢踢實業坊”,簡稱“批踢踢”,是一個台灣電子佈告欄(BBS),採用Telnet BBS技術運作,建立在台灣學術網路的資源之上,以學術性質為原始目的,提供線上言論空間。這篇研究論文由“防務安全研究院”發表,可見民進黨當局對網路上的認知作戰非常在意。

      早在1990 年蘭德公司的兩位智庫學者阿奎拉(John Arquilla)與倫菲爾德(David Ronfeldt)在針對新興網路所存在的安全隱患研究時,即已預見網路戰的發生,他們主張未來的衝突不再僅靠強大的實體武裝力量來獲取勝利,而是憑藉網路資訊的可得性和操縱手段,試圖擾亂、破壞或修改目標群眾所認知的自己與週遭的世界,同時伴隨公共外交舉措、宣傳戰和心理戰、政治與文化顛覆、對媒體的欺瞞或干擾等作為,是一種全新的衝突形式與橫跨各個領域的“新戰爭”型態。

      什麼是“新腦皮層戰爭”

      當時,阿奎拉與倫菲爾德還提出一個“新腦皮層戰爭”的概念,這個概念的意義是指“在不破壞敵方組織的同時,通過影響,甚至調整敵方領導者的意識、理解力和意志…,從而設法控制和塑造敵方組織的行動”。另外,“新腦皮層戰爭”也是在向敵方領導人,灌輸那些精心設計的感知和認知的資料,從而對他的謀劃和判斷能力加以限制和控制,或以假情報迷惑對方。

      這種“新腦皮層戰爭”被認為在資訊時代可以結合科技與意志的一種戰法,打破以往“唯武器論”和“唯意志論”的戰爭論辯。為了使科技與意志能結合做到合理的解釋,阿奎拉與倫菲爾德還又提出兩個“心靈政治”與“認知管理”的概念。

      “心靈政治”是把“網路共同體”和“語言共同體”兩者合而為一。“網路共同體”是以資訊為主導的場域;“語言共同體”是以表述為內容。將資訊和語言結合成為一個作戰體系,就可以形成“輿論戰”的最大效用。當“輿論戰”能在作戰中産生效用,只要利用傳播理論中的“子彈理論”,不斷的散播有利己方的資訊給對方,就能産生新的“心靈政治”,達到認知作戰的目的。

      事實上,在“心靈政治”的轉化過程中會産生一種“認知病毒”,它就像生物界的“生物病毒”,網路界的“電腦病毒”一樣,都會對人類社會生活中産生干擾的活動。所以“認知病毒”可以改變人們的“心靈政治”,進而轉向去認知不同的事務。

      另外,在網路社群中由於虛擬社會所産生的共同想像,群員可以在網路上從上天堂到下地獄去做各種集體想像,久而久之就會去尋求認同的對象,特別是在“網際權力”(cyberpower)的作用下,權力的歸屬感更可以使虛擬社區凝聚成一個個“想像共同體”,人們會在“想像共同體”中尋求可以具有歸屬感的“認同團體”。因此,網路社群能夠牢不可破,就是因為有“認同團體”所産生的“群體迷思”,再加上“網際權力”的作用,每個網路社群的“認同團體”,自然就具有排他性的作用。

      就因網路的“認同團體”具有排他性,所以他們就很容易形成“認知作戰”的戰場,同一思考或具有共同意識型態的虛擬社區,只要喂給他們共同認同的資訊,自然就能夠鞏固這些網路社群。

      民進黨如何操作“認知作戰”

      民進黨深知“新腦皮層戰爭”的重要性,所以民進黨當局針對質疑政策的聲浪,一律都是“抹紅”,就能二元化“親中、反中”,有利民進黨反擊。過去PTT發言較多挺民進黨,但現在PTT風向則有許多不利民進黨討論,民進黨當局為了削弱PTT帶風向能量,採取的作法就是抹紅PTT。

      當然,民進黨當局委託軍方智庫進行PTT的研究,其實用意在於把PTT鄉民跟民進黨關係切割,加上又抹紅PTT網軍,無非就是削弱這些鄉民帶動網路風向的能量。民進黨目前“網軍”大部分在臉書上帶動風向,先由一群人帶動一個類似議題,再由側翼轉傳文章,引起討論,過去民進黨得勢的時候,這種作法非常有用,很常成功帶起有利民進黨的輿論。

      最典型的例子,即是今年5月份一位親綠的網路寫手林瑋豐在臉書透露,網路近期流竄鼓吹刪除“疾管家”的假資訊。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舉此轉發此文,強調是大陸對臺的認知作戰。不過林瑋豐卻被網友起底,過去多次發表親中言論,被掀出是自導自演的操作反串認知戰。

      至於,民進黨為何操作認知作戰可以成功,主要還是在全球化的影響下,普遍社會已經M型化,中産階級被弱化之後,社會上理性力量降低,底層群眾容易被操控,這也是民粹主義會被帶動的緣故。

      台灣社會在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發生之後,企業普遍走向低薪化,普遍的社會大眾在高房價、高物價的壓力下,為了生存,很容易被搧動去對某些事務找出氣口,也容易被搧動去攻擊被指涉的可能剝奪的對象。大陸的崛起正是民進黨可以引導針對台灣的剝奪者,不管是經濟、政治、社會、軍事等各領域,只要民進黨網軍稍加搧動,自然能夠被同一立場的群眾所接受。特別是在疫情的隔離之下,兩岸不像以往頻繁往來,民進黨網軍拿“大陸圖像”射飛鏢,就容易達成他們抹紅的效果。

      畢竟,在兩極分化的社會之下,資訊的操控者主要是來自政府,由政府所産制的資訊,再由網軍去傳佈,“真相”自然被網軍所定義,一般大眾只會相信同一立場者所發出的資訊為真,而不會在乎資訊是否真的為真。亦即,邏輯的作用在M型化的社會,已經不再是主要影響大眾思維的唯一作用,相同的“立場”與“政治正確”的思考,變成是引導群眾思維的新生力量。

      所以,台灣防衛院所做的這篇PTT研究,他們用了一句話:“會傳染的不只病毒,還有情緒”。“情緒”才是在人們的腦皮層中可以産生認知改變的催化劑,資訊是死的、靜態的,有了情緒催化劑存在,自然會變活,讓“假資訊”變成“真資訊”。但其實是若拿掉“情緒”的催化作用,假資訊還是假資訊。

      因此,民進黨的“新腦皮層戰爭”,就是利用群眾情緒轉化的操控,把“假資訊”都變成他們口中的“真資訊”,以引導支援者去改變對“大陸圖像”的認知,這樣就可以達成他們反中、抗中的目的。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邱夢穎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