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試析二十一世紀中美台海權力格局演變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媒體連結      2021-08-10 11:00:02

【摘要】21世紀以來隨著中國崛起,東亞權力結構逐漸發生變化,開始向中美兩極格局演變。從權力轉移理論視角來看,中國崛起的事實導致中美在東亞出現了權力轉移的現象,從而對台海格局帶來深遠影響。本文分析認為,中美東亞權力結構的變化,在台海將會造成中國與美臺“隱性同盟”博弈的加劇,形成中美與台灣地區互動的迴圈模式,但是不會改變大陸在兩岸關係中的主導權和主動權。

  21世紀以來,中國崛起導致中美東亞權力結構發生變化。特朗普時期,美國對華政策出現重大調整,將中國定義為“戰略競爭對手”,開始與中國進行全面競爭,對中國進行遏制。拜登上臺後,繼承了特朗普政府對華強硬的政策,中美戰略博弈加劇。在台海地區,美國加大了打“台灣牌”的力度,美國“以臺制華”的戰略在中國崛起的背景下更加清晰,從而導致台海權力格局出現新的變化。

  一、中美東亞權力結構變化對台海格局的影響

  台海一般指台灣海峽,狹義上僅包括台灣海峽兩側的中國大陸和台灣,但由於台灣海峽處於東亞海上交通線的核心位置,是東亞地區各國利益的交匯點,所以應該將台海的範圍擴大至東亞地區。而實際上是域外國家的美國,作為全球唯一的霸權國,通過軍事同盟條約、貿易聯繫等與區域內各方保持了密切的關係,從而可以認為是對台海格局有重要影響的國家。所以,本文認為廣義的台海應該包括:中國大陸、台灣、日本、美國,研究台海格局的演變及影響也主要是以上幾方之間的關係。筆者認為,進入21世紀以來,台海格局的演變經歷了兩個階段。

  1.中美“聯合壓獨”(2000-2008)

  2000年台灣實現了第一次政黨輪替,主張“台獨”的民進黨上臺,台海形勢陷入緊張。陳水扁當局實行“激進台獨”路線,加緊推動“法理台獨”,不斷在“正名”、“制憲”、“公投”、“入聯”等敏感領域做文章,碰撞大陸的底線,使得兩岸面臨戰爭風險,嚴重破壞了台海地區的和平與穩定。由於美臺之間特殊的關係,陳水扁當局的“法理台獨”活動也讓美國面臨壓力,美國感到有被陳水扁拉下水的風險,這將嚴重損害美國的利益,美國是不能接受的。

  2002年8月,台灣地區領導人陳水扁提出“一邊一國”論,宣稱“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與大陸,一邊一國,要分清楚”,鼓吹“公民投票”決定“台灣前途”。①陳水扁的言論引發了大陸的強烈反對,為了展現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堅定立場,南京軍區首次在上海市中心舉行防空演習,假定“某島當局在某大國支援下,妄圖實施獨立”。美國也感到事態的嚴重性,針對陳水扁的“一邊一國”論,時任美國駐華大使雷德(Clark T. Randt Jr.)向中國表示對陳水扁的言論“一點兒也不知情”。時任“美國在台協會”(AIT)台北辦事處處長包道格(Douglas H. Paal)向民進黨當局發表了嚴肅的“表態”,以平息大陸的憤怒。美國國務院官員表示,美國遵守“一個中國”政策,信守中美三個《聯合公報》。②美國的表態使得緊張的事態逐漸平息下來。

  2003年5月,在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圖謀再次失敗後,陳水扁提出要進行“公投”。9月,陳水扁提出了“催生新憲法”的主張。③10月24日,進一步拋出“公投制憲”時間表。④針對陳水扁當局的分裂行徑,大陸國台辦主任緊急訪美進行溝通。軍方也在福建舉行了參演兵力超過十萬人的大規模軍事演習,給“台獨”勢力以震懾。美國方面也出來“滅火”,副國務卿阿米蒂奇(Richard Lee Armitage)和副助理國務卿薛瑞福(Randy Schriver)表示,“不支援旨在走向獨立的公投或制憲”,美國在《與台灣關係法》中的義務不超過“提供軍備”及“在亞太地區駐軍”。⑤小布希總統在會見溫家寶總理時説,“台灣領導人最近的言行表明,他有意要片面改變現狀,這是我們所反對的。”⑥

  2005年3月,大陸頒布了《反分裂國家法》,其中第八條規定:“‘台獨’分裂勢力以任何名義、任何方式造成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事實,或者發生將會導致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的重大事變,或者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完全喪失,國家得採取非和平方式及其他必要措施,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這也是大陸動武的三條底線。

  2007年初,陳水扁又提出“以台灣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7月,台灣“公投審議委員會”通過了“入聯公投”案。隨後民進黨發起“公投護台灣、加入聯合國”大遊行,陳水扁親自參加。2008年2月,民進黨當局決定,“入聯公投”、“返聯公投”與“總統”選舉合并舉行。大陸國台辦發表聲明,“陳水扁當局執意舉辦‘入聯公投’,是謀求改變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的現狀、走向‘台灣法理獨立’的重要步驟,是變相的‘台獨公投’。”⑦美國也對民進黨當局密集施壓,反對單方面改變現狀的行為。時任美國國務卿賴斯(Condoleezza Rice)表示,“我們認為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進行‘公投’是一項挑釁性的政策,將不必要地增加台海地區緊張局勢,而且也不會給台灣民眾在國際舞臺上帶來實際的利益。”⑧時任“美國在台協會”(AIT)理事主席薄瑞光(Raymond F. Burghardt)甚至帶著小布希總統的授權書,與國務院台灣事務負責人史伯明(Douglas Spelman)等人赴臺施壓,并公開批評陳水扁“走後門”。⑨

  可以看到2000-2008這一時期,台海格局出現了一種微妙的局面,即中美“聯合壓獨”,共同維護台海和平穩定。雖然學界對於中美共同“管控”台海存在不同的聲音,但事實就是中美在共同利益面前達成了一種微妙的默契。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這一時期台海格局的主要特點是中美“聯合壓獨”,但是雙方的出發點卻有著顯著區別,中國是從維護國家統一和主權的角度出發反對台當局的“台獨”活動;而美國卻是從維護自身在台海的利益出發,有限度地“施壓”民進黨當局。中美雖然在事實上形成了“聯合壓獨”的合作局面,但并不意味著中美在台灣問題上的分歧消失或者減少,美國對中國的戰略疑慮也沒有降低。美國“以臺制華”的戰略不會因為台海局勢的變化而改變,不會影響到台灣作為美國“棋子”的作用。在陳水扁執政時期,美國對臺軍售17次,數額達到110.17億美元,年均13.8億美元。美國的台海戰略是維持現狀,既不希望兩岸走得太近,也不希望兩岸關係太壞,其實質就是控制或者緩和兩岸危機,而不是從根本上解決危機。⑩

  2.美國強化“以臺制華”(2008-至今)

  2008年台灣實現了第二次政黨輪替,承認“九二共識”的國民黨上臺,兩岸關係出現積極向好的局面。然而,美國對華的戰略思維卻沒有因為台海局勢的緩和而改變,在馬英九“不統、不獨、不武”的政策下,中美在陳水扁執政時期“聯合壓獨”的默契消失。奧巴馬時期美國深陷國際金融危機,出現相對衰退,而中國經濟的表現依然強勢。據統計,中國在奧巴馬任期內的GDP年均增長率達到8.2%,而同期美國的GDP年均增長率袛有1.52%,2010年中國GDP超過日本成為世界第二,2016年中國GDP達到美國的60%左右,構成了權力轉移的門檻。?隨著中美實力的接近,奧巴馬政府對華政策逐漸開始由合作向對抗轉變,中美關係出現“螺旋式下降”,即不是直線式的迅速下降,而是有曲折和反覆的“螺旋式下降”,雙方絕大部分時間是合作關係,但是合作的程度逐漸降低。

  在奧巴馬第二任期,美國提出“亞太再平衡”戰略,所謂“再平衡”就是為了平衡中國在亞太地區不斷增長的影響力,在這種背景下,美國加強了與台灣的關係,并表示不支援兩岸跨進政治對話與建立軍事互信機制。?2015年兩岸領導人在新加坡舉行歷史性會面之後不久,奧巴馬政府便宣佈對臺軍售,有意平衡中美在台海的利益天平。正是在這一時期,美國對臺軍售規模達到了創紀錄的200億美元以上,美國向台灣出售了包括“黑鷹”直升機、“愛國者-3”反導系統、掃雷艇等先進軍事裝備,還支援台灣發展針對大陸的“不對稱戰力”。?

  2016年台灣實現第三次政黨輪替,民進黨再次上臺,蔡英文拒絕接受“九二共識”,兩岸關係出現倒退。美國方面,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成為總統,他以“美國優先”為口號,在對外關係中強調要將美國的利益放在首位。2017年12月,美國對華政策出現重大調整,將中國視為“戰略競爭對手”,認為中國是美國安全的首要威脅,?美國開始與中國進行全面競爭,對中國進行遏制,中美戰略博弈加劇。美國對華政策調整的主要原因是因為中國崛起,中美實力差距縮小,美國擔心中國會挑戰美國的霸權地位,從現實主義角度出發而率先進行的一種自我調整。權力轉移理論認為當崛起國的實力達到主導國80%的時候,就進入了一個“實力持平”的階段,這一階段最有可能發生權力轉移。2018年中國GDP為13.608萬億美元,美國GDP為20.544萬億美元,中國約佔美國的66%,正在迅速向80%的“持平階段”接近。?在這種背景下,2018年美國開始對華發動“貿易戰”、“科技戰”;提出針對中國的“印太戰略”;在台灣問題和南海問題上不斷挑釁中國,在多個領域給中國製造麻煩,以期延緩中國崛起進程,其中“台灣牌”成為美國對華博弈的一個重要“籌碼”,“以臺制華”思維更加清晰。特朗普時期,美國出臺了一系列“挺臺”法案,如“與台灣交往法”、“台灣保證法”、“台北法案”等,給“台獨”勢力釋放了嚴重的錯誤信號;加強與台灣的軍事聯繫,特朗普時期總共批准了11次對臺軍售,總價超過183億美元,包括M1A2主戰坦克、“愛國者-3”導彈、F-16V戰機等先進軍事裝備。美國還不斷在敏感時期派出軍艦軍機進入台灣海峽給“台獨”勢力撐腰;提升台灣在美國對外戰略中的地位。2017年,特朗普政府首次將台灣寫入《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的“印太章節”,稱“美國將根據‘一個中國’政策,維持與台灣的堅強關係,并依據‘與台灣關係法’提供台灣正當防衛所需武器以遏制威脅”。美國一再強調與台灣有共同利益,台灣的“新南向政策”與美國的“印太戰略”有交集。在台灣2020選舉中,美國明顯支援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高調安排蔡英文在台灣“大選”前“過境”美國紐約,此舉明顯向外界表達“挺蔡”的意圖;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球爆發後,特朗普政府表態支援台灣成為世界衛生大會(WHA)觀察員。疫情之下,世界經濟遭到巨大衝擊。中國由於率先採取嚴格的疫情防控措施,成為世界主要大國裏最先控制住疫情的國家,并且經濟最先得到恢復和發展。2020年中國GDP首次突破100萬億元,首次達到美國的70%。在中美實力差距進一步縮小的背景下,美國打“台灣牌”遏制中國的戰略企圖沒有改變。可以預見,當前以及今後一段時期台海格局演變的趨勢就是在中國崛起的背景下,中美圍繞台灣問題進行激烈博弈。

二、中美權力結構變化對台海格局的影響

  1.造成中國與美臺“隱性同盟”博弈的加劇

  近些年中美實力對比逐漸接近,在中美權力結構發生變化的背景下,美國對華政策發生重大調整,從與中國合作為主競爭為輔轉變為全面競爭和遏制,中美博弈與戰略對抗加劇,美國加大了打“台灣牌”的力度,台灣在美國東亞戰略中的地位有所上升,加上蔡英文當局對美國實行“一面倒”的政策,迫不及待地扮演美國遏制中國的“馬前卒”,美國“以臺制華”,蔡英文“聯美抗中”,所以當前在台海形成了中國與美臺“隱性同盟”激烈對峙的格局。隨著中美關係的惡化,美臺“隱性同盟”甚至有進一步強化的趨勢。美國的“印太戰略”公然納入台灣,將台灣當局定位為“區域貢獻者”。美國“國防授權法”含有“推動與台灣進行實戰訓練及軍事演習之機會”、“推動美臺高級國防官員及軍事將領之交流”等內容。?近年來,美國不斷有人鼓吹允許美國海軍軍艦例行停靠台灣港口,并允許美軍太平洋總部接受台灣提出的靠港要求。2017年5月,台灣海軍陸戰隊在“漢光軍演”後赴夏威夷與美軍協同訓練,這是臺軍39年以來首次以一個完整排級編制與武器裝備的地面部隊,踏上美國本土與美軍進行協同作戰訓練,?反映了美臺軍事關係“同盟化”的趨勢。美臺關係的加強,尤其是軍事政治關係的加強,讓中國大陸面臨的戰略壓力增大,也導致中國大陸與美臺“隱性同盟”博弈加劇。

  2.形成中美與台灣地區互動的惡性迴圈模式

  隨著中美東亞權力結構的變化,中美與台灣地區之間的互動似乎形成了一個迴圈模式,台灣當局一挑釁大陸,大陸就反制“台獨”,美國就打“台灣牌”,台灣當局就積極配合。特朗普上臺後提出“印太戰略”,蔡英文第一時間就在台灣“外交部”下設立“印太辦公室”,顯示對“印太戰略”的重視。為配合美國對華“貿易戰”、“科技戰”,蔡英文當局禁止台灣企業採購大陸相關産品,禁止大陸一些高科技産品在台灣市場銷售;大力購買美國農産品,擴大對美投資,提升臺美經貿關係。2020年1月,蔡英文連任成功,5月20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表聲明祝賀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就職,將其稱為所謂“總統”,并吹噓美臺“夥伴關係”。這是美國國務卿最近幾十年第一次公開祝賀台灣地區領導人開啟新的任期。美國政府一些官員和美國一些政客也向蔡英文發視頻賀辭。美方上述舉動嚴重違反一個中國原則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規定,嚴重干涉中國內政。引起了中國的強烈憤慨,并予以譴責。?2020年,隨著中美關係加速惡化,“聯美抗中”的蔡英文開始第二任期,中美與台灣地區之間這種互動的惡性迴圈模式很有可能還將持續下去,成為常態。

  3.不會改變大陸在兩岸關係中的主導權和主動權

  雖然,中美權力結構的變化對台海格局帶來影響,但是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的那樣“決定兩岸關係走向的關鍵因素是祖國大陸的發展進步”。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台灣問題是中國內政,事關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涉及中國的核心利益,中國在台灣問題上的立場是一貫的、堅決的、明確的,絕不允許台灣從中國分裂出去。一段時期以來,台海格局并沒有向著積極方向演變,主張“台獨”的民進黨再度執政,并且向著“一黨獨大”的趨勢演變。民進黨在島內大搞“綠色恐怖”,製造“寒蟬效應”,島內“統派”勢力在民進黨的打壓下已經噤若寒蟬。蔡當局大搞“去中國化”,通過“修法”杯葛兩岸交流,台灣島內的分離傾向在增強,台海形勢更加複雜嚴峻。

  然而,隨著中國崛起帶來實力的增強,兩岸實力對比的天平已經大幅向大陸傾斜,并且這一趨勢還將持續下去,中國大陸越來越有能力反制島內“台獨”勢力和外來干涉勢力的挑釁。中國迎來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光明前景。台灣問題因民族弱亂而産生,必將隨著民族復興而終結,中國不會讓兩岸分隔的局面一直持續下去。當前大陸已經牢牢掌握了兩岸關係的主導權和主動權,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影響并決定台海戰略格局的演變,“台獨”勢力越來越難以通過“聯美拒統”實現“台獨”了,對此應該保持充分的戰略自信和戰略定力。

  三、結論

  權力轉移理論揭示了世界權力格局變化的規律,而區域權力轉移的理論修正則從微觀層面揭示了一個地區權力格局重組的過程。21世紀以來,中美東亞權力結構的變化過程,不但印證了這一理論的客觀性,而且豐富了這一理論的內涵。隨著中國崛起,東亞權力結構正在向中美兩極格局演進,中國在東亞的影響力不斷提升。

  在台海格局方面,當前大陸已經牢牢掌握了兩岸關係的主導權和主動權,有充分的手段應對“台獨”勢力和外來干涉勢力的挑戰。但是,我們也應該清楚地看到,台灣問題非常複雜,絕非一朝一夕就能解決的。這就需要我們保持戰略定力和戰略自信。在嚴峻複雜的兩岸關係形勢下,中國大陸要努力利用各種積極因素,化解消極因素,從而早日促成兩岸統一,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註釋:

  ①《陳水扁首次明確提出兩岸“一邊一國”論》,參見http://www.huaxia.com/zt/2002-30/102755.html,最後訪問時間:2020年4月15日。

  ②Philip T. Reeker, "Daily Press Briefing"參見http://2001-2009.state.gov/r/pa/prs/dpb/2002/12477.html,最後訪問時間:2019年12月19日。

  ③“2006年催生新‘憲法’”,台灣《自由時報》,2003年9月29日。

  ④2006年10月,催生“新憲法”,2007年5月公佈,2008年正式實施。參見林晨柏等:“‘陳總統’:明年‘大選’三個競爭”,台灣《中國時報》,2003年10月26日。

  ⑤Deputy Assistant Secretary for East Asia and Pacific Affairs, "US-Taiwan-China Issues," Foreign Press Center Briefing, 20 November, 2003.

  ⑥《溫家寶總理與美國總統布希舉行會談》,《人民日報》,2003年12月11日,第1版。參見http://www.whitehouse.gov/news/release/2003/12/20031209-2.html,最後訪問時間:2020年12月1日。

  ⑦“中台辦、國台辦就陳水扁當局公告舉辦‘入聯公投’發表受權聲明”,《人民日報》,2007年2月3日,第2版。

  ⑧C o n d o l e e z z a  Rice, "Press Conference by Secretary of State Condoleezza Rice," Dec.21, 2007, 參見http://2001-2009.state.gov/secretary/rm/2007/12/97945.Htm,最後訪問時間:2019年12月19日。

  ⑨Raymond F. Burghardt, "Press Roundtable," December 11, 2007, http://www.ait.org.tw/zh/officialtext-ot0721.html,最後訪問時間:2019年12月19日。

  ⑩安衛、李東燕:《十字路口上的世界:中國著名學者探討21世紀的國際焦點》,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0年版,第395頁。

  ?根據世界銀行的統計,中國在奧巴馬任期內的GDP增長率分別為:9.4%、10.636%、9.536%、7.85%、7.758%、7.298%、6.9%、6.7%。同時,2016年中國GDP總額(現價美元)為11.191萬億美元,而同年美國GDP總額(現價美元)為18.624萬億美元。因此,這段時期中美GDP總額的比值為60%左右。相關資料請參見:世界銀行數據庫,https://data.worldbank.org.cn/?locations=CN-US。

  ?《港媒:大陸將面臨台灣或成美日同盟“隱形成員”》,參見https://taiwan.huanqiu.com/article/9CaKrnJFfnk,最後訪問時間:2020年6月15日。

  ?汪曙申:《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下的臺美關係新態勢》,《台灣研究》2016年第1期,第71-79頁。

  ?Donald J. Trump. Address Before a Joint Session of the Congress on the State of the Union, 參見https://www.presidency.ucsb.edu/document/address-before-joint-session-the-congress-the-state-the-union-25,最後訪問時間:2019年12月31日。

  ?世界銀行官網數據,參見https://data.worldbank.org.cn/country/united-states?view=chart,最後訪問時間:2021年4月20日。

  ?《“美國2019‘國防授權法’涉台條款全文”》,參見http://www.crntt.com/doc/93_7950_105147856_1_0802065941.html,最後訪問時間:2021年4月2日。

  ?《港臺媒體稱臺陸戰隊5月底秘密赴美訓練,美臺同盟踏入實質》,參見https://www.guancha.cn/local/2017_07_31_420751.shtml,最後訪問時間:2020年3月21日。

  ?《外交部聲明》,參見http://new.fmprc.gov.cn/web/zyxw/t1780865.shtml,最後訪問時間:2021年4月15日。

  (全文刊載于《中國評論》月刊2021年7月號,總第283期)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