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統一是民族復興核心要義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媒體連結      2021-09-06 16:03:50

  中國人民大學兩岸關係研究中心主任王英津教授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8月號發表專文《論國家統一是民族復興的核心要義》,作者認為: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國家完全統一將進一步成為大陸未來對臺工作的主軸,要在促統中反“獨”,在促統中反干預。這與前些年的反“獨”促統、以反“獨”優先相比,已有明顯的不同,這預示著大陸對臺工作重心將逐漸發生重大轉移。文章內容如下:

  2021年7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産黨成立100週年大會上的講話指出:“解決台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是中國共産黨矢志不渝的歷史任務,是全體中華兒女的共同願望。要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和‘九二共識’,推進祖國和平統一進程。包括兩岸同胞在內的所有中華兒女,要和衷共濟、團結向前,堅決粉碎任何‘台獨’圖謀,共創民族復興美好未來。任何人都不要低估中國人民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堅強決心、堅定意志、強大能力!”①單純從文字上看,這段涉台表述在之前黨和政府的重要文件以及領導人講話中曾反覆出現過,並沒有什麼新提法。但從語境和意涵看,這段文字並不是對過去表述的簡單重復,而是通過一定的表達手法和技巧將內容重新組合,更集中、更清晰地闡明瞭中國共産黨在未來領導中國人民實現第二個百年目標進程中必須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國家統一的決心和意志。具體言之,這段表述總共包括四句話,前三句主要講的是我們實現國家統一和民族復興的願望和意志,當然,第三句中也包含有“堅決粉碎任何‘台獨’圖謀”的內容。第四句主要講的是我們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決心,這不僅是針對美國人講的,也是針對“台獨”勢力講的。如果將這段表述和整篇講話的精神結合起來通盤理解,其表達的總體意涵可謂清晰明瞭,那就是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國家完全統一將進一步成為大陸未來對臺工作的主軸,要在促統中反“獨”,在促統中反干預。這與前些年的反“獨”促統、以反“獨”優先相比,已有明顯的不同,這預示著大陸對臺工作重心將逐漸發生重大轉移。

  為更好地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在今年“七·一”講話中涉台論述的基本精神,深刻認識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程中完成國家統一大業的重大意義,筆者試圖從國家統一與民族復興的內在關聯、實現國家完全統一面臨的複雜國際環境、未來兩岸統一的前景,以及如何把握國家統一的歷史機遇等方面對此問題作進一步分析。

  一、國家統一是民族復興的重要標誌

  台灣問題不僅事關中國的核心利益,而且關係到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成敗,因此,解決這一問題的偉大意義便從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上升到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高度。

    其一,國家統一是民族復興的題中之義。從文獻梳理的結果看,早在2000年1月31日,人民日報社論《實現和平統一共同振興中華》就首次將國家統一與民族復興並放在一起進行了論述,但並沒有具體闡釋二者的關係。該社論指出:“台灣問題不但能夠解決,而且一定能夠早日解決。中華民族在新千年的偉大復興一定會早日實現。”②後來,經過黨的十六大報告、十七大報告、十八大報告、十九大報告等一系列文件的進一步闡述,民族復興與國家統一的關係變得逐漸清晰。尤其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月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中指出:“台灣問題因民族弱亂而産生,必將隨著民族復興而終結。”③這是迄今為止對國家統一與民族復興關係最為權威的論述,將兩者關係表述得簡潔明瞭,解決了長期以來關於國家統一與民族復興孰先孰後的爭論。按照這一表述,中華民族復興之日,兩岸統一必然已經完成,而實現中華民族復興的截止時間是2050年,因而國家統一問題的完成時間也就不會晚于2050年。需要説明的是,2050年之前實現兩岸統一的説法,不是大陸官方直接論述或公佈的,而是人們根據官方的相關論述推理出來的。但應該説,這個推理是合乎邏輯的。

  其二,國家統一是民族復興的重要組成部分。國家統一是內含於民族復興的一部分,而不是獨立於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外的一項政治工程。在民族復興這項偉大工程中,有許多子工程,國家統一就是其中的子工程之一,該工程與其他工程相比,雖然在解決的時序安排上有些後置,但這並不意味這國家統一工程不及其他工程重要。毫無疑問,無論任何時候,國家統一大業都是最重要的政治任務。國家統一要在民族復興的歷史進程中來實現,兩者是整體與局部的關係,具有一體性和同步性。對於二者的關係,先前之所以有孰先孰後的爭論,是因為有些學者將兩者關係理解成了並列關係或交叉關係,將前者看成了後者之外的東西。事實上,民族復興與國家統一是包含與被包含關係,而不是交叉關係,也不是並列關係。

  其三,國家統一是民族復興的重要標誌。沒有國家統一,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民族復興的內涵理應包括免受外來干預的內容。按照黨的十九大報告的論述,實現民族偉大復興之時,我們的國家一定是從“富起來”發展到了“強起來”。倘若中華民族復興時我們自己的領土仍處於另外一個國家的染指和干預之下,“強起來”將無從談起,一個尚未統一的國家難以成為世界強國。2018年10月25日,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魏鳳和出席第八屆北京香山論壇致辭指出:“中國目前仍是世界上唯一沒有實現統一的大國”④,這句話的意涵不言而喻。目前中國是一個發展中大國,內部存在分裂尚可容忍;但隨著中國日益強大和國際地位不斷提升,內部分裂將會與中國的大國形象嚴重不符。台灣問題若繼續存在,中國的國際尊嚴就無法樹立,也就談不上實現了真正意義的民族復興。解決台灣問題不僅有助於提升中華民族的整體尊嚴和自豪感,而且有助於提高中國的國際地位,使中國以世界強國的形象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 

    二、國家統一是民族復興的內在要求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已進入不可逆轉的歷史進程,而台灣問題越來越成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路上的“絆腳石”,所以必須儘早加以解決。解決這一問題的直接意義就是要將這塊“絆腳石”變成“墊腳石”。

  其一,國家統一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沒有國家統一,就沒有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2014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會見台灣和平統一團體聯合參訪團時指出“國家統一是中華民族走向偉大復興的歷史必然”。⑤2017年10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提出“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⑥2019年1月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會上指出“祖國必須統一,也必然統一。這是70載兩岸關係發展歷程的歷史定論,也是新時代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⑦這些講話已經明確傳達出實現國家完全統一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

  其二,1949年以來,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國家完全統一是我們黨、政府和人民矢志不渝的歷史任務。從20世紀80年代提出的三大歷史任務來看,目前除解決台灣問題以外的其他兩大任務目標已基本實現,即便尚未完全實現,但袛要按照目前的路線圖和時間表繼續向前推進,二者的完全實現是水到渠成的事。但是,台灣問題卻遲遲沒有得到解決。接下來,在實現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的進程中,我們的主要政治任務應是集中力量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國家完全統一,這不僅意味著20世紀80年代以來的政治任務會在不久的將來得以完成,也意味著1949年以來黨和政府一直訴求解決台灣問題、完成國家統一大業的夢想將得到實現。

  其三,台灣問題將越來越成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嚴重障礙。兩岸尚未統一,是中華民族的最大遺憾,台灣問題成為國際反華勢力遏制中國崛起的重要抓手。台灣問題未能得到解決,尤其是島內“台獨”勢力及其分裂活動不僅造成了兩岸之間的巨大內耗,給中華民族的整體利益帶來了巨大傷害,而且嚴重阻礙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進程。隨著時間的推移,台灣問題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牽製作用會越來越大。在此情形下,解決台灣問題將成為擺在大陸面前的首要政治任務。

  其四,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國家完全統一是大陸14億人民的共同願望。對中國而言,台灣問題可謂是一個久拖不決的歷史遺留問題。無論從哪個角度分析,該問題都到了一個該解決的時候。完成國家統一大業是大陸14億人民的心之所向、民意所歸,具有廣泛的社會基礎。近些年來,大陸民眾對“台獨”越來越沒有耐心,武統聲浪十分高漲。大陸民眾儘管在很多問題上存在分歧,但在國家統一問題上的態度卻高度一致,儘早解決台灣問題已成為普遍共識。中央順應民意、解決台灣問題,符合中國人民對國家統一的高度期待。關於這一點,可以從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産黨成立100週年大會上講到這一問題時連續三次獲得的熱烈掌聲中得到有力印證。

  其五,實現兩岸統一是確保中國地緣政治安全的需要。台灣島位於中國東南沿海的門戶位置,是美國所謂亞太戰略佈局的重要一環,是圍堵中國大陸的前沿陣地,對美國具有極為重要的軍事戰略價值,因而被稱為“不沉的航空母艦”。由於台灣問題的存在,中國的東南門戶一直洞開,這直接危害我國的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兩岸尚未統一不僅直接影響著我們走向“深藍”和“東進戰略”的實施,也直接影響著黨的十八大所確立的“海洋強國”戰略目標的實現。兩岸統一將給中國帶來巨大的戰略價值,不僅可以打破美國利用第一島鏈對中國的戰略圍堵,而且將會大大提升中國向西太平洋海域投送軍力和戰略物資的能力,這會讓亞太地區的秩序格局向著對中國更加有利的方向發展。 

   三、台灣當局拒統謀“獨”將貽誤和平統一時機

  儘管海峽兩岸尚未統一,但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的歷史、法理和事實從未改變,也不可能改變。台灣當局拒統謀“獨”不僅無法改變兩岸統一的大勢,反而會使自己喪失跟大陸商談統一的最佳時機。

  其一,台灣社會拒統謀“獨”是這些年來台灣當局持續不斷地教化、引導的結果。所謂的“天然獨”,其實是“人造獨”;所謂的“拒統”,其實是“精英引導的拒統”。毋庸掩飾,拒統已成為台灣社會意識的最大公約數。儘管藍綠兩大陣營內部有分歧,但在抗拒統一問題上卻高度一致。台灣當局一方面“受益於”台灣民意,因為可以藉民主和民意作“擋箭牌”來抗拒大陸的統一;但另一方面,台灣當局也將“受制于”台灣民意,因為將來台灣當局迫於無奈袛能接受兩岸統一時,如何改變自己長期灌輸給台灣民眾的“拒統”意識,並讓其接受兩岸統一的選擇,這可能是台灣當局將來會面臨的一個困境。

  其二,從目前島內來看,支援統一的力量越來越小,使和平統一的可能性越來越小。就政黨格局而言,除非有偶發性因素出現,民進黨一黨獨大的局面短期內難以改變。蔡英文上臺以來,台灣當局採取拒統謀“獨”的兩岸政策。2019年民進黨當局先後修訂“國安五法”,目的就在於阻擋兩岸交流,以此捍衛“台灣主體性”。退一步來説,即便民進黨今後的立場稍微緩和,或者國民黨有朝一日重新上臺,其抗拒大陸統一的政策在短期內也不會改變。台灣長期拒絕與大陸統一,已給中國的主權、安全、發展利益造成巨大傷害,大陸方面不會允許此情況無限期拖延下去。

  其三,台灣社會看不清兩岸統一的大勢,對維持所謂的“不統現狀”抱有幻想。長期以來,美國基於自身利益而在台海問題上奉行“大陸不統、台灣不獨”的離岸平衡政策,這一政策使台灣似乎看到了“不統的希望”,並將美國視為“保護”或支撐其抗拒大陸統一的依靠力量。在這種情勢下,台灣社會對大陸方面所提出的各種和平統一建議一概充耳不聞。近幾年,隨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目標的日益接近,中國的國家統一問題被逐漸提上議事日程。美國為維護自身的世界霸權地位,竭力阻撓中國在實現民族復興的進程中完成國家統一,不僅如此,它還拉攏日本、澳大利亞等盟友紛紛干預台海問題,這使得台灣社會抗拒統一的信心大幅增加。台灣社會的拒統將導致兩岸逐步喪失和平統一的良機,最後可能使兩岸走向大家都不願意看到的結局。<

  其四,台灣當局的拒統謀“獨”會使自己在未來兩岸統一問題上的可選擇空間越來越窄。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國共産黨成立100週年大會上的講話中雖然對此沒有説得那麼直白,但其意涵非常明確,相信台灣方面能夠聽得懂。在實現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的過程中,儘早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國家完全統一,已成為大陸14億人民的高度共識和迫切願望。“台獨”勢力任何抗拒兩岸統一的行動,都將是螳臂擋車。事到如今,台灣當局應該認清大勢,放棄拒統謀“獨”的兩岸政策,儘快回到“九二共識”軌道上來,在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基礎上,爭取比較體面地與大陸實現和平統一,並獲得較好的制度安排。常言道:“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四、外部勢力阻撓兩岸統一註定徒勞無益

  從外部看,中國實現國家統一的國際環境發生了巨大變化。具體來説,中國的統一被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勢力視為引發世界秩序變動、重組的重要變數,因而增加了他們對我們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國家統一的敵視和阻滯。

  眾所週知,百年變局的核心是中美戰略地位之爭,而中美戰略地位之爭的核心之一是台灣問題。從這一關係鏈條看,台灣問題成為影響百年變局的關鍵性問題,足以觸發世界敏感政治神經。在美國看來,中國統一問題的解決會加速百年變局的進程並會朝著對它不利的方向發展。儘管兩岸統一屬於中國的內政問題,但美國認為,中國解決台灣問題有可能會産生骨牌效應,導致其在亞太地區的盟友對其改變政策。並且中國完成統一必然意味著整體實力和影響力的巨大躍升,這些都會直接挑戰美國在亞太地區的主導地位,進而衝擊其在世界秩序中的主導地位。因此,美國將中國解決台灣問題視為亞太秩序和世界秩序改變的重要組成部分,至少是影響亞太秩序和世界秩序走向的重要變數。這樣一來,中國解決台灣問題與中美戰略對抗、亞太秩序改變、世界秩序重組就很巧合地在時間上形成高度重疊。為阻撓中國統一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進程,美國以中國解決台灣問題會挑戰世界秩序、威脅西方價值觀為由,拉攏日、英、澳、加、法、德等盟友以及“七國集團”、歐盟、北約等區域性國際組織干涉或介入台海問題,企圖通過“威懾”阻止中國解決台灣問題。這種外部因素的介入,成為中國解決台灣問題複雜國際背景的一部分,這無疑增加瞭解決台灣問題的難度和所要付出的代價。然而,我們堅信,美國及其盟友的阻撓和威懾不僅不會有任何效果,反而會堅定中國大陸實現統一的堅定意志和決心。

  五、統籌國際國內大局把握統一契機

  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恰似中國目前正在下一盤“圍棋”,這盤棋的主要對手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大國。崛起與反崛起就構成了中國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博弈的焦點。在博弈雙方的周圍,有很多旁觀“下棋”的國家,有的期盼我們民族復興,有的害怕我們民族復興,亦有的秉持中立態度。這些均是我們實現國家統一和民族復興所必須面對的複雜國際環境和條件。在這盤棋局之中,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國家完全統一,即是中國必須要走的一步棋。

  如何走好統一這步棋,的確考驗著大陸政界、學界的智慧。堅持統籌國內國際兩個大局是黨中央在中國同世界的關係發生了歷史性變化的大背景下提出的重大戰略思想。筆者認為,我們也應當用這一思想來指導我們的國家統一大業,要從統籌兩個大局的戰略高度來審視、謀劃和指導台灣問題的解決。走好國家統一這步棋,要有全局觀念,必須統攬整個棋局的佈局、動態和大勢,不能袛考慮某一步棋怎麼走,不能袛見樹葉而不識森林,不僅要充分評估己方的條件和準備情況,還要充分評估和研判對方的抗拒力度和可依靠資源;面對“台獨”挑釁和美國的干預和介入,我們既要敢於鬥爭、果斷出手,又要審時度勢、保持定力。倘若稍有不慎,就可能會牽一髮而動全身,引起不必要的週折。因而,我們需要綜合分析經濟的、軍事的、政治的、社會的、國際的、島內的等各種因素,研判統一的條件何時成熟,統一的契機何時會出現,以及如何及時抓住時機等問題,這些準備工作對於我們解決台灣問題、實現國家完全統一,均具有至關重要的意義。 

    註釋:

  ①習近平:《在慶祝中國共産黨成立100週年大會上的講話》,載新華網,2021年7月1日,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leaders/2021-07/01/c_1127615334.htm。

  ②《人民日報社論:實現和平統一共同振興中華》,載中共中央台灣工作辦公室、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網,2000年1月31日,http://www.gwytb.gov.cn/zt/jiang/201101/t20110105_1676861.htm。

  ③習近平:《為實現民族偉大復興推進祖國和平統一而共同奮鬥——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人民出版社2019年版,第6頁。

  ④國防部長:《中國將採取果斷行動,願為打擊“台獨”企圖、付出任何代價!》,載搜狐網,http://m.sohu.com/a/271201114_374996。

  ⑤《習近平總書記會見台灣和平統一團體聯合參訪團》,載新華網,2014年9月26日,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4-09/26/c_1112641354.htm。

  ⑥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産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25頁。

  ⑦習近平:《為實現民族偉大復興推進祖國和平統一而共同奮鬥——在<告台灣同胞書>發表40週年紀念會上的講話》,人民出版社2019年版,第4-5頁。

來源:中評社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