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發展現代金融服務業的主要內涵和實施路徑

王鵬

王鵬,男,經濟學博士,暨南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暨南大學特區港澳經濟研究所、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研究基地、粵港澳大灣區經濟發展研究中心、鄉村振興研究院、廣東産業發展與粵港澳台區域合作研究中心、“一帶一路”與粵港澳大灣區研究院研究員。長期研究區域經濟與産業經濟,區域創新與技術創新,粵港澳台區域經濟及發展問題等。

 

1e4f3cc3566c3f0723218ca22ae5f568

  珠海橫琴一角 圖源:央視新聞


     作者 王 鵬 張汝潔

  9月5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以下簡稱《方案》),明確了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以下簡稱“合作區”)的建設範圍和戰略定位,健全了粵澳共商共建共管共用的新體制。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建設橫琴新區的初心就是為澳門産業多元發展創造條件。新形勢下做好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開發開放,是深入實施《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重點舉措,是豐富“一國兩制”實踐的重大部署,是為澳門長遠發展注入的重要動力,有利於推動澳門長期繁榮穩定和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此次《方案》的正式公佈,是全面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於粵澳合作開發橫琴的重要指示精神,有助於充分挖掘粵港澳大灣區制度創新潛力,用足用好澳門自由港和珠海經濟特區的有利因素,加快提升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的綜合實力和競爭力,具有極其深遠的現實意義和戰略意義。

  一、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發展現代金融服務業的主要內涵

  橫琴地處珠海南端,與澳門一水一橋之隔,具有粵澳合作的先天優勢,是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重要平臺。《方案》對於促進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提出了新的戰略定位,即立足粵澳資源稟賦和發展基礎,圍繞澳門産業多元發展主攻方向,加強政策扶持,大力發展新技術、新産業、新業態、新模式,為澳門長遠發展注入新動力。其中,在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發展現代金融服務業方面,提出了以下主要內涵:

  一是積極發展現代金融産業。主要包括:充分發揮澳門對接葡語國家的窗口作用,支援合作區打造中國-葡語國家金融服務平臺。鼓勵社會資本按照市場化原則設立多幣種創業投資基金、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吸引外資加大對合作區高新技術産業和創新創業支援力度。支援澳門在合作區創新發展財富管理、債券市場、融資租賃等現代金融業,支援合作區對澳門擴大服務領域開放,降低澳資金融機構設立銀行、保險機構準入門檻等。

  二是創新跨境金融管理體制。主要包括:加強合作區金融市場與澳門、香港離岸金融市場的聯動,探索構建電子圍網系統,推動合作區金融市場率先高度開放。支援在合作區開展跨境人民幣結算業務,鼓勵和支援境內外投資者在跨境創業投資及相關投資貿易中使用人民幣,支援在合作區開展跨境機動車保險、跨境商業醫療保險、信用證保險等業務。按照國家統籌規劃、服務實體、風險可控、分步推進原則,在合作區內探索跨境資本自由流入流出和推進資本項目可兌換。指導銀行提升金融服務水準,進一步推動跨境電商等新型國際貿易結算便利化,實現銀行真實性審核從事前審查轉為事後核查等。

  三是扶持和簡化投融資管理程式。主要包括:按照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模式簡化管理,提高兌換環節登記和兌換便利性,探索適應市場需求新形態的跨境投資管理。探索建立新的外債管理體制,試點合併交易環節外債管理框架,完善企業發行外債備案登記制管理,全面實施全口徑跨境融資宏觀審慎管理。重點服務實體經濟投融資需求,扶持合作區具有特色和比較優勢的産業發展,並在境外上市、發債等方面給予積極支援,簡化匯兌管理等。

  四是建立健全風險管理機制。主要包括:強化底線思維,增強風險防範意識,及時研究處置合作區改革開放過程中的各種風險。建立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反逃稅金融監測管理體系,構築金融“防火牆”。財政部、稅務總局會同有關部門加強對合作區財稅政策執行的監督檢查,防止出現違法違規行為。對禁限管制、高風險商品等,依法實施口岸聯合查驗和入市監管,嚴守國家安全底線等。

  二、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發展現代金融服務業的實施路徑

  2009年黨中央、國務院決定開發橫琴以來,在各方共同努力下,橫琴經濟社會發展取得顯著成績。同時,橫琴實體經濟發展還不充分,金融産業服務澳門特徵還不夠明顯,與澳門一體化發展還有待加強,促進澳門産業多元發展任重道遠。因此,有必要在堅守“一國”之本的同時,善用“兩制”之利,充分用好國家一系列惠澳政策措施,結合現有優勢在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大力發展現代金融服務業,並將其作為促進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服務灣區實體經濟的良好契機。具體實施路徑可從以下幾方面展開:

  (一)落實“一國兩制”,融入灣區建設

  《方案》明確提出:“著力構建與澳門一體化高水準開放的新體系,不斷健全粵澳共商共建共管共用的新體制,支援澳門更好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為澳門‘一國兩制’實踐行穩致遠注入新動能。”澳門特別行政區回歸以來,充分落實“一國兩制”,擺脫了曾經經濟負增長的困境,經濟總量取得了令人矚目的發展成績,如今每人平均GDP居世界前列。不論是之前簽訂的CEPA、《粵澳合作框架協議》或是《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關於金融支援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意見》,都是中央政府為打破制度和經濟壁壘,運用自上而下的手段重新將區域資源及要素進行整合,深化區域金融合作。同時基於“一國兩制”的體制,澳門與大灣區其他城市的融合發展尚未形成一致的良性利益驅動,澳門特區政府需要積極與國家相關部門進行深入溝通,尋求更加科學和完善的政策支援及管理機制,確保制度、體制以及發展模式得到科學的指導及落實。2021年5月4日,《澳門特區公報》刊登第67/2021號行政長官批示,設立“融入國家發展工作委員會”統籌特區政府助力國家“一帶一路”建設和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總體設計及工作部署。在這樣的頂層設計環境下,奠定了此次《方案》出臺的制度基礎。可以説,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發展現代金融服務業得益於中央政府的支援,其未來的提升則要堅持落實“一國兩制”的同時還有賴於通過金融創新和深化經濟適度多元,突破現有資源要素、人力資本的桎梏,提升城市競爭力,努力成為支撐大灣區城市群發展新的動力引擎。

  (二)明確戰略方向,形成錯位發展

  澳門雖然是一個微型經濟體,但其具備一些其他城市所沒有的特點,只有利用好這些特有優勢,明確戰略發展方向,才能有助於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在發展現代金融服務業過程中實施錯位發展,更好地為粵港澳大灣區經濟建設服務。首先,澳門是葡語國家第一大海外市場,又是海上絲綢之路的樞紐,具有充足的外匯儲備,其需充分發揮中國-葡語國家金融服務平臺作用,做好內地與葡語國家産品供需對接,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則可以通過提供葡語國家金融服務、中葡雙語金融業務、融資租賃等細分市場建立自己的競爭優勢,同時助力中資金融機構對接葡語國家金融市場,推動大灣區經濟更好地開拓多元化國際市場、融入“一帶一路”高品質建設中。其次,由於澳門是一個微型經濟體,人口和經濟規模相較于深圳、香港等地都較小,經濟、社會環境穩定,具有試錯成本低的優勢。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嘗試發展人民幣離岸業務、與葡語國家共建跨境融資租賃業務、跨境金融合作業務等,其風險和影響更具有可控性,值得積極探索。最後,《方案》中明確規定:“根據橫琴全島客觀現實情況,對合作區進行分區分類施策管理。”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發展現代金融服務業,應加強與中央政府溝通合作,制定更加完善且適合區域金融合作的法律規章制度,這能夠對內地現有金融法律法規制度的完善起到補充作用,現代金融服務業“發揮澳門所長,服務國家實體經濟”所取得的成果也可以為大灣區乃至我國其他城市提供經驗和示範作用。

  (三)創新完善制度,全面詳細規劃

  澳門特區政府2021年施政報告指出要加快發展現代金融業,檢視和建立健全金融法律法規,加強金融軟硬基礎設施建設,加快建設債券市場。此次《方案》也提出需要一系列配套法律規章制度作為保障,需要各相關部門進行全面詳細規劃。具體而言可從以下三點著手:一是簡化兩岸三地融資租賃的審批手續流程。現代金融服務業是為實體經濟服務的,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應率先推動解決灣區中小企業、科創型企業流動資金貸款難等問題,簡化有關審批手續流程,提供相對更為寬鬆的政策條件,有益於助力灣區內企業的迅速成長進而帶動灣區經濟發展。二是開展完善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金融市場的配套法律規章制度等研究。由於兩岸三地的法律制度、金融體系、市場監管發展水準等都不相同,在合作區發展現代金融業面臨較大挑戰,但這同時也是澳門的優勢。粵澳兩地政府應加強溝通,研究既能融合兩地法律優勢又可保證澳門開放資本市場效率的法規,創新金融風險防控的制度,加強合作區金融機構合作監管,保證現代金融服務業的平穩運作。三是提升合作區金融債券市場的吸引力,並加強與內地和海外債券市場互聯互通。澳門特區政府在2019年提出了四項新的稅務優惠措施,其中包括鼓勵債券發行的稅務優惠,合作區可以在此基礎上繼續加強與大灣區內其他城市合作,推動中資企業發行債券,通過低稅負提升澳門本地債券市場的吸引力,並進一步積累資金,為證券市場的發展打下基礎。四是加強人才交流合作,為澳門證券交易所的建立與發展提供堅實基礎。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在未來應把握粵港澳大灣區聯繫緊密、交通便利的優勢,制定一套具有針對性的相關人才共用或引進機制,加強與內地和香港、澳門的有關機構或學校溝通,增加工作交流及研學的機會,吸引人才進駐,豐富本地人力資源結構,為澳門證券交易所及金融業的設立與發展提供必要保障。

  (四)發展特色金融,提升競爭優勢

  憑藉特殊的地緣優勢和政策優勢,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所承載的意義非同一般,發展特色金融是必然要求也是有利優勢。首先,融資租賃業務是澳門參與“一帶一路”的重要切入點,也是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發展特色金融的主要方向之一。支援大灣區內有關龍頭企業在合作區設立子公司的同時,也可以與葡語國家共建跨境融資租賃平臺,發展租賃業務,提高資源的配置效率。其次,《方案》中提出:“充分發揮澳門對接葡語國家的窗口作用,支援合作區打造中國-葡語國家金融服務平臺”,這為合作區發展特色金融業指明瞭方向。合作區應充分利用澳門與葡語國家悠久的歷史淵源及大灣區豐富的金融市場資源,鞏固提高葡語國家人民幣清算中心地位,一方面可以更好地為中葡企業提供所需投融資與上市等服務,另一方面也可以帶動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業務,增加國際資本收入,鼓勵葡語國家投資者使用人民幣進行結算,擴大澳門離岸人民幣市場,為人民幣國際化創造有利條件。除此之外,合作區可以將內地的人才和資源進行共用,推動澳門金融服務、金融産品創新化,還能利用橫琴相對自由的産業環境結合澳門的制度政策吸引更多海外資本流入國內市場,珠海和澳門兩地將可利用各自優勢得到更大發展,共同發展好多元産業。

  (五)借鑒國際經驗,完善營商環境

  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發展現代金融服務業,不僅僅是面向本澳或是內地,它要面對的是包括葡語國家在內的海內外資本市場。因此借鑒國際經驗,建立適合其成長且具有資本市場吸引力的配套機制就尤為重要。在金融監管方面,為平衡好金融風險和金融市場發展中可能遇到的問題,合作區可以借鑒歐盟國家監管部門先前經驗,開展建立跨地區金融技術創新監管“沙盒”,即對具有不確定性的跨境金融創新産品或服務,在小範圍的真實環境中開展監管,實現在風險可控下更大程度、更高效率的金融創新。在2020年5月四部門共同發佈的《關於金融支援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意見》也明確提到,推動完善創新領域金融監管規則,研究建立跨境金融創新的監管“沙盒”。這一機制的探索及未來的成功應用對於合作區發展現代金融服務業是極為有益的。在金融合作制度創新方面,合作區可以借鑒同樣為微型經濟體的盧森堡在上世紀60年代的轉型經驗,有序出臺減稅等支援性措施,營造一個低稅負的營商環境,吸引眾多跨國公司及海外銀行落地,通過金融業迅猛發展為本地居民提供大量就業機會。此外,從《方案》中可以看出,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發展現代金融服務業具有強大的法治保障,這為合作區充分發揮“一國兩制”制度優勢,在遵循憲法和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前提下,逐步構建民商事規則銜接澳門、接軌國際的制度體系提供了制度保障,有助於立足合作區分線管理的特殊監管體制和發展基礎,打造具有中國特色、彰顯“兩制”優勢的區域開發示範,加快實現與澳門一體化發展。

  作者 王鵬,暨南大學粵港澳大灣區經濟發展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導師,暨南大學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研究基地研究員。張汝潔,暨南大學粵港澳大灣區經濟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助理。

  本文是研究闡釋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打造兩岸共同市場、壯大中華民族經濟研究”、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面上項目(72074096)、廣州市哲學社會科學發展“十四五”規劃智庫課題(2021GZZK01)的階段性成果。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