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紀錄片《龍虎武師》上映 用身體對抗好萊塢 老港武行,從不説不

華夏經緯網 > 文化 > 文化資訊      2021-09-09 09:26:08

由魏君子執導的紀錄片《龍虎武師》已于8月28日上映,全方位揭秘香港龍虎武師長達六十餘年的風雲變幻,雲集了洪金寶、袁和平、程小東、元華、甄子丹、徐克、劉偉強、吳思遠等著名電影人,但電影主角卻並非他們,而是功夫電影幕後容易被觀眾忽視的群體——龍虎武師。新京報記者專訪導演魏君子和武行出身的熊欣欣、谷軒昭、火星,請他們講述動作片拍攝幕後珍貴的經驗的同時,也展望武師行業未來的發展空間。

“龍虎武師”的稱呼來自粵劇班,是粵劇班對翻跟頭、搖旗吶喊等表演各種高難度動作的藝人的稱呼,後來這幫人進入了電影行業,這個稱呼就沿用下來,是香港電影造就的特殊工種,他們可以做替身、特技、龍套等,負責的是動作片中最驚險搏命的工作。用魏君子的話來説,如果成龍、洪金寶、甄子丹等這些功夫明星支撐起了香港動作片的骨架,那麼在他們背後默默付出的龍虎武師,則構成了香港動作片的肌理和血肉。上世紀80年代,當好萊塢特效大片對全球進行文化掠奪時,香港的一批龍虎武師卻利用“土法煉鋼”,拿命去拼,創造了香港動作片的輝煌時代,這才令中國動作片在世界影壇佔有一席之地。

李連杰在《黃飛鴻之壯志淩雲》中竹梯大戰的部分鏡頭用了替身。

1 武行就是試驗品、小白鼠若沒受傷,就“再來一條”

1991年,徐克的《黃飛鴻之壯志淩雲》打開了武俠片的新局面,讓“黃飛鴻”系列煥發出新生機,特別是結尾李連杰和任世官的“竹梯大戰”讓無數影迷津津樂道。李連杰的動作瀟灑飄逸,仿佛在竹梯間舞蹈。然而,很多觀眾並不知道,這場動作戲的幕後功臣其實是熊欣欣、谷軒昭和淩志華(2019年去世)。

拍攝結尾這場戲前,主演李連杰不慎腳部受傷,骨頭斷裂。如果劇組停工,將有一大筆損失。徐克説,戲不能停,用替身拍吧。於是,上面三位替身演員輪流完成這場經典對決。採訪中,熊欣欣回憶,他同時做李連杰和任世官兩人的替身,“兩邊換衣服,拍完李連杰,就換身衣服去對面拍任世官,一場戲拍了36天”。最後,李連杰回片場擺一些動作,補一些鏡頭。

香港電影中的龍虎武師,承擔著為電影中的主角做替身、完成驚險動作的工作。龍虎武師出身、如今作為動作指導的谷軒昭更是一語中的:“武行就是挨揍,還有摔。”

為了降低動作明星拍片時的風險,一般危險動作都要先由龍虎武師去試一下,如果沒有受傷,那這個動作就可以做。但嘗試本身就存在危險。曾志偉在之前的一次訪問中説,武師就是試驗品、小白鼠。

《A計劃》中成龍拍攝跳鐘樓全景鏡頭的危險系數很高。

據武師出身的火星回憶,拍攝影片《A計劃》那場成龍跳鐘樓的戲,在開拍前,成龍最開始並沒有讓“成家班”的人試跳,而是從外邊專門找了一些替身,第一個替身從上面跳下來之後,成龍覺得動作不太好,需要重新跳一次。趁著重新布景的時間,那位替身便回化粧間休息,30分鐘後,工作人員去叫他,結果跳不了了,他直喊腰疼,後來送去醫院拍X光,尾椎骨碎了兩根。

前面試跳的失敗,給後面的人造成了極大壓力。成龍緊緊攥著鐘樓的指針,已經開機好幾天,就是不敢往下跳,最後不得不叫來大師兄洪金寶,給自己加油打氣,最終被洪金寶“罵”了下來。成龍還想要一個從樓頂到地下的全景鏡頭,就讓火星跳了一次,火星硬著頭皮,很快就完成了。

以前拍動作戲有一個麻煩,導演沒有監視器,看不到鏡頭裏的畫面,要過一個禮拜才能看到樣片,如果拍得不好,就要重拍,但場景可能都已經拆了。為了保險起見,每場戲都要拍個五六條。當時龍虎武師的工作強度非常大,通告從早上9點到晚上6點,動作戲的拍攝時間會更長,有時候拍到沒有力氣,體力不支就會受傷,“如果沒受傷,導演就會説,還差一點,再來一條”,火星回憶道。

《黃飛鴻之壯志淩雲》中竹梯大戰的李連杰。

2 用好強不斷挑戰高難度動作“各個部門對武行很尊重”

1985年,劉家良在北京執導影片《南北少林》時,主演李連杰受傷,武術運動員出身的熊欣欣有機會給他做替身。翻跳摔打,這些動作對於熊欣欣來説太簡單了,“一點都不辛苦,比訓練輕鬆多了”,並在其中飾演了一個南少林的弟子。劉家良覺得熊欣欣身手好,又很賣力,就將其帶到了香港發展。

到香港第一天,剛下火車,熊欣欣就被拉到了片場,劉家良正在拍周潤發主演的《老虎出更》(1988),片中有一個動作,需要一個替身趴在一輛車的車頂上去追另外一輛車,他要從車頂跳到集裝箱搭建的平臺上,再從平臺跳到另一輛車上。劉家良問熊欣欣能不能完成,熊欣欣有點發怵,別説這麼高難度的動作,他連轎車都沒坐過幾回。“真是很害怕,但是已經騎虎難下,第一天來就説不行的話,很沒面子,就硬著頭皮説,我可以”,熊欣欣試了幾次,雖然很害怕,但還是很順利地完成了。

經過一個多月的拍攝,熊欣欣慢慢掌握了拍時裝片的技巧,越做越有信心,但受傷在所難免,腳踝扭傷、肌肉撕裂、骨頭斷了的情況都曾遇到。

熊欣欣來香港發展,是跟新藝城公司簽的合約,工資按月薪開。有時候不開工或者拍完戲之後,其他的武行會帶他到別的片場去撈外快。因為香港地方不大,武行串戲也方便。沒多久,圈裏就在傳,內地來了一個熊欣欣,做替身很厲害,能跳能翻能摔。熊欣欣在不同電影裏給不同人做替身,最多的一晚上,做了7個人的替身。

《A計劃》中成龍拍攝跳鐘樓鏡頭時壓力很大。

熊欣欣趕上了香港動作電影最輝煌的年代。

當時的武行,喝茶吃飯聊天,都在討論誰的動作牛,以此激勵自己。“武行在片場聊天的時候,你都成為不了別人的談資,多沒地位啊”,熊欣欣每次在片場拍戲,都盡可能更好地表現自己,很多時候都是搶著做。

香港武行的圈子很小,有什麼高難度動作出來,第二天就傳開了,誰做了什麼動作,大家很快都會知道。熊欣欣説:“男人總會有一種好強精神,有時候動作指導覺得可能危險,給鋪個榻榻米,我們一般都説不要,大家都是往難度上去想,表現自己,尋求一種滿足感。”曾為龍虎武師,現為動作指導的董瑋認為,當年龍虎武師這樣拼命,有時候只是為了滿足一種自虐式的虛榮感。

熊欣欣其實是在享受片場的一種氣氛。當時動作片拍攝現場,不像現在演員走完位就躲到一邊去,那些香港明星,包括周潤發都會在現場,看替身拍戲,這樣才能知道怎麼接後面的特寫。比如,替身演員從二樓摔下來,疼得在地上掙扎,導演滿意後喊CUT,動作指導問,有沒有事?當替身緩過勁站起來,説沒事的時候,全場都拍手鼓掌。熊欣欣就很享受這種成就感。“一些身手好的替身演員在拍打戲的時候,隔壁組的演員都會過來看,各個部門對武行是很尊重的。”熊欣欣説。

《龍少爺》中火星用後背接成龍摔落的動作鏡頭,拍了15次。

3 四大班底將動作片推向頂峰“從來不説不行”

香港動作電影中的龍虎武師,多半出自四大戲劇學校:于佔元創立的“中國戲劇學院”、粉菊花創辦的“春秋戲劇學院”、馬承志師傅的“中華戲劇學校”、唐迪師傅的“東方戲劇學校”。上世紀70年代,這批學戲的孩子畢業後,大部分進入電影圈開始做武行,京劇班出身的孩子能夠掌握跳躍、旋轉、空翻等高難度技巧,在武行中特別吃香。曾給李小龍做過替身的元華,有“跟鬥王”之稱,翻跟頭堪稱一絕,李小龍非常欣賞並尊重他。

這批龍虎武師在片場摸爬滾打,最初並沒有太高難度的動作。“那些武術指導都不給我們上位置,怕我們不行,年紀太小了,給那些演員殺了之後,就睡在那邊做死屍了。”火星回憶最早進入武行時的情景。

直到上世紀80年代,以劉家良、袁和平、洪金寶、成龍為代表的劉家班、袁家班、洪家班、成家班四大動作班底開始“鬥法”,進入了史無前例的競爭中,才將香港動作電影推向了一個頂峰。火星説,那時候大家鬥得很厲害,喜歡比來比去,“如果一部戲裏有很多高難度動作,我們回去就把動作改良,做一個更高難度的動作出來”。

拍攝《龍少爺》(1982)時,成龍從二樓摔下來,火星需要跑過去墊在成龍身下,當“人形肉墊”。這個動作,拍了15次,火星的腰被壓折了,躺了兩個月;作為“洪家班”敢死隊的元武,在一部片中從三層樓背向摔到堅硬的地面上,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簡直就是自殘……武行裏有句話叫“Never say no(從來不説不行)”,他們從來不會在導演面前説不行。

谷軒昭沒加入袁家班之前,沒有固定的班底,只能打散工。他當年很害怕洪金寶、成龍找龍虎武師,“挺擔心的,要想一想,明天到底去不去。但自己必須要努力,把功夫弄好,人家才來找你,每天睡覺,誰找你”。在谷軒昭看來,當年香港武行的水準是最高的,正是因為有這種良性競爭。

《警察故事》中從車裏飛出的三人是真摔。

4 如何對抗好萊塢特效“開機、起跳、開拍、停機、送醫院”

在電影《東方不敗之風雲再起》(1993)中,東方不敗面對洋人的洋槍,秀了一把徒手接子彈的絕技後,吐出了一句臺詞:“你有科學,我有神功。”

這句臺詞正是當時的香港動作電影對抗好萊塢特效大片的真實寫照。

上世紀80年代,電影特效技術飛速發展,好萊塢特效大片《星球大戰》系列、《終結者》系列等展開對全球的文化掠奪,香港電影特效水準落後,拿什麼跟人家打?只能“土法煉鋼”,拿命去拼。

為什麼要拼命?導演魏君子説,當時香港的一批龍虎武師也在探索動作電影應該怎麼拍,就像成龍主演的《警察故事》中,高速行駛的巴士車,突然停下來,從車窗飛出三個人,如果用現在的技術絕對不會這麼拍,絕對會採取更安全的方式。但那個時候大家都處於探索階段,只能用最笨的辦法,把人硬生生地摔下來,出來的效果確實比剪接的好看。

成龍第一次見到大導演斯皮爾伯格的時候,非常激動,問他《侏羅紀公園》裏人和恐龍跳來跳去,是如何拍出來的?斯皮爾伯格説,很簡單,在電腦上敲兩下就可以了。斯皮爾伯格又問成龍,《紅番區》中你是怎麼從這棟樓跳到那棟樓的,成龍回答,更簡單:“開機、起跳、開拍、停機、送醫院。”

作為“港片百曉生”的魏君子,為拍攝紀錄片採訪一些龍虎武師時,聽到一個讓他都覺得特別神奇的事情——剪威亞(是英文Wires“繩、線”的音譯,在動作片的動作設計中是指吊鋼絲或纜繩)。這是發生在“洪家班”的驚險動作,當時的武行最怕“洪家班”剪威亞。比如,影片《鬼打鬼》(1980)中有一場戲,陳龍飾演的道士被人一腳踢飛,撞到屋頂的屋樑,然後摔下來。洪金寶設計的動作特別狠,陳龍從被踢飛到屋頂這一段,都是有威亞的,但往下掉的時候,有一個專門的人負責把威亞剪斷,以追求真實摔下來的效果。

這個操作就有兩個難度,一是剪威亞的人很害怕,分寸感要足夠精確,剪早剪晚都得重拍,人也白摔。二是吊威亞的人也緊張,因為洪金寶對武行提出了更高要求,從高空摔下去的時候,身體不能緊繃著,不能使勁,要自然放鬆地墜落。

動作指導袁和平為《駭客帝國》設計了很多吊威亞的動作戲。

香港動作電影的黃金年代,是這群龍虎武師拿身體拼出來的。這也就有了之後香港動作電影人打入好萊塢,吳宇森拍了《變臉》,唐季禮和成龍拍了《紅番區》(1995),袁和平以動作指導身份拍了《駭客帝國》(1999)《殺死比爾》(2003),熊欣欣成為《反擊王》《三劍客》等片的動作指導……魏君子説,如今的好萊塢電影也逐漸學習香港動作片的拍法,黑寡婦一齣來先翻個跟頭,《功夫熊貓》中阿寶練功的一些動作設計就是雜糅了《醉拳》和《蛇形刁手》,以前香港龍虎武師設計的動作,已被全世界學習吸收,動作電影都世界大同了。記者 滕朝

文章來源:新京報
作者:滕朝  |  責任編輯:王江莉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