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紀錄片《是這樣的,法官》上線

華夏經緯網 > 文化 > 文化資訊      2021-09-13 13:49:47

  歷時五個月完成 採用“非侵入式拍攝”

  紀錄片《是這樣的,法官》上線

點擊進入下一頁

  丈夫揮刀砍向想離婚的妻子,致其全身二十余處刀傷,法庭上卻説“我只是想嚇嚇她”;00後聚眾鬥毆被拘捕,去往法庭的車裏意外地唱起了歌,其中一位嫌疑人決定投案後,並沒有立刻自首,而是花了兩天時間還租的車並寄養愛犬;法庭上,律師與公訴人激烈辯論,被告、原告、庭下等待宣判結果的當事人親屬,表情複雜;法官仔細聆聽雙方供述,在情與法中反覆權衡……

  這是法庭中上演的人間真實,也是9月9日起在騰訊視頻上線的《是這樣的,法官》所呈現的內容。這部以我國基層法院為題拍攝的紀錄片,記錄了湖南省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中發生的民事、刑事、執行案件,展示了基層法官、司法工作者的日常。

  衝動是魔鬼

  以上案件都出自《是這樣的,法官》第一集《衝動的代價》。第一案,丈夫持刀砍傷妻子,故意傷人和故意殺人——原告被告雙方律師辯論的看似僅有一字之差,結果卻可能差之千里,判定的關鍵在於丈夫鄧某有沒有傷害妻子的主觀意願。法庭上,被告人鄧某宣稱自己從來都是老實人,砍人是“只想嚇嚇她(妻子)”,絕非故意殺妻。但法官羅榮卻指出了其中的矛盾:“你很無力地砍她,導致了20多處刀傷。你有沒有認識到這個行為,會導致被害人死亡的結果?”最終,法官羅榮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相關規定,判決被告人鄧某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你以為只要有法律條文、循規蹈矩地秉公執法就可以嗎?其實法官在其中要小心地博弈,他們要以法理和法律來做出裁決。”在騰訊線上視頻節目內容製作部紀錄片工作室高級總監朱樂賢看來,法官不僅要熟悉法律、法學,還要學習心理學。“對我來説,製作《是這樣的,法官》的過程,也刷新了自己對於法官的全新認識。”

  法官的責任不僅僅是判決,更多的時候,他們還要照顧雙方的利益。傷妻案發生兩個月後,妻子周某通過起訴與鄧某離婚。雙方律師又針對財産分割展開交鋒,原告提出“20萬”,被告代理律師提出“13.8萬”,雙方僵持不下,法官成了“中間人”。“要不這樣,15.8萬”,雙方達成一致。一秒顛覆了大眾之於法官的認知,彈幕齊刷刷飄過:哈?原來你是這樣的法官。

  夫妻的反目成仇讓人唏噓,第二案00後聚眾鬥毆則讓人有些哭笑不得。幾位嫌疑人在拘押到法庭的車上還在唱歌,年輕人的混不吝讓人感覺既荒誕又搞笑。庭審的過程同樣讓人語結。

  公訴人:你們在微信群裏有沒有説過這件事,帶東西(西瓜刀)去和解?

  被告:有。

  公訴人:是誰説的?

  被告:我説的。

  公訴人:那他們(參與鬥毆的同伴)怎麼反應呢?

  被告:他們的反應是不想讓我帶(西瓜刀)。

  公訴人:你為什麼知道他們不想讓你帶?

  被告:猜的!

  畫面上,公訴人被噎住了……

  明明是説想去和解,卻帶上了西瓜刀;明明是勸阻小夥伴不要帶刀,卻第一個出手打人;口口聲聲説“我最先打的原告”,視頻卻顯示最先遭難的人自己根本不認識……00後年輕人激情犯罪,誰能不説一句衝動是魔鬼?

  法院是故事的“富礦”

  能捕捉到這些法庭上真實的情節,在於《是這樣的,法官》採用了“非侵入式拍攝”。為此,攝製團隊對法院做了大量的改造,被拍攝的長沙市天心區人民法院被安裝了很多單向玻璃,把錄影機藏在了後面。監製唐劍聰介紹,“我們在整個法院裝了20個定向的攝像頭,每個人都看不到任何攝像鏡頭,也看不到任何一個話筒,但是所有的面部表情和聲音全部被我們收錄。我們跟出鏡的、凡是沒有打馬賽克的人都取得了聯繫,拿到了完全的肖像權。”

  拍攝前,攝製組對於法官這個職業同樣陌生。唐劍聰説,“我們怕法院太平靜了,可能就是庭上,形式可以是法官、原告、被告、公訴人、辯護人交鋒,是不是更多的是簡單交流對話?但是,當我們的團隊進入到法院之後,我們越來越覺得法院是一個故事的富礦。”

  法院的故事有多少?唐劍聰舉例,《是這樣的,法官》的拍攝歷時五個月,攝製組查閱了大約2200份案卷,“你可見法官們工作量有多大”。紀錄片第一季最終呈現了其中的30多個案件,“這些案件都是根據社會熱點、教育意義、傳播價值等標準遴選出來的”。

  “這也是我們為什麼選擇基層法院進行拍攝的原因”,他表示,“這裡發生的故事更鮮活、更有煙火氣。比如狗狗在路上被車軋死了,怎麼判?夫妻離婚了,關於小孩的培訓費怎麼出?媽媽要報八門,爸爸只準報兩門,這怎麼來裁決……”

  法官的專業性帶給我們安全感

  事繁任重之外,法官們有時還要直面危險。“今年年初時,湖南省高院周春梅法官被刺殺了,這個事情反向來提醒我們法官的職業其實是危險的,因為每次判決都有勝訴方和敗訴方,就會有一些心理特別極端的人,會把仇恨發泄在法官個人的身上。法官對很多社會話題的表態在各個方面上還是維持了自己專業的水準,並不輕易表態,因為他們會認為他們是裁決者,他們不能過於個人化和強烈,這個職業素養,一開始我覺得是拍攝的一個困擾,現在我反而覺得他們的專業性讓我更有安全感。”總導演李智愚談道。

  這種專業性,帶給當事人的同樣是安全和安慰。李智愚提到,第一起案件中被傷害的妻子周某,之前的傷害案和之後的離婚案之間相隔兩個月。傷害案後,節目組曾經通過律師和親友詢問她的情況,了解到她的狀態已經完全不能接觸陌生人了,“她身邊的人靠近她,都是小心翼翼的,她就坐那個角落,抱了一袋紙,裏面有很多資料。我們想了很久,最後決定不去打擾她,也不去採訪她。我們只是用一個很遠的監控,捕捉到她坐在那裏。我們設想,如果萬一離婚案還是這個狀態,我們也尊重她的狀態。”李智愚發現,兩個月後,離婚案開審之後,周某的狀態明顯改觀,“這是因為傷害案的判決下來了,這對她來説就像一個定心丸,法律給了她一個相對公平的答案。所以,這個事情她能放下了,就能走出過去的陰霾。”

  文/本報記者 祖薇薇



文章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祖薇薇  |  責任編輯:張祝華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