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從南韓瑜現象到張亞中現象

唐永紅

唐永紅,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廈門大學台灣研究中心副主任、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兼任國台辦海峽兩岸關係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商務部海峽兩岸經貿交流協會理事、全國台灣研究會理事、國家發改委暨國台辦兩岸産業合作研究諮詢小組特約專家、中國(福建)自由貿易試驗區廈門片區管委會顧問、福建省平潭綜合實驗區兩岸共同家園研究院顧問、《台灣研究集刊》編委會委員。

唐永紅 (2)

唐永紅 資料圖


    從南韓瑜現象到張亞中現象--從國民黨主席選舉看台灣社會脈動

  作者 唐永紅 廈門大學台灣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

  2021年9月25日結束的中國國民黨主席選舉,是在台灣社會生態結構性變化、美國對華戰略與政策重大改變、兩岸公權力交流及國共交流平臺停擺、台海風起雲湧且和平可能生變、新冠疫情衝擊民生經濟及生命安全、島內民進黨威權統治而國民黨作為不力等時空背景下進行的。這些時空背景必然投射到這場國民黨主席選舉之上。相應地,這場國民黨主席選舉的過程與結果出現了幾個值得關注的現象,透露出台灣社會的脈動,並可能影響到選後國民黨及台灣社會的發展走向、國共關係及兩岸關係的發展走向,以及島內2022年的縣市選舉與2024年的“大選”。

  一、部分基層民眾及黨員政治覺醒與“張亞中現象”

  眾所週知,國民黨長期理念缺失、論述乏力,平素疏于引領民意、選舉時拿香跟拜,以致陷入敵人設定的戰場打仗;加之常常不遵守程式正義而玩弄宮廷政治,以及“內鬥內行,外鬥外行”不團結的形象與表現,深受民眾不齒與詬病。國民黨接連遭遇了2016年、2020年大選的慘敗,並被完全執政的民進黨以“轉型正義”之名痛加追殺。而在選舉接連失敗、黨員情緒低落中先後執掌國民黨主席的吳敦義、江啟臣則錯誤歸因選舉失敗,繼續拿香跟拜,不僅沒有為國民黨找到出路,而且面對民進黨當局綠化台灣、關閉中天、開放萊豬、拒絕疫苗、親美抗中、惡化台海等一系列的反民主自由和不公不義的鴨霸行為而無所作為。

  在上述時空背景下,一些基層黨員及民眾開始在對台灣的選舉政治、國民兩黨的理念路線進行反思與覺醒。事實上,自1996年直接選舉以來,台灣經歷了7次直接選舉與三次政黨輪替,但伴隨政治轉型而來的不僅不是經濟奇跡的再現,卻是近20多年來的經濟成長的持續減速,以致陷入越來越讓人窒息的成長停滯且分化加劇的“悶經濟”狀態。基層民眾反權貴的覺醒浪潮繼“太陽花”學潮、“韓流”之後繼續發酵。來自基層民眾的國民黨基層黨員,更經歷國民黨在勢力與實力上近20多年來的江河日下,也在無賴與鬱悶中暗自反思國民黨究竟該何去何從。

  在這種背景與氛圍下,如果説那些因不滿生存現狀而經濟覺醒進而開始反權貴的庶民,曾經以為出身不那麼權貴、形象堪為“我族”、主張扣人心懸、論述通俗易懂的南韓瑜,可以作為他們的利益代言人而加以支援,進而形成了席捲台灣的“韓流”現象,那麼,在這次國民黨主席選舉過程中,張亞中教授的相反於民進黨“台獨”且也有別於其他候選人“獨臺”的鮮明理念、有助於台灣安全與發展的路線主張,加之鏗鏘有力的論述、敢於鬥爭的表現,則暗合了那些憂心“中國國民黨”徹底走向“台灣國民黨”而最終亡黨、焦慮台海和平可能生變將危及身家性命與財産安全而反思與覺醒中的部分基層黨員的心意。這就是繼“南韓瑜現象”之後“張亞中現象”得以出現的背景及原因。

  但是,正如台灣民眾的覺醒還只是部分庶民的經濟覺醒一樣,國民黨黨員的覺醒也只局限于部分基層黨員的政治覺醒,且更多是安全覺醒。加之,當前的國民黨組織運作主要是還是權貴把持的派系運作以及相應現實利益的派系捆綁。在這樣的黨員覺醒程度與黨員派系結構下,儘管選舉過程中張亞中的民意調查支援度呈現飄升並領先的勢頭,曾迫使朱立倫陣營為求勝選不惜“抹紅”張亞中並操作“棄江保朱”策略,但是,朱立倫還是有驚無險、合符預期地當選國民黨主席。

  國民黨黨員的覺醒以及被張亞中論述的激發,首先體現為先前不被看好但異軍突起的政治素人“張亞中現象”的出現,包括張亞中教授獲得了僅次於朱立倫、遠高於江啟臣的得票數與得票率。其次,體現為張亞中的得票數(60632票)與得票率(32.59%)也遠高於2017年理念與路線相近的洪秀柱的得票數(53063票)與得票率(19.20%)。再次,體現為朱立倫的得票數(85164票)與得票率(45.78%)不僅並未過半,而且相較于2015年當選得票率(99.61%)跌落過半, 也低於2017年吳敦義的當選得票率得票數(144408票)及(52.24%),更低於2020年江啟臣當選得票率68.8%(得票數僅略高於2020年江啟臣的84860票)。此外,也體現為此次黨主席選舉中黨員投票意願的開始提升。此次黨主席選舉總選舉人數(370711人)、投票率(50.71%,投票數187999票,有效票186018票,無效票1980票),雖然低於2017年主席選舉的總選舉人數(476196人)及投票率(58.05%),但高於2020年主席補選的總選舉人數(345971人)及投票率(35.9%)。

  二、國民黨多數黨員尚未覺醒且再次背離台灣基層民意

  國民黨是一個主要由資産階級、社會精英及權貴構成的政黨,易於高高在上、脫離群眾、不接地氣,又疏于引領民意,結果,一方面常常只會注意到當前的所謂主流民意,偏于隨波逐流,選舉時就拿香跟拜;另一方面,難以及時敏銳地關注到基層民眾想法的初期變化,難以把握社會的初潮脈動,很容易背離新生的基層民意,看不清社會民意演變的方向。

  2020年大選,台灣不分藍綠的庶民的經濟覺醒及其對“台灣要安全,人民要有錢”的訴求,本提供了一次國民黨及南韓瑜突破台灣社會當前藍小綠大結構的約束、翻轉民進黨執政權的機會。但國民黨及南韓瑜傾向拿香跟拜進入了民進黨設定的“主權牌”、“統獨牌”戰場,而未能洞察天機堅定地打“安全牌”、“有錢牌”,特別是因怕“抹紅”不願繼續深耕大陸開展城市交流,以致沒有後續的大陸觀光團觀光高雄、沒有後續的大陸採購團採購産品,結果,未能兌現“貨出得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的承諾,就難以得到高雄民眾對南韓瑜任職不到一年就欲離開市長位置直奔大位的諒解與理解。如此一來,其他縣市的庶民也就無法預期南韓瑜如果當上台灣地區領導人他們就能發大財,因此就難以放下藍綠統獨立場而選擇票投南韓瑜。

  這次國民黨主席選舉,國民黨的其他三位候選人以及多數黨員既沒有政治覺醒,也沒有注意到社會基層民眾民意的變化。這反映在張亞中的民意支援度高於其得票率、朱立倫的民意支援度低於其得票率上。眾所週知,近年來正在經歷和面對因民進黨當局推翻了兩岸和平發展的政治基礎並囂張地在島內外“謀獨”、“遏陸”而造成台灣成為“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並可能隨時引爆台海戰爭的高危風險,台灣民眾擔心自己的身家性命與財産安全而開始不滿民進黨及其當局的執政作為。因此,台灣民眾雖然多數“拒統”甚至希望將來有機會“台獨”,但出於“安全”、“有錢”這兩個首要的訴求還是希望台灣社會內部保有一股可以溝通兩岸、確保台灣安全與發展的政治勢力,以有助於繼續維持兩岸之間的和平發展與交流合作。

  張亞中教授主打原汁原味的“九二共識”(認同兩岸同屬一個國家,並謀求兩岸統一)以及兩岸和平備忘錄,就是對廣大基層民眾的上述訴求的正面的直接回應。這正是張亞中民意支援度較高的一個主要原因。但遺憾的是,國民黨的多數黨員顯然並未能體察到台灣基層民意的這一新變化,而選擇票投了兩岸路線主張難以確保“台灣安全、人民有錢”的黨主席候選人。

  三、綠營對張亞中前倨後恭表明張亞中擊中了綠營要害

  在這次國民黨主席選舉開始,多數藍營人士不看好張亞中教授,綠營當然也不以為意。而當張亞中民意支援度異軍突起並頻頻領先時,一些藍營人士説是綠營及“1450”灌水所致;但綠營開始“抹紅”打擊張亞中,並放話説如果張亞中當選國民黨主席,民進黨就可以躺著選了。綠營對張亞中選情前倨後恭並著手打擊張亞中的選情,表明張亞中的論述擊中了綠營的要害,讓綠營政治勢力開始緊張張亞中的主張如果成為將來國民黨的選擇而喚起更多民眾的覺醒。

  事實上,以民進黨為代表的綠營政治勢力一直希望國民黨變成小綠跟班,而害怕國民黨回到“九二共識”重啟國共合作進而兩岸合作,因為,一方面小綠跟班拿香跟拜只能證明綠營政治勢力主張的正確性,因而無法從綠營獲得選票,反而喪失處理兩岸關係的優勢並丟失藍營的選票;另一方面國民黨變成小綠跟班也有助於台灣社會意識形態的進一步綠化而延長民進黨等綠營政治勢力“政治正確”的政治收穫期。

  在綠營政治勢力著手打擊張亞中的選情的同時,朱立倫陣營也趕緊一邊掉轉之前主要瞄準江啟臣的炮口,開始“抹紅”並加強打擊張亞中,一邊調整論述策略,不再特別強調“各表”,聲明認同“九二共識”、反對“台獨”。這也表明他意識到他先前的“一中各表”、“求同尊異”的主張對於重啟國共交流、兩岸關係的局限性與無效性,以及一些基層民眾及黨員對他拿香跟拜而不反“台獨”的不認同與不支援。



責任編輯:黃楊

華夏經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