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戰上甘嶺

血戰上甘嶺

上甘嶺戰役是抗美援朝戰爭中最慘烈的一場戰役,敵我雙方實力懸殊,結果卻出人意料,我軍以傷亡1.15萬人的代價,殲敵2.5萬餘人,徹底擊碎了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在正面戰線發動進攻並取勝的美夢,創造了現代戰爭史上的奇跡。

  1952年10月,抗美援朝戰爭正處於相持階段,停戰談判已進行一年有餘;彼時,第七屆聯合國大會即將開幕,美國第34屆總統競選亦即將開始,為撈取政治資本,美方決定以軍事壓力增加他們在談判桌上的籌碼,準備從正面向我方發動進攻,妄想以戰場上的勝利迫使我同意其在談判中的無理要求。

  10月8日,美方代表單方面宣佈停戰談判無限期休會,並叫囂:“讓大炮和炸彈和你們辯論吧!”14日,美國糾集的“聯合國軍”對我15軍45師駐防的五聖山前沿陣地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發動突然進攻,代號“攤牌行動”,展開所謂“金化攻勢”。五聖山位於三八線以北約30公里,是朝鮮中部的絕對制高點,如果失守,我方將後退200公里無險可守。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背後有一個村莊叫上甘嶺,因此我方稱這場戰役為“上甘嶺戰役”。

來源:抗美援朝紀念館官網

  美軍著名“山地戰專家”、第8集團軍司令范弗裏特預計以200人為代價,在5天內實現佔領上甘嶺陣地的目標。然而,經過43天慘烈的戰鬥,敵軍共調集兵力6萬餘人,大炮300余門,坦克170多輛,出動飛機3000多架次,傾瀉炮彈190余萬發,炸彈5000余枚,雖付出25000余人傷亡的代價,仍然寸土未得。戰鬥激烈程度為前所罕見,特別是炮兵火力密度達每秒6發,已超過二次大戰水準。我方陣地山頭被削低兩米,岩石被炸成30多公分厚的粉末,許多坑道被打短了五六米。敵人雖然使用世界戰史上空前集中的炮兵,但打不破志願軍的鋼鐵防線。秦基偉將軍在回憶上甘嶺戰役時説:“上甘嶺戰役不僅從軍事上打垮了敵人的攻勢,也打出了我軍的指揮藝術、戰鬥作風和團結精神。打出了國威軍威。以後有人説過,美國人真正認識中國人,是從上甘嶺開始的。”

  △堅守在上甘嶺陣地上的志願軍戰士向敵人射擊。圖源:抗美援朝紀念館官網

  上甘嶺,是美軍的“傷心嶺”,也是美軍乃至整個世界重新認識中國、重新認識中國軍隊的“分水嶺”。上甘嶺戰役沉重打擊了侵略者的士氣,此役過後“聯合國軍”再未動用一個營以上規模兵力發動進攻,朝鮮戰局從此穩定在了三八線。這一戰,將敵人打回到談判桌前,加速了朝鮮停戰談判的進程,奠定了朝鮮南北疆界。上甘嶺戰役也成為經典案例,時至今日還出現在美國西點軍校的課堂上……

△537.7高地北山的土石被炸松了兩米 圖源:抗美援朝紀念館官網

堅守防禦 3.7平方公里內的浴血激戰

△志願軍第15軍官兵將佈滿381個彈孔的戰旗插在上甘嶺主峰陣地 圖源:中青線上

△佈滿381個彈孔的戰旗 圖源:中青線上

  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互為犄角,是五聖山的屏障,可直接瞰制金化東北“聯合國軍”防守的雞雄山陣地和金化以南開闊地帶,總面積3.7平方公里,原本由志願軍第15軍第45師第135團各一個連防守。10月2日,南朝鮮第2師一個參謀投誠,供稱將向這一地區發動攻勢,志願軍第45師遂將防守該高地的兵力增加到一個營。這兩個陣地因向“聯合國軍”戰線突出12公里,受其西面陣地、南面雞雄山、東北面注字洞南山三面火力夾擊,防守起來非常不易,然上甘嶺師志願軍中部戰線戰略要點五聖山的前沿陣地,上甘嶺有失,五聖山直接受到威脅,“聯合國軍”居高臨下,志願軍在平康平原將難以立足,因此,上甘嶺必須守住。

△上甘嶺地形圖 圖源:環球網

  從10月14日至11月25日,志願軍為粉碎“聯合國軍”的“金化攻勢”進行大規模作戰29次,打退敵排以上進攻900余次,連級幹部傷亡率超過65%,班長、副班長傷亡率100%,16個連隊3次打光重建,浴血奮戰43天,最終取得了上甘嶺堅守防禦的勝利。整個戰役,共分為三個階段:

  ●上甘嶺戰役第一階段 10月14日至20日

  志願軍頑強抗擊“聯合國軍”的進攻,不斷進行反擊,表面陣地晝失夜反,反覆爭奪,雙方爭奪的重點在597.9高地;

  10月14日淩晨,敵出動300多門火炮、27輛坦克,以每秒6發的火力密度對我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陣地進行火力準備,隨後,以7個營的兵力發動猛攻。當日,敵對我兩個陣地發射炮彈30余萬發、投炸彈500余枚,我表面工事全被摧毀,半數表面陣地失守,我軍退守坑道。當日晚間,我軍依託坑道組織反擊,將陣地悉數奪回。此後7天,我軍以寡敵眾,在敵優勢火力下,與敵展開激烈的拉鋸戰,以傷亡3500余人的代價,殲敵7000余人,頂住了敵軍的瘋狂進攻。

△上甘嶺戰役 圖源:“我們的天空”微信公眾號

  ●上甘嶺戰役第二階段 10月21日至29日

  轉入坑道的志願軍第15軍部隊,在極其艱苦的環境中與“聯合國軍”繼續展開鬥爭,坑道外的志願軍第15軍部隊積極為決定性反擊做準備;

  10月20日,經過激烈戰鬥,敵軍佔領我大部分表面陣地,我軍由於傷亡過重,無力反擊,遂退守坑道,由此,戰役進入坑道作戰階段。此後,我坑道部隊廣泛開展群眾性冷槍冷炮運動,從坑道內不斷派出小股部隊主動出擊,破壞敵人修築的工事,“零敲碎打收拾敵人”,以較少的代價殲滅敵人大量有生力量,使敵人日夜惶恐不安,無法穩固佔領表面陣地。僅在坑道作戰前十天裏,各坑道就組織小股部隊主動出擊158次、殲敵2000余人,將敵人拖在坑道上方的表面陣地無法前進一步,為我後方部隊準備大反擊爭取了寶貴的時間和空間。

  ●上甘嶺戰役第三階段 10月30日至11月25日

  決定性反擊和鞏固陣地階段。

  10月30日22時,我軍集中各炮群以排山倒海之勢展開大反擊,開始了我志願軍史上第一次大規模炮戰。5分鐘炮火急襲後,炮火延伸,我步兵佯攻,此時敵軍從殘破的工事中爬出,搶修工事,展開隊形,等待我步兵衝擊。然而我步兵並未衝擊,炮火卻殺了個回馬槍,對已經展開的敵軍再次進行了10分鐘炮火急襲。如此反覆數次,直接給敵軍造成重大傷亡,摧毀敵工事70%以上,為我步兵衝擊掃清了障礙,使步兵得以較為順利地奪回陣地。此後的反擊和鞏固戰鬥中,我炮兵以靈活的戰術和強大的火力配合步兵作戰,“步炮協同愈打愈密切,戰鬥傷亡亦逐漸減少”。到11月25日,我已恢復所有陣地,而敵再無力發動進攻,上甘嶺戰役勝利結束。

上甘嶺戰役後“聯合國軍”遺留下來的炮彈 圖源:環球網

坑道作戰  築成上甘嶺的“地下長城”

志願軍們堅守在坑道中 圖源:環球網

  第15軍軍長秦基偉(右)在聽取英雄8連指導員王士根彙報坑道內堅持戰鬥的情況。來源:抗美援朝紀念館官網

  第15軍第45師第135團自1952 年4月20日開始在五聖山防線擔任東起五聖山,西至西方山,正面約30公里,縱深約21公里的防務。在近半年的時間裏,第十五軍在陣地上共構築了300多條戰防兼能屯糧儲彈的坑道,總長近9000米。“堅不堅一丈三”,説的便是志願軍防炮掩體上蓋的最低要求,志願軍主坑道的積土在4米以上,10月14日,敵軍對上甘嶺兩高地3.7平方公里的表面陣地發射炮彈30 余萬發,投炸彈500余枚,我軍表面陣地工事幾乎全部被毀,卻沒能摧毀志願軍的坑道。在經過持續一小時的密集炮火轟炸之後,仍有大量志願軍“像從地底下冒出來”一樣對進犯之敵迎頭痛擊。坑道作戰,成了志願軍消滅美軍最有效的戰法,在上甘嶺戰役最為艱苦的階段,志願軍在坑道內保存自己,在坑道外殺傷敵人,利用坑道作戰,築建起上甘嶺的“地下長城”。

  坑道戰比陣地戰更艱難,敵人利用有利地形對15軍坑道採取築壘封鎖、石土堵塞、轟炸爆破、斷絕水源、施放毒劑和煙熏等毒辣手段,妄圖消滅坑道中的志願軍。據一位在坑道裏呆了20天的15軍45師攝影員回憶:“坑道裏被炸得一直在掉土,沒有任何亮光,空氣混濁。坑道裏大小便不能及時處理,烈士的遺體不能及時掩埋,硝煙味、硫磺味、血腥味、屎尿味瀰漫在坑道裏,讓人窒息。坑道裏最缺的是水,壓縮餅乾根本就咽不下去。有的時候甚至要喝尿,但因沒水喝,尿也很少啊……有一個坑道,10多名戰士直到餓死,還端著衝鋒槍守在坑道口。”

  在電影《上甘嶺》中,真實還原了坑道中長期缺水的戰士,咽不下壓縮餅乾的場景。

志願軍戰士在坑道中接岩石上滴下的水。來源:中國軍網

  水源需要容器,在敵軍轟炸中難以補給,換成運送蘿蔔,因為蘿蔔解渴又耐餓。但運輸隊拼死送上去3袋蘿蔔之後,發現蘿蔔吃多了燒心拉肚子,於是改送蘋果。在電影《上甘嶺》中,一個來之不易的蘋果,誰也捨不得吃,全連一人一口往下傳,傳了兩圈還沒有吃完,這些情節都是取材于真實事件。現實比電影更加殘酷,在上甘嶺上,一個連隊七天才吃一塊蘿蔔。許多坑道每人每天只能吃到半塊餅乾,許多人喝不到一滴水,尿液被官兵戲稱為“光榮茶”,因為連尿液都捨不得給自己喝。戰士們口乾得話都説不出來,步談機話務員急得自己打自己的嘴巴,為的是打出血,用來滋潤喉嚨,不影響通訊。

   △在美軍空中打擊和優勢炮火的打擊下,志願軍羸弱的後勤補給線只能依靠人力來進行運輸。來源:中國軍網

  據15軍軍史記載,我軍後勤一共準備了4萬公斤蘋果,第45師黨委向火線運輸人員“懸賞”:凡送上去一簍蘋果者,記二等功。但竟然沒有一個火線運輸員因此立功。最終只送進去一個蘋果,還是戰士在路上撿到的。兩個高地的各個坑道,距五聖山主峰最近的地方僅500米,最遠也不過1000多米,但要通過10道封鎖線。即使到了坑道口,要進去也很難,每走一步,都可能流血犧牲。派去一個班,活著進坑道的只有三分之一,為送一壺水,甚至要付出幾條生命。15軍後勤部在如此困難的情況下,組織機關和部隊靠“匍匐運輸”“接力運輸”等方式,將3萬發迫擊炮彈和大量食品、物資送入坑道。整個上甘嶺戰役運輸人員傷亡就達1700余人,佔我軍整個傷亡人數的14%。

  上甘嶺戰役坑道戰創造了戰爭史上的奇跡,15軍軍長秦基偉説:“在坑道鬥爭中,我們的戰士就這樣以堅定不移的信念和革命軍人的優秀品質戰勝了常人難以想像的艱難困苦。”上甘嶺表面陣地被美軍佔領了,但在地下的坑道中,志願軍官兵們仍在堅持戰鬥。如志願軍第134團第8連堅守在597.9高地1號坑道,與敵反覆爭奪14晝夜,8連大小反擊80多次,殲敵1000多人,繳獲機槍50多挺,自動步槍,卡賓槍606支,給敵人造成巨大的消耗,對爾後的反擊作戰起了巨大作用。

英雄之戰 為國為民 銘刻鐵血記憶

  在上甘嶺戰役中,與敵人同歸於盡的戰鬥英雄,留下姓名的有38位。來源:中國軍網

  第15軍在《抗美援朝戰爭戰史》中記載:“上甘嶺戰役中,危急時刻拉響手雷、手榴彈、爆破筒、炸藥包與敵人同歸於盡,捨身炸敵地堡、堵敵槍眼等,成為普遍現象。”上甘嶺戰役打響的第一天,就在戰場上打出7位戰鬥英雄,以後的每一天都有新的英雄涌現。在整個上甘嶺戰役中,4.5萬人的第15軍打出各級戰鬥英雄12383人,佔全軍總人數的27.5%,其中與敵人同歸於盡的戰鬥英雄,有38位。

  21歲的黃繼光用血肉之軀堵住敵人的槍眼為身邊的戰友開闢出一條前進的道路 圖源:軍報記者微信公眾號

  戰士孫子明是上甘嶺戰役中以身殉國的第一人,他在敵人猛烈的炮火當中衝到前面去,身上多處負傷,抓起身上僅有的幾個手榴彈,和包抄的十幾個敵人同歸於盡;戰士龍世昌將拉燃的爆破筒塞進美軍地堡,不料,他剛一松手,美軍將爆破筒推了出來,裏外較勁之下,身負重傷的他毅然用身軀抵住爆破筒;戰士王萬成、朱有光奉命增援兄弟部隊,趕到時正看到敵人成群地擁來,他倆毫不猶豫地衝上去,拉響各自攜帶的爆破筒,與敵同歸於盡;戰士黃繼光已多處負傷,彈藥用盡,為了戰鬥的勝利,他頑強地向敵火力點爬去,靠近地堡射孔時,奮力撲上去,用自己的胸膛堵住了敵人正在噴射火舌的槍眼;排長孫佔元雙腿被打斷仍堅持指揮反擊,在最後一口氣時拉響了手榴彈,與敵人同歸於盡;通訊員牛寶才在身受重傷後,拼盡最後的力氣爬到斷線的地點,用嘴咬住一個線頭,又用一隻手拉住另一個線頭,讓電流通過自己的身體接通線路,保證了部隊的通訊聯絡長達3分鐘,直至壯烈犧牲……

  而在留下姓名的英雄身後,還有很多沒有留下姓名的英雄。諸如12月3日,韓軍第9師對537.7高地北山發動大規模進攻。陣地上炮火揚起的煙塵有十幾米高,坑道口8米多厚的石層被炸塌,把守在坑道裏的部隊全都埋了進去。炮火延伸後,2號陣地上只剩下一個戰士,他是因為沒來得及進坑道就被炸傷,自己藏進石縫裏倖存了下來。這時候發現敵人上來了,他端起爆破筒撲進敵群,與敵同歸於盡。而因為這個陣地上的官兵全部犧牲,這位捨身赴死的戰士姓名始終未能查清。 

  上甘嶺的精神成為一代人學習的榜樣,激發當年許多藝術家以上甘嶺為素材,創造出許多膾炙人口的作品,如電影《上甘嶺》、《英雄兒女》、《打擊侵略者》等等。特別是經典戰爭影片《上甘嶺》,更是使上甘嶺戰役家喻戶曉,成為全體中國人的共同記憶。而對於倖存的官兵而言,上甘嶺戰役則是他們永生難忘的人生經歷,戰友們為國為民衝鋒赴死,既成為他們心中不可言説之痛,也成為他們不計名利繼續投身建設祖國的強大動力。

  ■上甘嶺戰役最前沿主將崔建功:上甘嶺歸來 不看《上甘嶺》

圖片來源:北京日報

  上甘嶺大戰爆發,美韓軍攻勢洶湧,十五軍四十五師師長崔建功率官兵頑強抗擊, “打剩一個連,我當連長。打剩一個班,我當班長。如果我犧牲了,我的第一代理人就是唐萬成(四十五師副師長)。”四十五師約一萬餘人,傷亡過半。戰鬥最關鍵時刻,崔建功命令所有人員均上前沿坑道參戰。警衛連上去了,勤雜人員上去了,連他的警衛員也被攆上去了。“上甘嶺戰役中,捨身炸敵群、炸地堡,像黃繼光那樣捨生忘死,與敵人同歸於盡者,四十五師就有三十多位。電影《上甘嶺》公映時,感動了全國人民,崔建功卻在電影放映時離席而去。“不是不想看啊,而是不忍看啊,我們師傷亡了那麼多人啊,你説我能看下去嗎?”

  ■一等功戰鬥英雄蔣誠:卸甲歸田 深藏功與名

圖片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上甘嶺戰役中,蔣誠腸子被炸出來,自己重新塞回去,以重機槍殲敵四百餘名、擊毀敵重機槍一挺,並奇跡般地用機槍擊落敵機一架。戰後中朝兩國均授予其一等功。然而,退伍復員後整整33年,他幾乎沒有向任何人透露過自己堪稱傳奇的功績,也沒找任何一級組織提出哪怕是正常安排工作的請求,只是默默紮根農村帶領村民種桑養蠶,甚至為了給村裏修路不惜個人舉債。幾十年來,蔣誠只穿綠軍裝。當老伴陳明秀勸蔣誠換下那條老舊的綠軍褲時,他倔強地説。“我是國家的人,我還要為國家做事的!”

  ■一等功戰鬥英雄張計發:不忘戰友情 用講述傳承記憶

圖片來源:央視軍事客戶端 

  張計發,原志願軍135團七連連長,電影《上甘嶺》中張連長的原型,戰鬥結束後,張計發榮立一等功,並被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授予二級獨立自由勳章。老英雄1966年因病離休後,主動把關心教育下一代當作自己的神聖職責,足跡遍佈湖北、安徽、河南、江蘇、河北、廣東等地,深入到學校、工廠、部隊,先後作了上千場革命傳統報告,聽者達百萬人次。每到一地,他講的不是自己,而是上甘嶺戰役中犧牲的戰友,以及戰爭年代用鮮血澆鑄成的戰友情。

“上甘嶺”成為中國軍人敢打必勝的代名詞

1958年志願軍撤離朝鮮前在英雄陣地上甘嶺宣誓。來源:中國軍網

  在上甘嶺戰役中,美韓軍共投入步兵10個團加兩個營,共6萬餘人。另有105毫米口徑以上火炮300余門,坦克170余輛,飛機約100架,消耗炮彈190余萬發,航空炸彈5000余枚。志願軍先後投入了兩個精銳野戰軍的9個團,11個炮兵營,一個火箭炮營,共計4.3萬餘人,一共打炮彈45萬發。原本雙方都以為是一場小規模的攻防戰,而後來卻演變為一場慘烈的肉搏。整個戰役志願軍陣亡7100人,傷殘8500人;聯合國軍陣亡11300人,傷13600 人。持續時間之長、敵我攻防轉換之激烈、爭奪廝殺之殘酷、雙方傷亡之慘重,均為二戰以來所罕見。

  一場美軍為"挽回面子"、"扭轉局勢"的戰鬥,竟打成損失慘重、在美國國內及其盟友中大失臉面的戰役,出乎美國軍政當局和"攤牌行動"制定與實施者的意料之外。其策劃者第3任聯合國軍總司令克拉克在回憶錄中坦承上甘嶺“作戰是失敗的”,他回憶道“最初只是一個限制目標的攻擊,後來竟成為聯軍一個最猛烈的戰爭——一個冷酷的、保存面子的狠命攻擊……這場戰爭已變成了美國歷史上最不得民心的戰爭。” 上甘嶺,不但是美軍的“傷心嶺”,也是美軍乃至整個世界重新認識中國、重新認識中國軍隊的“分水嶺”。志願軍打出了國威軍威,創造了世界戰爭史上“攻不破的防線”的奇跡,並將戰略對峙有效穩定在北緯38度線上,打掉了美軍“從戰場上得到談判桌上得不到的東西”的妄想。戰後,上甘嶺597.9高地和537.7高地劃歸北朝鮮,在這裡矗立著黃繼光烈士紀念碑,它昭示著中國人民志願軍的功績和美7師的恥辱。 

  “上甘嶺特功八連”血脈相承,薪火相傳;高擎英雄戰旗、傳承英雄精神、爭當英雄傳人。圖片來源:空軍新聞

  上甘嶺戰役的勝利,使得志願軍和人民軍在整個正面戰場完全掌握了主動權,徹底打掉了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在正面戰線發動進攻取勝的信心。時至今日,“上甘嶺”已經成為中國軍人不畏強敵、英勇頑強、敢打必勝的代名詞。在抗美援朝戰爭中鑄就的“聽黨指揮、英勇頑強、艱苦奮鬥、團結友愛、嚴守紀律”的上甘嶺精神,被譽為中國軍人的“鐵血基因”,成為我軍戰鬥精神的典型代表。第十五軍在上甘嶺打出了國威軍威,由此一戰名揚天下,1961年正式改編空降兵,它的兩支戰績輝煌的尖子連隊,分別以這次戰役和戰役中的戰鬥英雄命名為“上甘嶺特功八連”和“黃繼光英雄連”。


綜合整理自:中國軍網、環球網、央視軍事客戶端、學習時報、解放軍報、空軍新聞、重慶日報、北京日報、新華每日電訊、我們的天空微信公眾號、抗美援朝紀念館官網、中青線上、軍報記者微信公眾號、《難忘的上甘嶺戰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