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臨津江

突破臨津江

臨津江戰鬥是將戰線從鴨綠江推進到"三八線"的關鍵一役,拉開了抗美援朝第三次戰役的序幕。這次戰役是在朝戰場中國軍隊第一次大規模使用炮兵,兵行險招,出奇制勝,創造了戰術上的奇跡。第39軍116師僅用11分鐘就將敵防線突破,進而向敵縱深推進100多公里,成為志願軍作戰縱深最遠的一個師。

  臨津江位於漢城以北75公里處,是漢江的支流。它穿過“三八線”折回西南,中游一段橫瀉在“三八線”上,時值寒冬,冰雪堆積深厚,南岸均為天然峭壁不便攀登,南韓第1步兵師憑藉臨津江天險,構成了縱深約9公里的3道防禦陣地,號稱"銅墻鐵壁、不可逾越"。然而,第39軍116師偏偏選擇此處作為渡江突破口,于1950年12月31日傍晚,僅用11分鐘即突破敵軍的江岸防線,勝利完成了突破任務,為第三次戰役勝利打下了基礎,粉碎了敵人整軍再戰以逸待勞的企圖。

  臨津江之戰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師級江河進攻戰,充分體現了我軍的戰略戰術特點和指揮藝術,使得本來可能成為"強弩之末"的野戰攻堅行動,變成了一部跨江奇襲的經典之作。116師的突破戰鬥得到各方面好評,志願軍副司令陳庚在戰鬥報告中將其總結為“三險三奇”,劉伯承元帥在南京軍事學院的課堂上將其評為“滿分戰例”。總參謀部和軍事學院後來出版了《第116師高浪浦裏東南地區進攻戰鬥總結》,將此次戰鬥作為師進攻的典型戰例,供院校和部隊學習研究。

  戰鬥數據統計——

  116師傷亡人數:參戰9840人、傷590人、亡122人、傷亡合計712人、戰鬥減員率7.24%;

  116師戰績統計:斃傷美軍15人、南韓軍隊793人、俘虜美軍5人、南韓軍隊236人;

  繳獲機關炮5門、無后座力炮7門、81毫米迫擊炮8門、106.7毫米化學迫擊炮6門、57毫米防坦克炮6門、60毫米迫擊炮9門;繳獲卡賓槍19支、自動步槍242支、輕機槍19挺、重機槍9挺、繳獲火箭筒13具、汽車4台。

一次勢在必行的進擊:越過“三八線”

△志願軍某部開赴“三八線”。 圖源:中國軍網

△志願軍某炮兵分隊向“三八線”進發。圖源:中國軍網

  經過第一、二次戰役,以美國為首的所謂“聯合國軍”和南韓軍隊遭到沉重打擊被迫退至“三八線”及其以南地區,企圖利用“三八線”既設陣地實施防禦,休養生息,以利再戰。剛剛取得重大勝利的中國人民志願軍部隊經過兩次戰役,戰鬥減員和非戰鬥減員幾萬人,急需休整、補充。然而美軍每天出動近千架次飛機對“三八線”以北的志願軍供應線輪番轟炸,大部車輛被炸,糧、彈、被服靠夜間突擊搶運,不能按時供應。

  戰場情況發生變化,敵人已由進攻轉入防禦,志願軍的戰略戰術也必須轉變。要由運動戰轉為陣地攻堅戰,必須做好充分的準備。因此,部隊在“三八線”以北數十公里停止進行休整,讓敵人先佔領“三八線”,準備明春再戰,殲滅敵人的主力。 

  彭德懷把對當前形勢的估計及志願軍下步行動的意見,于12月8日電告毛澤東。就在這個時候,以印度為代表13個國家向中國政府表示“如果中國宣佈不越過三八線的話.則將得到印度等13國的歡迎和道義上的支援”。總理周恩來針對這個提案明確指出:“美軍既已過了三八線,因此三八線已被麥克阿瑟破壞而不復存在。”周恩來的意思很明確,中國軍隊絕不會宣佈不會越過三八線。12月13日,毛澤東在給彭德懷的回電中通報了有關朝鮮戰爭的國際形勢,明確指出“要越過三八線”。 

  彭德懷收到毛澤東的回電後,立即召集志司其他首長緊急討論。從軍事上講,志願軍入朝才一個多月。已連續打了兩個戰役,西線6個軍已相當疲勞;東線第9兵團人員、彈藥、糧食得不到及時補充。況且,第二次戰役後期敵人雖然逃得快,但有生力量的損失並不大,其主力大都較完整地保存了下來。敵人的大踏步撤退,並不完全意味著徹底的失敗,從戰爭常識上看,美軍的撤退一是因為他們在“三八線”以北的平原無險可守;二是美軍需要補充,需要迅速脫離接觸,依託“三八線”以南的既設陣地進行整頓。在這種情況下志願軍去進攻,絕對有諸多的不利。但是,從政治上講,志願軍停止在“三八線”以北,正合美、英的意圖,他們正想利用三八線阻止我軍前進.爭取喘息時間,進一步加強其軍事力量,以利下一步行動。

  從軍事上考慮馬上打不好,從政治上考慮馬上打好,二者距離很大。政治決定軍事,經過反覆研究,彭德懷決定發起第三次戰役,集中志願軍六個軍,在人民軍三個軍團的協同下,突破敵人在“三八線”的既設陣地防線,尋機殲敵,後再進行休整,準備春季攻勢。為達成戰役的突然性,戰役的發起時間被定為1950年除夕——12月31日17時。

  12月27日前,志願軍六個軍(第38、第39、第40、第42、第50、第66軍)和人民軍三個軍團(第1、第2、第5軍團)共30余萬人(其中志願軍23萬人)在戰役發起前一週開始秘密佔領進攻出發陣地。第二次戰役後,我志願軍的還沒有得到及時整補,後勤補給在美軍空襲下十分困難。這時部隊僅勉強補充了彈藥,國內運糧僅能滿足部隊最低需求的1/4,靠朝鮮政府發動群眾借糧給志願軍,才解決了一時之需。各部隊戰鬥人員的缺額,靠抽調勤雜人員補充。

  從某種意義上説,第三次戰役確實是一次冒險,志願軍只有一次機會:如果戰役進程遲滯或者有較大反覆,消耗了僅有的物資儲備後,在從臨津江向北的平原地帶無險可守,志願軍反倒可能會因為糧彈不繼無法抗擊敵人的反攻,戰局也有可能發生逆轉。而贏得這一戰的關鍵,就是部隊要迅速克服臨津江等天險,快速插入敵軍縱深,不給對手組織反擊的機會。

一個防不勝防的預感:中朝新攻勢

△視察前線的美軍將領,右一為麥克阿瑟,中間的是李奇微。圖源:中華網

△美軍士兵在戰友懷抱中哭訴。圖源:中華網

  12月26日,美國陸軍副參謀長馬修·李奇微接任美軍第8集團軍司令,按照李奇微的回憶,當時他已經預感到中朝軍隊會在12月下旬發動一次新的攻勢。

  此時,“聯合國軍”(包括南韓軍隊)在朝鮮總兵力為34萬餘人,一線兵力為五個軍十三個師另三個旅約20余萬人,但敵軍的士氣已經降低至開戰以來的最低點——經過接連兩次戰役的慘敗,以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倉皇退過了“三八線”後,失敗悲觀的情緒深深地籠罩著躲在工事裏的所有的“聯合國軍”士兵。

  12月底,這支“張皇失措的軍隊”根據李奇微的要求在朝鮮半島縱深地區建立了五道防線,第一道就是西起臨津江口,東至襄陽基本沿三八線的A防線。李奇微在第一道防線上展開韓軍8個師,其中,駐守臨津江南岸的敵守備部隊為南韓第1步兵師。該師1950年6月戰爭爆發時即在臨津江一帶駐守,並且在初期的防禦作戰中有過一定表現,後因1950年10月19日率先進入平壤更加聲名卓著。作為韓軍中戰鬥力較強的部隊,第1師雖經第一、第二次戰役打擊,士氣較低落,但其兵員裝備在11月中旬在漢城都已基本補齊,兵員恢復到了8000人左右。

  臨津江南岸均為天然峭壁,高約7-10米,不便攀登。江面寬100-150米不等,深約1-2米,土井渡河點已結冰,冰層厚約10-15釐米,但已被敵炮火打破。臨津江南岸防禦陣地在朝鮮戰爭爆發前就已初具規模,經過上萬名規模的勞工隊施工加固,到12月下旬,該師已經在臨津江南岸形成了縱深約9公里的3道防禦陣地,除沿江陡崖有一道連續塹壕外,各高地均構築有塹壕、土木火力發射點,構成環形支撐點式防禦。陣地前沿均有2-3道鐵絲網,守備要點均築有明暗地堡,縱深有交通壕和隱蔽部,以輕重機槍、無后座力炮、火箭筒構成直射、側射的綿密火網,晝夜以炮火封鎖江面,破壞江面冰層。

  南韓政府和“聯合國軍”都對臨津江的天險和韓第1師寄予厚望,南韓1950年12月的報紙上,連篇累牘誇耀了臨津江的防禦是“銅墻鐵壁”、“不可逾越”。而極力想扳回自己聲望的麥克阿瑟,則又一次大言不慚地表示:“這是關係到我們生命的重要戰線”、“決不後退一步”!

  已經預感到中朝軍隊將發動新攻勢的李奇微對第一道防線加強守備,勒令美軍航空兵也每日出動,輪番偵察、轟炸、掃射江北前沿和縱深較大的村鎮、交通樞紐、橋梁、制高點,尤其對高浪浦裏以北高地進行了嚴密的封鎖。為了防止志願軍夜間展開突襲,美軍和南韓軍隊在每日18時以後,交替使用照明彈、照明雷、夜航機和探照燈,對臨津江以北淺近縱深實施監視。然而就在12月31日,志願軍突破臨津江的當天,李奇微親自乘飛機進行低空巡視,也未發現我軍即將發動攻勢的跡象。直到志願軍的炮火和衝鋒號響起,他才如夢方醒。

一場萬全準備的冒險:突破臨津江

  戰後,346團1連、4連和347團5連、7連榮獲軍授予的“突破臨津江英雄連”稱號。圖源:中華網

  志願軍渡過漢江後,圍殲山區的“聯合國軍”和南朝鮮軍。圖源:中國軍網

  突破臨津江,既是重中之重,又是難上之難,作為第三次戰役的關鍵一環,這項艱巨任務被交由志願軍39軍116師完成。116師是39軍急先鋒,陜北紅軍紅26、27軍的老底子,早在東北時就冠蓋全軍並極為好戰,從建師以來每戰必勝,戰力卓越,戰役戰術品質無人能出其右,其師長汪洋是39軍所有師長中惟一一位在抗戰時期參加革命的知識分子。此時的116師自進入抗美援朝戰場以來,經過連續行軍作戰,實力較顛峰狀態有所削弱:全師平均減員28%,其中步兵團減員30-38%。雖然在平壤經過短期休整,對人員、物資進行了調整補充,但物資方面尚未得到補充,主要靠取之於敵和就地籌措。臨津江戰鬥時該師及加強部隊總兵力為9840人,各種火炮86門,防坦克武器33門。

  在兵力兵器總體優勢不大的情況下,臨津江畔較量的關鍵,就首先落在了進攻的突然性和戰前準備的充分程度上。為了實現志司迅速撕開敵臨津江防線的意圖,39軍最先開始的,就是細緻的戰前準備工作。12月11日,39軍軍長吳信泉命令116師師長汪洋,派348團提前兩天,從平壤出發到九化裏以南地區,執行突破臨津江的戰鬥偵察任務。20日,全師主力經過急行軍到達臨律江北岸集結地域。師長汪洋、政委石瑛在聽取了參謀長薛劍強和348團團長高克對先遣團的情況彙報後,命令各步兵團和師山炮營,在江北岸設立4個觀察所,開始對當面之敵進行觀察監視,要求日夜不間斷地觀察,隨時將觀察的情況登記上報師部。汪洋還親自帶領全師團以上指揮員到預定突破地段〔西起元堂裏,東至石湖,共約65公里〕進行反覆的、長時間的現地偵察、分析、對比,他強調“戰前偵察工作要細緻而細緻,最大限度地減少戰士的傷亡。”

戰鬥經過:11分鐘即攻佔敵人前沿陣地

△志願軍突破臨津江。圖源:中華網

  1950年12月31日16時40分,師長汪洋通過電話下達了開始總攻的命令。先由炮兵群的86門火炮對敵前沿灘頭陣地及防禦縱深進行火力打擊,在敵人地雷區、鐵絲網中開出長40公尺、寬6至10公尺的兩條步兵衝擊通路。炮火準備進行到17時整,在20分鐘的破壞射擊中,摧毀了敵人地堡、火力點40余個。殲滅美軍一個黑人防坦克炮兵連,炮彈命中率80%。

  17時零分,3分鐘的炮火急襲射擊開始,壓制敵軍火力各突擊連障礙排除組利用炮火煙幕,迅速排除江北岸殘存地雷。346團4連3班長張財書在部隊已經發起衝鋒的緊要關頭,掃雷桿被炸碎,他衝入雷區,用手抓住彈雷索,拉響了最後一群地雷,以自己身負重傷的代價為衝鋒部隊打開了通路,後被記“一等功臣”。

  17時03分,汪洋命令發出衝鋒訊號。千百個戰士躍出塹壕,向臨津江衝去。17時08分,左翼346團l、4連跑步通過封凍的江面,迅速消滅殘存火力點內頑抗的敵人,勝利佔領江南岸登陸場。17時14分,右翼347團5、7連,徒步涉過寒冷刺骨、水深及腰、100余公尺寬的臨津江,攀上7高達10公尺的懸崖,攻佔了敵人的前沿陣地。

  17時40分,347團和346團的突擊營在炮火支援下,密切協同,相繼攻克144.7高地和192高地,牢固地控制住南岸灘頭陣地,為後續部隊渡江創造了有利條件。經過13小時的激戰,116師突入敵人縱深15公里,斃傷敵千余人,勝利完成突破任務。

  突破臨津江,是一場志願軍建立在精確計算、萬全準備基礎上的冒險,戰後志願軍陳賡副司令員將此戰總結為“三險三奇”——突破口的位置選的險,但很奇;進攻出發陣地選得很險,但很奇;炮兵陣地選得那麼近,很險,但很奇。事實上,在險與奇的背後,有著不可忽視的反覆推演與萬全準備。 

■三險三奇之突破口:選了易守難攻的地段

志願軍戰士在破壞敵“三八線”上的鐵絲網。圖源:中國軍網

  經過師長汪洋與團以上指揮員對元堂裏到石湖全長約65公里的預定突破地點長時間反覆觀察、分析,認為整個預定突破地段按照地形可分為東西兩部分,從地形上看是各有利弊:西段元堂裏至戊浦段,正是臨津江的大轉彎處,江岸向北彎曲,形成一個明顯的突出部,使守敵防禦側翼暴露,江面寬江水淺,地勢平緩,簡直完全符合軍事理論上江河進攻作戰的理想選擇,而且朝鮮戰爭初期人民軍就是從這一地段成功強渡臨津江的。也正因為對進攻方有利條件如此明顯,該地段為敵防禦重點地區,投入防禦力量也強,工事構築也堅固。此外該地段兩岸地形都很平緩,這既是有利的,也是不利因素,平坦的北岸不利於部隊隱蔽,南岸平坦地形更為寬廣,在敵掌握制空權的情況下,也不利於突破江防後繼續向縱深發展。 

  而東段新岱至土井段,臨津江向南彎曲,有利於敵兩翼火力形成交叉封鎖,兩岸為起伏地形,南岸是高10米左右難以攀爬的懸崖峭壁,整體易守難攻。然而,江北岸是小起伏地貌,還有幾條大體上與臨津江平行的自然溝,這些自然溝深約1.5米至1.7米不等,稍加改進就是部隊隱蔽的絕好場所,而且縱深地勢較高,田屯東北側高地、蘆谷裏西側高地、196.5高地均能俯瞰敵基本陣地,且有部分松林,便於兵力和物資器材的隱蔽配置。任何事情都具有辨證性,這些表面上看起來不利的自然條件反而使敵在該地段防禦比較輕視,無論兵力還是工事都較西段薄弱。——116師經過認真研究,最後選定東段為突破地區。

  1955年秋,在全軍最高軍事學府——南京軍事學院,戰役係的將校級學員學習和研究典型戰例時,來自39軍的師團幹部在討論116師突破強渡臨津江戰例時,對突破口的選擇問題,進行了激烈的爭論,並且擺出了各種不同意見。院長劉伯承元帥聽取了討論情況,作了精闢的分析,最後他説:“39軍這個突破口選得好,選得正確,應該給滿分嘛!”

--·相關戰前準備·

  南岸的高崖峭壁如何攀登上去是一個必須解決的難題。如果部隊在渡江後無法迅速控制懸崖頂端的韓軍防禦,那麼在江面和河灘上的志願軍戰士將成為敵軍炮兵和空中火力的獵物。為此,汪洋一連三天趴在江岸前沿陣地,對懸崖從上到下,從左到右逐次進行仔細觀察,終於發現這片懸崖並不是鐵板一塊,上面有很多大小長短不一的雨裂溝,而高低不等的雨裂溝無疑就是天然造就的“臺階”,完全可以為部隊攀爬時所利用。116師隨即組織各團進一步對懸崖進行觀察研究,確定了4個突擊連可以利用的4條攀爬通道,其中3條全部是由雨裂溝自然接力而成,最後1條則是利用敵取水時的小路,但是守敵對這條小路也是比較重視,不僅在小路兩邊佈滿地雷,只留下中間兩三人並行的空隙,而且路上還澆水成冰,極大增加了攀爬困難。116師最後想出了對策,在總攻打響後集中迫擊炮對小路進行密集轟擊,一方面引爆路邊地雷,一方面在冰面上炸出彈坑,為突擊連開道。

  戰前準備中,不僅團營連幹部,甚至班排幹部、戰鬥小組長都去江邊看過地形,各自具體的攻擊目標、突破路線、地形水深、懸崖情況、攀爬線路,全部都了解掌握清楚,還特意組織突擊部隊在類似地形上進行逼真的模擬訓練。臨戰前,第一梯隊團從班長到團長各級幹部都進行整整三晚上的觀察,以進一步熟悉地形敵情,做到每個戰鬥小組都清楚各自任務,甚至細緻到了哪架梯子,從哪攀爬懸崖等。

三險三奇之出發陣地:選在敵人眼皮子底

志願軍在冰天雪地中發起衝鋒。圖源:中華網

  取得突破勝利的關鍵是如何在敵人眼皮底下隱蔽部隊,並保證進攻發起的突然性。汪洋根據解放戰爭中攻堅戰的經驗,對進攻出發陣地的地形反覆觀察,具體計算了工程量及所需人力和時間,決定提前三天抽調全師二分之一以上的人力,投入構築陣地的土工作業。在距敵150─300公尺,正面寬約2500公尺,總面積3.5平方公里的進攻陣地上.利用雨裂溝,突擊構築了可容納7個步兵營,共316個簡易掩蔽部(其中25個可容納400-500人的傷員隱蔽部);在塹壕和交通壕內挖了3000多個防炮洞(每洞可容納2-3人),構築了18個營、團指揮所,可容納各級指揮機關全部人員;50個彈藥器材儲備室.30余個掘開式的炮兵發射陣地,50余個帶有掩蓋的炮兵發射陣地。並將距陣地1000米內的電線、車轍印和稠密腳印等用白雪覆蓋,交通壕內插上稻草,蓋上一層薄雪,1950年12月28日晚,116師指揮所進至蘆谷裏西側高地。30日,116師完成了各項準備工作,24時前,全師部隊進入屯田、戍灘浦、孟洞以南臨津北岸衝擊出發陣地。在約3.5平方公里的面積上隱蔽7個步兵營,6個山野炮兵營,8個團屬炮兵連及師、團指揮機 構,計7500余人,80多門火炮。2個團隱蔽18小時之久,無一目標暴露。

--·相關戰前準備·

  派出佯攻部隊:派出348團(10天)與115師的344團(4天)在高浪浦里正面積極佯攻,讓敵人誤判志願軍在此作渡江準備。敵整日集中炮火、飛機,向高浪浦陣地猛烈攻擊,但均被擊退。前後14天的戰鬥,起到了牽制迷惑敵人,隱蔽主攻方向的作用(戰後均立功 受獎)。此外,各團陣地前沿都組織了若干精幹小分隊,擊退了敵人多次的武裝偵察破壞活動,保障了進攻陣地的隱蔽和安全。

  嚴密的工程偽裝:整個進攻陣地全構築在地下,地面上不露一人一物,完全保持了自然地貌的原狀。更巧的是,31日淩晨下了一場雪,整個江岸一片雪白,使116師陣地覆蓋了一層天然偽裝。師第一梯隊距敵僅150-300公尺,敵軍雖以航空兵終日低空盤旋偵察,剛接任美軍第八集團軍軍長的李奇微中將也親自乘噴氣式教練機在臨津江北岸上空進行了觀察,但均未發現志願軍跡象。

  嚴格的偽裝紀律:如有暴露目標者,嚴懲不貸。明令對暴露目標或泄密者處以極刑,決不寬待。白天嚴禁人員、車馬走動。隱蔽期間,各連炊事班利用民房擋好門窗,修散煙灶製作熟食,通過交通壕將熟飯、熱湯送到各班。

  嚴格的檢查督促:12月30日夜間,汪洋和第一梯隊指揮員、參謀人員到陣地上檢查隱蔽偽裝執行情況。隨時改進隱蔽偽裝措施。準備期間,政委石瑛領導全師進行了深入細緻的政治思想工作,極大地激勵了戰員的戰鬥積極性和榮譽感。

三險三奇之炮兵陣地:距地300米抵近射擊

炮兵掩護步兵前進。圖源:中國軍網

  炮兵火力掩護,是整個突破戰鬥的關鍵。戰前,汪洋指定師炮兵營營長杜博為炮兵主任(為戰時自行設置的編制),負責協助師組織指揮、計劃協同全師的炮兵(共有各種火炮86門)使用。杜博受命之後,部署火炮在距敵300-500米處抵進射擊,在總攻發起的時間:12月31日16時40分到17時,師、團炮兵群直接瞄射擊,集中打開突破口;16時50分到17時03分,團、營迫擊炮參加對敵鐵絲網、地雷場集中射擊,破壞敵人障礙物、地雷。為尖刀連開闢通路;17時到17時03分,對突破口進行3分鐘的集中壓制射擊,保障4個步兵尖刀連發起衝擊,渡江突破敵江防陣地;4個步兵尖刀連發起衝擊的同時,師、團炮兵群開始進行3次攔阻射擊,每次延伸100公尺,護送步兵衝擊300公尺,支援步兵佔領並鞏固突破口陣地,同時壓制敵人反衝擊部隊。

  在抗美援朝戰爭中,志願軍與敵人的炮火較量常常是不對等的,我軍很少在白天發動炮擊。美軍炮兵部隊錯誤理解李奇微“夜晚收縮、白天反擊”的命令,面對日落前開炮的志願軍,根本沒有做好準備,以至於在戰役打響後,火炮數量7倍于我軍的“聯合國軍”被志願軍炮兵部隊打得抬不起頭來。

--·相關戰前準備·

  師團建立通訊聯絡組織、以保障戰鬥中聯絡暢通和實施不間斷的指揮。師團均開設1─2個步炮聯合觀察所,以晝間觀察結合夜間抵近偵察和戰鬥偵察,不間斷地掌握更新敵情。同時,346、347團派出兩個連為配屬的炮兵第26、45團修路,構築發射陣地、工事和掩蔽部、以保證配屬炮兵到達後能安全順利進入陣地,迅速做好射擊準備。為避開敵空中火力打擊,總攻一週前,杜博連續校對日落時間和敵機飛離我陣地上空的時間。最後測定日落時間為17時03分,敵機飛離時間為16時40分,這中間的23分鐘成為最佳炮火準備窗口——既是入夜前能見度較好的時段,有利於瞄準,又能避開敵機襲擾,有利於連續開火。炮兵部隊又根據我軍炮火數量和種類,精細測算各型火炮射擊程式和時間。對敵前沿支撐點、縱深炮兵、各種火力發射點、明暗碉堡一一編號,具體分配給每一門火炮。戰鬥打響後,我軍以低於預計的炮彈數量順利完成炮火支援任務。

------------- -------------·*·-------------------------- 

  精測妙算方能以弱控強。雖然在裝備和補給各種不足,116師為進擊臨津江提前所做的準備,可謂事無巨細,工作甚至細緻到派人實際探察各處江水深度,有冰淩的江面還把冰淩帶回來查驗厚度。師長汪洋還發動群眾採用“提問題,想辦法”的方法討論解決完成任務中可能的困難,想出用雨布改製成“水襪子”(一種徒涉工具,可耐浸15分鐘)解決在徒涉時的防水問題;用鞋底綁草繩、梯子上綁草捆解決攀爬時的防滑問題;準備了大批門板和稻糠,以填補敵人炮火破壞冰面和坡面防滑;更從國內運來了一批豬油分發給士兵,讓士兵們抹在腿和腳上防止凍傷。 

  △敵軍在志願軍強大攻勢的打擊下,于2日開始全線潰退。39軍令116師當晚出發,抓住議政府之敵、向漢城方向追擊。圖源:中華網

  △7日21時,348團進至“三七線”附近的水原。至此,第三次戰役結束。116師向敵縱深推進100多公里,成為志願軍作戰縱深最遠的一個師。圖源:中華網

  敵軍臨津江防線被突破以後,經志願軍和人民軍兩天一夜的穿插追擊,1951年1月2日,漢城以東的南朝鮮軍潰逃,使漢城地區的10余萬“聯合國軍”處於被中朝部隊從右翼實施深遠包圍,在漢江以北背水作戰的危險境地,美第8集團軍司令李奇微就此下令放棄漢城。

  發現敵人全線撤退後,志願軍立即開始全線追擊。由於敵軍全係摩托化部隊,徒步無法追上,只消滅了敵人的少數掩護部隊。4日夜,志願軍第50軍和第39軍的1個師連同朝鮮人民軍第1軍團進佔漢城。8日,人民軍第一軍團佔領仁川。同日,中朝部隊已全線進抵“三七線”。志願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彭德懷毅然下令停止追擊,第三次戰役至此結束。戰役中共殲敵1.9萬人,其中絕大部分是南朝鮮軍。中朝軍隊傷亡僅0.85萬人。


綜合整理自:中國軍網、抗美援朝紀念館官網、解放軍報、中國國防報、中華網、《較量》、遠東朝鮮戰場》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