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第一次戰役

抗美援朝第一次戰役

1950年11月25日至12月24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在朝鮮人民軍的配合下,將敵誘至朝鮮北部地區後,對其發動了突然的反擊戰,徹底粉碎了"聯合國軍"所發動的"耶誕節攻勢",再將戰線由清川江推至"三八線",收復了"三八線"以北(除襄陽)的全部領土,從根本上扭轉了朝鮮戰局。

  1950年6月25日,朝鮮內戰爆發。美國悍然派兵進行武裝干涉,發動對朝鮮的全面戰爭,同時派第七艦隊侵入中國台灣海峽,並不顧中國政府多次警告,越過“三八線”,直逼中朝邊境的鴨綠江和圖們江,把戰火燒到了新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土之上。 

  在此危急關頭,應朝鮮黨和政府的請求,中共中央和毛澤東同志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歷史性決策。1950年10月19日,在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彭德懷同志率領下,中國人民志願軍將士跨過鴨綠江,開赴朝鮮戰場,同朝鮮軍民並肩抗擊侵略者,以大無畏英雄氣概,毅然承擔起保衛和平的歷史使命。 

  入朝後,抗美援朝戰爭第一次戰役于10月25日由志願軍第40軍在溫井兩水洞地區與韓軍遭遇打響,這一天后來也被定為抗美援朝戰爭紀念日,與現代化裝備的敵軍經過13天作戰對抗,志願軍以1萬餘人傷亡的代價,消滅敵軍1.5萬人。

抗美援朝,保家衛國

  △1950年6月27日,美國空軍投入朝鮮戰爭。圖源:丹東抗美援朝紀念館 

  1950年,在朝鮮半島爆發了一場震驚世界、至今仍有影響的戰爭——朝鮮戰爭。這本是北南朝鮮之間的內戰,但美國總統杜魯門命令其海陸空軍入侵朝鮮,同時命令美海軍第7艦隊入侵我國領海台灣海峽,令美國第13航空部隊進駐我國台灣,明目張膽地侵略我國。美國駐遠東最高司令麥克阿瑟打著“聯合國軍”的旗號,糾集16國軍隊,動用了除原子彈之外的一切先進軍事裝備侵入朝鮮,並將戰火瘋狂地推向中朝邊境,炮擊江北岸的中國領土,派飛機轟炸我東北地區,激起了剛解放的中國人民的極大憤怒。 

  △1950年6月27日,美國在武裝干涉朝鮮內戰的同時,杜魯門命令美國海軍第7艦隊侵入中國台灣海峽。圖源:丹東抗美援朝紀念館 

  △1950年8月27日起,侵朝美空軍不斷侵入中國東北領空,瘋狂轟炸邊境城鎮和鄉村。圖源:丹東抗美援朝紀念館 

  當美軍仁川登陸,越過“三八線”,瘋狂北犯時,金日成首相就派樸一禹次帥、內務相到中國安東(今丹東)懇切請求中國出兵支援,10月1日,朝鮮內務相樸一禹帶著金日成首相給毛主席的信飛到北京,懇請中國“急派中國人民解放軍出動援助我軍作戰”。毛澤東問:“你們向史達林同志提出援助了嗎?”樸答:“金日成同志給史達林同志寫了信,提請援助”,“史達林同志希望這一問題同中國商量。”毛澤東説:“請容我們政治局研究後答覆。” 

  △1950年,美帝國主義悍然發動侵朝戰爭,並不顧我國政府警告,把戰火燒到了鴨綠江邊。(攝影/楊振亞)圖源:解放軍畫報 

  那時,剛剛獲得解放的中國人民,國力很弱,百廢待興,急需一個和平環境建設祖國,而且中央還準備解放台灣和進軍西藏。艱難的抉擇,使毛澤東寢食不安,連鬍子也不刮。多次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全面深入分析當時形勢,反覆衡量出兵的利弊,認為中朝是鄰邦,唇亡齒寒,不能見死不救。 

△圖源:軍報記者微網志 

  “中朝是唇齒之邦,唇亡則齒寒。朝鮮如果被美帝國主義壓倒,我國東北就無法安定,我國的重工業半數在東北,東北的工業半數在南部,都在敵人轟炸威脅的範圍內。” 

  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全面分析權衡了利弊,以及參戰的困難和有利條件後,于1950年10月5日,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戰略決策。這一決策,正確地把握了局部和當前、根本和長遠的利益關係,是革命膽略和科學態度相結合的産物,是愛國主義和國際主義相結合的産物。周恩來曾提到:“毛澤東下這個偉大的決心,是根據他科學的判見、實際的分析。” 

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參戰

  △1950年10月,中國人民志願軍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開始了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攝影/黎民)圖源:解放軍畫報 

△志願軍某部召開出征動員大會。圖源:中國軍網 

  為了使戰爭儘量控制在朝鮮境內,中央決定,不以國家名義參戰,不給美帝國主義擴大侵略戰爭以藉口,決定用中國人民志願軍的名義入朝參戰。 

  1950年10月8日,毛澤東簽署組建中國人民志願軍的命令,“著將東北邊防軍改為中國人民志願軍,迅即向朝鮮境內出動,協同朝鮮同志向侵略者作戰並爭取光榮的勝利。”由彭德懷出任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挂帥出征。中國人民志願軍轄第13兵團及所屬第38軍、第39軍、第40軍、第42軍,及炮兵司令部與所屬之炮兵第1師、第2師、第8師。中國人民志願軍以東北行政區為總後方基地,所有一切後方工作供應事宜,統一由東北軍區負責。 

  △1950年10月19日起,志願軍第39、40、42、38軍先後從安東、長甸河口、輯安跨過鴨綠江,開赴朝鮮戰場。圖源:丹東抗美援朝紀念館 

  1950年10月19日,在“聯合國軍”攻佔平壤的當天,中國人民志願軍開赴朝鮮。這支不畏強敵、英勇頑強的部隊,所創造的偉大的抗美援朝精神,至今仍被廣泛傳頌。 

敵我雙方戰力部署

△志願軍入朝後向敵後迂迴。圖源:中國軍網 

  中國對於要出兵朝鮮已經實現向美國提出了警告,但是出兵的時間和地點採取了嚴格的保密措施。各部隊入朝時,都採用夜間行軍、白天嚴格隱蔽的措施。在敵機日夜不停地搜索中,數十萬大軍完全未被敵人發現。 

  10月19日至10月22日,志願軍第38軍、第39軍、第40軍、第42軍全部進入朝鮮,同時第50軍、第66軍作為戰役預備隊于10月底入朝。至11月初,入朝志願軍共有6個軍、18個步兵師、3個炮兵師,總兵力約30萬人。 

  △這是中國人民志願軍總司令彭德懷(左一)在朝鮮前線主持作戰會議,部署作戰計劃(資料照片)。圖源:新華社 

  麥克阿瑟為在感恩節前結束戰爭,命令部隊以團、營為單位向中朝邊境疾進。當時朝鮮戰場的“聯合國軍”達到42萬人(包括南韓軍隊),但向北推進的一線部隊只有13萬人(包括美軍4個師、英軍1個旅、韓軍6個師),美第10軍和美第8集團軍又分作東西兩線,這種分兵冒進,正好給志願軍出其不意的突襲造成有利機會。 

  彭德懷提出"西攻東防"的作戰部署,我志願軍集中38、39、40軍、42軍之125師及炮兵兩個師共12個師在西線抗擊美第8集團軍主力,將首先打擊對象定為最為突出的南韓第2軍之第6、第7、第8師。此外,以第42軍124師、126師等部隊在黃草嶺、赴戰嶺一線阻擊東線阿爾蒙德的美第10軍迂迴部隊,配合西線我主力粉碎敵人的戰略企圖。 

溫井之戰

  △1950年10月25日,志願軍第40軍一部在溫井西北兩水洞追殲南朝鮮軍。圖源:中國軍網 

  溫井之戰,是志願軍入朝之後的第一場戰役。戰役于10月25日由志願軍第40軍首先打響。當日晨,南韓軍第6師第2團一個營進至溫井,第40軍第118師從兩水洞地區的公路兩旁發起突襲,採用攔頭、截尾、斬腰的戰法在一小時內將敵人全殲。這一天——10月25日,後來定為抗美援朝戰爭紀念日。 

  10月26日,南韓第6師第7團進佔鴨綠江畔的楚山,這是韓軍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進抵中朝邊境。該團佔領楚山後,竟冒然炮擊我國境內,在發現已陷入我軍重圍後倉皇后撤。在撤退過程中被志願軍第40軍部隊團團包圍,經戰斗大部被殲滅。 

  西線我軍主力在與南韓軍的遭遇戰中成功完成戰役展開,並在展開過程中殲滅了韓第6師大部和第8師兩個營,並佔領了熙川。 

  南韓第6師和8師第10團在溫井戰鬥中受到重度打擊,這場敗仗加上延伸到鴨綠江的過長戰線,使第6師喪失了戰鬥力。在此之後,韓2軍無異於遭受毀滅性打擊,組織崩離而不再完善,而這意味著美國第8集團軍的右翼門戶大開,處於危險境地,完全暴露在準備南下打擊聯合國部隊的中國人民志願軍面前。志願軍司令部便利用了這個契機,發起另外一場攻勢襲擊第8集團軍。 

雲山之戰

△志願軍第39軍在雲山戰鬥中痛殲美軍。圖為被俘獲的美軍。圖源:中國軍網 

△我志願軍戰士沿著雲山街道追殲逃敵。來源:抗美援朝紀念館 

  “聯合國軍”遭遇打擊之後,雖已發現志願軍入朝參戰,但認為中國是象徵性出兵,故稍事調整後繼續向北推進。10月31日,英軍第27旅進至定州、宣川;美軍第24師進至泰川、龜城,騎兵第1師由平壤調至雲山、龍山洞地區;南朝鮮軍第1師主力向寧邊地區轉移,第8師退至球場地區,第7師東調球場、德川地區;美軍第2師北調安州地區作為第8集團軍預備隊。其清川江以北的兵力雖增至5萬多人,但仍處於分散狀態。此時,西線志願軍可集中10至12個師、12至15萬人作戰,兵力居優勢。各軍按統一部署,于11月1日黃昏發起攻擊。在第40軍大力協同下,第39軍集中8個步兵團、2個炮兵團、1個高射炮兵團,于16時發起雲山進攻戰鬥。至3日夜,雲山戰鬥結束。 

  雲山之戰是中國人民志願軍部隊與美軍部隊在朝鮮戰場的首次交鋒,被國際軍事界評為“世界戰爭史上少有的遭遇戰”。第39軍發揚頑強戰鬥作風,利用靈活戰術,以劣勢裝備戰勝了號稱“王牌師”的美軍騎兵第1師,這兩個中美王牌部隊之間的戰鬥,皆在雙方意料之外。美軍騎兵第1師百十年間從無敗績的神話,經過三天激戰,從此煙消雲散。美國總統杜魯門的女兒在回憶錄中寫道:“在朝鮮開始發生了驚人的事件,第8集團軍幾乎潰不成軍。”一位美軍記者則這樣描述雲山之戰:“美軍被這銳利的攻勢所震驚,他們從未經歷過這樣的戰鬥,這是一場中國式的葬禮。” 

  雲山之戰殲滅了具有現代化裝備的美騎1師第8團之大部及南朝鮮軍第1師第12團一部,共殲敵2046名(其中美軍1840名),繳獲飛機4架(志願軍唯一一次在地面繳獲飛機的記錄),擊落4架,擊毀與繳獲坦克28輛,繳獲汽車176輛、各種炮190門及大批槍支彈藥、器材和物資。這一勝利,極大打擊了美軍的囂張氣焰,也進一步堅定了志願軍的戰鬥信心。 

黃草嶺之戰

△志願軍某部在黃草嶺戰鬥中阻擊敵軍。圖源:中國軍網 

  △志願軍第42軍某團第4連在黃草嶺戰鬥中,榮獲“黃草嶺守備英雄連”光榮稱號。圖源:中國軍網 

  黃草嶺又稱“德洞關”,是一個峽谷,只有一條鐵路和一條三級公路通長津湖西到江界,公路兩側是密林掩蓋的崇山峻嶺,下面萬丈深淵,是敵我在東線戰場的必爭之地。第42軍為配合西線作戰,打破敵軍迂迴江界、包抄朝鮮人民軍的企圖,迅速向東線開進,10月25日晨,黃草嶺戰鬥打響了。志願軍在第42軍軍長吳瑞林的指揮下,堅守黃草嶺,提出口號“據險堅守,與敵決一死戰,把黃草嶺、赴戰嶺變成敵軍的鬼門關,除了敵人遊魂和俘虜外,一個敵人也不準越過。” 

  黃草嶺之戰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從10月25日到28日,以3天時間粉碎南朝鮮“首都師”的進攻;第二階段從28日到11月1日粉碎南朝鮮三師主力進攻;第三階段從11月2日到6日粉碎美陸戰一師、三師,南朝鮮“首都師”、三師的全面進攻。 

  在黃草嶺戰鬥中,敵機從20~60架次猛增到500~600架次,輪番超低空對我軍陣地進行地毯式轟炸,我軍指戰員甚至可以看見座艙內美軍飛行員的面孔。我軍在糧彈不足、傷亡較大、飲水極缺的情況下,英勇奮戰,並對進攻之敵發動反擊。 

  吳瑞林“叫工兵在山縫中塞上小包炸藥,炸開口子,再裝上兩百公斤炸藥,用電發火,用電話機起爆,結果炸毀敵人坦克車5輛,炸傷8輛,致使敵人地面部隊五六天未敢行動"。 

  據美軍戰史記載:當志願軍戰士“在防線的薄弱處發現空隙時,便蜂擁衝下山谷。在夜間的混戰中,中國人好像無處不在”。志願軍第42軍在黃草嶺、煙臺峰同敵連續激戰13個晝夜,最終取得了黃草嶺地區防禦作戰的勝利,共斃傷敵2700余人,粉碎了敵人迂迴江界的企圖,堅決地阻止了敵人前進,有力配合了西線主力作戰。7日,我軍奉命撤出陣地,向柳潭裏集結。至此,第一次戰役結束。


  綜合整理自:新華網、中國軍網、抗美援朝紀念館官網、丹東抗美援朝紀念館、解放軍報、解放軍畫報、中國國防報、軍報記者微網志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