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第二次戰役

抗美援朝第二次戰役

1950年11月25日至12月24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在朝鮮人民軍的配合下,將敵誘至朝鮮北部地區後,對其發動了突然的反擊戰,徹底粉碎了"聯合國軍"所發動的"耶誕節攻勢",再將戰線由清川江推至"三八線",收復了"三八線"以北(除襄陽)的全部領土,從根本上扭轉了朝鮮戰局。

抗美援朝第一次戰役_1634097825947

  抗美援朝戰爭第一次戰役,敵我雙方都是第一次同完全陌生的作戰對手交鋒。在互不摸底的情況下,志願軍“利用敵人完全沒料到的突然性”,以伏擊和襲擊取得了勝利,將戰線由鴨綠江邊推至清川江,穩定了戰局,站穩了腳跟,使抗美援朝戰爭擁有了一個良好的開端。但是這次戰役的勝利並不圓滿,“聯合國軍”主力並沒有受到損失,特別是美英軍部隊主力尚未與志願軍部隊進行全面較量,對志願軍參戰的決心和戰鬥力依舊心存輕蔑,佔領全朝鮮的企圖仍然沒有改變。

  從1950年11月6日起,“聯合國軍”向清川江以北發起試探性進攻,美國空軍則對鴨綠江以南的中朝軍隊控制區域進行了“空中戰役”,並炸斷了鴨綠江橋。11月8日,志願軍首長根據“聯合國軍”的進攻態勢,提出了“為粉碎美偽再犯企圖,于東西兩線均採誘敵深入,先殲其側翼一路,爾後猛烈擴大戰果之方針”。

△第二次戰役作戰經過要圖。圖源:中國軍網-文史參考

  11月13日誌願軍召開了黨委會擴大會議,總結第一次戰役的經驗,研究部署第二次戰役,決定利用美軍驕狂的心理,故意示弱,擴大敵人的錯覺,將其誘至志願軍熟悉的戰場,給予出其不意的打擊。戰役依舊分作兩個戰場進行。西線主要在清川江南北地區,由參加第一次戰役的6個軍擔任;東線主要在長津湖及其以南地區,由新入朝的第9兵團3個軍擔任。

△志願軍冒著炮火向敵陣地衝擊。圖源:中國軍網

  為了引誘當時狂妄自大的敵人上鉤,志願軍且戰且撤,並故意在沿途有意遺棄部分破舊武器和裝具。志願軍的誘敵行動,使美國軍政首腦對志願軍的戰略意圖産生極大錯覺。他們大都認為中國出兵的最大可能是象徵性的,目的是拆走鴨綠江水電站的設備,聯合國軍所實施的空中轟炸,已迫使中國支援部隊不能進入戰場,而參戰部隊兵力有限,不過6、7萬人,並且在聯合國軍猛烈的火力下失去作戰決心,中國軍隊“不是一支不可辱的力量”。

△志願軍某部沿青川江追擊敵人。圖源:中國軍網

  到第二次戰役開始前,“聯合國軍”和南朝鮮軍將其第一線的兵力增加至20余萬人,其中美軍7個師、南朝鮮軍6個師、英軍2個旅、土耳其1個旅,並有約1100架作戰飛機和900輛坦克支援。11月24日,“聯合國軍”統帥麥克阿瑟狂妄地向世界發表公報,宣佈開始發動“耶誕節前結束戰爭總攻勢”,各路敵軍開始分頭沿公路向北推進。其時,西線美第8集團軍和東線美第10軍之間留下一個數十公里的缺口。西線之敵右翼又是剛受過打擊的南朝鮮軍第2軍(轄第7、第8師,不足2萬人)。因此志願軍總部決定利用這個敵軍薄弱點,向西線“聯合國軍”的深遠後方穿插迂迴。

  11月25日,西線各路敵軍已被誘至我預定戰場,戰線推進了6-12公里,兵力分散,其右翼更加暴露。此刻,我西線各軍已按照預定部署進入進攻後出發地位。當夜,西線志願軍6個軍在200公里寬的戰線上同時發起進攻。第二次戰役開始。

西線作戰:清川江戰役

△志願軍第40軍一部行進在清川江邊。圖源:中國軍網

  11月25日夜,西線志願軍6個軍同時向西線敵人的右翼德川、寧遠的南朝鮮第7、第8師發動攻擊。各穿插部隊一夜之間就順利地將南朝鮮第2軍分割,南朝鮮軍兩個師完全被擊潰。天亮的時候,美國廣播公司的播音員對德川的戰況做了如下描述:“在不到二十四小時之內業已完全消失不復存在,再也找不到該部隊的痕跡了。”

  隨後,志願軍總部命令第38軍和第42軍向西線進行雙層迂迴。第38軍進行內層迂迴,插向價川、三所裏,包抄美第9軍後方。第42軍進行外層迂迴,插向順川、肅川,準備將美第8集團軍主力合圍于平壤以北。志願軍各部隊以美第9軍為主要攻擊目標,在清川江南北地區對美第8集團軍展開圍殲戰。29日上午,清川江以北的敵人開始全線撤退。為了打開美第9軍的退路,美第2師由北向南,美騎1師則由平壤北上,南北對攻三所裏。第38軍成功迂迴三所裏,頂住了南北兩面的敵人,對於第二次戰役的勝利起了關鍵作用。與此同時,擔任外層迂迴任務的第42軍也插到順川以東的新倉裏,對於整個西線敵軍側後構成嚴重威脅。

  △志願軍第38軍一部在嘎日嶺痛擊“聯合國軍”。圖為志願軍將俘虜押下戰場。圖源:中國軍網

  12月1日,美第9軍見在三所裏突圍無望,遂丟棄2000余輛汽車和坦克,掉頭向西會合美第1軍,沿海邊公路南逃,其部分掩護部隊被志願軍消滅,美軍共有3000余人被俘,這是朝鮮戰爭中俘虜美軍最多的一次。西線敵軍主力依仗快速機動能力逃脫了合圍,12月4日下令放棄平壤,向“三八線”以南退卻。志願軍因徒步追擊無效,以3個師跟隨南進收復平壤,主力轉入休整。

△志願軍某部攻入平壤市區。將“聯合國軍”打回“三八線”。 圖源:中國軍網

  12月6日,志願軍第39軍進佔平壤,淪陷於敵手達49天的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首都得到解放。在西線戰鬥中,我軍經數日激戰殲滅了南韓第2軍第7、第8師以及土耳其旅大部,並給美第2師殲滅性打擊,重創美騎兵第1師、第25師。共計殲敵兩萬三千余人,繳獲與擊毀各種炮五百餘門,坦克一百餘輛,汽車二千余輛,各種槍五千余支。美第8集團軍司令沃爾頓•沃克中將在倉皇撤退途中遇車禍喪生。

  美軍黑人連整編投降

  △1950年11月,在志願軍的軍事壓力和優待俘虜政策的感召下,美軍第25師第24團1個黑人連(115人)士兵向志願軍繳械投降。

  11月25日,志願軍39軍將雲山以南九洞地區的美25師第24團分割成三段,經過一夜激戰,美軍傷亡過半。期間,志願軍與24團C連遭遇,C連組織了兩次反撲,企圖奪回由志願軍佔領的小高地,但都被打了回去。美軍第25步兵師24團C連,該連隊90%以上士兵是黑人。當時美國社會種族歧視嚴重,黑人士兵在美軍中也低人一等,消極情緒較濃。志願軍多次喊話勸降,黑人連連長斯坦福相信志願軍不會傷害俘虜,決定投降使全連官兵保住性命,以求將來回國與家人團聚。

  在投降過程中,一個美軍士兵過於緊張,槍支走火,擊倒一名志願軍戰士。志願軍卻能夠冷靜處理,穩定俘虜情緒,並給傷員進行包紮。這贏得了黑人士兵們的信任。一個叫莫爾的黑人士兵在之後給家人的信中這樣寫道:“也就是從這時起,我第一次認識了中國人民,中國人民是了不起的人民,偉大的人民,他們確實不尋常。”在朝鮮戰場上,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美軍成建制地在軍官帶領下向志願軍投降,震動了美軍高層。美軍之後調整部隊編制,拆散黑人單獨編隊,實行白人和黑人混編,再不設黑人單獨編制。

  ■“兩條腿勝過汽車輪子

△我軍在龍源裏勇猛追擊美國侵略軍。圖源:抗美援朝紀念館

  二次戰役是第38軍113師打得最輝煌、最成功的一次戰役:飛兵穿插三所裏,頑強阻擊龍源裏。在圍殲德川之敵後,113師奉上級命令向三所裏穿插,14個小時在崇山峻嶺中,冒著敵人空中飛機襲擾和地面部隊圍追堵截奔襲145華里(72.5公里),先敵5分鐘佔領三所裏,又分兵龍源裏,阻擊南逃北援之敵,打亂敵人的戰略部署,為保證主力在西線大量殲敵起了重要作用,創造了世界戰爭史上中國軍隊的兩條腿勝過美軍汽車輪子的奇跡。

  值得稱讚的是,145華里僅是圖上直線距離,但就是這個速度也創造了世界軍事史上穿插攻擊的奇跡,時至今日也沒有任何國家和軍隊能夠打破。

  △第二次戰役中,志願軍某部機槍班在“聯合國軍”的飛機和坦克輪番進攻下,堅守高地。圖源:中國軍網

  穿插三所裏、堅守龍源裏之戰中,113師首長三次果斷的決策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在部隊極度疲勞的情況下,有人提出“讓部隊稍稍休息,爾後行軍”的建議。為了統一思想,在行軍途中召開了緊急黨委會:克服一切困難,繼續前進;天亮後,為了儘快穿插到位,師首長又做出一個非常大膽正確的決定:去掉偽裝,大膽前進。當還有30多裏就到達三所裏時,從大同江方向飛來十幾架美軍飛機。低空盤旋、偵察的美空軍誤認為第113師是從德川逃出來的南朝鮮軍,一槍沒開地飛走了;部隊到達三所裏後,與敵激戰一天,發現敵人越打越少,經偵察,在三所裏以西10公里處有一個叫龍源裏的地方,也可能是敵逃跑路線。此時上級發來電報,要求師分兵龍泉裏。但是,地圖上沒有龍泉裏,只有龍源裏。師指揮員判斷,上級指定的龍泉裏實為龍源裏,所以再次果斷決定,迅速搶佔龍源裏,死死卡住了敵南逃北援之路,使美軍南逃北援部隊僅相隔1公里卻始終不能匯合此戰,為二次戰役的勝利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誰是最可愛的人》

△孫立新作 激戰松骨峰(油畫)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

  “他們把槍一摔,身上、帽子上冒著嗚嗚的火苗向敵人撲去……”《誰是最可愛的人》中描寫的,是發生在抗美援朝第二次戰役中的松骨峰戰鬥。 

  1950年11月30日,為阻擊美2師9團南逃,在松骨峰旁的無名高地上,第38軍第112師335團3連死死釘在陣地最前沿,戰鬥從清晨6時持續到上午10時,在敵人飛機、大炮和坦克的輪番攻擊下,此時三連已犧牲過半……排長犧牲了,班長主動代理,班長犧牲了,戰士主動接替,炊事員和通信員也參加了戰鬥。沒有了子彈,戰士們端著寒光凜凜的刺刀,無所畏懼地向敵人衝去。“每個人都是一顆釘子,要牢牢釘在陣地上,天大的壓力也要頂住!”戰鬥進行得難解難分,時任指導員楊少成作出最後戰前動員,並燒燬了全部文件和筆電,誓與陣地共存亡。戰至黃昏,彈藥殆盡,就用槍托、石塊,甚至是牙齒當武器,直至披著大火撲向敵人……就這樣,面對武裝到牙齒的美軍,3連擋住了5次集團衝鋒,118人戰鬥至最後只剩7人,仍然死守陣地……戰後,志願軍總部給三連記特等功一次,並授予“攻守兼備”榮譽錦旗一面。

  作家魏巍將這場慘烈的戰鬥寫成了著名的戰地通訊《誰是最可愛的人》。“王金傳、邢玉堂、井玉琢、李玉安……”十三位英雄的名字隨著這篇通訊在媒體報道、被寫入中學課本,松骨峰和3連伴隨著那場輝煌的勝利,深深烙印在一代代國人的記憶深處。

  ■“萬歲軍”就此成名

△彭德懷總司令親筆起草的嘉獎令 圖源:軍報記者微網志

  第38軍是首批入朝參戰的部隊之一。在第一次戰役期間,由於沒有完成志願軍領導交付的穿插熙川的任務,曾受到彭德懷司令員的嚴厲批評。1950年11月26日,第38軍在第二次戰役初期攻佔德川後,再次受命實施戰役迂迴——向三所裏前進,切斷美軍第9軍向南撤退道路,配合志願軍正面部隊圍殲價川、清川江以北的“聯合國軍”。這一次,第38軍出色地完成了對第二次戰役的勝利具有決定性意義的任務,徹底粉碎了美軍、南朝鮮軍從三所裏、龍源裏地區突圍的企圖,斃傷俘敵8000余人,繳獲汽車500余輛。為此,彭德懷親筆起草了給第38軍的嘉獎電:

  △威震天下的“萬歲軍”--志願軍第38軍一部在龍源裏追殲美軍。圖源:中國軍網

  “梁、劉並轉告38軍全體同志:此戰役克服了上次戰役個別同志的某些顧慮,發揮了38軍優良的戰鬥作風,尤以113師行動迅速,先敵佔領三所裏、龍源裏,阻敵南逃北援。敵機、坦克各百餘,終日轟炸,反覆突圍,終未得逞。至昨(30日)戰果輝煌,計繳僅坦克、汽車即近千輛,被圍之敵尚多。望克服困難,鼓起勇氣,繼續全殲被圍之敵,並注意阻敵北援。特通令嘉獎並祝你們繼續勝利!”

  就在秘書要將電報拿去發出時,彭德懷重新要過文稿,揮筆寫下:“中國人民志願軍萬歲!38軍萬歲!”

  從此,38軍被譽為“萬歲軍”。

東線作戰:長津湖戰役 

△戰士跨越海拔一千七百多米的雪山向長津湖挺進 圖源:抗美援朝紀念館

  西線展開激戰的同時,東線以高寒的長津湖畔山區為中心,志願軍對美軍展開一場圍殲戰。11月中旬,美國海軍陸戰第1師和美第7師一部沿著鹹興——江界公路,向北推進至長津湖一帶。11月27日晚,隱蔽進入長津湖東西兩側的我第9兵團突然以8個師發起攻擊。經過一夜戰鬥,把一條長蛇似的美軍割成五段。敵遭志願軍分割包圍後,立即以200余輛坦克在三個主要被圍點構成環形防禦,並通過臨時機場運走傷兵和運來彈藥、禦寒裝備。由於志願軍主要依靠步兵火力攻堅,雖然在夜間再一次突入敵陣地,可是天亮前卻總是無法解決戰鬥,為防敵空襲只好一次次撤出。

  30日,志願軍第27軍集中2個師的兵力和全軍炮兵,攻擊新興裏的美第7師第32團和第31團的一個營,從而在火力上略佔優勢。當天因風雪交加氣候惡劣,敵空軍難於支援,志願軍突破外層防禦後又以設伏方式基本殲滅了突圍之敵。這一仗,是抗美援朝戰爭史上志願軍成團建制殲滅美軍的唯一戰例。

△長津湖戰役 圖源:抗美援朝紀念館

  長津湖附近的其餘被圍美軍懾于被殲,從12月1日起在大量飛機支援下,以集群坦克為先導,沿著唯一的山間公路在白天節節向南衝擊。這時,志願軍第9兵團部隊彈藥大都耗盡,糧食供應達不到最低需求的一半。氣溫又已降至零下40度,部隊在饑寒交迫中大量凍傷減員,難以阻止敵人突圍。美陸戰第1師和第7師一部在被圍15天后,僥倖逃出了包圍。東線美10軍全部撤入鹹興一興南港後,在海軍艦炮和航空兵火力的環形火網的掩護下,至12月24日全部從海上撤走。歷時近一個月的長津湖戰役、抗美援朝二次戰役東線作戰,同時也是整個二次戰役,就此落下帷幕。

  ■全殲“北極熊團”

  △長津湖戰役中被繳獲的美軍第7師第31團(即“北極熊團”)團旗,現收藏于中國軍事博物館。圖源:中國軍網

  1950年11月27日午夜,新興裏戰鬥打響。戰鬥發起前,我軍偵察判斷敵人在新興裏只有一個營的兵力,派出第239團4連進攻新興裏,戰鬥打響後才得知對手是一個加強步兵團——美軍步兵第7師第31團,該團被美國總統伍德羅•威爾遜授予“北極熊團”稱號並親授“北極熊旗”,當時該團在編制裝備上不僅現代化,而且齊裝滿員。全團由3個步兵營、1個坦克連編成,員額3191人;加上配屬該團作戰的第32團步兵第1營、師炮兵第57營,組成了美軍第31團級戰鬥隊(相當於加強團),總兵力達4000余人,各種火炮46門,坦克37輛。作戰時還有航空兵的空中火力支援。

△志願軍進入新興裏美軍撤退後的陣地  圖源:《新中國之戰》

  在新興裏的首戰中,4連出其不備端掉了“北極熊團”的指揮所,隨後兩軍展開激戰。根據敵我雙方的實際情況和志願軍首長的指示,第9兵團首長決定首先集中絕對優勢兵力殲滅新興裏之敵,“北極熊團”全力頑抗,一度在40余架飛機和10余輛坦克掩護下,沿公路向南拼死突圍。經過五天五夜的殊死戰鬥,12月2日14時,新興裏終於以志願軍大勝畫下句號。此戰,志願軍第27軍全殲美第31團級戰鬥隊,共殲敵3191人,擊斃美第31團指揮官麥克裏安上校和繼任指揮官讚斯上校,繳獲汽車184輛、坦克11輛、火炮137門、槍2345支(挺)、擊毀坦克7輛、汽車161輛,創造了志願軍在朝鮮戰場上以劣勢裝備全殲現代化裝備美軍1個加強團的模範戰例,這也是抗美援朝戰爭史上志願軍成團建制殲滅美軍的唯一戰例。“北極熊團”的軍旗被志願軍收繳,作為侵略者恥辱的標記,被收藏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裏。

  ■ “路程最長的退卻”

△撤退途中的美軍士兵。圖源:中國軍網

  在長津湖地區中美兩軍交戰僅一天,見勢不妙的麥克阿瑟就命令美軍向南突圍。在成群飛機掩護下,美軍開始竭力往後收縮,企圖先聚集到下碣隅裏,再往南逃。志願軍第20軍拼力包圍美陸戰1師,等待作為預備隊的第26軍的增援,計劃在合洼裏和第26軍一起,消滅美陸戰1師。第20軍余部對美陸戰隊窮追不捨,白天襲擊晚上設障,延緩美軍的撤退。全部機械化裝備的美軍只能以每天10到15公里的速度行進。12月1日,當第26軍在距離合洼裏還有80公里的時候,美陸戰1師卻突破了志願軍第20軍的包圍。第20軍余部只能不計代價繼續追擊美陸戰1師,為第26軍爭取時間,他們對陸戰1師5團、7團一路層層截殺,從柳潭裏到下碣隅裏只有22公里,美軍平均一小時只能走300米,用了三天時間,以傷亡1500余人的代價,才回到下碣隅裏供給基地。

△美軍陸1師從古土裏撤退(航拍)。圖源:中國軍網

  美軍想要從下碣隅裏繼續撤退到鹹興地區,中間必須要經過古土裏的水門橋。這座橋是架在長津湖引水管道上的懸空單車道橋梁,在兩座山體之間,跨度8.8米,橋下是萬丈深淵。炸掉水門橋,即可徹底阻斷美軍繼續南撤。20軍于12月1日、4日兩次炸掉了這座橋,均被美軍工兵修好。意識到其重要性的美軍派重兵守衛水門橋,可在12月6日夜晚,志願軍戰士仍舊在沒有重型火力掩護的情況下,憑藉炸藥包,第三次炸掉了水門橋,把橋基也完全清除。然而,即使是這樣,依然沒有能夠攔住美軍南撤,美國空軍居然從日本調來8套每套重達1.1噸的車轍橋組件空投到美軍陣地,然後在懸崖上僅用兩天不到的時間就架設了一座載重50噸、可以通過撤退部隊所有車輛的橋梁。撤退前,美軍徹底炸掉了下碣隅裏這個供給基地,用炸藥和推土機銷毀了幾千噸帶不走的食品物資。

  12日,美陸戰1師終於在鹹興與美第3步兵師匯合。美軍的兩個師繼續向南撤退,一直到達東海岸的鹹興市。一路上,雖然20軍余部繼續窮追不捨,但是第26軍主力始終沒有能夠趕到投入戰鬥。1950年12月24日,在亞洲時間的平安夜,美第10軍殘部在7艘航空母艦的掩護下,從興南港裝船撤離。

  ■精神豐碑“冰雕連”

△冰雕連戰士 圖源網路

  在抗美援朝第二次戰役的東線作戰中,一級戰鬥英雄孔慶三以身體為炮架擊破敵人火力點;志願軍首位“特級戰鬥英雄”楊根思,擊退了敵軍的十次衝鋒,子彈打光後,抱起最後一個炸藥包衝向敵群……中國軍隊第9兵團,僅憑藉極其簡陋的武器裝備,在連生存都難以保證的情況下,打破了美軍不可戰勝的神話。陸戰第1師師長史密斯感嘆:“長津湖戰役,是鋼鐵部隊在和鋼鐵的人作戰。”陸戰1師的作戰處長鮑澤則心有餘悸地説:“我相信,長津湖的冰天雪地和中國軍隊不顧傷亡的狠命攻擊是每一個陸戰隊員心中永遠揮之不去的噩夢。” 

△戰士宋阿毛的絕筆詩 圖源網路

  1950年11月28日,我59師177團6連奉命固守死鷹嶺高地,配合第27軍阻擊南逃之敵。“戰鬥打響後,該連無一人站起,到打掃戰場時發現,全連幹部、戰士呈戰鬥隊形全部凍死在陣地上,細查屍體無任何傷痕與血跡。” 整連129個志願軍官兵在伏擊任務中被凍成了冰雕。在零下40攝氏度的陣地上,“冰雕連”官兵把身子死死地鉚在陣地上,展開戰鬥隊形將槍口一致朝著美軍途經的方向,許多戰士的手凍結在槍托上掰不開。戰後,兄弟部隊在這些犧牲戰士的遺物中,發現了一位名叫宋阿毛的戰士所寫的絕筆詩:我愛親人和祖國,我更愛我的榮譽,我是一名光榮的志願軍戰士,冰雪啊,我絕不屈服於你,哪怕是凍死,我也要高傲的聳立在我的陣地上。

  在整個長津湖戰役中,中國人民志願軍20軍59師177團6連、60師180團2連、27軍80師242團5連,除一名掉隊戰士和一名通信員,成建制被凍死。“冰雕連”的戰士們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都在戰鬥狀態,隨時準備參戰。“冰雕連”成為一座精神豐碑、一種文化符號,被載入軍史。

戰役評析

  第二次戰役以將敵趕到“三八線”以南而勝利結束,戰役共殲敵3.6萬人,其中美軍2.4萬人。美軍10天內即敗退了300公里以上,美國國務卿艾奇遜稱此為“美國歷史上路程最長的退卻”。在這次戰役中,志願軍除了戰略指導正確和戰役部署巧妙外,在戰術上也最充分地發揮出國內戰爭中形成的機動靈活、善於夜戰和接近敵人後即分割穿插的傳統戰法,出奇致勝,取得收復北朝鮮的戰略性勝利。西線志願軍在清川江南北地區重創美第9軍後,中央軍委和彭德懷審時度勢,及時抓住佈防平壤的美軍決心動搖的絕佳戰機,組織西線部隊繼續向平壤追擊,伺機向“三八線”全線進攻。東線志願軍則對美第10軍進行了迎頭痛擊,迫使其從海上乘軍艦撤逃。

  抗美援朝第二次戰役志願軍取得了超出預期的勝利,為抗美援朝最後的勝利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在這次戰役中,我軍準確預判戰場形勢,果斷確定作戰方針;故意製造撤逃假像,成功實現誘敵意圖;充分發揮己方特長,大膽實施圍殲戰術;及時抓住戰略時機,乘勢擴大勝利戰果。而勝利的最終取得,除了戰略戰術運用得當之外,更重要的是志願軍全體將士血戰到底的戰鬥精神。

  

綜合整理自:新華網、中國軍網、解放軍報、抗美援朝紀念館官網、中國共産黨新聞網、中國國防報、文史參考、軍報記者微網志、《新中國之戰》、《解讀抗美援朝戰爭》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