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第五次戰役

抗美援朝第五次戰役

“聯合國軍”計劃以側後登錄配合正面進攻,將戰線推到三十九度線附近,在朝鮮的蜂腰部建立新防線。為了粉碎敵人企圖,中朝部隊于1951年4月22日發起了第五次戰役。此役我軍連續奮戰50天,殲敵8.2萬餘人,把戰線穩定在“三八線”附近地區,抗美援朝運動戰階段結束,陣地戰階段開始。

抗美援朝第一次戰役_1634097825947

  1951年4月初,“聯合國軍”再次越過“三八線”,計劃從中朝人民軍隊側後登陸,配合正面進攻,將戰線推進到平壤、元山一線。4月11日,“聯合國軍”總司令D.麥克阿瑟因與美國總統H.S.杜魯門在侵朝政策上有分歧而被撤銷一切職務,由M.B.李奇微繼任“聯合國軍”總司令。4月中旬,李奇微發現志願軍後續兵團集結,判斷中朝人民軍隊可能于4月下旬或5月初發動攻勢,遂決定以一部兵力繼續在鐵原、金化、金城地區保持進攻,其他方向暫時轉入防禦。

  此時,“聯合國軍”的地面作戰部隊為6個軍(軍團)共17個師又3個旅、1個團,計34萬餘人。第一線兵力為12個師另2個旅,第二線和後方兵力為5個師又1個旅及1個團。其部署:美軍第1軍位於臨津江兩岸及漣川以西地區,第9軍位於漣川以東至華川地區,第10軍和南朝鮮軍第3、第1軍團分別位於楊口、元通裏、桿城地區。美軍騎兵第1師(機械化師)、空降第187團及南朝鮮軍第2師為預備隊,分別配置於春川、水原、原州地區。南朝鮮軍第2軍團第8師位於大田。

△第五次戰役作戰經過要圖 1951.4.22-6.10 圖源:中國共産黨新聞網

  2月中旬至4月初,第3、第19兵團和第47軍以及新組建的大批特種兵相繼入朝,國內部隊抽調的12萬補充兵(其中4萬老兵)也已經全部到達,朝鮮人民軍也進行了整編。4月間,中朝兩軍兵力已達到130萬人(其中志願軍95萬,包括77萬作戰部隊)。其中志願軍第一線作戰兵力,已有三個兵團十一個軍三十三個師和三個地面炮兵師、一個高炮師,共54萬8千余人,連同人民軍第一線三個軍團,前線作戰兵力已近70萬。雖然我軍在數量上對敵具有絕對優勢,但是我空軍和坦克兵還無法參戰,同時火力上仍處於絕對劣勢,特別是我軍後勤供應狀況仍未好轉,只能保障最低限度的供應,不能滿足作戰的需求。同時,新入朝的部隊尚無同美軍作戰的經驗,敵情地形不熟,而且準備不足,這都使作戰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志願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彭德懷,根據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毛澤東關於“戰爭準備長期,儘量爭取短期"、志願軍後續兵團到齊後再進行有力的新的戰役”的指示,經與人民軍商定, 實行戰役分割與戰術分割相結合、戰役包圍迂迴與戰術包圍迂迴相結合,在“聯合國軍”實施登陸之前發起第五次戰役,消滅敵人幾個師,挫敗其登陸計劃,奪回戰場主動權。

△志願軍某部首長在指揮戰鬥。圖源:抗美援朝紀念館

  經50天奮戰,斃傷俘敵8.2萬餘人(其中志願軍殲敵6.7萬餘人),挫敗了“聯合國軍”以側後登陸配合正面進攻、在朝鮮蜂腰部建立新防線的企圖,擺脫了第四次戰役時的被動局面,鍛鍊了新入朝的部隊。經過這次較量,“聯合國軍”對中朝人民軍隊的力量重新做出估計,不得不轉入戰略防禦,並接受停戰談判。抗美援朝第五次戰役,由於發起時間提前,準備比較倉促,戰役殲敵目標企圖過大,進攻縱深過遠,我軍亦付出相當代價,戰鬥減員達8.5萬人(傷、亡、失蹤)。敵我傷亡對比1:1.038。 

戰役第一階段(1951年4月22日—4月29日)

△第五次戰役第一階段作戰經過要圖 圖源:抗美援朝紀念館

  4月22日傍晚,中朝軍隊14個軍沿著200多公里寬的戰線同時開始進攻,幾千門火炮齊發,第五次戰役開始了。部隊採取多鉗合擊的方式向前穿插,集中志願軍3個兵團共11個軍及人民軍1個軍團于西線,在汶山裏至春川間實施主要突擊;以其中一部兵力從金化至加平劈開戰役缺口,將“聯合國軍”東西割裂,使其不能互相增援。以人民軍2個軍團在東線牽制美軍第2、第7師,使其不得西援。以志願軍3個軍位於肅川、元山、平壤地區,人民軍2個軍團位於淮陽、沙裏院地區,分別擔任反登陸和反空降任務。

  西線:第3兵團第12、第15、第60軍在兵團副司令員王近山指揮下從正面突擊,第9兵團司令員宋時輪指揮5個軍從左翼、第19兵團司令員楊得志、政治委員李志民指揮第63、第64、第65軍以及人民軍第1軍團從右翼、左右兩翼突擊並實施戰役迂迴,分割圍殲當面之敵。

  東線:人民軍第3、第5軍團也隨後向敵人發起進攻。

  東西兩線的中朝軍隊達成突破後,乘勝向後撤之敵猛攻,28日,“聯合國軍”主力撤至漢城及北漢江、昭陽江以南地區重新組織防禦。美軍騎兵第1師西調漢城,並於漢城東北西三面組成綿密的火制地帶,妄圖誘我攻城,給我以大量殺傷。中朝人民軍隊鋻於在漢城以北殲敵機會已失,同時戰士自身攜帶糧食彈藥基本用光,主力遂于29日停止進攻,結束第一階段作戰。在為時7天的第一階段攻勢中,全線推進了70至80公里,共殲敵2.3萬人。

  ■經典之戰:臨津江戰役

  △在第五次戰役中,志願軍在炮火掩護下,突破“聯合國軍”在臨津江的防禦。圖源:中國軍網

 

  △在臨津江戰役中,志願軍 “幹掉”英軍王牌格洛斯特營。圖源:中國國防報-軍事特刊

  63軍軍長傅崇碧出奇制勝,利用美軍認為中國軍隊不敢白天行動的心理,將187師在大白天分多路隱蔽接近臨津江,1951年4月22日晚一舉突破了敵人嚴密設防的臨津江,187師徐信師長親自帶著師主力561團,穿越15公里的崎嶇山路,切斷了掩護美軍逃往漢城的英國第29旅與美3師的聯繫。英29旅主力雖在強大的火力掩護下逃脫,可是其格羅斯特營被187師死死地圍在雪馬利地區。格羅斯特營是英國最著名的幾支功勳部隊之一,由於曾在19世紀遠征埃及立過奇功,被授予在軍帽上佩帶兩顆軍徽的殊榮,也被稱為“英國皇家雙徽營”。“孤膽英雄”劉光子在雪馬利圍殲戰中,一人俘獲63個英國人,創造了志願軍中抓俘虜最多的單項記錄。

  為了解救身陷危局的格羅斯特營,李奇微親自趕往朝鮮戰場命令美3師 “必須救出格羅斯特營。” 然而第63軍187師巧妙利用地形,在“5Y”路成功阻止英軍、菲律賓軍隊步坦聯合救援部隊,美軍的救援最終成了一場姿態表演。4月25日中午,整個格羅斯特營4個步兵連、2個炮兵連、一個中型坦克連被志願軍全殲,營長被俘,1,000余人只逃掉了39人。英國軍隊從此失去了“皇家陸軍雙徽營”這支功勳部隊,第29旅慘遭重創,減員50%以上,徹底失去戰鬥力。美國人見死不救的行為讓英國人怒火萬丈,也讓李奇微尷尬無比。

戰役第二階段(1951年5月16日—5月21日)

△第五次戰役第二階段作戰經過要圖 圖源:抗美援朝紀念館

  第一階段攻勢結束後,整個戰線呈西南向東北斜線態勢。鋻於美軍大都集中到西線,東線由南朝鮮軍的6個師防守。中朝軍隊決定將主力東移,繼續殲滅“聯合國軍”有生力量,使其難以抽出兵力實施側後登陸,爭取先消滅東線的南朝鮮軍以孤立美軍。5月16日晚,中朝軍隊共13個軍,其中志願軍9個軍、人民軍4個軍團發起第二階段進攻。西線的第19兵團佯攻漢城,以吸引美軍主力。中線的第3兵團實行中央突破,切斷了敵東西線聯絡。擔任主攻的第9兵團和人民軍3個軍團在東線開始分割包圍南朝鮮軍。由於採用了傍晚突破,夜間向縱深穿插,天明實現合圍的方式,加上攻擊部隊十分勇敢,脆弱的南朝鮮軍迅速崩潰。中朝兩軍于18日切斷了南朝鮮軍4個師的後路,被圍的南朝鮮軍丟棄重裝備分散逃入深山。中朝軍隊雖然繳獲了敵4個師的裝備,卻由於東線山高林密,一時搜剿不易,只殲敵1.7萬人。至21日,中朝軍隊在東線推進了50至60公里,由於糧彈接濟不上,不得不停下等待補充,美軍和南朝鮮軍各1個師以摩托化行軍,迅速堵塞了缺口。中朝軍隊決定春季攻勢到此結束,將主力移至“三八線”以北休整。

  ■經典之戰:縣裏圍殲戰

△志願軍強渡昭陽江。圖源:中國軍網

△縣裏圍殲戰戰場。圖源:抗美援朝紀念館

  擔負縣裏地區作戰主要突擊任務的志願軍第9兵團,1951年5月16日18時,志願軍和人民軍各部按預定作戰計劃,採取兩翼迂迴、多路切斷、層層包圍戰法,向縣裏地區南朝鮮軍發起猛烈突擊。志願軍第9兵團突破南朝鮮軍防禦後,第20軍于16日24時在九萬里以東寬15千米的地段上強渡昭陽江,攻佔富坪裏一帶南朝鮮軍第7師第8團陣地。該軍第60師迅速向南朝鮮軍縱深勇猛穿插,至17日7時前進25千米,按時搶佔後坪裏、五馬峙、美山裏、旺盛谷地區,殲敵500余人,切斷縣裏地區南朝鮮軍第3、第9師南撤退路;第27軍突破南朝鮮軍防禦後,于17日3時進佔桃水庵、美也洞、院巨裏一線,一部攻佔于論裏附近地區。擔任迂迴任務的第81師不惜傷亡,于17日5時突入南朝鮮軍縱深28千米,提前到達指定位置,切斷縣裏地區南朝鮮軍西南退路,並會同第60師在上南裏地區將南朝鮮軍第5、第7師擊潰,全殲其5個營3000余人,繳獲大量裝備。人民軍第5軍團于17日午前佔領縣裏東南鎮東裏、芳臺山等要點,切斷南朝鮮軍東南退路,與志願軍第20軍對縣裏之敵形成合圍。志願軍第12軍突破後,主力於三巨裏殲南朝鮮軍第5師一部,繼在自隱裏北側與美軍第2師及法國營展開激戰,殲美軍第2師2個營及法國營大部。

  戰至19日,將南朝鮮軍第3、第9師大部殲滅于縣裏及其以南地區,繳獲全部重裝備,勝利結束圍殲作戰。殘敵潰散在芳臺山、主億峰一帶山林內,志願軍和人民軍部隊隨即分數路進山展開搜剿作戰。此戰,志願軍和人民軍密切協同,殲滅南朝鮮軍第3、第9師大部,擊潰第5、第7師,並殲滅美軍第2師一部,圓滿完成預定作戰任務。 

戰役轉移階段(1951年5月23日—6月10日)

△第五次戰役轉移階段作戰經過要圖  圖源:抗美援朝紀念館

  1951年5月22日,中朝軍隊開始北撤。此時“聯合國軍”總司令李奇微以美軍7個師為主力連同南朝鮮軍、英軍共13個師,開始全線反撲。美軍在反撲時以坦克群和摩托化步兵組成“特遣隊”,在大批飛機掩護下,沿公路向志願軍縱深穿插,搶佔橋梁和渡口。

  早在5月18日,中朝聯軍的攻勢尚在高潮時,美軍第8集團軍司令官范佛裏特就下令美軍要在西線和中線進行反攻準備。他發現中朝軍隊後勤保障不足,攻勢只能維持5~7天,糧彈耗盡後必然撤退,就計劃趁中朝軍隊糧彈全無、忙於撤退時組織反撲,而中朝人民軍隊由於對“聯合國軍”迅速實施全線反撲估計不足,轉移的組織計劃不夠週密。擔任運動防禦的部隊,有的尚未進入防禦地區,有的雖已進入但未很好控制要點與公路,組織有效的交替掩護,以致全線出現多處空隙,使“聯合國軍”的“特遣隊”得以乘隙而入。美軍突破前沿後,三天內即向縱深推進50至60公里。24日,志願軍第12軍軍部和下屬的2個師、第27軍主力和第60軍所屬的第180師被截斷在“三八線”以南,志願軍司令部所在地一時也受到嚴重威脅。

  面對意外出現的嚴重局面,被截斷的志願軍指戰員大都表現出英勇頑強的戰鬥作風,突圍堅決的部隊獲得了成功。被隔于深遠敵後的第12軍第31師第91團,由於指揮員沉著堅定,機智靈活,帶領部隊繞道翻越雪岳山,勝利撤回,與主力會師;第180師在駕德山地區幾乎陷入敵人全麵包圍,突圍時由於指揮失誤和組織接援不力,部隊遭到重大損失。從27日以後,中朝軍隊展開8個軍實行阻擊,將志願軍第63、第64、第15、第26、第20軍及人民軍第5、第2、第3軍團主力,展開于臨津江、漢灘川以北、芝浦裏、華川、楊口、桿城地區進行防禦。中朝軍隊在後方準備建立三道防線,志願軍從國內調第20兵團入朝。敵軍因在進攻中損失很重,又畏懼中朝軍隊反擊而不敢過遠深入,于6月10日全線轉入防禦。中朝人民軍隊將“聯合國軍”阻于“三八線”附近之汶山、高浪浦裏、鐵原、金化、楊口、明波裏一線,第五次戰役遂告結束。

  ■經典之戰:鐵原阻擊戰

△志願軍在加裏山戰鬥中打擊敵人的反撲。圖源:中國軍網

△志願軍某部在阻擊敵人。圖源:中國軍網

  鐵原位於朝鮮半島的肚臍部位,是朝鮮南北之間的鐵路樞紐和著名的稻米産地,有3條鐵路在此交會。1951年5月末到6月中旬,中國人民志願軍在鐵原城南方高地對“聯合國軍”展開頑強的阻擊作戰,以鮮血換來中朝部隊在後方建立三道防線的時間。

  美軍在鐵原之戰前後炮火之猛烈被寫入世界軍事史,人們稱之為“范佛裏特彈藥量”——美軍第8集團軍司令官范佛裏特在瘋狂反撲中,所使用的彈藥量是美軍作戰規定允許限額的5倍以上,美軍飛行員在空中看到炮彈爆炸的區域認為“那裏不會有任何生物能夠生存”。沒有子彈,沒有糧食,全軍在後退,敵人在追擊,傅崇碧的63軍卻在這樣的情況下頂住了“聯合國軍”14天,這是63軍軍史中規模最大、時間最長、最激烈、最殘酷的一場戰鬥,很多軍史人員把這次戰役稱作“志願軍的生死之戰”。

  鐵原大戰的慘烈超出很多軍事學家的想像。63軍在乘勝撤過北漢江的時候,臨危受命堅守鐵原阻擊敵人。年僅35歲的軍長傅崇碧,打完鐵原之戰,整整瘦了25斤,63軍已經快打光了,傅崇碧快連哨兵都沒有了。他撤下來見彭德懷,唯一的要求就是“我要兵”。彭德懷當時就拍板“補兩萬”。在鐵原寬達25公里的正面上,63軍擋住了美軍4個主力師、1,600門火炮和400輛坦克、無數架飛機的猛攻,作為第1梯隊的189師經過3天3夜的慘烈戰鬥,有的營連已經打光,最後被撤下來暫時縮編成一個團作預備隊。188師563團接防,經過血戰後從1300人銳減到266人。鐵原燃燒的陣地讓世界知道,即便一切佔盡上風,與中國人的戰鬥依然要付出最沉重的代價。

 

  綜合整理自:新華網、中國軍網、環球網、國防部網、中國國防報、中國共産黨新聞網、抗美援朝紀念館官網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