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空軍在朝鮮對決

中美空軍在朝鮮對決

中國空軍憑藉200架作戰飛機,面對敵人1200架作戰飛機和有豐富作戰經驗的飛行員,冷靜、勇敢、沉著應對,奮勇衝殺,擊敗了美軍眾多飛行“王牌”,打破了“美國不可戰勝”的神話。告訴了全世界,中國空軍自誕生,就是傲世雄鷹!

  整個抗美援朝戰爭中,志願軍空軍共有殲擊航空兵10個師21個團,轟炸航空兵2個師三個大隊,784名飛行人員,59733名地勤人員參戰。參戰期間,航空兵部隊戰鬥起飛2457批26491架次,實戰366批4872架次,有373名飛行員開過炮,212名飛行員擊落或擊傷過敵機。

  共擊落聯合國軍(主要是美、英軍)和韓軍飛機330架:F-86“佩刀”式噴氣式戰鬥機211架;F-80,F-84噴氣式戰鬥轟炸機72架;F-94、FMK-5、FMK-8、FMK-24、F-51、B-26、B-29等47架;擊傷F-86、F-84等95架。

  志願軍空軍被擊落231架,其中:米格-15比斯噴氣式殲擊機112架;米格-15噴氣式殲擊機112架;拉-11活塞式殲擊機3架;圖-2活塞式轟炸機4架;被擊傷米格-15、米格-15比斯噴氣式殲擊機、杜-2轟炸機、拉-11活塞式殲擊機等151架。

  志願軍空軍共犧牲空勤人員116名,其中團級幹部11名,營(大隊)級幹部9名,連(中隊)級幹部14名,飛行員82名。

  對於剛登上空戰舞臺的新軍來説,這是一個堪稱輝煌的戰果。更不要説從此打出了一個世界空軍大國。

中美空中參戰兵力對比

  美軍在朝鮮戰場上投入了大量的空中力量,據1950年10月底統計:共有14個聯(大)隊,其中2個戰鬥機聯隊、3個戰鬥轟炸機聯隊、2個輕轟炸機聯隊、3個中型轟炸機聯隊、1個海軍陸戰隊航空兵聯隊、3個艦載機大隊,各型作戰飛機1100余架,連同英國、澳大利亞、南非聯邦及南朝鮮空軍的兵力,總共有各型作戰飛機1200余架。美軍飛行員大部分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飛行時間多在1000小時以上,經驗比較豐富。

  1951年6月,朝鮮戰場形勢發生了變化,中國人民志願軍地面經過5次戰役,把美軍趕回到三八線附近。7月開始,敵對雙方舉行停戰談判,進入相持階段。美軍企圖從空中對中朝方面施加壓力,為配合談判,以炸壓談,其空中作戰兵力增加到19個聯(大)隊,共有作戰飛機1500余架,約佔其全部空軍的五分之一,兵力上佔有很大優勢。

  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截至1950年10月底,只有新組建的兩個殲擊航空兵師、1個轟炸機團、1個強擊機團,共有各型作戰飛機近200架。為了加速空軍建設和參加抗美援朝作戰的需要,至1951年5月,分4批組建了17個航空兵師34個團及其相應的保障機構。

  從1950年12月開始,志願軍空軍參加抗美援朝作戰,至1951年8月4日,為初戰階段,投入兵力為1個團,以大隊為單位,在蘇聯空軍的掩護下---選擇有利時機,進行實戰練習。這時敵我作戰兵力對比為50:1(不含蘇聯空軍參戰兵力,下同)。當時志願軍空軍飛行員在米格-15型殲擊機上只飛了幾十個小時,僅完成了中隊、大隊編隊和單、雙機空戰課目,可以説對空戰毫無經驗。但他們都是來自陸軍的優秀幹部,具有高度的政治覺悟和英勇頑強的戰鬥精神,因此部分地彌補了技術上的不足。

  從1951年9月至1952年5月,志願軍空軍以師為單位,採取由少至多,以老帶新,先打弱敵,再打強敵的辦法,組織部隊參戰,一線兵力保持3-4個師6—8個團,這時敵我兵力對比為10-15:1。

  1952年6月至1953年7月,中央軍委確定空軍殲擊航空兵部隊採取“加打一番”作戰,投入一線兵力為4-6個師8-11個團,敵我兵力對比為7-8:1。從抗美援朝作戰三個階段敵我兵力對比不難看出,志願軍空軍由不會打仗,到學會打仗;由打小仗,到學會打大仗;由單一機種作戰,到組織多機種聯合作戰;由在晝簡條件下作戰,到能在晝復和夜簡條件下作戰的成長壯大進程。

中美主要參戰飛機性能對比

  美軍在朝鮮戰爭中使用的作戰飛機主要有F-80、F-84、F-86A、F-86E、F-86F、F-94、F-51、F-4U、B-26、B-29型以及其他參戰國的FMK-5、FMK-8、FMK-24等機型。

  中國人民志願軍空軍主要參戰飛機為米格-15型,1952年下半年改裝為米格-15比斯型殲擊機,以及少量的護航機拉-11型、轟炸機圖-2型。

  從志願軍空軍的米格-15、米格-15比斯與美軍F-80、F-84、F-51、F-4U、B-26等型飛機相比在性能上都佔有明顯優勢。儘管志願軍空軍飛行員技術戰術水準不高,而戰果卻很顯著,敵我損傷比達到7.8:1。而米格-15、米格-15比斯與F-86型飛機,屬於同一檔次的兵器,在技術戰術性能上各有韆鞦。最大速度上,兩飛機幾乎相同:米格-15(比斯〕在各種高度上的上升率都佔優勢,當高度9100米以上機動性全面佔優勢,在升限高度上佔絕對優勢。F-86在高度9100米以下,俯衝增速快,水準盤旋半徑上,減速性能好,滾轉速度快。

  在火力方面:米格-15(比斯)機上裝有1門37毫米、2門23毫米航炮,這種口徑炮彈威力大,美戰鬥機被命中1發37彈或2發23彈即可將其擊落。B-29型轟炸機被命中2發37彈或8發23彈也足以將其擊毀。但這些航炮發射速單偏低,每秒鐘打出的炮彈數量少(37炮7發/秒、23炮14發/秒),要準確瞄準才能命中。F-86機上裝有6挺12.7毫興機關槍,火力密度大,每秒發射120發,較易打中目標,但子彈威力小,據計算:擊毀一架殲擊機需要平均命中15發子彈以上才有可能,實際上還大大高於此數,如1951年9月25日,空4師12團1大隊大隊長李永泰在空戰中遭美機輪番攻擊,飛機中彈30余發,負傷56處仍安全返回基地。

  由於敵我兩種主戰飛機性能相似,故戰損比也相近,敵我為1:1.06,我機所差的是空戰經驗不足和技術戰術水準偏低。由此可以看出,武器裝備是戰鬥力的重要因素之一,如果飛機性能差距太大,空戰中是很難戰勝對手的。抗美援朝作戰能取得顯赫的戰果,除了組織指揮正確和發揮了飛行員人的因素外,主戰飛機性能優越也是一個重要原因。

首次空戰,我方未傷分毫

 

  1951年11月14日上午9點10分,我國邊境雷達報告,發現敵機4個機群98架飛機向我邊境飛來。一時間,機場戰鬥警報作響,9點20分,成立不久入朝參戰才3個月的我空軍殲擊航空兵某師(現駐粵航空兵某師)團長徐登昆、一大隊長邢海帆,帶領飛行員駕駛24架米格-15戰鬥機,迅速升空迎敵。

  1951年11月14日上午9點10分,我國邊境雷達報告,發現敵機4個機群98架飛機向我邊境飛來。一時間,機場戰鬥警報作響,9點20分,成立不久入朝參戰才3個月的我空軍殲擊航空兵某師(現駐粵航空兵某師)團長徐登昆、一大隊長邢海帆,帶領飛行員駕駛24架米格-15戰鬥機,迅速升空迎敵。

  9點47分,我機發現敵8架F-80飛機在高度300~400米下,我機立即扔掉副油箱下降高度投入戰鬥,正當我第二大隊剛剛咬住敵機時,由於部隊是第一次投入戰鬥,飛行員年輕缺乏經驗,3號機走火暴露了目標,使得敵機發現逃脫,我機頓時失去戰機,只得奉命返航。返航途中,飛至清川江上空時,一大隊大隊長邢海帆發現4架敵F-80飛機在我機下方,他立即利用我機比較靈活的特點,在空中與敵機展開殊死搏鬥,兩次射擊,就擊落敵機一架,擊傷一架。

  該團領航主任楊木易、飛行員謝英川雙機返航途中,剛飛到鴨綠江邊40公里處,突然發現一架敵B-26型轟炸機,他們立即實施前後夾擊,輪番掩護攻擊。經過3次交手,最終將敵機擊落,創下該師入朝參戰首次戰鬥就讓敵機“兩死一傷”、我方戰機未傷分毫的佳績。

首次護航,擊落世界最先進戰機

 

  1951年11月30日,為了配合志願軍地面部隊攻佔大、小和島登陸作戰,該師擔負轟炸機的護航任務。這也是中國空軍成立以來,首次大規模、成建制出航執行空戰任務,一時間,鴨綠江上空戰鷹群集。

  14時29分,我殲擊機由某機場起飛,在新義州上空完成聯合編隊。15時12分,編隊機群剛進入海面不久,飛行員發現有噴氣式殲擊機機群迅速向我飛來,隨即報告長機。當時,敵F-86飛機4架,低於我機100米,由後下方衝來。這時,左右兩邊也同時發現約30余架可疑飛機。長機立即下令“準備攻擊”。這時敵機已向我發動猛烈攻擊,打亂了我編隊機群,迫使我機群分散。在這危急時刻,飛行員一邊保護轟炸機群飛向目標上空執行轟炸任務,一邊變被動為主動,與敵機展開了一場激烈的空中血戰。

  副大隊長王天保在僚機掉隊的情況下,充分利用活塞式飛機的靈活性,與當時世界上最先進戰鬥機——F-86飛機決鬥,將F-86擊落,開創了世界空戰史上以活塞式飛機擊落噴氣式飛機的先河。此次護航空戰中,我空軍不但出色地完成了護航任務,還取得了擊落擊傷7架敵機的戰績。

首次轟炸,命中率高達90%

  美國空軍歷史教材在記述朝鮮戰爭空戰中有這樣一段記載:“1951年11月6日,一隊雙發動機圖-2螺旋槳式輕型轟炸機對大和島進行了成功轟炸。”當時執行轟炸任務的志願軍空軍轟炸機部隊,就是現在的廣空轟炸航空兵某部。

  1951年冬,我志願軍地面部隊攻入朝鮮西海岸北段。在西海岸的鐵山半島以南,距鴨綠江口約70公里的大和島上,美軍和李承晚軍的重要情報指揮機關——白馬部隊,利用雷達、電臺和竊聽設備,日夜蒐集我方情報,並指揮敵機、敵艦轟炸、炮擊我東北城鎮和入朝交通線。為加強安東防空,配合志願軍地面部隊作戰,中朝人民空軍聯合司令部命令,轟炸大和島大和洞村敵情報指揮機關。

  11月6日14時35分,該師二大隊大隊長韓明陽率領9架杜-2型轟炸機,從瀋陽某機場起飛,高度2000米,時速360公里,直奔大和島。15時39分,按預定計劃對目標進行了轟炸。投下100公斤殺傷爆破彈72枚,100公斤燃燒彈9枚,命中率高達90%,我機無一損傷。

  後據實地調查,此次轟炸炸死炸傷敵少將作戰科長、海軍情報隊長等60余人。美國通訊社和報刊在當天的報道中聲稱:“這次襲擊不像是中國方面幹的。”“……這次戰鬥,看來不像是亞洲人幹的。”

6對60的較量,5比0的結局

  1951年11月12日2點,朝鮮北部,美軍60多架F—84戰鬥轟炸機正在對安州、清川江一帶的鐵路、橋梁等目標進行轟炸。我志願軍6架戰鷹在王海大隊長率領下飛赴作戰空域。

  美軍的16架飛機對我實施攔截,主力繼續對地面目標實施轟炸。16架飛機分8架一組在6000米和5000米高度組成兩個圓圈。當我攻擊其中任何一架時,後面的美機就會咬住我機的尾部,將我機擊毀。王海看清敵人的部署,當即決定集中兵力攻擊其最上層。

  我6架戰鷹立即拉起,然後向下猛衝,再拉起,再向下衝……上下幾個來回,便打亂了美機的隊形。

  王海及時下達命令:“兩機一組,各個擊破!”6架戰鷹兩兩編隊,在敵機群中穿插。

  王海瞅準時機,一陣猛烈的炮火率先擊落了一架美機。調轉機頭,發現一架我機後邊緊跟著兩架美機。王海立即把油門加到最大,向敵機直衝過去,同時向友機發出警告。

這就是王海當年駕駛過的功勳飛機

  王海靈巧地斜插過去,炮口冒出火蛇,敵機轟然一聲,淩空解體。與此同時,僚機也把一架企圖偷襲王海的美機打了個空中開花,其餘3架落荒而逃。

  我4號機孫生祿在消滅了一架敵機後,突然覺得自己的飛機抖動了一下。他意識到飛機中彈了,扭頭向後一看,有2架敵機正向他開火,便立即向左倒轉下去,卻又發現炮彈打光了。敵機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加速追趕,不停地射擊。孫生祿心一橫,迅速調轉機身,對準敵機衝去。兩架飛機越來越接近,甚至連敵機座艙裏的人影子都看到了。敵人終於膽怯了,驚恐地躲開,不料卻撞到對面山上,轟的一聲巨響,半山腰升起了一團烈火和濃煙。孫生祿的飛機也以極快的速度接近地面,他操縱飛機急速上升,飛機幾乎是貼著地面的房子和樹木掠過。

  16架攔截的敵機被打得落花流水。我機乘勢向敵轟炸機群衝去,敵機四下逃散。王海遂下令返航。

  6架對60架,戰績5比0!一個乾淨利落的漂亮仗。

擊斃美“空中英雄”戴維斯

 

  1952年2月10日,從志願軍抗美援朝的前線傳來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志願軍空軍飛行大隊長張積慧擊斃了美國“空中英雄”、“王牌”飛行員戴維斯。

  喬治·阿·戴維斯是侵朝美空軍第4聯隊第334中隊的少校中隊長。他有著飛行約3000小時的經歷,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參加戰鬥飛行266次。自從1951年11月,他作為“老牌駕駛員”到朝鮮增強美國的空中力量,到他被擊斃為止,據稱已在朝鮮執行60次戰鬥任務,擊落11架殲擊機、3架轟炸機,成為朝鮮戰場上“成績最高的噴氣機王牌駕駛員”。美國空軍稱他是“百戰不倦”的,“特別勇敢善戰”的“空中英雄”。

  戴維斯之死震驚了美國上下。當年2月13日,美國遠東空軍司令威蘭中將在一項特別聲明中承認,這“是對遠東空軍的一大打擊”,“是一個悲慘的損失”。美國國會參議員、共和黨頭子勃裏奇也為此在國會上大發雷霆地説,侵朝戰爭“是美國歷史上最為恥辱的戰爭”,“戰場上的士兵們大為喪氣”,本來就“不應該把戴維斯調到這個戰場上來的!”戴維斯的妻子也向美國空軍當局提出了強烈抗議。

  張積慧,一個在殲擊機上才飛了100多個小時的年輕人,能打掉美帝的一張“王牌”,確實經歷了一場不同尋常的戰鬥。他的英雄事跡在中朝人民中傳為佳話。志願軍空軍首長致電各部,表彰張積慧的功績。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治部將張積慧的事跡通報全軍,給張積慧記特等功一次。授予二級自由獨立勳章。

擊落敵機最多的飛行員

 

  志願軍戰士趙寶桐,擊落敵機7架,擊傷2架,成為志願軍空軍擊落敵機最多的飛行員。毛主席得知後,風趣地説:“打飛機我不如趙寶桐。”

  趙寶桐參加抗美援朝時,剛從航校畢業,只飛行過60多小時,但他面對敵機時,卻沒有絲毫的畏懼。在1951年11月4日的空戰中,趙寶桐擊落兩架敵機,開創了三師空戰殲敵、一舉殲滅兩架敵機的記錄。到了12月2日,趙寶桐與兩架F-86在清川江上空相遇。敵機的性能先進,依據趙寶桐的經驗,用光圈瞄準,瞄準具的陀螺轉動要慢于飛機的速度,因此光環的反應要慢一點。於是,他根據彈道來判斷射擊方位,敵機還沒有過來,他就按下了炮鈕。敵機已經來不及進行逃避,闖入了趙寶桐的炮彈線路。頓時,黑煙大起,這架F-86栽進了大海。這時,下面又有兩架敵機以為他要攻擊,急忙做半滾動作逃跑。趙寶桐一推機頭,居高臨下地衝了過去,及時準確地按下炮鈕,兩架F-86被他擊落了。

  抗美援朝作戰中,趙寶桐擊落敵機7架,擊傷二架,創造了志願軍空軍擊落敵機最多的個人記錄,也是中國空軍飛行員擊落敵機的最高記錄,至今無人逾越。

  他前後受到了5次通令表彰,是空軍唯一榮立兩次特等功者,被授予“一級戰鬥英雄”榮譽稱號。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也授予他三級國旗勳章,金日成首相還親自接見了他。毛澤東主席得知後,曾風趣地説:“打飛機我不如趙寶桐。”

 

  來源:人民日報、軍事史林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