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南事變

皖南事變

1941年1月上旬,新四軍軍部及所屬皖南部隊9000余人,在遵照國民黨軍事當局的命令向北轉移途中遭到國民黨軍8萬餘人的伏擊和圍攻,大部壯烈犧牲或被俘,軍長葉挺被扣押,副軍長項英遇害,這就是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也是國民黨掀起的第二次反共高潮。

  1940年冬天,日本侵略者集中兵力,在華北地區進攻中國共産黨領導的解放區和八路軍、新四軍,同時在華南地區對國民黨的進攻轉入收縮狀態,並加緊對蔣介石誘降。蔣介石乘機掀起了第二次反共高潮,強令在長江南北和黃河以南堅持抗戰的新四軍、八路軍,在一個月內全部撤到黃河以北。中國共産黨拒絕了這種無理要求,揭露了蔣介石的反共陰謀,並號召全國人民提高警惕,隨時準備應付突然事變。同時,中國共産黨為了顧全大局,也作了必要的讓步,決定將皖南新四軍撤到長江以北。

  1941年1月4日,駐皖南的新四軍軍部、教導團和三支隊共9000多人,在葉挺、項英率領下,由涇縣雲嶺啟程北上。1月6日,當部隊到達茂林地區時,突然遭到國民黨7個師8萬多人的包圍襲擊。在葉挺軍長指揮下,新四軍指戰員奮起自衛,英勇抗擊,激戰7晝夜,終因寡不敵眾,彈盡糧絕,除約兩千人突圍外,大部分壯烈犧牲。副軍長項英臨危不動搖,遭反革命分子殺害,軍長葉挺被敵人扣押。這就是震驚中外的“皖南事變”,也是國民黨掀起的第二次反共高潮。

  “皖南事變”發生以後,周恩來懷著非常悲憤的心情,寫下了“千古奇冤,江南一葉;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詩句,發表在《新華日報》上,向國內外揭露蔣介石製造“皖南事變”的真相。1月20日,中央軍委發佈重建新四軍軍部的命令,任命陳毅為代理軍長,劉少奇為政治委員,張雲逸為副軍長,賴傳珠為參謀長,鄧子恢為政治部主任,並將隴海路以南的八路軍、新四軍共計9萬多人,統一整編為7個師和一個獨立旅。

  國民黨發動的第二次反共高潮,從1940年10月20日前後開始,到“皖南事變”達到最高峰,經過中國共産黨在軍事上和政治上的堅決鬥爭,到1941年3月上旬被擊退。

積極抗日 新四軍隊伍迅速壯大

從左至右為項英、周恩來、葉挺。圖源:北京日報

  抗日戰爭時期,國共兩黨展開第二次合作以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為了統一指揮,共禦外侮,中國共産黨做出讓步,同意將軍隊改編成國軍作戰序列,把在陜北的中央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簡稱八路軍),朱德任總指揮,彭德懷任副總指揮;把在南方八省13個地區的紅軍遊擊隊(瓊崖紅軍遊擊隊除外)改編為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簡稱新四軍),葉挺任軍長,項英任副軍長。                

  1938年,新四軍開進皖中、皖南、蘇南、豫東等地,開展遊擊戰爭,建立敵後抗日根據地。到1940年年底,新四軍經過兩年多的敵後遊擊戰,對日、偽軍作戰2700多次,斃傷俘敵5.5萬人,在華中建立了皖東、豫皖蘇、皖東北、蘇北等抗日根據地,擴大了蘇南、皖中抗日根據地,溝通了華北與華中抗日根據地的聯繫,主力部隊發展到近9萬人,地方武裝和不脫産的地方武裝數十萬人。                

  “東進,東進,我們是鐵的新四軍!”雄壯的《新四軍軍歌》,是這支有著“鐵軍”之稱的人民軍隊在華中敵後戰場奮勇抗擊日本侵略者的真實寫照。

縮編限防 蔣介石強令共産黨軍隊北移

    

新四軍對日頑強作戰。圖源:新華社

  雖然國共再度合作,一起進行抗日戰爭,但是蔣介石對中國共産黨的提防卻從未有過鬆懈,隨著共産黨軍隊的快速壯大,讓蔣介石如坐針氈。1940年7月16日,他向中國共産黨提出了一個所謂的“中央提示案”,要求取消陜甘寧邊區及其他敵後抗日根據地,縮編八路軍、新四軍,限制其防地;八路軍、新四軍一律開到晉察兩省和魯北、晉北地區,不得越境。                

  1940年10月19日,國民黨政府又以參謀總長何應欽、白崇禧的名義,向八路軍正副司令朱德、彭德懷和新四軍軍長葉挺、副軍長項英發出電報(“皓電”),稱八路軍、新四軍不服從國民黨中央政府命令、自由擴充軍隊等等,強令黃河以南的八路軍、新四軍在一個月以內撤到黃河以北地區。

  朱德等於11月9日復電(“佳電”),駁斥了國民黨頑固派的荒謬命令和對共産黨及其領導的軍隊的誣衊,同時為顧全抗日大局,表示可以將皖南新四軍移到長江以北——“同意將安徽南部的新四軍部隊調到長江以北”,華中的部隊則不能退讓。

相煎何急!新四軍在茂林遭遇伏擊

途經茂林鎮的新四軍。來源:人民網

  自國共第二次合作以來,國民黨軍方領導層就心懷忌憚,無法容忍共産黨力量擴大,擔心“國民黨失地,日本與共産黨分地”,“本黨統治之土地,將一失而不易復得”,多次與八路軍、新四軍發生局部摩擦,中共中央則一直奉行“凡遇軍事進攻,準備在有理又有利的條件下堅決反抗之,極大地發揮自己的頑強性,決不輕言退讓。”到了1940年年末,在黃橋、曹甸衝突之後,國民黨想在軍事上徹底解決中共威脅的願望已經非常強烈。                

  當共産黨為了顧全大局,採取讓步政策,同意將長江以南的新四軍移到江北時,蔣介石卻秘密下達了《剿滅黃河以南匪軍作戰計劃》和《解決江南新四軍方案》,密令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第32集團軍總司令上官雲相等全力調兵圍殲新四軍部隊。顧祝同任命上官雲相全權指揮駐在皖南的軍隊,12月20日調集所部分途向皖南新四軍駐地集結包圍,構築碉堡,只待蔣一聲令下,便“徹底肅清匪巢”。

  中共中央察覺到危險,多次發電指示在皖南的新四軍必須在12月31日之前全部北移,北移中要提高警惕,做好充分的自衛準備。為了防範日軍攻擊和國民黨軍偷襲,新四軍北移方案路線一直遲遲未決,直到12月28日才決定走蘇南一線北移,繞開國民黨軍第52和108師,迂迴到天目山,再到溧陽待機北渡。

突圍出來的新四軍隊伍。來源:人民網

  1月4日夜,新四軍9000余人奉命轉移,編成三個縱隊,分三路開進。6日前進到涇縣茂林地區時,誤入國民黨軍隊事先設好的包圍圈,突然受到了上官雲相指揮的7個師8萬餘人的嚴密包圍和猛烈襲擊。由於判斷錯誤,加之內部意見分歧,對外聯絡中斷等,經過數日的惡戰,新四軍除2000余人突圍外,其餘或犧牲、或被俘。新四軍軍長葉挺被俘,副軍長項英、政治部主任袁國平、參謀長周子昆等高級軍官和幹部犧牲。

千古奇冤!真相最終大白于天下

《新華日報》登載的周恩來的題詩。來源:人民網

  皖南事變發生後,蔣介石誣稱新四軍“叛變”,宣佈取消其番號,將新四軍軍長葉挺“著即革職,交軍法審判,依法懲治”。國共關係處於抗戰爆發以來最為緊張的階段,抗日民族統一戰線面臨著嚴峻的考驗。

  1月17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發佈通令,誣衊新四軍“抗命叛變,襲擊友軍”。國民黨新聞機關強迫重慶各報必須在18日刊登國民黨政府的“一•一七”通告和國民黨“發言人談話”。周恩來指示《新華日報》拒絕刊載,並組織人員撰寫揭露皖南事變真相的消息和駁斥國民黨反動軍令的社論,但全都被國民黨新聞檢查機關扣壓。

  預發的報紙留下半個版面的空白。周恩來悲憤地在空白處揮筆題詞:“為江南死國難者誌哀!”“千古奇冤,江南一葉;同室操戈,相煎何急!”以兩幅題詞揭露了“皖南事變”真相,把國民黨反動派製造這一破壞團結,損害抗戰的嚴重罪行暴露于全國、全世界人民面前。

軍民遊行示威抗議國民黨製造皖南事變的罪行。來源:人民網

  1月18日清晨,刊載有周恩來題詞的《新華日報》出現在重慶的大街小巷,一時發行量劇增。美國著名記者斯諾公開報道皖南事變以及國民黨封鎖新聞的真相,並在海外媒體發表,他的報道在西方國家引起了強烈反響,一石激起千層浪,歐美和蘇聯的記者紛紛突破國民黨的新聞封鎖,揭露皖南事變真相。英國駐重慶外交官證實事件的真實性後,向倫敦報告了中國“戰爭中的戰爭”的事實,而且報告了重慶方面正準備大舉進攻延安的消息。國民黨政府在國際輿論面前十分狼狽,被迫承認了事實,最終使皖南事變的真相大白于天下。

新四軍陳毅代軍長(前中)和一部分幹部合影來源:人民網

  為了與國民黨頑固派進行鬥爭,中央軍委任命陳毅為新四軍代軍長,重建新四軍軍部,整編全軍,繼續堅持抗戰。蔣介石迫於國內外的輿論壓力,公開表示:“以後亦決無‘剿共’的軍事,這是本人可負責聲明而向貴會保證的”。中國共産黨以軍事上嚴守自衛、政治上堅決反擊的方針,最終擊退了國民黨頑固派第二次反共高潮。

江南一葉!5年監禁《囚歌》明志心向黨

葉挺像。新華社發

  在皖南事變中,葉挺在奉派與國民黨軍交涉時被強行扣押。此後在上饒、桂林、重慶、恩施等地度過了五年零兩個月的囚禁生活。蔣介石親自出馬進行“勸導”,要任命他為國民黨軍的戰區司令長官。可是葉挺冷冷地回答:“若是放我出去,我還是要去當新四軍軍長。” 他不懼國民黨威逼利誘,堅守一個共産黨人的人格,寫信表示“個人之操守至死不可變”,作《囚歌》以明志:

《囚歌》葉挺手跡。來源:中國軍網

  “為人進出的門緊鎖著,為狗爬出的洞敞開著,一個聲音高叫著——爬出來吧,給你自由!

  我渴望自由,但我深深地知道——人的身軀怎能從狗洞子裏爬出!                

  我希望有一天,地下的烈火,將我連這活棺材一齊燒掉,我應該在烈火與熱血中得到永生!”

  葉挺早年投身孫中山領導的民主革命,加入過中國國民黨,在1924年國共兩黨合作時赴蘇聯莫斯科學習後,轉入中國共産黨。回國後,他參與組建以共産黨員為骨幹的第四軍獨立團,參加北伐戰爭,戰無不勝,攻無不克,“鐵軍”威名遠播,作為“北伐名將”享譽中外。1927年8月,南昌起義號角吹響,葉挺任前敵總指揮;同年12月,參與領導廣州起義,成為首位工農紅軍總司令。起義失敗後,葉挺漂泊海外十年之久。

  1937年抗戰全面爆發,國共兩黨展開二次合作,在對於紅軍整編後的領導權問題,幾經談判始終相持不下時,葉挺根據黨的指示,經由澳門回到上海,在中華民族生死存亡之際,組建和領導新四軍馳騁大江南北,再展“鐵軍”雄風。他曾在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通報任命後,向中共中央提出了恢復黨籍問題,哪怕是秘密恢復也好。毛澤東對葉挺説:“你不當共産黨比當共産黨所起的作用更大。當了共産黨你就不能當新四軍的軍長了,許多話和要求也不好説了,因為國民黨不會讓共産黨員當新四軍的軍長,也不會採納共産黨的建議和要求。”為了幫助新四軍爭取權益,減少蔣介石對新四軍的猜忌,葉挺一直未能恢復黨籍。

  1946年3月4日,葉挺終於獲釋。出獄後第二天他即致電黨中央,希望重入中國共産黨。毛澤東對葉挺的申請給予高度關注,曾做三次修改,並親筆將抬頭改成“親愛的葉挺同志”。得到同意入黨的批復,葉挺興奮、欣喜之情溢於言表。接受記者訪問時,他説:五年的思考讓我更加深信,今天的中國,真正為國家民族而奮鬥的,只有中國共産黨!記者問:將軍今後有何打算?葉挺回答:除了為人民外,還有什麼?                

  1946年4月8日,葉挺乘飛機返回延安時,在山西興縣黑茶山失事,生命在光明開啟的時刻戛然而止。從1924年初次入黨,到1946年重回組織,經歷20餘年奮鬥,葉挺每一次面對個人榮辱甚至生死選擇,都表現出極強的政治立場,經過了種種嚴峻考驗,終於再次回到中國共産黨的懷抱,其獻身國家民族,矢志追求理想的執著與忠貞,將永載黨的歷史。

 

  綜合整理自:新華網、人民網、中國軍網、鳳凰網、國際線上、參政消息、長江網、中國共産黨新聞網、北京日報、新民晚報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