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核擴散風險,美英澳聯盟嚴重破壞亞太穩定

製造核擴散風險,美英澳聯盟嚴重破壞亞太穩定
近來,美國又在亞太地區忙著搞“群聊”了。先是與英澳建立“三邊安全夥伴關係”,開展核潛艇交易。隨後,美日印澳領導人進行“四國機制”首次線下會議,聲稱加強多領域合作;並在孟加拉灣啟動“馬拉巴爾”聯合軍演第二階段。美國在亞太地區拉幫結派“組團秀肌肉”,軍事合作程度不斷升級,攪亂地區局勢。

  西方有句諺語:上帝欲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

      澳大利亞一機構發佈一份最新報告,聲稱美澳兩國軍隊應根據一項針對中國崛起的“集體威懾戰略”進一步整合,使堪培拉方面能夠參與美國在菲律賓、新加坡、關島的行動。

  這份報告名為“印太地區的綜合威懾:推進澳美聯盟”,由一家總部位於雪梨的美國研究中心發佈。報告宣稱,美西方盟國應考慮一個新的“聯合準入安排”以及加強“綜合威懾”的多種方式,以應對中國在該地區“日益強硬的態度”。

  這份報告作者、前澳大利亞駐美國夏威夷首府火奴魯魯總領事哈迪提到“澳大利亞有更大機會介入美國在關島、菲律賓、新加坡的行動”這一想法,並聲稱這可以“顯著擴大澳大利亞國防軍的戰略足跡。”

  此外,這份報告還炒作並喊話美國讓澳大利亞參與到美國軍事規劃早期階段、為對中國在南海等海域立場上感到不安的國家提供更大“支援”云云。

  一番天馬行空的妄想過後,這份報告“承認”,知道該地區的許多國家並不願在中美之間“選邊站”,但鼓噪“仍要在盡可能多的‘志同道合’國家集團中培養軍事互操作性,這對綜合威懾的成功非常重要。”


  美國、英國、澳大利亞不久前宣佈建立所謂“三邊安全夥伴關係”,美、英將幫助澳建造核潛艇。國際輿論普遍認為,此舉純屬危天下以興一己之利。在日前舉行的第七十六屆聯合國大會裁軍與國際安全委員會一般性辯論上,多國政府代表發言反對三國搞核潛艇交易,對其嚴重後果表達關切。

  俄羅斯代表批評指出,核武器國家利用無核武器國家部署軍事核設施,將導致更大的全球不穩定性,有悖于削減核武庫的努力。澳大利亞作為《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無核武器締約國以及《南太平洋無核區條約》締約國,不僅開創惡劣先例,成倍增加核擴散風險,而且衝擊國際原子能機構保障監督體系,其行徑與國際核不擴散努力背道而馳。

  事實上,所謂“三邊安全夥伴關係”與所謂“四邊機制”一脈相承,都服務於美國主導的所謂“印太戰略”,目的是製造地區國家對立、進行地緣政治競爭,實質是冷戰思維死灰複燃,是搞狹隘的“小圈子”政治,是對多邊主義的公然挑釁。美英與澳搞核潛艇交易、開展聯合軍演、擴大武器貿易,使“新冷戰”陰雲重新籠罩亞太地區上空,嚴重威脅地區和平與安寧。

  近年來,美英等國極力以防擴散為由阻止其他國家獲取高濃鈾等敏感材料和技術,現在卻與澳方開展涉及武器級高濃鈾的核潛艇合作,“雙標”嘴臉昭然若揭。面對國際社會的批評和質疑之聲,澳大利亞代表卻振振有詞地宣揚其在防擴散領域的“良好記錄”,聲稱建造核潛艇“基於國家安全的最佳利益,以及印太地區的和平與穩定”,完全將核不擴散規則拋諸腦後。宣佈提升核武庫上限的英國,竟宣稱要“致力於實現無核世界目標”。三國核潛艇交易充分暴露其對防擴散體系所謂“承諾”和“貢獻”的虛偽性。

強化美軍存在,加劇軍備競賽

  美英澳為追求絕對軍事優勢,冒天下之大不韙搞核潛艇交易,性質極其惡劣,危害十分嚴重。但除此之外,美澳兩國部分戰術層面的合作也將對亞太地區軍事平衡産生重大影響,尤其是空中力量的變化。

  澳大利亞國防部長彼得·達頓表示,“澳英美聯盟”的成立將進一步加強美澳兩國軍隊的合作,同時加強雙方在亞太地區的活動,其中包括美軍將向澳大利亞輪流部署所有型號的軍用飛機。美太平洋空軍司令部負責人隨後確認了達頓的説法。他在接受“防務一號”網站採訪時強調,美國將向澳大利亞派遣並部署所有型號的軍用飛機,最新型的F-35戰機也將包括在內。此舉將加強駐達爾文港2500名美海軍陸戰隊員的作戰能力。

  另據“防務一號”網站報道,美英澳三邊安全夥伴關係正式生效後,澳大利亞皇家空軍的大部分戰機將移交美軍管理和指揮。待關係理順後,這些飛機的維護修理、後勤保障等工作也將由美軍承擔。報道認為,此舉有利於形成空中力量的集約化管理、使用和維護,從而達到節約成本、集中作戰能力的目的。

  美國防部長奧斯汀在評論美英澳三邊安全夥伴關係時表示,美軍用飛機在澳大利亞的部署將提高澳美兩國的聯合作戰能力。

  “防務一號”網站稱,澳大利亞允許美軍用飛機在其領土上輪流部署,勢必強化美空中力量在亞太地區的存在。澳大利亞允許美軍用飛機進駐,首先將優化美空中力量在亞太地區的分散部署態勢,提高其生存能力。澳大利亞為美軍用飛機打開國門後,後者可以在亞太地區擁有更多可選擇的機場或基地。

埃爾多安:土耳其為買F-35戰機已支付14億美元,美國卻提議採購F-16_1634522027945

  美軍用飛機進駐澳大利亞後,或將提高兩國空中力量的協同作戰能力。“防務一號”網站稱,美澳兩國將借助軍用飛機及相關人員的輪流部署建立起聯合行動機制,並通過聯合演習、戰術與程式資訊交換等手段提高協同作戰能力。美軍用飛機在澳大利亞部署後,可更自由、更方便地從該國起飛或穿越該國領空執行任務。

      美英向澳提供“包含核技術的戰略運載系統”,將加劇軍備競賽勢頭。美國學者大衛·維恩指出,除協助澳建造核潛艇外,三國協議將強化美在澳大利亞乃至整個亞太地區的軍事存在。

  有分析認為,美英澳三邊安全夥伴關係條約已引起東亞、東南亞甚至全世界的警覺。東盟各個國家利益有所不同,印尼、馬來西亞非常反對軍備競賽,而且是南海重要國家,相對來説對AUKUS反應更大、更敏感。東盟國家奉行“無核區域”“中心地位”,澳大利亞的做法毫無疑問會打破地區平衡。馬來西亞尋求問題妥善解決,不想刺激事態發展。如果東盟達成一致,某種程度上對澳大利亞會是個制約。

     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蒂爾稱:“所有人都在擔心澳大利亞成為有核國家,但澳大利亞不為所動,而且在尋求美軍用飛機的長期輪流部署,這是在無謂地冒險。”他表示,美澳兩國的行為是一種咄咄逼人的舉動,很可能刺激區域內其他國家採取更激進的措施,進而加劇該地區的軍備競賽。

  馬哈蒂爾還表示,有美軍用飛機和核潛艇助陣的澳大利亞實際上並不比以前享有更多安全。他向澳大利亞政府喊話稱,“你們所採取的政策必須考慮你們的地理位置。只是一味地迎合美國的政策是行不通的,最後只能淪為棋子。”

美、英、澳這些核擴散的黑歷史

  趙立堅在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美、英、澳三國此舉不僅公然的在地區挑動對抗與分裂,加劇軍備競賽,破壞地區和平穩定,也違反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精神,損害《南太平洋無核區條約》。三國所作所為再次證明他們為了達到地緣政治和軍事對抗目的,可以無視“無論國家大小一律平等”的國際關係基本準則,隨意違背地區國家意志,踐踏地區國家權益。

  太平洋島國對核問題高度敏感,很大程度上源於美英在地區大搞核子試驗的慘痛記憶。根據公開資料,1946年至1958年,美國在馬紹爾群島進行67次核武器試驗;1957年至1958年,英國在前殖民地吉里巴斯進行9次核子試驗;1946年至1982年,美英等國還向太平洋大西洋傾倒大量核廢料,美國不遠萬里把在內華德內華達州核子試驗後的130噸核污染土運送到馬紹爾群島傾倒。

  他指出,澳大利亞同樣也是加害者,歷史上曾積極尋求獲取發展核武器,並在1952年至1963年允許英國在澳大利亞西海岸蒙特貝洛島,澳大利亞南部艾姆、馬拉淩等地進行了多次核子試驗。這些核子試驗和核廢料嚴重破壞當地生態環境,損害當地居民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給地區國家和人民帶來了深重災難。

  多年來,美、英、澳自稱為國際核不擴散努力的領導者,事實證明三國才是真正的擴散者。三國應該傾聽國際社會呼聲,摒棄陳舊的冷戰零和思維和狹隘的地緣政治觀念,撤銷有關錯誤決定,忠實履行國際核不擴散義務,多做有利於地區和平穩定的事。

  澳大利亞保護基金會、地球之友、國際廢除核武器運動等組織均發聲反對所謂“三邊安全夥伴關係”,認為澳有關舉動逆核不擴散趨勢、違背當地人民意願,將提升核擴散、核事故及輻射污染風險。澳主要工會表示,澳政府本應專注確保疫苗供應、幫助受疫情影響的民眾,卻在此時追求“秘密軍事交易”,與澳民眾的根本訴求相悖,使澳處在多方面危險之中。

AUKUS與Quad合流?

155634_700x700

     在西方內部,AUKUS引發的爭論也在持續。前北約歐洲盟軍最高司令斯塔夫裏迪斯近日在《日經亞洲》週刊上撰文稱,AUKUS可能促使印度與日本跟進打造核潛艇部隊。作為美澳印日“四方安全對話”(Quad)的成員,印日會考慮向美澳看齊,儘管印度面臨資金與技術障礙,日本有(反核)文化與憲法牽絆。

  近日,美日澳印展開2021年“馬拉巴爾”年度軍演的第二階段演習。“美國之音”稱,該軍演越來越被人們視為“Quad”的聯合軍演,目的是針對中國。印度“新聞18”網站稱,在回答有關英國將來有沒有可能加入該軍演的問題時,美國海軍作戰部長吉爾戴説,未來有擴大演習規模的可能,儘管任何決定都必須由4個成員國做出。

     美國在亞太地區拉幫結派“組團秀肌肉”,軍事合作程度不斷升級,攪亂地區局勢。美國為什麼熱衷在亞太地區頻頻搞事情?打著促進“自由開放的印太區域”旗號的“四國機制”,不斷渲染“應對中國挑戰”的軍事競爭氛圍,美國打造亞太版“小北約”的意圖昭然若揭。美國以他國為假想敵,借意識形態拉幫結派,脅迫地區國家選邊站隊,在亞太地區攪弄風雲,暴露了其根深蒂固的零和博弈邏輯和冷戰思維。

  深究美國頻頻“秀肌肉”的背後邏輯,可以看出美國維護其在亞太地區戰略優勢地位的目的。美國有意在亞太地區打造類似北約、帶有明顯排他色彩的軍事組織。近年來,美國不僅加強與日本、澳大利亞等傳統軍事盟友的雙邊關係,升級與印度的軍事合作程度,還大力推動將地區夥伴的雙邊合作連點成面,實現“網路化區域建設”。日漸活躍的美日印澳“四國機制”和新建立的美英澳“三邊安全夥伴關係”正成為美國推進“印太戰略”的羽翼。

  可笑的是,美國從阿富汗的倉皇撤軍剛剛讓北約盟友體會了什麼是“美國的承諾”,美國甘冒破壞核不擴散機制的風險向澳大利亞出售核潛艇的做法,又讓法國等歐洲盟友見識了美國自私自利的真面目。美國一邊大肆宣揚“自由開放”“共同價值觀”,聲稱要維護“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一邊赤裸裸地大搞核擴散,在亞太地區加強軍事部署,危害國際和平與安全。美國煽動軍事衝突對抗、漠視國際責任擔當的言行,已將“美國優先”“雙重標準”的霸權邏輯展露無遺。

  面對抗擊疫情和經濟復蘇的共同挑戰,亞太地區人民需要的是增長和就業,而不是潛艇和火藥。中國不僅是亞太地區經濟增長的主要發動機,也是地區和平穩定的堅定維護者,“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合作夥伴和重要受益對象就是周邊國家,美國渲染的“中國挑戰”“中國威脅”,在現實面前不攻自破。美國為維護自身霸權和一己私利,企圖在亞太地區大搞封閉、排他、針對他國的“小圈子”,攪亂亞太局勢,威脅亞太和平發展。這種行為違背時代潮流,與地區國家願望背道而馳,不得人心,註定不會得逞。


    來源:環球網、人民日報、外交部網站、中國國防報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