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戰略互信:中俄海軍聯袂演繹“海空大戰”

高度戰略互信:中俄海軍聯袂演繹“海空大戰”
中俄“海上聯合-2021”軍事演習在俄羅斯彼得大帝灣附近海空域拉開序幕。這是2012年以來,中俄海軍舉行的第10次聯合演習。隨後,10艘中俄艦艇通過津輕海峽,這是中俄艦艇編隊首次同時通過津輕海峽,表明中俄海軍在完成“海上聯合-2021”演習後組織進行了聯合戰略巡航,充分體現出中俄在維護地區和平穩定方面具有高度的政治和軍事互信。

  中俄“海上聯合-2021”軍事演習14日在俄羅斯彼得大帝灣附近海空域拉開序幕。這是2012年以來,中俄海軍舉行的第10次聯合演習。本次演習的時間、科目設置和參演裝備都體現了中俄雙方高度戰略互信,兩國海軍不斷加深相互了解將更好地維護地區安全穩定。

  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依然嚴峻的背景下,中俄雙方舉行此次例行性海上聯演。中俄兩軍合作在疫情中逆勢前行,體現了中俄雙方高度的戰略互信,展現了兩軍關係發展的高水準。

  本次聯演,中俄雙方進行防空、反潛、聯合機動、對海目標射擊等課目演習,重點就應召反潛與潛艇機動擺脫課題進行演練。防空、反潛等演練課目,需要雙方相互開放艦艇等,這種演習只能在戰略互信程度比較高的兩軍之間進行。

  聯演中,俄方派出了包括新型導彈護衛艦在內的現役主戰艦艇,中方派出了以南昌艦為代表的新型主戰艦艇,這也是南昌艦首次出國參加聯合軍事演習。雙方對此次聯合軍演和兩國兩軍關係發展高度重視,都派出主戰裝備參加演習,這體現了中俄雙方共同維護地區和平穩定的堅定決心。

  這次中俄海上聯演的課題是“維護海上戰略通道安全”。説明中俄兩國海軍演習的性質是防禦性的,主要目的是增強中俄兩國海軍共同應對海上安全威脅、維護地區和平穩定的能力。

  自2012年以來,中俄海上聯演已經基本實現常態化。通過多年聯演的磨合,中俄雙方已逐步形成了較為成熟規範的聯演組織實施方法,兩軍聯合行動能力不斷提高。

萬噸大驅南昌艦首次出國參加演習

  此次演習,中方參演兵力來自東部、南部、北部戰區海軍,包括南昌艦、昆明艦、濱州艦、柳州艦等新型導彈驅護艦,“東平湖”號綜合補給艦以及固定翼反潛巡邏機、艦載直升機等。

  2012年中俄“海上聯合”系列演習啟動以來,年年都有創新。這是南昌艦入列以來首次出國參加中外聯演,並且是作為中方編隊的指揮艦。

  南昌艦是我國自主研製的055型萬噸級驅逐艦首艦,是人民海軍驅逐艦實現由第三代向第四代跨越的標誌,裝備有新型防空、反導、反艦、反潛武器,具有較強的資訊感知、防空反導和對海打擊能力,包括反艦和反潛能力,可以擔負編隊指揮和區域防空任務。擔任此次演習海上編隊指揮艦,使該艦充分發揮其自身優勢,展示出優異的遠端預警探測和警戒、資訊整合等性能和較強的綜合作戰能力。

  參加此次演習的中國艦艇編隊不經集結準備、不經預先訓練直接趕赴演習區,使演練更加貼近實戰,是對部隊日常訓練水準和自身素質、能力的直接考驗。這種演習有助於人民海軍提高維護遠海運輸航道安全和海上權益的能力。

  專家表示,作為當今世界海軍最新型、最現代化的大型導彈驅逐艦南昌艦,參加此次中俄聯合演習,足以表明中俄兩國兩軍政治上的高度互信。南昌艦是海上重型武器平臺,具備強大的對海、對空、對潛能力,同時具備較強的對地遠端打擊能力,是當今世界海軍名副其實的海上利器。以南昌艦為代表的中國現代化海軍編隊的動向和航跡足以吸引世界的目光,也足以肩負維護地區和平的大任。

  南昌艦已多次進行過遠海訓練任務,表明南昌艦已經完全形成了戰鬥力和保障力。“不僅是在海上聯演中,中國派出了最先進的戰艦,在此前中俄聯演中,中國的殲20、殲16戰鬥機都現身參加了演習,這都體現出中俄之間軍事互信已經達到了一個嶄新的高度,也是為了強化中俄戰略合作關係。”

海空間與深海下的隱秘對決

     夜幕下的俄羅斯彼得大帝灣海域風高浪急、波濤洶湧,中俄“海上聯合-2021”聯合軍事演習參演戰艦上下左右劇烈搖晃起伏,海況比白天更加惡劣。中俄海軍進行的跨晝夜聯合反潛演練,讓這場海空間與深海下看不見的隱秘對決,顯得更加神秘莫測和驚心動魄。

  在白天,中方參演艦艇編隊抵達演習海域後迅速列陣,南昌艦、昆明艦、濱州艦、柳州艦按照指令,分別布放拖曳聲納,以“品”字陣形對目標海區進行地毯式搜索。

  空中,參演的反潛巡邏機從中國境內飛抵演習海域上空,根據海空態勢及時調整高度,並與海面艦艇協同配合,仔細對水下深海目標進行聽測。此外,中方艦載直升機也聽令起飛,飛赴疑似目標海域接力搜索、查證。

  同一時間,翻滾的巨浪之下,潛艇目標則在深海中屏息遊弋,伺機而動。一場海空潛立體追蹤與反追蹤、潛藏與反潛藏的隱秘較量,由此激情上演。

  談到水面艦艇、艦載直升機、反潛巡邏機在聯合反潛任務中的角色關係,中方編指揮員李烈海軍大校打比方指出,反潛巡邏機如同電腦斷層掃描(CT)、核磁共振,對發現的疑似目標海域進行定位搜索,艦載直升機則根據需要,對可疑海域實施“內窺鏡”作業和開展“微創手術”,進一步查證確認或排除。水面艦艇承擔長時間跟蹤、鎖定目標的任務,不斷縮小範圍,慢慢收網。

  南昌艦任務機組戰術指揮長楊東明海軍大校介紹説,聯合反潛演練期間,直升機聽令起飛前往預定目標區域,對目標海域嚴密覆蓋後展開搜索,還按照編隊指令對臨時指定目標區域進行搜索查證。儘管演習時海況非常惡劣,但南昌艦任務機組仍圓滿完成編隊下達的聯合反潛任務,並通過數據鏈與編隊相關艦機進行協同。

  “反潛作戰是世界各國海軍公認的難題,對水下探測、搜索定位、火力打擊等體系能力建設有很高要求。”中方編隊指揮員張勇海軍大校指出,艦艇、反潛巡邏機和直升機在反潛上各有優劣,配合使用效率更高。此次中俄海軍互亮“家底”實施跨晝夜聯合反潛演練,一方面更貼近實戰,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中俄兩國兩軍之間高度信任和協同。

     南昌艦副反潛作戰長趙泉羽上尉認為,通過這次中俄聯合反潛演練,南昌艦反潛部門官兵的訓練水準和反潛裝備的可靠度得到進一步驗證,説明南昌艦反潛作戰方面的研練是行之有效、科學合理的。

  跨越白天和夜晚,中俄“海上聯合-2021”聯合反潛演練科目中沒有硝煙的攻防精彩不斷,看不見的海空潛立體對抗,也持續考驗著紅藍雙方的定力與智慧。

美艦試圖闖入俄領海騷擾中俄聯演

  俄羅斯國防部發佈消息稱,當地時間10月15日下午,美國海軍驅逐艦“查菲”號接近俄羅斯領海並“試圖跨越國界線”。在附近巡邏的俄海軍“特裏布茨海軍上將”號反潛艦立即警告美艦停止行動,並提醒對方,它所處的水域因中俄海上聯合演習舉行火炮射擊,目前處於禁航狀態。那麼,美艦為什麼要闖入別國演習的禁航區?美國此舉會對中俄海上聯演産生怎樣的影響?

  專家指出,美國海軍的“查菲”號逼近俄羅斯領海,這是一種嚴重違反國際法的行為。眾所週知,中俄海上聯合演習是中俄雙方建立政治互信和軍事互信的一個重要舉措,對東北亞地區的和平穩定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但是,在美國看來,中俄之間正常的軍事合作,是對它在該地區霸權的“挑釁”行為。所以,美國多次企圖破壞中俄之間的聯演聯訓活動。

  同時,美國海軍驅逐艦“查菲”號在中俄聯合演習區域附近巡弋期間,應該已經開啟了各種電子偵察設施,對中俄之間的各種電子信號,包括雷達通信信號、反潛信號和電子作戰信號進行偵察、錄製。 特別是這次演習,中國海軍派出了055型驅逐艦參加,055型驅逐艦是中國海軍的新質作戰力量,因此,美軍對蒐集055型驅逐艦的各種電子“指紋”是非常感興趣的 。

  從各個角度來分析,美艦的行為都是很冒失和不專業的,是政治上和軍事上的挑釁行為。

  俄國防部聲明稱,美軍驅逐艦在收到警告後不但沒有改變航向,反而升起信號旗、準備讓甲板上的直升機起飛。隨後,俄海軍“特裏布茨海軍上將”號反潛艦對其進行了驅離。最終,美艦在距離俄艦不足60米時才改變航向。當晚,俄國防部國際軍事合作總局召見美國駐俄羅斯大使館武官,指出美海軍“查菲”號驅逐艦的行為極不專業。

  當時,美國海軍驅逐艦“查菲”號在接近俄羅斯的領海之後,可能採取了艦艇本身不越線,但派遣艦載直升機越線的方式,或者選擇讓艦載直升機擦著俄羅斯的領海邊界飛行。不管怎麼説,“查菲”號的行為都是對俄羅斯主權的挑釁 。如果其艦載直升機起飛,將可能對整個演習區域中的中俄艦艇編隊的隊形、互相位置以及各種演習的要素進行拍照,這對其電子偵察手段是一個重要的補充。同時,其艦載直升機起飛以後,還有可能採取其他的逼近措施。因為它知道,中俄之間會進行反潛的戰術演習,美方會扔一些聲吶浮標,或者是用其他手段進行探測。

     此外,其艦載直升機還可能搭載陸戰隊員,採取一系列挑釁行動,比如打開艙門、架設機槍,以各種威脅行動干擾中俄之間的聯演活動。 而且,它的艦載直升機一旦起飛,將對整個演習區域的上方空域起到干擾作用。 因為,中俄將有固定翼的反潛巡邏機在這個區域活動。所以,無論如何,其艦載直升機一旦起飛,將會對演習區域的空中安全造成重大影響。

  到目前為止,美國還沒有簽署《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但是總是惡意曲解公約的具體條文,為自己所用。美國海軍以維護所謂“航行自由”為名,行霸權之實,美國才是地區和平穩定的真正破壞者,其所作所為終將“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中俄舉行首次海上戰略聯合巡航

     日本自衛隊統合幕僚監部18日晚間通報,當天上午8時在北海道奧尻島西南的日本海發現正在向東航行的中俄海軍編隊。編隊由10艘艦艇組成,中俄各5艘,其中中國海軍艦艇分別是055型導彈驅逐艦南昌艦、052D型導彈驅逐艦昆明艦、054A型導彈護衛艦濱州艦、柳州艦以及和“東平湖”號綜合補給艦。俄方艦艇分別為大型反潛艦“潘捷列耶夫海軍上將”號、“特裏布茨海軍上將”號、電子偵察船“克雷洛夫元帥”號、22350型護衛艦“響亮”號以及“俄聯邦英雄阿爾達爾·齊登扎波夫”號。

  專家表示,根據有關國際法,津輕海峽是適用航行和飛越自由制度的非領海海峽,各國軍艦均享有正常通過的權利。此次中國和俄羅斯海軍艦艇編隊經過津輕海峽駛入太平洋,完全符合國際法和國際實踐,個別國家不應對此説三道四。

  與以往不同,演習結束之後中俄海軍艦艇編隊並沒有舉行分航儀式,而是同時現身津輕海峽,很明顯這是雙方舉行了聯合海上戰略巡航,並且是首次。

     專家認為“繞日本一週可能性大”“從北太平洋,進西太平洋,從宮古海峽或大隅海峽返回。”如果是過了津輕海峽右轉南下,折向宮古海峽或大隅海峽,進入東海, 這樣的話是繞日本本島一圈。但另有一種可能是過了津輕海峽左轉北上,折向宗谷海峽,進入日本海,繞日本北海道島一圈。

  “首次”之所以被額外關注,其意義在於一個新的起點以及未來的常態化,對於中俄而言更是有先例的。2019年,中俄曾組織實施首次聯合空中戰略巡航,2020年12月中俄再次實施第二次聯合空中戰略巡航。這表明中俄空中戰略已經形成機制化,實現了常態化。而且兩次巡航都選日本海、東海方向,説明中俄對此方向的戰略穩定抱有持續的、共同的擔心和關注。

  俄軍事觀察家維克多·利托夫金曾表示,中俄兩軍聯合巡航具有重要意義。這表明如果國際局勢嚴重惡化,中俄將共同應對。而且它們現在也站在一起:在聯合國安理會和其他國際舞臺上,兩國幾乎在所有問題上均立場一致或相近。雙方在國防領域一直開展合作,進行聯合軍演。

  中俄聯合巡航是政治和軍事意義的疊加,這有很強烈的示警作用。此次中俄海上聯合演習中包括了制空、反艦、反潛等各個課目,進一步強化中俄軍事各個戰術環節的密切合作。因此中俄海軍在戰略巡航的過程中也會“走一路,練一路”,彰顯中俄兩國海軍具備更加緊密的聯合作戰能力,中俄的緊密合作是對某些域外及周邊國家提出嚴正的警告,警告其不要企圖改變聯合國憲章所制定的國際秩序,破壞地區的和平穩定,某些國家更不應該引狼入室,在整個亞太地區製造不穩定的因素。

     當前國際形勢發生了較大變化,美國集結了日本、澳大利亞等同盟加大了對亞太事務的干涉力度,成為亞太地區不穩定因素。作為地區大國,中俄兩國必須要有自己的應對措施,提升戰略合作層次,提升兩軍聯演聯訓的廣度,深度。

  對於以美國為首的少數西方國家來講,必然會把中俄之間的合作當成是一種威脅。但正是因為美國拉攏其同盟國要維持全球霸權,所以才會導致全球存在這麼多的問題和麻煩。中俄是維護世界和平與穩定、維護地區形勢的重要壓艙石。中俄關係的穩定對於世界格局的發展將會帶來重大的幫助,也有利於震懾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國家。中俄之間的合作互信,不僅對地區的局勢起到穩定的作用,也有助於提升中俄的合作能力,在深度和廣度都能有所發展。

一些國家“對號入座”表明其心虛

點擊進入下一頁

    “海上聯合-2021”與剛剛結束的“西部聯合-2021”“和平使命-2021”演習相比,共同點都是以維護地區安全穩定為課題,中俄兩國作為承擔著維護世界和平重任的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參加這三場演習,有助於共同維護國際和地區安全穩定;其不同點則在於,“海上聯合-2021”與“西部聯合-2021”是中俄雙邊框架內的軍事演習,而“和平使命-2021”則是上合組織框架內的多國聯合軍演,“海上聯合-2021”演習區在海上,主要演練海上防禦作戰科目,旨在提高中俄雙方共同應對海上安全威脅的能力,而另外兩場演習在陸上舉行,主要演練聯合反恐作戰科目。

  美軍今年在中國周邊海域演習頻頻,此刻“四方安全對話”機製成員國印度、美國、澳大利亞和日本的“馬拉巴爾”聯合海軍演習第二階段正在孟加拉灣舉行。之前美國、英國、日本等6個國家的17艘軍艦,在南海及其周邊海域舉行演習舉行了演習。

  美、日、澳、印以及包括美、澳、英相互勾連,打造了更多區域性的安全合作組織,對中國和俄羅斯都構成了嚴重的威脅。再加之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最近也表態,要把國防預算佔比從GDP1%提高到2%,這都是中俄所面臨的共同威脅。中俄在面臨地區局勢緊張、全球形勢惡化的前提之下,舉行大規模的聯合軍演,有助於維護地區的和平與穩定。

  專家表示,作為獨立自主的大國,中俄有權利組織正常的演訓活動,而且兩國演習已經實現常態化,機制化。如果説美國或其他一些國家主動“對號入座”,表明其心虛,這種“對號入座”的目的是反過來把惡名扣在中俄頭上。

中俄已進行10次“海上聯合”系列演習

  ——中俄“海上聯合-2012”演習。2012年4月22日至27日在青島附近黃海海域舉行,以海上聯合防禦和保衛海上交通線作戰為主題,進行包括聯合護航、聯合防空、聯合反潛、聯合反劫持、聯合搜救、聯合補給和對海、對潛、對空實彈射擊等內容的演練。規模大,參演軍艦多,持續時間長,協同要求高。中俄雙方共派出各型艦艇25艘、飛機22架、特戰分隊2個。其中,中方兵力覆蓋空中、水面、水下和特種作戰;俄方兵力多為俄太平洋艦隊主力作戰艦艇。

  ——中俄“海上聯合-2013”演習。2013年7月5日至12日在日本海彼得大帝灣舉行,包括聯合防空、聯合解救被劫持船舶、打擊海上目標、實際使用武器等內容。中俄雙方近20艘艦艇及各類船隻、十余架飛機和直升機參加演習。中國派出的7艘艦艇分別是導彈驅逐艦瀋陽艦、石家莊艦、武漢艦、蘭州艦,導彈護衛艦鹽城艦、煙臺艦,綜合補給艦洪澤湖艦,此外還包括3架新型艦載直升機和1個特戰分隊。

  ——中俄“海上聯合-2014”演習。2014年5月20日至26日在中國東海北部海空域舉行,中俄兩國元首出席演習開始儀式,並作重要講話。演習按照聯合行動籌劃準備、聯合行動實施、演習總結三個階段共同組織演習,採取由中國和俄羅斯分科目擔任海上演練項目指揮官,以交替指揮的形式進行,實施兵力展開、艦艇錨地防禦、聯合對海突擊、聯合反潛、聯合護航、聯合查證識別和聯合防空、聯合解救被劫持船舶、聯合搜救和海上實際使用武器等科目的演練。此次演習雙方首次參演艦艇全部混編,首次組織水面艦艇編隊進行超視距攻防演練,首次安排潛艇與水面艦艇自主對抗,提高了兩國海軍共同應對海上安全威脅的能力。

  ——中俄“海上聯合-2015”演習。本次演習首次分階段舉行,5月11日至21日,演習主要內容包括海上防禦、海上補給和實際使用武器演練等,演習主題是維護遠海航行安全;中俄雙方共出動9艘艦艇,中方參演艦艇為已在亞丁灣連續護航3個月的第十九批護航編隊臨沂艦、濰坊艦、微山湖艦,期間完成葉門撤僑等重大任務,隨後,臨沂艦、濰坊艦駛入黑海,抵達新羅西斯克,在參加俄羅斯紀念衛國戰爭勝利70週年的“5·9”勝利日慶祝活動後,中俄兩國海軍首次在地中海海域舉行聯演,圓滿完成第一階段演習。

  8月20日開始的第二階段演習,以“聯合保交和聯合登陸行動”為主題,在實兵演習階段,中國海軍艦艇部隊和空軍航空兵部隊首次聯袂在境外參加軍事演習。中國空軍4架戰機首次從中國機場起飛,經俄羅斯海空域到達演習區域。演習中,參演水面艦艇編隊進行了反潛、防空和超視距攻防等演練,潛艇與水面艦艇實現自主對抗,使演習的實戰性明顯增強;中俄雙方採用混合編組的形式,聯合性、融合性逐步提高。此次演習進一步鞏固發展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顯示兩國共同應對海上安全威脅、攜手維護世界海洋安全的信心與決心。

  ——中俄“海上聯合-2016”演習。2016年9月12日至19日在中國廣東湛江以東海空域舉行,主要科目包括聯合防空、聯合反潛、聯合海空尋殲、聯合立體奪控島礁、聯合搜救、聯合登臨檢查及港岸階段系列聯合訓練等。中俄海軍派出15艘艦艇21架飛機參演,此次演習在組織模式、演練內容、導調指揮等方面進行了拓展和創新,首次按“紅藍方”形式進行編組,紅方兵力由中俄海軍艦艇混編,藍方兵力由中方艦艇擔任。演習中,綜合打擊能力強、資訊化水準高的鄭州艦擔任藍方編隊指揮艦,指揮新型常規潛艇、新型戰機,從海底、水面及空中對紅方艦艇編隊實施多維度“攻擊”。新型固定翼預警機在演習空海域構築了複雜電磁環境,紅藍雙方以“背靠背”形式開展對抗訓練。眾多科目中最大亮點是中俄兩軍聯手協同,成功在某島礁實施聯合立體登陸。這是中俄聯合軍演以來首次以陸戰隊員混編的形式實施登陸。

  ——中俄“海上聯合-2017”演習。這次演習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于2017年7月21日至27日,在俄羅斯達波羅的海舉行。中方派出導彈驅逐艦合肥艦、導彈護衛艦運城艦和陸戰隊員。中俄海軍近10艘各型艦艇、10余架飛機和直升機參加演習,開展聯合防空、聯合登臨檢查、海上搜救、航行補給等科目演習。

  第二階段于9月18日至25日在日本海至鄂霍茨克海空域舉行,中方派出4艘艦艇、2架艦載機及數十名陸戰隊員參加。聯演課題為聯合救援和聯合保護海上經濟活動安全,深化兩軍友好務實合作,增強兩國海軍共同應對海上安全威脅的能力。

  ——中俄“海上聯合-2019”演習。2019年4月29日至5月4日在中國山東青島附近海空域舉行,這次海上聯演的課題是“海上聯合防衛行動”,中俄雙方共出動潛艇2艘、水面艦艇13艘、固定翼飛機8架、直升機4架和陸戰隊員80人參演,演習分為聯合行動籌劃準備、海上聯合行動實施兩個階段,圍繞聯合援潛救生、聯合反潛、聯合防空等10余個科目進行演習,並首次實射艦空導彈,此次演習的成功舉行表明,中俄海軍在陸地和海上的協調動作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中俄“海上聯合-2021”演習。2021年10月14日至10月17日在在俄羅斯彼得大帝灣附近海空域舉行。中俄雙方派出多型艦艇、固定翼反潛巡邏機、艦載直升機等,主要圍繞通信演練、編隊通過水雷威脅區、消滅浮雷、編隊防空、對海射擊、聯合機動、聯合反潛等課目展開演練。中方萬噸級驅逐艦、反潛巡邏機等多型平臺首次出國參演,雙方還使用多種新型武器彈藥開展實際使用武器演練。

     中俄這次海上聯演的主要目的是鞏固發展中俄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深化兩軍友好務實合作,增強兩國海軍共同應對海上安全威脅能力,更好地維護地區安全穩定。演習中,兩國海軍相互學習、相互借鑒,將加深中俄兩軍之間的相互了解、傳統友誼和戰略互信,為進一步開展友好務實合作奠定堅固的基礎。


    來源:中新社、新華社、環球網、中國軍網、解放軍報、央廣軍事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