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心膨脹!警惕日本突破紅線,與鄰為敵!

野心膨脹!警惕日本突破紅線,與鄰為敵!
日本執政黨自民黨近期公佈了新階段施政綱領“政權公約”,其中包括大幅強化防衛能力,將防衛費在國內生産總值的佔比提升至2%以上,顯然日本向違背“和平憲法”的目標又進了一部。新任首相岸田文雄更是剛上臺就點名或不點名地發表了不少顛倒黑白、扭曲中國形象的錯誤言論。與此同時,日方還聯合歐美等國不斷在我周邊海域“秀肌肉”,其軍國主義野心值得警惕!

     據日本廣播協會(NHK)報道,國防衛大臣岸信夫視察了海上自衛隊軍艦“出雲”號,並在視察後向媒體聲稱“為了應對當前安全保障環境,為保護我國的領海和領空而做準備,在推進防衛政策的層面上,實現F-35B(在海自戰艦上)起降這個目標是不可或缺的。”

  近期,日本以所謂“安全保障環境嚴峻”為由在推進軍事擴張,加速對“出雲”號和同型的“加賀”號進行航母化改裝是其中的一環。“出雲”號係日本海上自衛隊最大的艦艇,為了達成允許F-35B在甲板上起降的目標,“出雲”號正在進行航母化改裝。

     報道提到,日本海上自衛隊與駐日美軍合作于10月進行了F-35B在“出雲”號上的首次起降試驗。以測試這艘經過改裝的直通甲板戰艦是否具備使F-35B戰鬥機短距起飛、垂直降落的能力。這是自二戰結束以來日本海上自衛隊艦艇首次實現起降固定翼戰鬥機,試驗的成功也充分證明“出雲”號不用再頂著所謂“直升機驅逐艦”的假名號來欲蓋彌彰,可以堂而皇之地稱之為航母了。

     按照日本海上自衛隊計劃,目前已完成“出雲”號的第一階段改造,以提升飛行甲板強度和耐熱能力,並按美海軍的規範繪製供短距起飛、垂直降落飛機起降的黃色中心線。下一步將展開第二階段改造,包括改變艦艏甲板形狀以及內部系統重組等,預計2025年完成全部改造工程。

     同時,日本啟動同級戰艦“加賀”號的航母化改造,預計2026年前完成,這意味著屆時日本將實現雙航母配置。從艦載機來看,日本已經宣佈採購147架F-35系列聯合攻擊戰鬥機,其中42架將是短距起飛/垂直降落的F-35B,其餘為常規起降的F-35A戰鬥機,日本計劃在2024年開始裝備F-35B。

  美國軍事網站War on the Rocks表示,日本將“出雲”號改造為航母的想法早在該型艦設計建造之初就已存在,但卻是由美軍海軍陸戰隊推出的“閃電航母”概念幫助付諸實現的。所謂“閃電航母”概念,就是美海軍陸戰隊改造大型兩棲艦艇、供F-35B起降使用,從而演變成一種輕型航母。這種航母將有助於將F-35B的作戰能力向前沿推進,而F-35B優秀的隱形設計、高強度電子戰與攻擊能力以及強大的探測和數據融合能力等,也將使得“閃電航母”發展成為重要的攻擊平臺,尤其是在戰爭初期,此類航母將成為首波攻擊力量,重點打擊對手的防空系統,奪取制空權,為後續攻擊開闢空中通道。

  該網站認為,日本海上自衛隊“出雲”號、“加賀”號經過改裝後,每艘艦可能將最多搭載24架F-35B戰鬥機。很明顯,日本大力發展“閃電航母”,是瞄準其鄰國中國而來的。儘管針對東海問題,該戰艦很難發揮作用,但在台海和南海問題上,一旦有事,將為日本軍事介入提供重要工具。此外,擁有航母后,日本海上自衛隊的觸角也將延伸到印度洋。

  專家表示,按照現在的計劃,日本海上自衛隊有可能在5年內,形成雙航母戰鬥群。同時,不排除未來改裝、建造更多航母的可能性。

  美日大型戰艦近期在中國周邊“動作頻頻”,通過聯合演練炫耀武力。美國海軍和日本海上自衛隊發佈消息稱,美日兩艘“準航母”于11月3日在東海開展了聯合演練。而根據此前報道,美日還曾于10月下旬向南海出動“雙航母”進行訓練。

  值得關注的是,“卡爾·文森”號是首艘裝備F-35C隱形戰鬥機和CMV-22B運輸機的美國航母,這已經是它第二次在南海執行任務。按照計劃,“加賀”號也將在不久後進行“航母化”改裝,使其具備搭載F-35B戰鬥機的能力。

     專家表示,美日等域外國家打著“自由開放”的旗號,在南海炫耀武力,只會在南海製造、激化矛盾,只會在南海製造緊張氛圍,已成為該地區最大的不穩定因素。

  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譚克非日前強調,個別國家口口聲聲支援“自由開放”,實則拉幫結夥對外施壓,這是執迷于冷戰思維、熱衷於集團對抗的集中體現,與求和平、謀發展、促合作的時代潮流完全背道而馳。

日本融入美裝備體系

     日前,一架KC-46A空中加油機從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起飛,經跨洋飛行降落日本航空自衛隊美保基地。由此,日本成為該型空中加油機首個海外客戶。此舉既是日本近年不斷發展進攻作戰能力的步驟之一,也反映出日本自衛隊裝備和後勤保障正深度嵌入美國作戰體系。

  近年來,日本防衛省相關部門密集研討引進和運用空中加油機的可行性。經過多年威脅渲染和必要性闡釋,日本自2008年開始,逐步列裝4架美制KC-767空中加油機,該型加油機在波音767客機基礎上改進而來,共生産了11架,主要客戶是日本和義大利。

     日前,日本航空自衛隊派飛行員赴義大利進行高級飛行課程訓練。據報道,此次“留學”是義大利空軍與日本航空自衛隊之間協議的一部分。日本飛行員將赴義大利南部的加拉蒂納空軍基地,明年轉至義大利撒丁島的德西莫瑪奴空軍基地接受訓練。義大利空軍司令阿爾貝托·羅索表示,因兩國都在使用F-35戰鬥機和KC-767加油機,義大利和日本飛行員有很多共同點。

  眾所週知,日本將美制F-35戰鬥機確定為下一代主力戰機。日本已向美國訂購147架F-35戰機。為確保這些戰機更好發揮作戰能力,自2015年開始,日本自衛隊陸續向美國波音公司訂購4架KC-46A空中加油機,總價為8.01億美元。KC-46A也是在波音767客機基礎上改進而來,但配備更先進的全景式空中加油視覺系統。操作人員可利用3D成像技術,觀察加受油機相對位置。其最大載油量從原先的72噸增至96噸,並設置了硬軟兩種加油裝置。波音公司宣稱KC-46A是“世界上最先進”的空中加油機。

  日本急於採購KC-46A空中加油機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為給即將部署的F-35B戰機進行空中加油。此前日本航空自衛隊裝備的F-15J、F-2等戰機,以及近年部署的F-35A戰機,只能接受硬管空中加油,KC-767加油機尚可應付。然而,作為出雲級航母艦載機的F-35B戰機,只能接受軟管空中加油。因此,採購KC-46A空中加油機,可視為日本擴展未來航母編隊作戰能力的預置舉措。日媒宣稱,未來,日本“出雲”號、“加賀”號航母完成改造後,至少可搭載28架F-35B艦載機。其與KC-46A空中加油機搭配使用,可大幅提升雙航母編隊的戰略威懾和縱深打擊能力。

  美國持續武裝日本,並使其成為KC-46A空中加油機首個海外用戶,有多重考量。作為美國在亞太地區的“鐵桿”軍事盟友,日本依據《日美防衛合作指針》和自衛隊相關法案,可對美國在全球範圍的軍事行動進行所謂“無縫”支援。此次,日本部署KC-46A空中加油機,可在必要時對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各型軍機,就近提供與美軍同級別的保障。當前,美軍正深度調整亞太軍事部署,除不計後果對日本進行“鬆綁”放水,還通過出售新一代武器裝備將其納入美軍作戰體系,以便牢牢掌控日本。

  此外,日本飛行員赴義大利訓練,從側面反映出美國正試圖將盟友協調體系從以往的“一對多”(美國-盟友)模式調整為“多對多”(盟友-盟友)模式。尤其是F-35B艦載機誕生後,讓許多國家看到發展輕型航母的可能性,未來或有更多國家加入改造升級行列之中。美國為保證今後的訓練需求,嘗試讓盟友分擔培訓任務,進一步密切盟友間軍事關係,更利於協調步伐參與美國主導的軍事議題之中。

  日本深知美國這一意圖,近年不斷加強與歐洲國家的軍事聯繫,包括聯合研製新型武器、參加多邊聯合軍演等。可見,日本作為未來全球第二大F-35戰鬥機保有國、第三個應用F-35B艦載機的國家,不排除今後變身成為盟友體系中的下一個F-35B艦載機培訓師資國。

日本加緊打造“亞核潛艇”

SRC_HT~1

  據日本媒體報道,日本海上自衛隊大鯨級潛艇2號艇于近日在川崎重工神戶造船廠舉行命名與下水儀式。這艘排水量達3000噸的先進潛艇刷新了日本常規潛艇的最大噸位紀錄,將於2023年3月編入海上自衛隊。

  此次下水的潛艇被命名為“白鯨”號,是大鯨級潛艇2號艇。首艇“大鯨”號已于2020年10月下水,今年7月開始海試,預計2022年3月入列。時隔一年,日本再次舉行大鯨級潛艇下水儀式,表明海上自衛隊正在以每年一艘的速度更換先進潛艇。

  從春潮級(排水量2750噸)到蒼龍級(排水量2950噸),再到最新的大鯨級,日本主戰潛艇的標準排水量不斷增加,顯示出日本潛艇正朝著大型化方向發展。“白鯨”號由川崎重工神戶造船廠建造,艇員約70人,建造費用約720億日元(約合40億元人民幣)。該艇長84米,寬9.1米,與蒼龍級潛艇持平,但吃水深度更深,是目前世界第二大常規潛艇。

  大鯨級潛艇不再採用“不依賴空氣推進”(AIP)系統,而是轉向“鋰電池+柴油機”的動力組合,試圖增加潛艇水下活動半徑。在降噪方面,大鯨級採用泵噴式推進器取代螺旋槳,在降低噪音的同時,提高了潛艇航速。這一技術也經常為核潛艇所用,外界據此認為,“大鯨級潛艇距核潛艇僅剩一座反應堆”。

     受戰後“和平憲法”的限制,日本不能發展與核有關的戰略進攻性武器。不過,從大鯨級潛艇的設計和排水量看,基本可視為日本核潛艇出現的前奏。據悉,日本在核能利用方面有較多技術積累,為大鯨級潛艇增添核動力並不難。

  在武器配備方面,“白鯨”號潛艇與蒼龍級潛艇配備了同等量級的武器系統。據悉,該艇在艇艏設置6具533毫米魚雷發射管,用於發射美制MK-37魚雷、日本89式重型魚雷和AGM-84“魚叉”反艦導彈,總載彈量保持在30枚。另外,“白鯨”號配備了蒼龍級8號艦“赤龍”號使用的潛艇魚雷防禦系統,可大幅提高生存能力。同時,它還安裝了基於光纖陣列的新型聲吶,搜索、跟蹤水下目標的能力有所提升。

  隨著“白鯨”號下水,日本用於作戰的潛艇數量已達22艘。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多管齊下發展進攻性武器,其作戰實力早已逾越自衛邊界,勢必給亞太周邊安全帶來新的挑戰。

防衛費翻番,日本欲突破紅線

     日本執政黨自民黨近期公佈了新階段施政綱領“政權公約”,系統闡述即將實施的多項政策。其中包括大幅強化防衛能力,將防衛費在國內生産總值的佔比提升至2%以上。該政策引發日本內外輿論廣泛關注。

     據報道,此次提出的2%目標並非列入自民黨的主要手冊,而是列入一份包含數百項潛在提議的文件。究其原因,是自民黨防止過度刺激輿論的慣用伎倆。一直以來,日本在操弄涉及突破戰後秩序限制的議題時,一貫採取釋放消息試探輿論的手段。若輿論反應強烈,則退回原處以圖後謀。待輿論暫時平息,通過“退二進三”的方式在政策框架上實現突破。輿論徹底平息後,“依法依規”作出實際舉措。此前在修改自衛隊相關法案,賦予自衛隊集體自衛權等議題上均是運用此方法。

  日本防衛費不超過國內生産總值1%的慣例由來已久。1954年自衛隊組建後,日本內外普遍存在“防衛費無限制膨脹”的擔憂,從而討論對其設定上限。1976年,三木武夫內閣正式作出防衛費不超過國內生産總值1%的決定。1987年中曾根康弘內閣取消1%的框架限制,同時提出“尊重1%框架限制精神”。1%的官方限制雖已取消,但由於歷史、輿論等諸多原因,日本仍遵守1%的慣例紅線。

  自民黨執政後,歷屆內閣大體遵守慣例。近10年,日本防衛費9連增,1%的紅線觸及頂格,日本防衛界開始就是否突破限制進行討論。此次執政黨在施政綱領的配套文件中列入防衛預算翻番建議,顯示該議題已從臺面下的議論上升至公文建議。

  自民黨自安倍晉三內閣開始,不斷為防衛費突破慣例紅線鋪墊。其屢屢強調和渲染周邊安全威脅,試圖以此引導國內輿論,並將1%的慣例紅線明確為“非正式開支上限”。近兩年的防衛預算嚴格按照比例計算,實際已經超過1%的限制。日本防衛界欲借此造成既定事實,為今後大幅突破做輿論準備。

與鄰為敵,對日本必是災難

  美英澳核潛艇交易的惡劣示範效應不斷發酵。少數日本政客企圖“渾水摸魚”,順勢推動本國建造核潛艇,引發國際社會高度警惕。眾所週知,日本是國際公認的“核門檻國家”,自主建造核武器不存在技術障礙。日本還大量儲存武器級核材料,隨時可突破“無核三原則”。

     長期以來,日本政府一方面以核武器受害者自居,博取國際社會同情,另一方面卻阻擋核裁軍進程。有報道稱,美國拜登政府有意探討調整核政策,考慮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此言一齣,日本急紅了眼,拼命遊説美國放棄這一想法。甚至有少數日本政客私下威脅,如果美國調整核政策,日本將走上擁核道路。事實上,日本在討論朝核、伊核問題時,絕口不提當事國合理安全關切,現在卻打著“安全關切”的旗號為自身擁核尋找藉口,這是徹頭徹尾的雙重標準。

  根據“和平憲法”,日本放棄發動戰爭的權利,自衛隊僅僅是國家防衛力量,但事實果真如此嗎?日本明目張膽地發展進攻性武器,已遠超出正當防衛需要,公然將“和平憲法”踩在腳下。無論“白鯨”號潛艇還是“出雲”號驅逐艦,都為地區人民敲響了警鐘。新任首相岸田文雄上臺伊始,就明確提出發展“對敵基地打擊能力”,重拾安倍時期的導彈能力野心。如繼續縱容日方,終有一天日本“沉默的艦隊”將成為現實,屆時日本將更加為所欲為。

  在近日舉行的東亞峰會及東盟峰會上,日本首相岸田文雄點名或不點名地發表了不少顛倒黑白、扭曲中國形象的錯誤言論。他不斷渲染“在東海侵犯日本主權的活動正在繼續。在南海也出現使局勢緊張的活動和違背法治的動向”;在東盟峰會等場合,他鼓噪“台灣海峽和平與穩定的重要性”。此外,他還對媒體釋放 “對於中國,我一步也不會退讓”等強硬信號,在涉港、涉疆問題上指手畫腳。可以説,岸田文雄不僅繼承了安倍內閣以來在領土和歷史問題上的認識,還將自民黨及其執政聯盟日益推向“中日對決”的風口浪尖。

  日本為了成為所謂“正常國家”,緊跟美國,不遺餘力挑起地區爭端、製造緊張氣氛,是地區問題的麻煩製造者。日本計劃向美國採購“戰斧”巡航導彈、聯合防區外空地導彈,與美國加強在反導、外空、網路等領域軍事合作,在釣魚島、南海惹是生非,加入美主導的“四方機制”,歡迎美英澳“三方安全夥伴關係”……種種舉動,都為亞太地區安全局勢增加了不確定因素,都將本地區國家和人民的關切拋之腦後。周邊國家不禁懷疑,日本還會堅持和平發展道路嗎?


     來源:環球網、參考消息、解放軍報、中國國防報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