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想靠“秀肌肉”打敗中國?快醒醒吧!

印度想靠“秀肌肉”打敗中國?快醒醒吧!
近期,印度軍隊動作頻頻:“陣風”戰機列裝、“烈火-5”彈道導彈試射……印度國防參謀長比平·拉瓦特更是囂張宣稱,“目前印度頭號敵人是中國,而不是巴基斯坦”。有印媒自吹印度新一輪軍改取得成果顯著。對此,分析人士指出,印度本輪軍改面臨多重阻力,現在談成果為時尚早。妄圖通過“秀肌肉”的方式向印度國內展示莫迪政府的強硬姿態,也無法掩蓋印軍後勤保障能力整體漏洞很大的事實。

SRC_HT~3

     印度又在蠢蠢欲動了。拿邊境做文章,印度越來越無下限。

  據《今日印度》、印度電視臺等多家印媒報道,印度政府向該國最高法院表示,印軍需要在中印邊境有更寬的公路,從而滿足運輸“布拉莫斯”導彈和其他軍事裝備到達指定地點的需求。印度總檢察長韋努戈帕爾甚至聲稱:如果不能將這些導彈發射器和重型機械移至中印北部邊境,那麼如果爆發戰爭,印度將如何打仗?

     據印媒報道,印度此前發佈一項“野心勃勃”的查爾達姆公路計劃,打算用這條全長900千米的公路,全天候連通印度北阿坎德邦的四個朝聖地。

  資料顯示,“布拉莫斯”是印度軍隊目前最先進的遠端超音速導彈,最大飛行速度約3馬赫,最大射程超過400公里,可以從潛艇、水面艦艇、飛機以及陸基平臺發射。印度陸軍從2007年開始裝備陸基型“布拉莫斯”導彈,現服役有兩個型號,具有一定的精確打擊能力,並先後組建了三個導彈團。

src=http _inews.gtimg.com_newsapp_bt_0_14181353275_1000&refer=http _inews.gt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事實上,圍繞拓寬該公路一事,印度國內此前有反對聲音。據報道,該國非營利組織“Citizens For Green Doon”曾向最高法院發出反對拓寬公路的請願,稱該工程將由於砍伐森林和破壞生態系統,從而導致大規模山體滑坡和其他環境災難。對此,印度最高法院對此回應聲稱“國防和環境需求必須平衡”,需要採取“微妙”的方法。

  雖然中印邊界線全長約2000公里,歷史上從未正式劃定過,但兩國按照雙方的行政管轄範圍,早就已經形成了一條傳統習慣線。只是近年來印度越來越無底線,不斷在中印邊境地區製造事端。2017年6月,印度邊防部隊就曾在中印邊界錫金段越界進入中國領土,挑起長達73天的洞朗對峙事件。2020年6月,印方一線邊防部隊又非法跨越實控線在加勒萬河谷地區蓄意挑釁。

  明明是自己製造事端,但印度卻常常顛倒黑白,大肆抹黑中國。比如,今年9月28日,中國邊防部隊按計劃對中印邊境中方一側東章地區進行例行性巡邏,中途遭遇印方無理阻攔,中方官兵堅決予以反制,在完成巡邏任務後返回。但令人大跌眼鏡的是,無底線的印媒卻瘋狂炒作中國士兵“越線”被扣。縱觀多次事端,鐵的事實依據充分證明是印方蓄意挑釁在先,嚴重違反雙邊協議協定。

  無論印度如何炒作也無法掩蓋印軍後勤保障能力整體漏洞很大的事實。此前印度媒體就曾多次報道,冬季來臨時,印軍在高原高寒地區面臨著物資運輸困難,營房建設落後、水資源匱乏以及高原並發癥嚴重等諸多現實難題。妄圖通過“秀肌肉”的方式向印度國內展示印度政府不會在“主權問題”上妥協,最終只會增加邊境摩擦對兩國關係的全面破壞性,得不償失。

“印度的頭號敵人是中國,不是巴基斯坦”

src=http _n.sinaimg.cn_sinakd20211113s_202_w641h361_20211113_eb85-c393c5e1914808bfd2f44456baf546c9.jpg&refer=http _n.sinaimg.cn&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據印度Times Now新聞網報道,印度國防參謀長比平·拉瓦特在出席媒體論壇活動時表示,“目前印度頭號敵人是中國,而不是巴基斯坦”。

  拉瓦特説,自去年的邊境衝突發生後,印度和中國在有爭議的邊境地區增設基礎設施、軍隊和軍事裝備,而印度已做好準備,“應對發生在邊境地區和海上的任何不幸事件”。缺乏信任,以及與日俱增的疑慮感,正使印中邊界爭端難以解決。他認為,印中兩軍首先應“脫離接觸”,然後實現“局勢降溫”,“重點是回到去年4月之前的最初狀態”。拉瓦特同時承認,目前印方相較于中方在基礎設施上處於劣勢,因此印方強調雙方等距離的撤離。

  拉瓦特還聲稱,中國正在實控線附近建立村莊,但他同時強調,中方村莊都在實控線的中國一側,美國五角大樓日前發佈的“中國軍力報告”提及的“中國在印度領土上修建村莊”説法不實。《印度斯坦時報》稱,拉瓦特的此番言論具有“特殊重要性”,因為他是在五角大樓發表報告之後作此表述的。

  拉瓦特宣稱,中國態度有可能會變得不友善的設想,加上與阿富汗塔利班有關的安全議題,以及巴基斯坦議題,使得印度軍隊進行重組,在北部和西部邊境地區各設戰區司令部,成為必要步驟。拉瓦特還聲稱,如果要與中國作戰,印將會同時爭取美國和俄羅斯的支援。

印度軍隊的重組改革前景不明

  近期,印度軍隊動作頻頻:“陣風”戰機列裝、“烈火-5”彈道導彈試射……有印媒稱,這是印度新一輪軍改取得的成果。對此,有分析人士指出,印度本輪軍改面臨多重阻力,現在談成果為時尚早。

  印度新一輪軍改試圖革除軍事體制弊端,理順軍政關係。在宏觀層次,推動全軍戰區化改革。首先,新設國防參謀長一職,統一協調陸海空三軍。加強文官與軍方之間的溝通協調,將軍方意見直接納入政府決策體系,改變此前僅由文官出身的國防部長參與決策的狀況。其次,提高三軍協同作戰能力,計劃將原有19個司令部整合為5個戰區司令部,推動軍事指揮系統向戰區轉型。再次,嘗試製定統一的國家安全戰略。

  在中觀層次,印度著重整合軍事指揮體系。為此,印軍一直設想組建新的獨立戰鬥部隊——“一體化戰鬥群”。印媒稱,2022年初,首批“一體化戰鬥群”將獨立於現有編隊。每個“一體化戰鬥群”約有5000名士兵,由裝甲兵、步兵、防空兵、工兵、炮兵、通信兵組成。印陸軍參謀長納拉瓦內介紹説,印軍組建“一體化戰鬥群”,意在探索諸兵種一體化作戰模式。

  在微觀層次,印軍試圖精簡非作戰機構、培養基層軍官、完善後勤保障等。2019年,印度國防部長批准設立新的資訊戰部門,以滿足未來戰場、混合戰爭需要;將規劃戰略部與總軍械部兩個獨立部門合併為能力發展與維持辦公室;設立作戰副參謀長職位;在軍內建立反腐與人權機構;將229名校級及以下軍官調往一線部隊……

SRC_HT~4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印軍朝著精簡化、戰區化、資訊化方向改革過程中,面臨諸多阻力。

  一是文官與軍方關係仍難理順。印度軍隊長期受文官領導,服從政府決策而不參與政策制定。印度政府擔心職業軍人長期擔任重要崗位,會增加軍人干政風險。這也是印度總理莫迪任命首任國防參謀長時,遭遇重重阻力的原因。在軍改背景下,軍方意見將被更多納入政府決策,這對政府和軍方都是新的考驗。

  二是印軍內部軍種隔閡由來已久。印度三軍各自為政,爭資源、爭地位是家常便飯。他們都試圖將國防資源用於自身武器裝備發展和力量規模擴大。此前,印度採購22架AH-64E“阿帕奇”直升機,計劃裝備空軍,但陸軍強烈要求將其中一半交付自己。在遭到空軍拒絕後,陸軍轉而要求採購39架該型直升機。有分析人士指出,根據印軍傳統,由擁有深厚陸軍背景的官員主持建立戰區司令部體制改革,很難得到海空軍認同。

  三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和經濟低迷影響,印度許多計劃內軍改措施不得不推遲。作為全球最大武器進口國,印度面臨整合多元複雜武器裝備的難題。為擺脫對外國武器裝備的過度依賴,實現所謂“國防自主”,印度曾對數百種武器頒布進口禁令,但未取得明顯效果。

  需要指出的是,印度本輪軍改建立在莫迪及其所在人民黨的強勢推動下,許多改革措施的時間節點都設定在莫迪第二任期結束前。考慮到印度推動國內改革步伐緩慢,此輪軍改是否依然“雷聲大雨點小”,仍需繼續觀察。

三番五次宣揚所謂的“凈安全提供者”

SR7C52~1

  印度國防秘書阿賈伊·庫瑪上周在參加第三屆“果阿海洋會議”時表示,“印度希望海洋鄰國要理解印度‘合法的海洋關切’,印度海軍將繼續發揮人道主義救援減災中第一響應者和凈安全提供者的作用”。

     此前,印度總理莫迪以視頻形式主持聯合國安理會會議期間,也特別強調了印度作為印度洋“凈安全提供者”的角色和作用。“凈安全提供者”是什麼,印度為什麼三番五次提“凈安全提供者”角色?

  實際上,“凈安全提供者”一詞由美國首先使用。在2009年的“香格里拉對話會”上,時任美國國防部長蓋茨表示,期待印度成為印度洋的“凈安全提供者”。很顯然,美國寄希望於印度在印度洋提供更多“公共産品”,以承擔更多安全責任。而且作為“凈安全提供者”,首先需要與之相匹配的國防與軍事實力,這必然會刺激印度增加對來自美國的武器進口。

  不管美國的戰略考量是什麼,自此印度不斷在多個場合強調“凈安全提供者”角色。這是因為“凈安全提供者”這一術語與印度的海洋安全觀以及印度洋戰略目標相輔相成,恰好滿足印度尋求承擔在印度洋安全責任與領導者角色的強烈願望,也迎合了印度門羅主義思維下尋求在印度洋安全治理中發揮“中心”作用的心理。

  印度的戰略目標,不僅追求在南亞次大陸的主導地位,而且追求在印度洋獨一無二的影響力,最終目標是成為“有聲有色”的世界大國。在印度的戰略思維之中,印度洋是“印度之洋”,這首先需要其有能力成為印度洋的“凈安全提供者”。

  雖然印度學界和政界對於“凈安全提供者”這一概念的解釋是模棱兩可的,而且對於印度是否準備好或有能力承擔這一責任也存在諸多爭議,但是“凈安全提供者”依然成為印度官方頻繁使用的一個詞。這反映出新德里希望在整個印度洋發揮主導作用,並具有將其戰略影響力擴大到太平洋的願望。

     自莫迪執政以來,更加頻繁地使用“凈安全提供者”。2015年,印度修訂併發布題為“確保海洋安全:印度海洋安全戰略”的海洋軍事戰略。其中,花了一定篇幅闡明瞭為什麼印度希望在其感興趣的領域成為“凈安全提供者”,並在文件中確定了這一概念的內涵。“凈安全提供者”旨在維持區域內實際的安全狀態,應對海洋環境中普遍存在的威脅、風險以及不斷上升的挑戰,並具備監控、遏制和反擊這些威脅的能力。

  作為印度洋最大的軍事強國之一,印度為了承擔“負責任”的“凈安全提供者”角色,近年來花費大量資金購買武器裝備和進行國防現代化建設,但印度的軍事“硬實力”還是遠遠不能與其“凈安全提供者”角色相匹配。即便如此,這也絲毫不影響印度對這一概念的使用。

  當前中印關係中的“印度洋問題”日益凸顯。在印度洋,印度真正擔憂的應該是美國而不是中國,對印度在印度洋實現地區霸權最直接的威脅是美國以迪戈加西亞等基地為依託的軍事存在。但在印度看來,印度的安全取決於印度洋的安全,印度在印度洋面臨來自中國方面日益加劇的海上威脅。聯合美國制衡中國在印度洋不斷上升的影響力,已經成為印度海洋戰略的一個主要目標。

  中國,一點都不能少。中方維護國家主權的決心意志堅定不移,印度必須認清事實。當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世界經濟復蘇艱難曲折,亞太地區既迎來新的發展機遇,也面臨諸多風險挑戰。印方作為世界多極化進程中的一支重要力量,應當恪守兩國兩軍有關協議協定和共識,切實拿出誠意和行動,以實際行動維護地區和平穩定。


     來源:環球網、觀察者網、參考消息、中國國防報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