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徵兆!日本擴張軍備,暗藏禍心!

危險徵兆!日本擴張軍備,暗藏禍心!
日本多次藉口“地區安全形勢嚴峻”,炒作周邊國家威脅,以此發展自身軍事力量,表明日本早就把軍事對抗的目標置於周邊國家之上。其強調的“西南諸島防衛”“對敵基地攻擊能力”等,明確針對中國釣魚島與朝鮮等周邊地區,顯然意在激化地區安全矛盾,對地區和平發展不利。日本對發動過侵略戰爭的歷史問題缺乏反思,如今又積極發展進攻性軍事能力,值得國際社會警惕。

  據日本防衛省消息,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近日主持召開“防衛力強化加速會議”,討論如何加強日本的國防能力。岸信夫稱,日本週邊安全環境“日益嚴峻”,根據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的指示,有必要增加防衛預算。

     上個月,岸田文雄領導的日本執政黨自民黨公佈了眾議院選舉競選綱領,提出大幅強化防衛能力,使防衛費在GDP中的佔比達到2%以上。這與日本長期沿襲的防衛費不超過GDP總值1%的“紅線”相違背。

     日媒稱,如果該承諾成為現實,日本的國防開支將達到世界第三。1976年,日本首相三木武夫內閣作出防衛費不超過GDP總值1%的決定後,歷屆日本內閣基本遵循該決定。

  隨後,岸田文雄在首相指名選舉後的記者會上回應稱,日本將發展導彈防禦能力及人工智慧、太空、網路安全等方面的新技術,促進整體防衛能力提升。實施這些舉措必然導致軍費增長。然而據《日本經濟新聞》報道,日本新增的防務預算,主要用於新型導彈和下一代戰鬥機的研發與採購等,目標是“應對中國和朝鮮”。

  日本國防預算已9年連增。今年8月31日,日本防衛省決定將2022年度預算申請總額定為5.4797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3226億元),比2009財年的初始預算增加了2.6%,創歷史最高紀錄。該金額尚未包含駐日美軍相關經費,主力戰鬥機F15的改造費用也正在與美國交涉,年底還將追加計入。

  日本《朝日新聞》稱,日本防衛省近期還計劃實施一項宣傳方案,通過炒作“日本週邊安保環境的嚴峻性”,煽動國民的緊張情緒,實現防衛預算的大幅增加。

  《東京新聞》發表評論:“如果防衛力量強化逾越憲法第九條允許的‘有節制的’範圍,就會刺激地區的軍備競賽,可能導致事與願違,陷入威脅地區形勢的‘安保泥坑’。”

  前首相福田康夫在東京發表演講,針對自民黨增加軍費的選舉承諾質疑道:“如果周邊國家是敵人,那怎麼努力都無法保護日本。不製造敵人才是必要的”。

  專家分析,日本積極增加防務開支,主要動因有三:第一,推進軍事大國化轉型。作為二戰後沒有國家軍隊的“非正常國家”,日本始終希望在成為經濟大國後推進軍事的大國化。增加軍費就是日本推進該轉型的重要步驟。

     第二,配合美國強化日美同盟。美國長期拉攏日本,尤其是在當前大國競爭的背景下,拜登政府的策略之一就是強化同盟體系,籠絡日本落實美國的印太戰略。美國智庫發表的“阿米蒂奇報告”也提出,要增強日本的防衛能力來充實美國在東亞地區的威懾力。對此,日本也樂於配合。

     第三,發展進攻性武器,對地區國家進行威懾。在日美同盟之外,日本還希望把握國家安全的自主權。從其防衛費用的流向上看,日本計劃成立“第2宇宙作戰隊”、研發超高音速武器,發展網路戰、電子戰等,表明其地區安全戰略轉向對地區國家進行威懾與對抗。

強化同盟:日方增加對駐日美軍的出資

     《日本經濟新聞》消息,為了滿足美國的要求,日本政府計劃從2022年起增加駐日美軍經費中日方承擔的部分。據報道,日方請求美方將額外提供的經費使用在完善自衛隊與美軍共同使用的機場及聯合演習方面,以強化日美同盟。

     此外,駐日美軍的人數近年也逐年增加,從2007年的3.2萬人增至2020年的5.3萬人,這是為了應對中國軍事實力成長。

  目前,日美兩國正在就2021年之內敲定協議內容、2022年初正式簽署協議進行磋商。協議中將寫明日本在接下來5年中在駐日美軍方面的出資情況。據悉,日本2021年度在駐日美軍基地水電費、演習交通費等方面的出資達約2017億日元,美方並沒有公開要求日方增加出資的具體數額。

  報道稱,在駐日美軍日本出資方面,1999年曾達到峰值(2756億日元),隨後逐年減少,不過,從2014年開始這個數字再次呈增加趨勢,不過,截至目前日方對大幅增加出資持慎重態度。過去曾有駐日美軍將日方出資用在維護基地內的高爾夫球場和保齡球館方面,日本希望利用新簽署的協議將出資限定在安全保障強化方面。

  美國負責東亞和太平洋地區外交事務的助理國務卿丹尼爾·克裏滕布林克接受日本共同社採訪時表示,“在對中國表示嚴重關切的基礎上”,美國歡迎日本增加防務開支。共同社稱,這再次凸顯出美國自撤離阿富汗、轉向亞太后,拜登政府與傳統盟友日本加強合作的姿態。

美日在中國周邊大搞反潛演習

  日本海上自衛隊發佈的資訊稱,日本自衛隊的潛艇16日在南海首次與美國海軍實施了聯合反潛演習,訓練包括探測潛艇位置、確認攻擊程式等高難度內容。自衛隊幕僚長山村浩稱,“能在任何海域實施高難度訓練,顯示出日美運用相關能力之高。訓練象徵著海上自衛隊與美海軍的威懾力及應對能力。”據稱,P-1巡邏機、直升機護衛艦“加賀”號、護衛艦“村雨”號也參加了訓練。

  該報道還提到,美日將在日本海海域展開一系列演習。海上自衛隊稱,日方計劃于11月18日至28日在九州島附近進行一次內部水雷戰演習,並與美國海軍舉行雙邊水雷作戰演習。日方將出動17艘掃雷艦、1艘掃雷艇和2架MCH-101掃雷直升機,而美國海軍將出動2艘掃雷艦、2架MH-53E直升機。

  除此之外,11月21日到30日,日本海上自衛隊和美國海軍還將在日本週邊海域舉行美日雙邊軍演以及多邊聯合軍演。日本計劃出動20艘艦艇和40架飛機,美國海軍將出動10艘艦艇。此外,參加多邊演習的可能包括正在亞洲航行的澳大利亞“布裏斯班”號驅逐艦、“瓦拉孟加”號護衛艦,加拿大“溫尼伯”號護衛艦和德國“巴伐利亞”號護衛艦。

     這只是兩國近期在中國周邊攪局的一部分。不久前美國海軍“卡爾·文森”號航母與日本海上自衛隊“加賀”號直升機母艦在南海剛結束為期一週的聯合演習。

  專家指出,美日在中國周邊展開的密集軍演固然有拉攏多國為“圍堵中國”造勢的虛張聲勢,但其以中國海軍為假想敵、演練反潛和反水雷戰等具體作戰課目的用意也不言自明。尤其是美日進行的反潛和反水雷戰演習,在一定程度上表明美日正在想方設法對付中國海軍,尤其是試圖抵消解放軍在近海的潛艇兵力優勢,對此我們必須高度警惕。

日本欲突破進攻作戰政策限制

  據《日本經濟新聞》報道,日本政府將在近期就來年修訂《國家安全保障戰略》相關問題,與執政黨展開磋商,研究是否正式寫入擁有攻擊敵方導彈發射基地的“對敵攻擊能力”。由於當前日本內閣成員,尤其是在國家安全保障會議上具有話語權的外相、防相等職位均來自自民黨,所謂的與執政黨磋商,實際上是日本政府和自民黨針對聯合執政黨公明黨展開的內部協調。

     《國家安全保障戰略》是日本國家安保領域的基本方針,一般以10年為期限進行更新。現行安保戰略2013年制訂,計劃于2022年內完成修訂。屆時,《防衛計劃大綱》和《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劃》也將隨之進行修訂。

  據悉,日本政府之所以要儘快研究此事,是因為首相岸田文雄有意儘快訪美,試圖圍繞防衛領域戰略問題展開對美溝通,藉以展示日本在強化對美軍事同盟關係的堅定決心。實際上,岸田已將發展對敵攻擊能力作為其在防衛領域的執政抓手,其就任首相發表首次施政演説時就提出,將致力於修改《國家安全保障戰略》。

  不過,如何説服國民接受日本擁有“對敵攻擊能力”,以及後續可能帶來的事實上的宣戰權、交戰權等,將是面臨的棘手問題。然而,日本慣用渲染朝鮮核及導彈等周邊安全威脅來應對國內輿論質疑。近日,日本航空自衛隊在橫須賀進行陸基“愛國者”攔截導彈機動部署訓練,就一再宣稱是為“打消民眾的安全擔憂”。

  未來,日本將重點發展先發制人打擊能力。此前,自民黨在眾議院競選綱領中強調提高威懾能力,需要“擁有在對方領域內阻止導彈發射的能力”。自民黨2020年8月向政府建議,有必要掌握在對方領域內阻止彈道導彈的能力。因此,在如何提升“對敵攻擊能力”上,日本政府除繼續引進新一代隱形戰機不斷強化空中打擊能力,推動出雲級航母改造快速形成遠海戰略打擊能力外,還將重點研製和部署遠端巡航導彈,賦予所謂導彈防禦體系更多拓展手段。

     無論如何,將“對敵攻擊能力”公開上升為國家戰略政策,標誌著日本軍事大國建設進程駛入快車道。短短幾屆內閣接續行動,就突破了過去幾十年都沒有觸及的紅線限制,其危險舉動勢必加劇地區緊張局勢,應對其保持足夠的警惕。

強化“離島防禦”戰略,加強兩棲作戰力

src=http _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_images_20180405_72fe9b7ff1524c29b110d2cc6158c7b7.jpeg&refer=http _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日本防衛省提交的2022財年防衛預算概算中,列入了102億日元費用,用於接收1艘中型和1艘小型運輸艦艇。雖然相關費用被安排在聯合部隊部分,但根據媒體報道,相關需求是日本陸上自衛隊提出來的,目的是使其方便在離島運送部署“機動部隊”。分析人士指出,這一動作表明日本自衛隊將進一步強化其所謂的“離島防禦”戰略,提高兩棲作戰能力。

  日本由6800多個島嶼構成,除了本州、四國、九州、北海道本土四島之外,其他都被稱為離島。日本此前制定了關於離島的戰略,包括經濟開發和安全保障兩個方面,但近年來,其在離島上更加關注安全層面的問題,也就是“離島防禦”戰略。在該戰略中,西南諸島可謂重中之重。在日本看來,西南諸島不但涉及經濟開發問題,更事關日本防禦、日美安保合作以及東海乃至西太平洋海權博弈問題。

  事實上,日本這些年來一直在不斷強化自身的兩棲作戰能力,相繼成立了“水陸機動教育部隊”和專攻兩棲作戰的“水陸機動團”。“水陸機動團”實際為旅團級編制,指揮官為少將軍銜。目前,“水陸機動團”下轄2個聯隊,每個聯隊編制員額600人,第3個聯隊預計于2024年完成部署。

  在日本自衛隊看來,缺乏合適的運輸工具是制約其兩棲作戰能力的瓶頸。沒有合用的運輸艦艇,相關部隊將無法在島嶼間迅速轉移,其他地區的增援部隊也難以快速到達。日本陸上自衛隊退役少將吉野希此前發文指出,西南諸島可停泊大型艦艇的港口有限,很多島嶼都被珊瑚礁包圍,大大限制了大型艦艇的抵近路線,嚴重制約奪島作戰的速度與靈活性。此外,美日兩棲聯合突擊作戰概念嚴重依賴大型艦艇運輸後續梯隊和補給,但這些艦艇的部署地通常遠離登陸部隊,將部隊裝載到大型兩棲攻擊艦上也需要大量時間。

  另有消息指出,日本陸上自衛隊一直在尋求96輪式裝甲車的替換型號,以強化奪島作戰能力。但資料顯示,替換車型可能比96輪式裝甲車更大更重,部署起來反而更慢。日本自衛隊將要採購的MV-22“魚鷹”傾轉旋翼機以及現役的CH-47“支奴幹”運輸直升機均無法吊運該車機動,日本自研的C-2運輸機雖能空運該車,但無法在缺乏機場的島嶼上降落,而且該車涉水能力一般。這也意味著,如果沒有合適的運輸艦艇,日本自衛隊在未來登陸作戰時只能用大隅級兩棲運輸艦上的LCAC氣墊登陸艇運送該車上陸。

  顯然,在日本陸上自衛隊看來,機動性更強的中小型運輸艦艇更符合“機動化、輕量化、高效能”的島嶼作戰原則,更適應奪島作戰中快速部署的要求,以便第一時間支援“有事”島嶼。值得指出的是,無論是此次陸上自衛隊的特殊預算要求,還是近年來日本自衛隊各種層出不窮的招數,都可以看出日本對於兩棲作戰的熱衷。

右翼排擠“友華派”“知華派”

  在剛剛過去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以及隨後的第49屆眾議院選舉中,日本政界出現一邊倒的排擠“友華派”及“知華派”的風向。從總裁選舉時候選人不厭其煩拿對付中國説事,偏右候選人支援率攀升,到眾議院選舉中多個保守勢力成員輕鬆當選,再到修憲解禁等思維大行其道,“先發制人”等偏右言論無所顧忌,“逢中必反”等主張贏得喝彩,都直接導致友華派在日本政界影響式微,引發知華人士在日本社會不受待見。就連號稱中立的經濟界也在察言觀色,“友華”“知華”人士正在淪為日本社會唯恐避之不及的“感染源”。

  不管從歷史還是現實乃至未來看,不管從國際交往還是國家利益乃至民眾福祉判斷,將“友華派”掃地出門、將“知華派”冷凍起來,對日本短期而言似乎是一種“政治正確”,但從中長期考量或令日本走向更加孤立,也將蘊藏風險。

  “知華派”沒能成為阻止日本軍事鋌而走險的必要存在。甲午戰爭以來,日本不斷蠶食周邊鄰居,蓄意吞併朝鮮、發動野蠻侵華戰爭的一個背景,正是客觀認識日本崛起乃至在亞洲定位的理性“知華派”缺位,準確理解對華關係的穩健“友華派”話語權旁落,服務右翼勢力的北一輝、大川周明等偏激保守派不斷上位。對外侵略戰爭的苦澀告訴日本,被擠壓的知華影響日本國運的高度,被扭曲的友華冷卻日本政治的溫度。

  “知華派”也是防止日本外交走偏的制衡機制。與田中角榮和大平正芳等“知華派”義無反顧開啟中日建交的魄力不同,雖然安倍和菅義偉內閣執政9年來,打著“積極和平主義”旗號力求實現在內政外交上所謂突破,但也正是在一些友華和知華派政治家的堅持乃至制衡下,日本才沒有在強行推動完全解禁集體自衛權和突破憲法第九條等方面冒進。現實的軌跡告訴日本,戰略的知華可以塑造日本的品格,戰術的友華也能提升日本的形象。

  “知華派”將是遏制日本保守思維的清流力量。可以預見,在日本政壇保守思維瀰漫、修憲箭在弦上、戒備民意陡然放大的走勢下,友華和知華派日漸式微已成大勢,但一旦沒了“知華派”這道安全閥、“友華派”這個推進器,日本在對華關係上陷入暴走乃至脫韁狀態。

  日本多次藉口“地區安全形勢嚴峻”,炒作周邊國家威脅,以此發展自身軍事力量,表明日本早就把軍事對抗的目標置於周邊國家之上。其強調的“西南諸島防衛”“對敵基地攻擊能力”等,明確針對中國釣魚島與朝鮮等周邊地區,顯然意在激化地區安全矛盾,對地區和平發展不利。

  日本曾經對周邊國家發動過侵略戰爭,並且至今對歷史問題缺乏反思。擁有如此危險歷史觀的國家如今積極發展進攻性軍事能力,給地區安全形勢再次增加不穩定因素,值得國際社會警惕。


     來源:環球網、中新網、解放軍報、中國國防報、人民日報海外版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