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美臺軍事高層交流挑戰中國大陸主權底線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台島夜話      2021-11-22 16:46:12

微信截圖_20200923165059


  作者 蕭衡鐘 華中師範大學台灣與東亞研究中心研究員,北京大學、中國文化大學博士

  中美元首視頻會晤才剛落幕,臺美年度例行的“國防檢討會談”也于美東時間16日與17日登場,台灣地區由防務部門“軍政副部長”柏鴻輝代表親赴美國與會,同行者還包括了“國安會”副秘書長徐斯儉、外事部門“政務次長”曾厚仁等人,雙方在中美元首視頻會晤後討論了什麼讓人關注。

  對於美臺年度“國防檢討會談”的討論

  臺防務部門副手王信龍表示,這次的會議主要討論雙方軍事安全合作,至於美國眾議院建議,美國國防部邀請台灣參加2022年環太平洋軍演一事,王信龍則表示明年軍演日期還未定,目前也還沒收到美國方面的邀請通知。

  很顯然地,民進黨當局試圖想通過參與環太軍演來提升所謂的“國際空間”與能見度,但實質效用能有多少則讓人存疑,是否只是“為了參加而參加”,況且,就算現在美國應允了,但屆時是否真能成行仍是未知之數。

  由美軍所主導的環太軍演每兩年舉行一次,上一次是在去年八月時舉行,當時美國參議院曾建議邀請台灣地區參與環太軍演,並允兩艘美軍醫療艦停泊台灣港口,不過最後台灣仍未獲邀請。

  在去年九月,美國眾議院通過了《2022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案》,再次建議邀請台灣參加,對此,王信龍表示,臺防務部門將會以循序漸進方式繼續積極溝通,爭取以觀察員身分參與觀摩聯合計劃的執行,以及人道救援等重點科目。

  現有的美臺例行性軍事高層交流

  美臺之間的軍事互動關係會隨著中美關係演變或美國對臺政策而修正,在1996年的台海危機後,美臺之間沉寂已久的軍事交流模式才有了改變。就雙方軍事互動而言,並不見得會低於美國與其他國家及地區的軍事交流,除了軍售硬體外,亦可就由官方與軍事高層的對話機制與系統來做整合。

  1997年在台防務部門“前參謀總長”羅本立訪問美國期間,由當時美國副助理國防部長坎貝爾(Kurt Campbell)的倡議下,美臺開始舉行定期的軍事高層會談,台灣地區的與會人員有防務部門、“國安會”、“軍事情報局”、政黨代表等高階官員及臺防務部門人員

  包括由美國國防部主辦的“蒙特瑞會談”(Monterey Talks)、“國防檢討會談”(Defense Review Talk, DRT)、“安全合作會談”(Security Cooperation Talks)及“美台商會”(U.S.-Taiwan Business Council)主辦的“美臺國防工業會議”(U.S.-Taiwan Defense Industry Conference)等四項會談。

  上述三個官方對話機制有層級的區隔,區分為戰略、國防與戰術等三層架構。其中,“蒙特瑞會談”易受政局影響而未能發揮作用,“國防檢討會談”及“安全合作會談”則由美國國防部主導,討論重大軍售、作戰戰備、雙方軍事交流等議題,較符合美臺軍事合作議題。

  “美臺國防工業會議”則是討論軍售執行、“國防現代化”與雙方軍事工業合作相關事宜,對促進美臺軍事合作及默契,還有推動美國對臺軍售等方面有很大的幫助。

  美臺軍事高層交流與對臺軍售及美國“制中”戰略的關聯

  基本上,只要美國持續對台灣保持軍售,那兩邊的軍事人員在商談銷售條件、訓練及支援等問題上,仍有相當程度交流互訪的機會,例如小布希時期除了繼續對台灣進行“硬體”軍售外,雙方亦延續克林頓時期的“軟體計劃”(Software Programs)合作。

  到了2010年1月,奧巴馬政府批准台灣提出的“博勝案”後,此項計劃美國將為台灣提供陸海空更多的作戰平臺,透過科技合作,除讓台灣具備自我防衛能力外,更將台灣納入亞太防禦範圍,促進軍事合作及情報交流。

  但台灣由於藍綠輪流主政,所造成的兩岸政策起伏也讓美國政府對臺政策有所保留,即便馬英九曾自豪是歷屆台灣領導人中,向美國購買軍備最多的,但還是礙于其“親中”的印象,讓美國不敢出售最先進的武器給台灣,這情況到了特朗普執政時期有了改變,多次出售具有攻擊性質的武器給台灣。

  在中美戰略對峙的背景下,2017年12月18日美國白宮公佈特朗普政府的 “國家安全戰略”説明美國戰略目標在“美國第一”(American First),在最後一章(對區域的策略)中,對於兩岸部分特別提到美國將遵照“一個中國”政策及《台灣關係法》做出承諾,提供台灣服務部門需要及嚇阻的力量。

  此外,過去的“美臺國防工業會議”多半由臺防務部門的“副部長”參加,但2018年的“美臺國防工業會議”則邀請了臺防務部門首長參加,雙方從戰略安全構想的意見交換,擴大到台海應變計劃的討論,以及關於武器自建的技術轉移需求、“敵我識別”、台海安全走廊與實時預警情報等。

  而前美國國防政策顧問白邦瑞 (Michael Pillsbury)也認為,高層會談是美臺雙方軍事合作的第一步,可以接續協助台灣設立戰略規劃的辦公室,故“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中便明確指出,法案于生效後一年內,美國國防部長應與國務卿咨商,向國會相關委員會提出總體評估報告,報告包括美國的評估、建議與計劃。

  至於現任的拜登政府,為了響應中國在地緣政治經濟擴溢下的崛起,也是拉攏台灣“倚美抗中”,在今年三月的“臨時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拜登政府也明確表態對持台灣的支援,認為台灣是美國關鍵的經濟與安全夥伴,並強調這是符合美國對台灣的長期承諾。

  觀察美國在2017至2022年度的“國防授權法案”中涉及台灣與中國大陸的附加條款,可以理解美國手段升級的變化,總體而言是以軍事戰略為核心的 “制中”與“強臺”政策。

  在落實方式上,經由高階人員交流、軍演觀察員的派遣,升級擴大對台灣的總體軍事建設協助、網路通訊安全、文化醫療合作、生産鏈合作等多層面的聯繫運作,達到提升台灣防衛力、增進美臺防衛合作、全政府戰略嚇阻中國大陸以武力統一台灣的目標。因此,從美國這幾年的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案”關於中國大陸與台灣的內容來看,顯示美國過去以中美三公報為核心的兩岸政策,已經位移到以《台灣關係法》為核心的思維轉變,不可避免的也將同時碰觸到中國大陸的主權問題。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責任編輯:黃楊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