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交近攻!日本擴軍修憲,集中火力針對中國

遠交近攻!日本擴軍修憲,集中火力針對中國
岸田內閣成立以來已與多國首腦視頻會談,都將中國作為主題之一,越來越顯示出明顯的遠交近攻特點。同時,日本政府還在不斷的增加軍費預算,將編設7700億日元追加費用,2021年度防衛費用總額將超過6萬億日元,達到歷史最高數值。日本正回應甚至利用美國的期待,試圖從以往支援保障角色轉變為作戰協從角色。

  東北亞的局勢持續緊張。日本政府近年對中、韓兩國態度強硬,在對華方向上積極跟隨美國構築戰略包圍圈,對韓則實施高科技制裁,是導致這種緊張的主要原因。

  中日之間,主要是因日方在釣魚島問題上藉口中國巡航大肆鼓噪“中國威脅論”,並配合美國在人權、涉海等問題上大做文章,還在外交戰略上積極構建旨在包圍中國的所謂戰略同盟,試圖協助美國拉攏一切可以拉攏的域內外力量加入反華“大合唱”,阻止中國崛起。

  日本強硬對外政策的背景是美國日益露骨的對華遏制政策。日本自民黨右派極力推動其代理人安倍晉三選邊站隊,他們敵視中國,認為跟隨美國遏制中國符合日本國家安全利益。

     對於不願選邊站的南韓,日本自民黨右派借助美國的反華政策,慫恿日本政府對南韓進行打壓,旨在迫使南韓放棄打歷史牌的“反日”政策。但實際上,日本右派的立場在對韓政策上與美國相左。日韓關係的惡化影響了美國試圖在東北亞拼湊美日韓三國反華機制的企圖,反華包圍圈在朝鮮半島出現缺口,這不符合美國的戰略設想。

  日本的政治自戰後以來一直存在兩條路線,一條是鴿派吉田茂的“輕軍事、重經濟、日美協調”路線,一條是鷹派鳩山一郎、岸信介的“修改憲法、重新武裝,擺脫戰後體制”路線。近年來,安倍代表黨內鷹派(也就是右派)推行修改憲法、擺脫戰後體制路線,使日本政治越來越右傾化。

     近日,前外相、自民黨幹事長茂木敏充接受時事通訊社採訪時聲稱,修改憲法“時機已到”,將朝達成啟動修憲程式並實施國民投票這個目標努力。他還表明將自民黨內機構“推進修憲本部”改組為“實現修憲本部”,聲稱“在自民黨(10月發表的)‘政綱’中已使用了‘實現’這個詞,(與推進相比)更具責任感。”此外,自民黨還新設了“修憲國民運動委員會”,凸顯該黨對修憲的態度。

  日本憲法第九條明確規定,“日本國民衷心謀求基於正義與秩序的國際和平,永遠放棄以國權發動的戰爭、武力威脅或武力行使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為達到前項目的,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自民黨提出4項修憲主張,其中包括修改日本憲法第九條與增設“緊急事態條項”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月底舉行的眾議院選舉中,支援修憲的保守黨派日本維新會議席數驟增至41席,日本眾議院中修憲派席數超啟動修憲程式標準,該黨代表松井一郎聲稱“應在明年參議院選舉之前敲定憲法修正案(啟動修憲程式)實施國民投票。”

  自民黨短時間內在修憲方面動作頻頻,但日本網友並不買賬。有網友評論稱:“既然自民黨將修憲推為黨綱,那就應説清以什麼樣的理由修改哪項憲法,讓日本民眾了解”,“非官方民調結果顯示,‘越是贊成修憲的人,越不了解自民黨的修憲方案’。根據自民黨的修憲方案,首相可以憑一己之見用任何理由發動緊急事態條項,在不經過國會審議的情況下增加懲罰條款或延長議員任期。甚至能夠實現像希特勒政權那樣的獨裁政治。”

日越欲聯手遏制中國在東盟影響力

     越南總理范明政、防長潘文江等政要訪問日本,面對岸田文雄政權成立以來首位國家首腦級賓客,日本借機拉攏越南對抗中國。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與到訪的越南總理范明政舉行會談,雙方就深化雙邊關係、推進落實“自由開放的印太”等議題達成一致。值得注意的是,兩人大談涉華議題,再次確認將就東海和南海等地區問題開展合作。

  共同社稱,日越兩國政府24日在首腦會談後發表聯合聲明稱,兩國領導人對南海局勢表示嚴重關切,確認了航行自由與和平解決爭端的重要性,並強調要求相關國家勿採取軍事化與改變現狀之類的單方面行動很重要。

     此外,日本時事通訊社稱,岸田與范明政同意深化兩國安保合作,明確日本今後將向越南出口艦艇等防衛裝備。對於中國正在申請加入的“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雙方一致同意要保持該協定的高標準加入門檻。

  就在日越首腦舉行會談的前一天,兩國防長也進行了會談,話題同樣圍繞中國。據日本富士新聞網(FNN)24日報道,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與到訪的越南防長潘文江舉行會談時聲稱,“日本和越南兩國的安全保障環境愈發嚴峻動蕩,在東海與南海地區,企圖倚仗力量單方面改變現狀的情況愈發嚴峻”,呼籲越南進一步強化與日本的合作。

  對於此次日越首腦會談,日本媒體予以高度關注。《産經新聞》分析稱,對日本來説,東盟是推動實現“自由開放的印太”構想的關鍵,而作為東盟成員國的越南,與日本是共同擁有廣泛戰略利益的夥伴。越南正面臨著“中國在南海建立軍事基地和南海主權爭端的壓力”,所以越南與日本有著“共同的問題意識”。

     《日本經濟新聞》稱,2012年年底安倍晉三再次就任首相後,選擇的第一個會談對象就是越南。前首相菅義偉就任後,也將越南作為海外首訪國。岸田此次也是沿襲兩位前任,旨在向國內外展示日本重視越南的姿態。越南是東盟對華戰略的重要參與國。2022年,與中國關係緊密的柬埔寨將成為東盟輪值主席國,這有可能導致中國對東盟的影響力增強。因此,日本強化與越南的關係,也是為了與越南聯手遏制中國在東盟的影響力。

日本&&與美澳德加在南海演習

     美國第七艦隊司令部官方網站發佈消息稱,從11月21日到11月30日,來自澳大利亞、加拿大、德國、日本和美國的海上部隊在菲律賓海舉行了代號為“ANNUALEX”的多邊聯合演習。

  參加此次演練的包括澳大利亞皇家海軍、加拿大皇家海軍、德國國防軍海軍、日本海上自衛隊和美國海軍的兵力,演習內容包括海上通行、反潛作戰、空中作戰、海上補給、跨甲板飛行和海上封鎖。

  美國第七艦隊司令部表示, ANNUALEX演習是由日本海上自衛隊主導的年度海上演練活動,來自世界多地的海軍部隊被邀請參加這一活動,以“加強持久的關係,同時提高各層級的海軍實力”。

  “美國海軍很榮幸再次受邀參加(演習),”美國海軍第1航母打擊群指揮官丹·馬丁少將説。“ANNUALEX演習提供了一個戰略協調、協作和進一步機槍我們夥伴關係和聯盟網路的機會,是我們能夠保持靈活性、適應性和持久的聯合力量,能夠在需要的地方和時間快速投送力量。”

  美國第七艦隊司令部表示,此次演習將在日本南部外海和菲律賓海舉行,美國海軍的參演兵力包括“卡爾·文森”號航母、“尚普蘭湖”號導彈巡洋艦、“斯托爾達克”號驅逐艦以及“拉帕漢諾克”號補給艦。

  美國第七艦隊司令部還強調説,美國海軍的“卡爾·文森”號航母上搭載有CVW-2艦載機聯隊(下轄9支中隊),其中包括一支F-35C戰鬥機中隊,還配備有最新部署上艦的CVM-22B“魚鷹”運輸機。自“卡爾·文森”號航母9月初抵達美國第七艦隊轄區以來,該航母打擊群已經參加了包括“馬拉巴爾-2021”演習在內的多場海上聯演。

  中國國防部新聞發言人譚克非大校在此前曾表示,個別國家口口聲聲支援“自由開放”,實則拉幫結夥對外施壓,這是執迷于冷戰思維、熱衷於集團對抗的集中體現,與求和平、謀發展、促合作的時代潮流完全背道而馳。當前地區國家和國際社會最關心的議題是抗擊疫情和發展經濟,希望有關國家多為抗疫合作做些實事,少給地區安全製造麻煩。

日本構築“衛星星座”,與美合作監控中俄

     日本《讀賣新聞》報道,多名日本政府相關人士透露,為了監控、追蹤中國與俄羅斯正在研發的“高超音速滑翔飛行器”,日本計劃構築衛星監視網路,並於2025年前後發射三顆衛星進行實驗。

  據報道,在發射三顆衛星後日本將測試衛星通信和處理情報的能力,根據實驗結果,將發射更多顆衛星。由小型衛星構築的監視網路被稱為“衛星星座”,小型衛星單體重約100千克至500千克不等,搭載有攝像頭、探測器等裝備,具備收集地表情報能力,被發射後將在約400千米高的低空軌道上圍繞地球轉動。

  至於作用,日本希望利用衛星監視網路監控“高超音速滑翔飛行器(HGV)”。地面上的雷達很難發現並追蹤以超5倍音速的飛行速度近乎平行于大氣層飛行的HGV,但如果建立了“衛星星座”,則可以從太空捕捉到HGV的動向。

     報道聲稱,鋻於中國和俄羅斯正在推進HGV的研發,日本計劃在將來利用“衛星星座”對HGV實施監控與追蹤。另一方面,衛星監視網路還將用於監視海上可疑船隻、收集自然災害資訊等方面。此外,構築能夠涵蓋全球的衛星監視網路將需要鉅額資金,日本考慮在構築方面與美國合作。

  近期,西方國家一口咬定中國成功完成了所謂的“高超音速導彈試驗”,媒體硬生生把中國高超音速飛行器試驗寫成了“科幻小説”,美國還“不甘示弱”也進行了多次高超音速導彈試驗並屢次失敗。

     針對西方國家的説辭,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曾多次回應,此次試驗是一次例行的航太器試驗,用於驗證航太器可重復使用技術,這對於降低航太器使用成本具有重要意義,可為人類和平利用太空提供便捷廉價的往返方式。世界上有多家公司都開展了類似實驗,航太器返回前分離的是航太器配套裝置,將在隕落大氣層的過程中燒燬解體,落于公海海域。中國將和世界各國一道為和平利用空間造福人類共同努力。

日本政府的防衛預算“第二錢包”

src=http _x0.ifengimg.com_res_2021_E2F9DA59CF33C6F3CD99DD8567836C926B02DF23_size208_w1080_h633.jpeg&refer=http _x0.ifeng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據日本媒體報道,日本政府對2021年度補充預算案的防衛相關費用進行調整,將編設7700億日元(1日元約合0.057元人民幣)追加費用。預計2021年度防衛費用總額將超過6萬億日元,達到歷史最高數值。

  補充預算原本是用於應對災害或經濟不景氣時增減預算編制的一種修正性預算,一般不涉及防衛領域。自前首相安倍第2次內閣起,補充預算開始擴展至防衛領域,將未納入年度經常性預算或不太方便,甚至等不及納入次年經常性預算的部分,以年中補充預算的方式得以實現。這種操作讓補充預算漸漸成為防衛預算的“第二錢包”。近年來,日本每年進行防衛領域的補充預算。往年最高為2019年度的4287億日元,今年編設7700億日元的補充預算,可謂巨幅增長。

  據共同社報道,此次補充預算額度中,將提前列入2022年度預算要求中的導彈、水雷、魚雷、反潛巡邏機、運輸機等武器裝備的採購費,以及駐日美軍相關經費。其中,包含2022年度經常性預算案中的導彈等彈藥的採購預算2500億日元。

  日本此番增加防衛補充預算的説辭是:在周邊安全環境不斷惡化的背景下,加緊增強西南諸島的防禦和導彈應對能力。此外,回應對美強化防衛相關承諾也是原因之一。

     近年來,美國迫切要求日本承擔更多軍事同盟責任,而日本也將該要求視為推動解禁軍力發展束縛的契機。今年4月,時任首相菅義偉曾向美國總統拜登表態稱“決心要加強自身防衛力量”。受此影響,自民黨內要求增加防衛費用的呼聲日益高漲。

src=http _inews.gtimg.com_newsapp_bt_0_13491917106_1000&refer=http _inews.gtimg.com&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到任後,計劃近期啟動訪美行程,屆時勢必圍繞如何承擔更多同盟責任、加強防衛力量的具體舉措等向美方進行所謂“誠意展示”。因此,出現了2022年度預算項目提前至此次補充預算中的情況。

     據悉,日本防衛省計劃將2021年度補充預算和2022年度預算作為一個整體,定位為所謂的“加快強化防衛力量所有計劃”。日本政府計劃在12月6日召開的臨時國會上推動該補充預算獲得審議通過。從披露的採購內容看,此次補充預算主要聚焦兩點。一方面,以採購中程導彈為抓手,強化所謂先發制人的“對敵基地攻擊能力”。

  另一方面,日本以離島奪還、通道扼控軍事部署為抓手,強化所謂“島鏈”防守能力。近年來,美國不斷要求日本發揮更多作用,其中之一便是強化出海通道扼守部署。此前,日本已在西南方向增設監視部隊、岸艦導彈部隊和快速響應部隊。此次補充預算加大採購水雷、魚雷、反潛巡邏機、運輸機等,其目的就是提升自衛隊在該地區的偵察與懾控能力。

     美國戰略界近年屢屢建議和鼓勵日本強化西南方向海上“積極拒止”能力,當好所謂第一島鏈的“門衛”。日本對此積極回應,不斷堆積力量和武器。

  此次補充預算,表面看是日本既想實現戰略目的,又想“低調”操作的一貫手法。實際上,日本正回應甚至利用美國的期待,試圖從以往支援保障角色轉變為作戰協從角色。


     來源:環球網、鳳凰網、海外網、觀察者網、中國國防報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