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西方政客又玩的什麼把戲!

華夏經緯網 > 新聞 > 熱點聚焦      2021-12-03 16:37:23


    美國總統拜登11月18日在白宮與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會面時被問及是否在考慮對北京冬奧會進行“外交抵制”時説:“這是我們正在考慮的。”在美國此番表態後,英國官員也聲稱正在“積極討論”是否聯合其他“五眼聯盟”國家的代表予以效倣。隨著北京冬奧會的腳步漸近,太平洋彼岸卻又傳出一波“抵制冬奧”的雜音,美國等個別國家政客不惜把體育運動政治化,這次又玩的什麼把戲?


1128108612_16380688534061n.jpg

  圖為北京冬奧會和冬殘奧會會徽。新華社發(北京冬奧組委供圖)


是誰在炮製“外交抵制”冬奧會的鬧劇? 


  近日,美國等個別西方國家的少數政客聲稱,將“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會。


  這個話題引發關注,源於美國總統拜登當地時間11月18日在白宮回應記者關於冬奧會時的一句話。拜登在回答美國是不是會考慮對冬奧會進行某種抵制時説:“這是我們正在考慮的。”


  在美國此番表態後,英國官員正在“積極討論”是否聯合其他“五眼聯盟”國家的代表予以效倣。“五眼聯盟”的成員國包括英國、美國、澳大利亞、紐西蘭與加拿大。


  美國國會政客是先鋒


  所謂無風不起浪,在這件事上,確實有推動相關“議程”的人。早在今年2月,一些共和黨人就在參眾兩院都提出提案,謀求更換冬奧會的主辦國家。上個月,美國參議院兩黨議員又推出了一項提案,要求美國國務院不對參加冬奧會的美國政府僱員提供“支援或便利”。推動這件事的人是共和黨人、參議員羅姆尼。


  羅姆尼是2012年美國大選時的共和黨候選人之一,在政治表達上經常搖擺。比如,在2002年擔任鹽湖城冬奧會組委會主席的時候,表示過支援北京申辦奧運會。但在參加2012年大選的時候,又説只要勝選上任,就會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此外被點名的還有民主黨人、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共和黨眾議員邁克爾·華爾茲、共和黨參議員科頓等人。


  歐洲也是議會政客先挑事


  歐洲議會在今年7月初通過了不具強制力的決議,呼籲歐盟及成員國的官員不要出席冬奧會。這個決議沒有引起外界多少注意。


  而英國這兩天被關注,是因為在拜登模棱兩可地回答記者提問後,五名英國保守黨政客立刻跟風致信約翰遜,要求他禁止英國官方外交代表出席冬奧會。


  但據英媒報道,約翰遜的辦公室目前對外仍表示,尚未作出相關決定。其辦公室援引約翰遜過去的表態稱,英國長期以來不支援抵制運動賽事。


他們為何打出“抵制冬奧”這張牌? 


1128108612_16380688812421n.jpg

  11月27日,瑞典選手桑德拉·奈斯倫德(左一)、瑞士選手芬妮·史密斯(左二)和法國選手貝爾熱·薩巴泰爾(右二)在“相約北京”系列測試賽女子組比賽中。新華社記者楊世堯攝


  從表像看,近段時間以來美歐一些人通過給中國炮製子虛烏有的污點,如涉疆、涉藏人權議題來煽動抵制北京冬奧,其中尤以炒作新疆人權議題為甚。


  西方國家將中國在新疆的反恐、扶貧、經濟發展等領域採取的積極建設性措施污稱為所謂“強制勞動”、“侵犯人權”、對維吾爾族進行“種族滅絕”,這完全是無稽之談。在新疆治理上,中國始終認為貧窮和落後是滋生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的源頭,致力於通過提高人民生活水準解決極端主義、恐怖主義滋生土壤,這一理念符合國際社會廣泛共識。


  體育運動不應被政治化是國際社會的共同認知。美歐一些人士試圖借人權議題給北京冬奧會貼上政治標簽,並作為自身政治工具,已嚴重違背了國際奧林匹克精神。


  那些人並非為了抵制奧運而抵制,更不是冬奧賽事本身有何問題,其主要意圖是將“抵制冬奧”作為抓手,給中國施加額外的國際政治和外交成本。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中國在團結抗疫和疫苗國際合作方面贏得國際社會廣泛好評,一些政客希望借炒作人權議題來抵消國際社會成員對中國的好感、消減中國在國際社會的吸引力。


  鬧劇背後更不難發現大國戰略競爭的“影子”。“抵制冬奧”是個別大國對華打出的一張牌。一些政客希望借助自己在意識形態、國際話語體系的霸權地位,鞏固自身主動權,同時讓中國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在國際話語體系中處於被動“挨罵”地位,對中國進行價值觀醜化,以服務其對華競爭戰略。從這個角度講,他們就是要給北京冬奧添亂。


  從長遠看,個別國家人士試圖“抵制冬奧”之舉,是以傷害自身公信力甚至國際信譽為代價的,必然會引起國際社會多數成員的反感和反對。


中國從未邀請 反華政客自作多情 


e520aac9b17444a7b775422d0e6a9fdc.jpg

  國家冬季兩項中心位於河北張家口,這裡將承辦2022冬奧會冬季兩項的11項比賽。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根據奧運規則,外國官員出席奧運會應由本國奧委會發出邀請,最終決定權在國際奧會。在以往奧運會的歷史上,東道國經常邀請外國政要在冬奧會期間訪問該國,同時出席冬奧會。


  不過,一名接近北京冬奧會舉辦相關事務的人士表示,作為東道國,中國從來未向美國政客發出過出席北京冬奧會的邀請,也並沒有在冬奧會期間大規模邀請外賓來華活動的計劃。


  該人士解釋稱,當前全球疫情防控形勢嚴峻,並不適合大規模邀請外賓來華活動,增加疫情傳播風險。據媒體公開報道,受新冠疫情影響,出席今年夏季舉行的東京奧運會的外國政要人數位列近代奧運史上最低。此前,中方更已明確表示,致力為世界呈現一屆簡約、安全、精彩的奧運盛會,“簡約”和“安全”二詞已傳遞出明確資訊。


  “運動員才是這次北京冬奧會的主角”,該人士稱,在中方看來,北京冬奧會的成功精彩蘊含在運動員的精彩表演和奧運精神的彰顯之中,與美國等個別西方國家一些反華政客是否出席毫無關係,“沒有這些西方反華政客的摻和,北京冬奧會只會更精彩。”


抵制冬奧會是對奧林匹克精神的褻瀆 


  作為奧林匹克運動總章程,《奧林匹克憲章》中明確規定,奧林匹克運動會是國際奧會的專有資産,國際奧會擁有與之相關的全部權利。國際奧會將舉辦奧運會的榮譽和責任授予某個城市,即奧運會舉辦地。


  從這點來説,國際奧會是奧運會(包括夏奧會、冬奧會、青奧會)的唯一主辦方,而無論是今年夏天舉辦奧運會的日本,還是即將舉辦冬奧會的中國,都是從國際奧會手中獲得了某一屆奧運會的舉辦權,傾注熱情,出錢出力,為推動奧林匹克運動發展做貢獻。在奧運會、冬奧會籌辦舉辦過程中,國際奧會擁有很大的建議權、指導權甚至決定權。各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則在賽程安排、規則制定、裁判選定、器材選擇等重要事項上擁有決定權。舉辦城市雖然也有較多的權利,但更多是在為國際奧會、各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和全球運動員搭建一個切磋技藝、交流情感、增進友誼的舞臺。


  因此,所謂“抵制北京冬奧會”,實際上是在公然挑釁和反對國際奧會、國際體育界和全球運動員,也是褻瀆奧林匹克精神、奧林匹克理想。


1128108612_16380689008101n.jpg

  10月25日,國際奧會主席托馬斯·巴赫通過視頻連線致辭北京冬奧會倒計時100天活動。新華社記者 鞠煥宗 攝


  對於備戰四年的各國和地區運動員來説,奧運賽場是爭取榮耀、成就夢想的舞臺。渴望參加北京冬奧會,是全球運動員最基本的權利和最強烈的共識。兩枚冬奧金牌得主、美國運動員希弗林表示,希望能夠參加北京冬奧會高山滑雪比賽。倫敦奧運會男子跳遠冠軍、英國選手格雷格·盧瑟福德“跨界”入選英國雪車隊,期待成為英國歷史上第一位拿到夏奧會和冬奧會獎牌的運動員,“我希望創造歷史”。


  國際奧會副主席、澳大利亞奧委會主席約翰·科茨認為,將運動員聚在一起,相互競爭,交流想法,分享他們的人生故事和夢想,這真的很重要。更重要的是,全世界都能看到,奧運會、冬奧會是如何創造友誼、理解、尊重和團結的氣氛的。


  奉勸國際上一些反華人士,多學習一些奧林匹克基本知識,少一些自以為是。逆歷史潮流而動,違背全球運動員的心願,註定只有失敗一條路。



  綜合自中新社、新華社、環球時報、新京報等


責任編輯:徐亞旻
熱門評論
大陸新聞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主辦:華夏經緯資訊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4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