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中華文化

“考古中國”公佈新石器時代考古重要進展

12月1日,國家文物局發佈2021年第四季度“考古中國”重大項目,聚焦新石器時代重要考古發現和研究進展,通報了浙江余姚施岙遺址古稻田、廣東英德岩山寨遺址、甘肅慶陽南佐遺址、甘肅張家川圪垯川遺址、河北張家口鄧槽溝梁遺址5項重要考古成果。

  12月1日,國家文物局發佈2021年第四季度“考古中國”重大項目,聚焦新石器時代重要考古發現和研究進展,通報了浙江余姚施岙遺址古稻田、廣東英德岩山寨遺址、甘肅慶陽南佐遺址、甘肅張家川圪垯川遺址、河北張家口鄧槽溝梁遺址5項重要考古成果。此次通報的5項重要成果,展現了黃河流域、長江流域、珠江流域不同階段新石器文化起源、文明起源與發展的歷史進程,是中華文明多元一體格局的重要實證。

  相關連結:

      “考古中國”重大項目發佈 這五處遺址入選  

      “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通報浙江余姚施岙遺址古稻田等五項遺址考古成果  

      聚焦新石器時代重要考古發現和研究 國家文物局發佈5項考古成果  

      “考古中國”公佈新石器時代考古重要進展:河姆渡文化、良渚文化、仰韶文化再揭新發現

浙江余姚施岙遺址古稻田

浙江余姚施岙遺址2

浙江余姚施岙遺址。國家文物局供圖(來源:中新網)

  施岙遺址古稻田位於浙江余姚市,是一處河姆渡文化和良渚文化的稻田,初步勘探總面積約90萬平方米。2020年至2021年,經國家文物局批准,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寧波市文化遺産管理研究院、余姚市河姆渡遺址博物館聯合進行了考古發掘。

  小箭頭標 考古成果

  此次發掘出的河姆渡文化和良渚文化的大規模稻田遺存,年代距今約6700年至4500年。河姆渡文化時期稻田因發掘面積較小,僅發現少量稻田、田埂、河溝遺存。良渚文化時期稻田結構清晰,發現了凸起田埂組成“井”字形結構的路網,以及河道、水渠和灌排水口組成的灌溉系統,確定了面積為750平方米、700平方米、1900平方米、1300平方米左右的四塊田塊。

  經考古發掘,出土陶釜口沿、魚鰭形鼎足、平底罐底和石刀、石錛、石犁殘片等器物,一條殘損的獨木舟被埋入田埂中。經檢測,稻田堆積中含有較多水稻小穗軸、穎殼、稻田伴生雜草等遺存,植硅體分析結果顯示,稻田堆積中水稻植硅體密度遠高於一般古代稻田的認定標準。

考古中國 浙江余姚施岙遺址古稻田

(圖片來自:國家文物局官方微信公眾號)

  小箭頭標 重要意義

  施岙遺址古稻田是目前世界上發現的面積最大、年代最早、證據最充分的大規模稻田,良渚文化的稻田已經出現了比較完善的路網和灌溉系統,這種大規模稻田起源年代可能早至距今6500年以上,並一直延續發展。此次發現表明,稻作農業是河姆渡文化到良渚文化社會發展的重要經濟支撐,進一步深化了對長江下游地區史前社會經濟發展和文明進程的認識。

廣東英德岩山寨遺址

228969_700x700

廣東英德岩山寨遺址出土文物。國家文物局供圖(來源:中新網)

  岩山寨遺址位於廣東省英德市,是一處石峽文化聚落遺址。2019年至2021年,經國家文物局批准,廣東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聯合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等單位對遺址開展了持續的考古工作。

  小箭頭標 考古成果

  岩山寨遺址總面積約5萬平方米,包含居住區、墓葬區等多個功能區。居住區發現大量灰坑、柱洞,也夾雜少量墓葬,居住生活和喪葬並未完全分開。墓葬區共發掘墓葬66座,可見一次葬、二次葬和遷出葬現象,少數墓葬保存了木質葬具殘痕與人骨遺存,這在嶺南同類遺址中極為罕見。隨葬陶器組合以鼎、盤、豆、壺、罐為主,磨制石器以鏃、錛為主,玉器有琮、鉞、環、玦、璧、錛、錐形器及圭形器等,以玉鉞為最大宗。

  經研究,墓葬形制、喪葬禮俗及隨葬器物組合都具有顯著的石峽文化特徵。墓葬表現出明顯的等級分化,高等級墓葬普遍隨葬玉器,其中M16隨葬品超過140件,包括5件玉鉞與2件玉環,M26則同時隨葬有玉琮與玉鉞。

  小箭頭標 重要意義

  岩山寨遺址是嶺南地區迄今發現規模最大的新石器時代聚落遺址,對於深入研究嶺南地區先秦聚落形態演變、早期社會複雜化進程具有重要意義。同時,這也是繼石峽遺址後廣東省發現的又一處新石器時代晚期高等級墓地,有助於深入探討本地區新石器時代晚期葬制葬俗、石峽文化的傳播、石峽文化與良渚文化的交流互動等重大歷史問題。

甘肅慶陽南佐遺址

考古中國 甘肅慶陽南佐遺址

甘肅慶陽南佐遺址出土文物。圖片來自:國家文物局官方微信公眾號

  南佐遺址位於甘肅省慶陽市西峰區,是一處仰韶文化大型聚落遺址。經國家文物局批准,2021年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國人民大學等單位組成聯合考古隊對遺址開展了考古工作。

  小箭頭標 考古成果

  考古調查初步推測南佐遺址面積可能達600萬平方米,年代距今5200年至4600年。遺址核心區由9座大型夯土臺圍合,面積約30萬平方米,緊鄰夯土臺外側發現2道環壕,核心區東、南、北三面約1000米處還發現外環壕遺跡,但目前尚不能確認為封閉的環壕。2021年考古調查初步了解1號夯土臺殘存面積約880平方米、殘高2至3米。核心區北部發現大型建築基址、聯排房屋等重要遺跡,其中大型建築F1包括前廳、後堂,僅室內面積已達630平方米,墻壁、地面均為多層白灰麵;F2齣土白色堆紋陶、白衣陶、白陶、黑陶、硃砂彩繪陶,大型彩陶罐、帶塞蓋喇叭口平底彩陶瓶以及大量水稻遺存,顯示了較高的社會發展水準。

甘肅慶陽南佐遺址

甘肅慶陽南佐遺址出土文物。國家文物局供圖(來源:中新網)

  小箭頭標 重要意義

  南佐遺址是黃河流域文明起源和發展的重要實物資料,對於認識黃河中游、黃土高原尤其是隴東地區在中華文明起源和形成過程中的關鍵地位,探索早期國家起源,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

甘肅張家川圪垯川遺址

甘肅張家川圪垯川遺址

甘肅張家川圪垯川遺址。(圖片來自:國家文物局官方微信公眾號)

  圪垯川遺址位於甘肅省張家川回族自治縣,是一處仰韶文化史家類型聚落遺址。經國家文物局批准,2020年至2021年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對遺址開展考古勘探發掘工作。

  小箭頭標 考古成果

  圪垯川遺址從仰韶文化早期延續至仰韶文化晚期,年代距今6100年至5600年。其中仰韶文化早期史家類型時期的大型環壕聚落保存較完好,面積約8萬平方米,聚落週邊發現三道環壕,中心區為一處廣場,圍繞廣場呈向心狀分佈三組房屋,共計100余座,每組房屋由1座大房屋(約100平方米)和數量不等的中型房屋(約20-50平方米)、小型房屋(20平方米以下)組成。房屋間發現數座袋狀窖穴,最大一座位於中心廣場,容積約60立方米,底部保存近0.4至0.6米厚的炭化粟黍遺存。勘探發現環壕外東南部疑似有陶窯區,西北部疑似有墓葬區。

  此外,遺址出土大量陶器、石器、玉器、骨器等,陶器以彩陶為主,包括尖底瓶、平底缽、葫蘆瓶等,還發現一件玉權杖首。炭化植物遺存鑒定以粟黍為主,且以黍為多。動物骨骼遺存鑒定主要為家養動物豬、狗和野生動物鹿、狍等。

甘肅張家川圪垯川遺址1

甘肅張家川圪垯川遺址。國家文物局供圖(來源:人民網)

  小箭頭標 重要意義

  圪垯川遺址是隴西黃土高原繼大地灣遺址之後又一重要考古發現,證實本區域與關中和中原地區一樣是仰韶文化的又一中心區域,在中華文明起源過程中具有極為重要的地位。大型儲糧窖穴及粟黍遺存的發現,對研究仰韶早期人群農業種植、農作物加工儲藏技術、人類生業經濟提供了實物資料,對探討中國北方地區粟黍作物馴化後粟黍農業的建立具有重要意義。

河北張家口鄧槽溝梁遺址

鄧槽溝梁遺址

鄧槽溝梁遺址。圖片來自:國家文物局官方微信公眾號

  鄧槽溝梁遺址位於河北省張家口市,是一處新石器時代遺址。2015年至今,經國家文物局批准,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河北師範大學等單位組成聯合考古隊,對遺址進行持續考古發掘。

  小箭頭標 考古成果

  鄧槽溝梁遺址發現四個階段的文化遺存。第一階段距今8000年左右,發現半地穴式房屋1座,出土的素面大口罐與尚義四台遺址出土同類遺存屬於一種新的考古學文化,方形石板灶、有肩石鏟等器物又體現出興隆洼文化的影響。第二階段距今6500年左右,發現半地穴式房屋、袋狀窖穴等,出土紅頂缽、素面罐、紡輪等遺物,文化面貌與後崗一期文化接近。第三階段距今5100年左右,發現半地穴式房屋1座,出土缽、彩陶、刻劃陶器等遺物,文化面貌與河套地區仰韶文化晚期海生不浪文化極為相似。第四階段距今4200至4000年左右,發現龍山晚期石城1座,城墻寬約13米,墻芯為土石結構,由夯土板塊加固。調查發現2個保存較好的甕城,平面形狀呈半圓形,殘存高度約6米,面積分別為2000、1500平方米。在城內發現殘存面積約600平方米夯土建築基址1座、房址20座、窯址1座。出土陶器、玉器等各類器物百餘件,文化面貌與龍山時期河套地區石峁、後城咀等遺址十分接近。

河北張家口鄧槽溝梁遺址1

河北張家口鄧槽溝梁遺址。國家文物局供圖(來源:人民網)

  小箭頭標 重要意義

  張家口處於我國北方遊牧文化和中原農耕文化的過渡地帶,是東部環渤海文化和西部內陸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此次發現距今8000年至4000年四個階段面貌各異的文化遺存,證明該地區自古以來就是多民族、多文化交融的重要區域,為探討中國北方地區多元一體進程提供了珍貴資料。

  (資料綜合人民網、央視新聞客戶端、中新網等)

編輯策劃:虞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