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中華文化

2021年文化年終策劃之考古發現

2021年,我國考古領域取得一系列重要成果。“考古中國”項目公佈了15項重要考古發現成果;陜西江村大墓被確認為漢文帝霸陵;三星堆遺址再度“上新”;山西垣曲北白鵝墓地在唐代女性化粧品遺存中首現植物精油;湖南雞叫城遺址揭露史前完整木構建築基礎……

  2021年,我國考古領域取得一系列重要成果。“考古中國”項目,聚焦舊石器時代、新石器時代、漢唐時期和長城考古,相繼公佈了15項重要考古發現成果。三星堆遺址再度“上新”,發現了體型巨大的青銅神壇、神獸、完整的金面具、刻有神樹紋的玉琮以及神似西餐刀的玉刀等文物。陜西江村大墓被確認為真正的漢文帝霸陵,糾正了近千年的錯誤認識。山西垣曲北白鵝墓地考古,唐代女性化粧品遺存中首現植物精油、酒類遺存填補了先秦果酒研究空白、出土的周代虢國重器銘文內容豐富清晰。《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拾壹)》收錄長篇戰國竹書《五紀》是前所未見的先秦佚籍,篇幅巨大,可稱出土簡牘之最。此外,北京市考古取得一系列重要成果、陜西發現最為完整的北周豆盧恩家族墓園、湖南雞叫城遺址揭露史前完整木構建築基礎、河南滎陽官莊遺址發現世界上最古老的鑄幣作坊、山西絳縣西吳壁遺址發現中國的最早木炭窯……一系列重大考古發現成果,實證中華文明多元一體,博大精深。

“考古中國”項目重要成果

  三星堆遺址重要考古發現

三星堆遺址3

出土的完整金面具。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來源:中新網)

  3月20日,“考古中國”重大項目工作進展會在成都舉行,通報了四川廣漢三星堆遺址重要考古發現與研究成果,包括黃金面具、青銅人像、青銅尊、玉琮、玉璧、金箔、象牙等,新發現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目前已出土500余件重要文物。>>>進入策劃】  

  3項長城考古重要發現

“考古中國”項目:清平堡遺址出土的造像等文物

拼圖:清平堡遺址出土的造像等文物

  6月8日,國家文物局在京召開“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重要進展工作會,通報了北京市懷柔區箭扣長城、陜西省靖邊縣清平堡、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沙梁子古城遺址等3項長城考古的重要發現。這些發現生動展現了長城作為古代軍事防禦體系的建築遺産價值,以及長城沿線地區文化、民族的頻繁交流與融合。>>>進入策劃

  3項舊石器時代重要考古發現

190674_700x700

四川稻城皮洛遺址發現的部分石器。新華社發(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9月27日,國家文物局在北京召開“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重要進展工作會,聚焦舊石器時代重要考古發現和研究進展,通報了山東沂水跋山遺址、河南魯山仙人洞遺址、四川稻城皮洛遺址等3項重要考古發現成果,涵蓋了南北方、東西部舊石器時代早中晚期考古研究內容。>>>進入策劃】  

  5項新石器時代重要考古發現

232126

廣東英德岩山寨遺址出土文物。國家文物局供圖(來源:中新網)

  12月1日,國家文物局召開“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重要進展工作會。此次會議聚焦新石器時代重要考古發現和研究進展,通報浙江余姚施岙遺址古稻田、廣東英德岩山寨遺址、甘肅慶陽南佐遺址、張家川圪垯川遺址、河北張家口鄧槽溝梁遺址等5項重要考古成果。>>>進入策劃

  3項漢唐時期重要考古發現

235610

洛陽城正平坊遺址發現的瓦當。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來源:大河報)

  12月14日,國家文物局在北京召開“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進展線上會議,聚焦漢唐時期重要考古發現,即甘肅、河南、陜西三個重要考古發現和研究成果。會上公佈了陜西省西安市白鹿原江村大墓即為漢文帝霸陵。另外兩個項目分別是,隋唐洛陽城正平坊遺址,以及在甘肅武威發現的唐代吐谷渾王族墓葬的最新研究成果。>>>進入策劃

三星堆遺址再度上新

三星堆遺址2

部分三星堆遺址出土文物拼圖

  9月9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四川廣漢舉辦新聞發佈會,通報三星堆遺址考古發掘最新成果。截至目前,三星堆新祭祀區已提取文物超5000件,在基本清理結束的3、4號祭祀坑以及揭露出文物層的7、8號祭祀坑,考古工作者發現了體型巨大的青銅神壇、神獸、完整的金面具、刻有神樹紋的玉琮以及神似西餐刀的玉刀等文物。

  經過碳十四年代研究,4號祭祀坑的埋藏年代有95.4%的概率落在距今3148年至2966年的時間範圍之內,屬商代晚期。4號祭祀坑年代與2號祭祀坑非常接近,同樣為晚商時期(約當殷墟二期)。>>>進入策劃】 

漢文帝霸陵地點確認 糾正近千年謬誤

235559

拼圖:部分江村大墓出土文物

  12月14日,國家文物局在北京通報3項重要考古成果。其中,江村大墓的考古發現意義重大——確定西漢漢文帝劉恒的陵墓就在此處,糾正了元代以來“鳳凰嘴”為漢文帝霸陵的傳統認識。已發掘的8座外藏坑出土陶俑、銅印、銅車馬器及鐵器、陶器等1500余件,銅印文有“車府”“器府”“中騎千人”“府印”“倉印”“中司空印”等,表明江村大墓周圍外藏坑應為模倣現實官署、府庫建造。

  根據考古調查、勘探、發掘成果來看,陜西江村大墓及其周邊的遺跡,形成了一個較為完整的陵區,與漢高祖長陵、漢景帝陽陵、漢武帝茂陵等西漢帝陵形制要素相近,平面佈局相似,整體規模相當,並有顯而易見的發展演變軌跡。結合文獻記載,認為江村大墓應為漢文帝霸陵。>>>進入策劃

山西垣曲北白鵝墓地最新研究成果

山西垣曲北白鵝墓地最新研究成果

拼圖:唐代女性化粧品遺存中首現植物精油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發佈了山西垣曲北白鵝墓地的最新研究成果,引發海內外關注。3月10日,山西省考古研究院發佈距今2700多年的女性化粧品盒的最新研究成果,科研人員在化粧品盒內檢出美白類的化粧品殘留物。這是目前所知中國中原地區最早的女性化粧品之一,當中分析檢測到的植物精油成分,更是在中國古代化粧品中首次發現。

59812_700x700

垣曲北白鵝墓地銅壺及液體殘留物質。山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圖(來源:中新網)

  3月15日,山西省考古研究院發佈對山西垣曲北白鵝墓地出土果酒遺存的最新研究成果,科研人員在出土的銅壺內發現乙醇、有機酸等化學物質,證實其確為古代酒類遺存,首次從實物角度填補先秦果酒研究空白。

山西垣曲北白鵝墓地最新研究成果1

拼圖:部分出土文物

  3月23日,山西省考古研究院首次發佈山西垣曲北白鵝墓地出土青銅器上的全銘文,共199個字。根據文獻記載,並結合銅甗銘文虢季嫁女于燕的內容,初步推測北白鵝遺址可能係召公一族隨平王東遷後在成周王畿之內的采邑。>>>進入策劃

《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拾壹)》成果

236626_700x700

《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拾壹)》。清華大學供圖(來源:中新網)

  12月16日,《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拾壹)》成果發佈會在清華大學蒙民偉人文樓召開。據介紹,《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拾壹)》收錄長篇戰國竹書《五紀》。該篇凡130簡,全篇內容基本完整,總字數近4500字,是前所未見的先秦佚籍,篇幅巨大,可稱出土簡牘之最。《五紀》借托后帝之口,以五紀(日、月、星、辰、歲)、五算為中心,確立了天地萬物的常規、法度。《五紀》將星辰歷象與禮、義、愛、仁、忠五種德行,天神地祇所司所掌一一相配,而更大篇幅則集中于與之對應的人事行用,涉及樹設邦國、禮儀祭祀、人倫德行、土工百物、兵戎戰事、生育繁衍、人體疾祟等各個方面。全篇構建了宏大而複雜的天人體系,可説是先秦時期對天人關係認識的綜合與總結。

  《五紀》篇涉及《爾雅》所載鬥建十二月名、二十八宿,也涉及黃帝戰蚩尤等神話內容。該篇始論歷數,終歸人事,規模宏大,結構嚴整,層次豐富,意蘊浩繁,對於古代天文曆數、國家治理研究具有重要意義,是新發現的一篇關於先秦思想文化史的重要文獻。《五紀》篇的刊佈,將為先秦史學界提供一篇重要的思想文獻,也為社會各界了解中國古代天人觀念提供寶貴的典籍資料。>>>詳文

北京2021年度重要考古成果

北京考古新成果

鎮水獸全貌。北京市文物局供圖(來源:中新網)

  9月24日上午,2021首屆北京公眾考古季在北京週口店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啟動。北京市文物局現場發佈了路縣故城遺址、正陽橋遺址、萬壽寺東路遺址等六處北京市2021年度重要考古成果。其中,正陽橋是中軸線的重要節點,路縣故城、萬壽寺、固倫和敬公主園寢均位於大運河文化帶,金中都地處西山永定河文化帶,白各莊墓葬群位於長城文化帶,這些發現進一步彰顯了考古工作在全國文化中心建設中的重要性,延伸了歷史軸線,增強了歷史信度,豐富了歷史內涵,活化了歷史場景,是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形成過程的具體體現,也是展示、實證中華文明史、北京地方史的重要內容。>>>詳文

200746_700x700

在北京城市副中心發現的運河故道遺址。北京市文物局供圖(來源:中新網)

  10月9日,2021北京(國際)運河文化節開幕。開幕式上,北京市文物局介紹了多處大運河文化帶上的考古成果。近年來,北京市文物局先後在白浮泉、萬壽寺、玉河通惠河、西板橋、清固倫和敬公主園寢、路縣故城、大運河故道、小聖廟、善人橋等文化遺産取得重要考古成果。其中,在北京城市副中心發現的運河故道遺址總長約3000米,寬160至320米。據推測,該段遺跡應為清嘉慶十三年(1808)以前的大運河故道,是元、明、清三朝大運河漕運興衰的明證。>>>詳文

北京琉璃河遺址考古 

琉璃河遺址考古1

琉璃河遺址考古發掘現場的夯土建築基址。 中新社記者 賈天勇 攝

  4月1日,北京市文物局公佈,北京“城之源”琉璃河遺址考古發掘取得重要成果,首次在城內發現結構清晰、內涵豐富、成規模的夯土建築基址。考古專家表示,此次新發現的夯土建築基址等級較高,符合西周早期諸侯國的等級地位,為研究早期國家治理水準和等級制度提供了新材料。>>>詳文

琉璃河遺址 與40多年前出土圉簋紋飾相同的銅簋

與40多年前出土圉簋紋飾相同的銅簋。(來源:北京晚報)

  12月7日,北京市文物局公佈琉璃河遺址考古重要成果。M1901號墓葬新出土的銅簋與40多年前出土的圉簋紋飾相同,器蓋內銘文為“白(伯)魚作寶尊彝”,器內底銘文則有“王賜圉貝,用作寶尊彝”字樣,對研究墓葬隨葬器用制度具有重要意義。M1903齣土的多件漆器則彌補了20世紀現場文物保護技術有限的遺憾,對於墓葬隨葬器用制度的研究具有重要意義。新發現的M1902號墓發現了目前北京所知年代最早的墓葬頭箱蓋板,這在北方地區較為少見。箱內有銅提梁卣、銅尊、銅爵、銅鼎、銅劍、漆器、陶器等,組合豐富。>>>詳文】  

江西樟樹國字山墓葬亮相

江西樟樹國字山墓葬中出土的兩件銅盉

江西樟樹國字山墓葬中出土的兩件銅盉。(來源:中新網)

  12月25日下午,江西樟樹國字山墓葬考古發掘成果專家論證會在江西樟樹舉行。經專家論證,國字山墓葬是迄今江西地區考古發現規模最大的東周時期墓葬,出土了2600余件(套)器物。墓主有著很高的身份地位,推測是越國王室貴族。國字山墓葬位於江西省樟樹市大橋街道彭澤村洪光塘西南,築衛城城址西側約300米處的小山頂部。築衛城是清江盆地東周時期的中心性城址,城址周邊發現大量同時期的城址、遺址、墓葬等,構成了以築衛城為核心的聚落群。

  據介紹,墓葬雖經早期盜擾,破壞嚴重,在各分室內仍出土有2600余件(套)器物。墓內出土器物的種類以漆木器為大宗,此外還有金屬器、陶瓷器和玉石器等。從器類看,囊括了禮器、樂器、兵器、車馬器、日常用具等多種品類。禮器有銅鼎、盉、盤、匜等;樂器包括鐘、鼓、琴、瑟、箏,以及編鐘架、底座等,其中箏保存很好,總長度達到2.3米,是先秦時期發現的最長的一件箏。>>>詳文

陜西發現最為完整北周家族墓園

豆盧恩碑首出土現場

豆盧恩碑首出土現場。陜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圖(來源:中新網) 

  陜西文物部門考古人員發現豆盧恩家族墓園,為首次發現最為完整的北周家族墓園。2019年11月至2020年4月,陜西省考古研究院在西鹹新區空港新城發現一處北朝家族墓園。在發掘過程中,編號M3的墓道出土一塊殘缺的神道碑首,依據碑首提供的文字線索,認定該墓葬應係北周時期著名歷史人物豆盧恩之墓。豆盧氏作為北朝至隋唐時期的鮮卑望族,多與皇室通婚,政治影響可見一斑。>>>詳文

雞叫城揭露史前完整木構建築基礎

雞叫城遺址

一處大型木構建築完整的木構基礎得以整體揭露。(來源:中新網)

  湖南雞叫城遺址10月9日舉行考古發掘專家現場會。現場揭露了一批屈家嶺文化時期的木構建築,其中包括規模最大、保存最好的一處大型木構建築完整的木構基礎。此次發掘的上述大型木構建築,在諸木結構建築中年代最晚,距今約4800年至4700年,為屈家嶺文化二期早段(或中期晚段);由主體建築和週邊廊道組成。發掘區內已揭露出的主體部分面積242平方米,加上廊道總面積354平方米。另據發掘區東部探溝探知,建築繼續向發掘區以東延伸,主體部分面積超過330平方米,加上南廊的總面積不低於500平方米。>>>詳文

山西發現最大規模明中晚期藩王墓

明代藩王墓考古

山西發現最大規模明中晚期藩王墓。(來源:人民網)

山西發現最大規模明中晚期藩王墓

M3後室發現的金錢。山西省考古研究院提供(來源:中新網)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5月13日發佈考古新發現,當地考古人員在太原東山發現中國國內規模最大的明代中晚期藩王墓——晉端王墓。該墓平面為“工”字形,南北長24米、東西寬8米,規模居明代中後期藩王墓之首。本次發掘的端王及王妃、繼妃、夫人墓葬(1、2、3號墓)位於陵園中部,3座墓葬雖被盜擾,但出土隨葬品種類依然多樣。>>>詳文

陜西洪瀆原考古發掘古墓葬3648座

陜西洪瀆原考古

洪瀆原墓葬上召窯墓地戰國秦墓。陜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圖(來源:中新網)

  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獲悉,2020年6月至2021年11月,考古人員在該省咸陽市渭城區底張街道和北杜街道發掘了戰國、兩漢、西晉、十六國、北朝、隋、唐、宋、明、清古墓葬3648座,墓葬時代延續長達2200餘年。此次發掘地點位於漢、唐長安城北的洪瀆原墓地,是這個時期除陪葬帝陵外等級最高的墓地,埋葬的墓主多數係皇親國戚、高官顯貴,並見諸史籍;已發掘的中大型墓葬佔比大,紀年墓葬數量多,出土文物豐富。>>>詳文

河南發現世界上最古老的鑄幣作坊

河南發現世界上最古老的鑄幣作坊

河南發現世界上最古老的鑄幣作坊。(來源:中新網)

河南滎陽官莊遺址1

官莊遺址出土的標號SP-1號空首布幣成品。官莊遺址考古隊供(來源:新華網)

  經過碳十四測年確認,河南滎陽官莊遺址的鑄銅生産活動大致始於西元前814-750年間,在此後約150年內,青銅鑄造作坊主要集中生産青銅禮器、兵器、車馬器等産品。鑄幣生産活動發生在西元前640-550年之間,作坊在繼續進行青銅禮器、兵器等産品的生産同時,開始出現了制式化金屬貨幣的鑄造活動。這一數據首次提供了有關中國早期鑄幣遺址的絕對年代資訊,也使官莊遺址成為世界範圍內已知最古老的鑄幣作坊。>>>詳文

山西發現中國最早木炭窯

山西絳縣西吳壁遺址

考古人員在做木炭窯實驗。(來源:中新網)

  填補中國冶金考古空白的山西絳縣西吳壁遺址有了新發現,山西省考古研究院8月19日對外表示,考古人員在遺址冶銅遺存集中分佈區發現的一處特殊遺跡為二里頭文化時期的木炭窯,其為國內迄今為止發現的最早木炭窯。該遺跡的發現為研究早期生産、利用木炭及早期木炭品質等問題提供了重要材料,同時為復原冶銅生産工作鏈、厘清冶銅作坊佈局增加了新材料,具有較為重要的學術意義。>>>詳文

山東發現距今9.9萬年象牙鏟

中國迄今最早磨制骨器

沂水跋山遺址出土的象牙鏟。(來源:大眾日報)

  “今年5月份,我們在沂水跋山一舊石器遺址內發掘出距今9.9萬年的象牙鏟,經初步觀察,這很可能是目前我國發現的最早的磨制骨器。目前室內的觀測和研究工作正在進行之中,還需要經過科學方法的確認。”山東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館員李罡11月24日表示,典型骨器在中國發現的數量較少,此前發現最早的磨制骨器,距今約3.5萬年。就目前掌握材料,以象牙為原料製作實用工具,且時代達到10萬年前後,在世界範圍內也極為罕見。>>>詳文

  (資料綜合新華社、中新網、人民網、人民日報、央視網等媒體報道)

編輯策劃:虞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