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漢陵考古隊隊長馬永嬴:漢文帝主墓暫不會進行發掘

華夏經緯網 > 文化 > 考古發現      2021-12-17 09:38:02

  人物簡介

  馬永嬴

  1965年7月出生,陜西西安人。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漢陵考古隊隊長。自1995年以來,長期從事西漢帝陵考古研究工作,曾參與漢高祖長陵等西漢11座帝陵的考古工作,現主持漢文帝霸陵的考古發掘項目。

  漢文帝霸陵所在地確定為陜西西安白鹿原江村大墓,而非史料記載的鳳凰嘴。這一成果破解了漢文帝陵墓位置的千古之謎,也讓漢陵考古項目備受關注。

  作為漢陵考古隊隊長,馬永嬴這兩天忙得像個陀螺,在完成日常考古工作的同時,還要面對突然湧來的各路關切。“沒想到這次會受到那麼多關注,大家看到的只是我們的高光時刻。”

  “我們的工作就是通過探尋大地,來補證歷史。”在馬永嬴看來,這正是考古工作的意義所在,如同霸陵考古隊院裏立著的那塊刻字大石——“叩坤補史”。

  江村大墓是如何被發現的?此次發現有哪些重要意義?12月15日,新京報記者與馬永嬴聊了聊霸陵往事。

  揭秘

  考古人55年接力,讓霸陵現世

  新京報:漢文帝霸陵選址白鹿原可能是什麼原因?

  馬永嬴:漢文帝已逝去,沒法再告訴我們準確答案,一切都只能基於合理猜測。

  我與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焦南峰老師曾合撰《西漢帝陵選址研究》一文,系統分析了西漢帝陵選址受到諸如傳統葬俗、風水思想、政治形勢以及皇帝個人好惡等諸多因素的影響,在我們看來,漢文帝霸陵選址白鹿原,主要有三個原因:一是解決其母薄太后的喪葬禮儀問題;二是政治需要,為了扼守交通要道,防禦東方諸侯;三是文帝個人情感因素的影響,囿于種種原因,他本人可能並不希望葬在父親身邊。

  新京報:江村大墓是如何被發現的?

  馬永嬴:首先,我們查閱了大量關於霸陵的文獻,發現關於霸陵在鳳凰嘴的記載未必準確。另外,此前也曾進行過多次考古工作,1966年、1975年,陜西省文物管理委員會王學理先生等對霸陵、南陵(薄太后陵)的從葬坑進行了搶救發掘;上世紀80年代,劉慶柱、李毓芳先生對霸陵、南陵進行了全面的考古調查、測量工作。

  2006年,西安市文物保護考古研究院在霸陵陵區進行搶救性勘探和試掘,發現了江村大墓及其陪葬坑等,為確定霸陵的具體位置提供了重要線索。當時,我們只能推斷這是一個級別很高的陵墓,但無法確認墓主是誰。

  2011年到2013年,根據西漢帝陵大遺址考古工作計劃,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焦南峰帶隊,對霸陵、南陵陵區展開大範圍考古調查與勘探工作,大致探明瞭兩座陵區遺存的分佈範圍與形制佈局。

  2017年,關鍵性證據出現了。我們發現了竇皇后陵和江村大墓的週邊有更大範圍的陵園園墻遺存,這説明江村大墓與竇皇后陵處於一個大陵園中。西漢的皇帝、皇后合葬使用的是“同塋異穴”的葬制,而同一個大陵園體現的就是“同塋”。

  新京報:這些考古發現有哪些重要意義?

  馬永嬴:確定江村大墓是漢文帝霸陵,具有四層重要意義。

  第一,有重要的學術意義。漢文帝開啟了“文景之治”,當時是西漢轉型的過渡時期,國家的治理體系和政治思想都在發生改變,這些必然會反映在帝陵制度上。霸陵位置的確定,以及陵園形制的掌握,彌補了西漢帝陵發展演變的關鍵環節,對西漢帝陵制度的考古學研究具有重要意義。

  第二,有助於研究西漢政治制度發展演變。霸陵的雙重陵園、帝陵居中、象徵官署機構的外藏坑圍繞帝陵佈局等,均為西漢帝陵中最早出現,表明瞭皇帝獨尊、中央集權的西漢帝國政治理念的初步確立。

  第三,從文物保護的角度來説,找到了真正的霸陵,有利於後續對遺址本體的保護。

  第四,南陵出土了較多帶有動物形象的金銀器,包括熊、狼、豹子等。這些金銀器具有典型草原文化風格,體現了中原文化和草原文化的交流,這也可能與漢文帝曾受封為代王的經歷有關。

  後續

  “漢文帝主墓暫時不會進行發掘”

  新京報:考古隊接下來有哪些計劃?

  馬永嬴:首先把沒做完的考古發掘工作繼續做完。另外,考古資料的整理研究也要加快進度。

  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就是協助地方政府儘快出臺霸陵、南陵的保護規劃,切實有效地保護好這個珍貴的文化遺産。

  新京報:漢文帝的主墓會繼續發掘嗎?

  馬永嬴:不會。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是國家文物政策規定,皇帝皇后級別的陵墓不能隨便發掘;二是文物保護工作還有待進一步提升,而這些墓裏可能會出現大量脆弱質的物品,比如漆器、木器、絲綢製品等,現在還沒有有效的保護技術。

  所以,我們把這筆財富留給後人,等到技術成熟、他們的研究需要,再繼續發掘。

  新京報:如何看待此次考古成果引發的關注?

  馬永嬴:説實話,我沒想到關注度會這麼高。現在,大家對傳統文化越來越關心了,公民素質也越來越高了。從文物保護的角度來説,想讓更多社會力量參與文物保護,也需要這樣的關注度。

  新京報:未來有哪些心願嗎?

  馬永嬴:希望能推動在這兒建一個遺址博物館,用於保護和展示霸陵、南陵的發掘成果,也能讓更多人了解到中華優秀傳統文化。

  我們在南陵進行搶救性發掘時,發現了盜洞,沒有抱太大希望。沒想到挖下去的時候,看到了密密麻麻的彩繪陶俑。當時太興奮了,感覺像是中了頭彩。每當發掘有所收穫時,我們都會覺得很有成就感。——馬永嬴

  新京報記者 吳採倩 實習生 李欣然 孫卿悅


文章來源:新京報
作者:吳採倩 李欣然 孫卿悅  |  責任編輯:虞鷹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