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漢文帝霸陵 “盜墓風雲”20年:一場盜掘與追繳的戰爭

華夏經緯網 > 文化 > 考古發現      2021-12-17 10:24:45

  12月14日,陜西省西安市灞橋區江村大墓主人的真實身份得以確認,他就是漢文帝劉恒。

  在2016年系統考古調查發掘前,江村大墓一度飽受盜擾。貪婪與慾望的故事曾經在這片土地頻繁上演。這座千年古墓,究竟經歷過多少次盜挖?目前還沒有統計數據。

點擊進入下一頁

江村大墓1號發掘點遠景。 陜西省文物局供圖

  記者調查獲悉,近二十年來,無論是無名小賊、跨省大盜,還是“西北盜墓第一號人物”孟老大,染指江村大墓都是奔著財富而來,而反盜墓風雲也從未停歇。

  一夥盜墓賊夜盜嚇跑另一撥盜墓賊

  2015年9月25日深夜,西安市灞橋區白鹿原江村大墓以西的麥田,盜洞內冒出的白煙,讓現場4人變得躁動。如果不出意外,老李的計劃就能實現。

  當地人老李謀劃這事已非一天兩天。自打2015年他家開始修房,他就覺得給自家裝修房子的兩名工人不錯,是幹活兒的料,於是,老李跟工人們説,要給他倆找個“好活”,“保證能比打零工掙錢多”。

  老李説的“好活”就是盜墓。為了説服工人,老李展示了一下他的洛陽鏟、鐵锨和炸藥,光炸藥就有兩袋半。

  按照老李的計劃,事成了賣的錢,他們一人一份。

  老李的話讓兩名工人心動,可幹這事,人多了不行,人少也不行,必須再找個“信得過的幫手”。於是,有工人又邀請了一個朋友加入。

  人和物都湊齊,幾天后的夜晚,老李開著自家麵包車,拉著眾人上了白鹿原。

  其他人不清楚老李定位古墓的方法,老李也一直沒説。眾人只記得,在田埂周圍轉悠幾天后,老李通知要行動了。

  出發那天是9月25日,4人坐車上了垣已是深夜11時許。眾人下車沒走多遠,就感覺附近有人。

  老李讓眾人別慌,幾個人慢慢靠了上去,突然打開手電,頓時,那群人四散奔逃,落下一地工具。“也是盜墓的。”趕跑外人,4人取出工具。老李頗為神秘地用白灰在地上畫了幾個圈,説這是幾天前已經定好的墓穴方位。

  4小時後,他們挖開了一個盜洞,盜洞深約六七米,也有説十幾米,但洞口只有五六釐米寬,跟成年男性手掌大小一樣。眼見天色快亮,老李催促工人將炸藥和雷管統統塞進洞裏。一切完畢,眾人閃開,老李引爆了炸藥。

  巨響沒有到來,盜洞裏只是向外冒著白煙,之後,連白煙也沒有了,老李等人這一夜算是白忙活了。回到駐地,他們還不甘心,3天后,又想去別處碰碰運氣,可沒想到,西安警察已經找到府。

  “犯罪未遂”成了老李等4人的辯詞之一,可法院並不這麼認為。判詞中寫道:“是否挖出文物不影響既遂、未遂的認定。”

  被盜文物被拍賣引發中美交涉

  上千年來,在江村大墓周邊究竟發生過多少起盜挖?目前還沒有統計數據。

  近20年來,在江村大墓周圍,有據可查的盜墓行為在2001年便已發生。公安部門披露,僅2001年3月到12月間,就有3批人在此盜墓。

  回憶起進入江村大墓周邊一處墓室時,盜墓者説,進入後發現周邊排滿很粗的木頭,他們用電鋸鋸開一個洞,涌出一股異味讓人胸悶頭暈。盜墓者用鼓風機向下吹風排氣,又戴上防毒面罩進入墓室回廊,才盜出被火燒成黑色的陶俑。

  2001年,這些盜墓者並不了解市場情況,為了儘快脫手,每件陶俑開始以300元的價格對外“試銷”,此後漲到700元。據説,這些盜墓者每人分贓僅得4600元。

  2001年,西安警方在南上北下調查此案時,一個名叫張小彥的男子進入警方視野。

  此人是西安灞橋區人,雖然只有初中文化,但在當年他帶人作案數量最多。通過挖掘、爆破等手段,此人從江村大墓周邊挖出了180件黑色裸體陶俑。

  案發後,警方一直在尋找張小彥,“黑市”沒人聽説過這個名字,一時調查陷入僵局。直到警察拿出照片供人辨認,不少人喊出了他的綽號:“這不是‘老八’嗎?”

  有證據顯示,張小彥將陶俑以每件800元的價格出售,獲利15萬元。這批陶俑很快在“黑市”被人層層加價,分別以每件1500元和3000元價格先後兩次出售給一名南方人和一名甘肅人,後經文物部門鑒定,其中包括二級文物3件,三級文物61件。

  就在張小彥等人落網之後,警方四處追贓時,2002年3月,6件黑色裸體陶俑出現在了紐約索斯比拍賣行準備公開拍賣。

  獲悉此消息後,警方立刻上報,並引發我國多個部門重視,我方外交部門緊急與美方交涉,最終迫使這批文物撤拍,之後歸還中國。

  張小彥獲刑10年。但張小彥等人的落網,並沒阻止住盜墓賊貪婪的腳步。

  盜墓賊炸古墓盜走6大袋陶器

  2015年入冬,3名甘肅天水人駕駛著一輛哈佛牌越野車奔著江村大墓而來。

  幾天前,一個綽號叫“四牛”的文物中間商給其中一男子打電話,讓他找兩個人來西安。

  “四牛”本姓張,判決書顯示,在陜西,從2009年起,多起盜墓案件均與他有關。

  除了充當中間商,“四牛”還會主動組織盜墓者前去盜墓。而這次,“四牛”對選人有要求:必須有人能製作炸藥。

  別看車上這3人只有小學文化,他們彼此合作盜墓已有多年。判決書顯示,從2009年至2011年前後,這幾人多次往返甘肅和陜西,參與實施了多起盜墓行為。其中一名綽號“土行孫”的鄒姓男子擅長製造炸藥,在多次盜墓中實施過爆破。

  “四牛”在西安東郊給3人早已租好了房子,一切安頓完畢,次日,一個西安人進入他們的房間準備商談盜墓事宜。

  經介紹,3名天水人得知此人叫“老八”。

  2009年11月,“老八”刑滿釋放,之後,他重操舊業,且獲利頗豐。2014年,他就用盜墓得來的15萬元買了一輛銀灰色現代名圖轎車。

  這次行動,“老八”被“四牛”請來充當“技術指導”。

  次日,眾人在“老八”的帶領下,上了白鹿原。穿過一個名叫金星村的村莊,在一處公路旁,幾人下了車,“老八”指引著眾人進入一處麥地,這裡距離公路有200多米。

  “老八”指了指地下幾個位置,説“這下面就是墓”,眾人開始一番探查。

  與幾年前相比,“老八”變得更加謹慎。他們沒有立刻動工,而是開車返回住地。到了當晚9時左右,才讓“四牛”派來的司機接他們前往白天勘查過的麥田。這一次,車上裝了洛陽鏟和探桿。

  到了地點,司機離開,“老八”指揮眾人拿上工具,用探桿開始不斷下探。

  幾次嘗試過後,他們發現了一處寬二三米的墓道。於是,眾人輪流用洛陽鏟向下打眼,據説,打了約十米深後,“老八”叫回司機,眾人再次離開。

  與此同時,“四牛”在西安南郊找到了一處廢棄廠房。在這裡,“土行孫”等人正忙著製造炸藥。期間,眾人一同前去觀摩,“老八”還提了不少建議。

  待炸藥製作完成,足足裝了兩個化肥袋子。

  又過了幾天,夜裏,“四牛”的司機拉著眾人、工具和炸藥,再次回到最初打眼的麥田,幾人將炸藥塞進洞眼後,“土行孫”點燃了炸藥。

  爆炸過後,他們也沒急著開挖,而是再次返回住處。

  此後幾天,每逢深夜,爆炸點周圍,“老八”在公路上放哨,“土行孫”等人進洞清坑,可松土實在太多,工作量太大,一時人手不足,為了不再拖延時間,又有人叫來了甘肅平涼一朋友幫忙。

  直到幾天后的一夜,盜洞內成堆的彩繪陶俑被挖出。這些彩繪陶俑都是鴨子、雞等小動物造型,每個約有三十釐米高,約有200余件。逐一掏出後,裝了6個尿素袋子。

  經陜西省文物鑒定研究中心鑒定,漢代陶鴨一組4件為三級文物,漢代陶鴨一組44件為一般文物,漢代陶雞一組4件為一般文物。

  幕後大玩家號稱“西北盜墓第一人”

  在江村大墓周圍的盜墓活動中,無論是“老八”還是“四牛”,都還只是生活在這條貪婪鏈底端的人物,真正的背後“大玩家”,很少會出現在盜墓現場,孟經建算是其中之一。

  1953年7月1日出生的孟經建綽號“孟老大”,雖然身材瘦高、文質彬彬,但此人橫跨甘肅、陜西兩地,在古玩市場頗有名氣。媒體稱他為“西北盜墓第一人”。

  之所以有此稱號,有媒體稱,憑藉自身對古玩的了解,以及控制青銅器的數量,當年,“孟老大”幾乎掌控了陜甘一代的青銅器價格。在民間,他給的價格一度成了“權威”。

  實際上,“孟老大”主要通過組織、出資支援他人盜墓,再通過直接從盜墓者手中收購文物,高價倒賣牟利。

  2017年11月,陜西咸陽市和淳化縣兩級公安機關聯手,從淳化漢雲陵被盜線索入手,成功偵破公安部掛牌督辦的“7·20”系列盜掘西漢古墓葬案。

  該案追回各類被盜文物1000余件,三級以上珍貴文物222件,追繳100余件青銅編鐘、漢代陶俑等文物,共打掉犯罪集團10個,共破獲盜掘古墓葬案件96起,抓獲犯罪嫌疑人92名。

  “孟老大”深度參與該案,2017年4月,他被捕的消息在西安古玩市場傳開時,引發不少人的驚愕。

  “孟老大”是陜西西安人,早年在西安一家表廠工作,上世紀九十年代“下崗”潮過後,“孟老大”開始活躍在各地古玩市場,雖然只有高中文化,但他對古玩頗有研究,深受民間愛好者的追捧。

  “孟老大”雖然是因淳化漢雲陵案被抓,但他被判決,也與江村大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2001年,“老八”第一次從江村大墓周邊盜得陶俑時,收購者便是“孟老大”。之後,“孟老大”經過兩次提價、分銷,共獲利38萬元。

  “老八”被捕後也未供出“孟老大”。2009年,“老八”出獄後,很快便與“孟老大”深度綁定。後來在法庭上,“老八”被指8次參與盜掘古墓葬行為也多與“孟老大”有關。

  除了“老八”,包括“四牛”“土行孫”等人,在江村大墓周邊實施的一次次盜墓活動,都與“孟老大”有著直接或間接的瓜葛。

  近幾年,鋻於陜西文物大省的重要地位,公安部和國家文物局委託陜西省公安廳建設了“全國文物犯罪資訊中心”,承擔全國文物犯罪資訊的錄入、審核、分析、研判工作。依託資訊中心建立了“中國被盜(丟失)文物資訊發佈平臺”,建成專門數據庫,發佈被盜(丟失)文物資訊,與國際刑警組織被盜藝術品數據庫共用數據,加強國際執法合作,追索海外流失文物,接受公眾舉報。

  重慶晨報·上游新聞記者 賈晨


文章來源:重慶晨報
作者:賈晨  |  責任編輯:虞鷹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