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帶私貨!美2022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大打“遏華牌”

夾帶私貨!美2022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大打“遏華牌”
美國國會眾議院以壓倒多數通過了新財年度國防授權法。據悉,這項授權7680億美元用於國防支出的法案,比總統向國會申報的國防預算額還高出250億。法案包含多項強化美軍實力以應對所謂中國軍事挑戰的條款,包括授權為“太平洋威懾計劃”撥款71億。兩黨議員都稱這項立法可以幫助五角大樓淘汰老化武器並投資新技術針對中俄。

     美國國會參議院以壓倒性結果通過“2022財年國防授權法案”。這項7680億美元的“國防授權法案”,不但比拜登政府提出的國防開支還多250億美元,而且令美國的國防預算比去年增加約5%。為了通過這份法案,美國議員大談特談中國和俄羅斯帶來的“挑戰”。在法案中,從為“太平洋威懾倡議”撥款到增加投入為烏克蘭軍隊提供裝備,大量內容都劍指中俄,將美國政客頭腦中的冷戰對抗思維體現得淋漓盡致。

  “過去幾週,我一直在談論這項立法的重要性,因為我們的國家面臨各種全球威脅和國際挑戰——從中國到俄羅斯,再到打擊中東地區的恐怖分子。”CNN報道説,參議院少數黨領袖麥康奈爾在投票前“兜售”該法案稱,這將保證我們的軍隊為應對中國這樣的“新興威脅”做好準備。美聯社描述參議院的情景説,兩黨參議員爭相描述美國面臨的挑戰,從阿富汗撤軍到與中國的競爭。

     《紐約時報》評論説,該法案的主要焦點——將注意力從中東地區的地面衝突轉移到重新關注北京和莫斯科,與拜登在結束美國20年的阿富汗戰爭時概述的外交政策願景一致。CNN稱,該法案不僅授權為國防部提供資金,還勾勒出美國政府和軍方的政策議程。

    渲染來自其他國家,特別是來自中國的所謂“威脅”,已經成為美國政客中的一種“政治正確”。這份“國防授權法案”中突出了美國政府當下奉行的“大國競爭”戰略。可以看到,冷戰對抗思維在美國的“國防授權法案”中體現得淋漓盡致,這對世界的和平與穩定極為不利。

夾帶涉台私貨,邀臺參與環太軍演

src=http _qqpublic.qpic.cn_qq_public_0_0-2251211701-F1B198D0C12D9A00DC6244D45ED4F934_0 fmt=jpg&size=69&h=580&w=900&ppv=1.jpg&refer=http _qqpublic.qpic.cn&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在這些議員的推動下,“2022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充滿針對中國的意味。英國路透社報道稱,該法案包括為“太平洋威懾倡議”提供71億美元,較拜登政府提出的預算請求高出2億美元。“太平洋威懾倡議”旨在為美國在印太地區與中國的戰略競爭提供資金,並應對中國在該地區的軍事行動。CNN説,該法案要求總統制定一項機密的“關於中國的大戰略”,以及就中國的軍事和安全發展等活動編制幾份報告。法案還包括一項條款,禁止五角大樓將資金用於來自中國新疆的某些採購。

  而這項法案的第1246條至1249條包含大量關於台灣的內容。台灣“中央社”報道稱,法案建議美國國防部邀台灣參與“2022年環太平洋軍演”,並呼籲制定計劃協助台灣強化非對稱防禦能力。法案要求美防長在明年2月15日之前提交一份關於加強美國國民警衛隊與台灣合作的“可行性和合理性”報告,還要求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就“大陸破壞台海和平穩定”的任何行動提交報告,並列出美國為應對此類行動所做的努力。

  “華盛頓正在為與中國的錯誤戰爭做準備。”美國《外交》雜誌評論説,美國國防部將中國列為主要對手,領導人已指示軍方制定可信的計劃來“保衛”台灣,美國正在認真地對待來自中國的“戰爭威脅”。然而,華盛頓可能正在準備一場錯誤的戰爭。圍繞台灣的戰爭很可能是長期而不是短期的,是地區性而不是限制在台灣島的,而且開始比結束容易得多。如果發生衝突,將是長久和混亂的,為和平進程帶來嚴重困擾。

     島內網友則直言,對台灣來説,這是“搶錢及炮灰法案。”

     對此,中國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曾表示,我們堅決反對美國國會推動、審議含有涉台內容的議案,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美國政府和美國國會無權干涉。民進黨當局切勿誤判形勢,任何企圖依靠外部勢力謀“獨”的行徑終將是失敗的。我們遏制“台獨”,遏制臺美勾連的決心絕不是嘴上説説的。

美國會要求空軍暫停退役B-1B轟炸機

src=http _p7.itc.cn_images01_20211216_18d3c365041846508e881a3a5e9ebec0.png&refer=http _p7.itc.cn&app=2002&size=f9999,10000&q=a80&n=0&g=0n&fmt=jpeg

     據美國《防務新聞》報道,作為2022財年“國防授權法案”的一部分,美空軍將不被允許進一步減少B-1轟炸機機隊,除非已經開始部署B-21。這項禁令將持續到2023年9月底。

     報道稱,諾斯羅普·格魯曼已開始建造5架B-21,預計將在20世紀20年代中期開始投入使用,這意味著B-1B機隊將在短期內保持目前的45架水準。新財年的“國防授權法案”還將阻止美空軍削減駕駛或維護B-1B的人員。

     《防務新聞》稱,美國空軍今年退役了17架機齡最長、最破舊的“槍騎兵”,以便維護人員能夠專注于保持剩餘的45架轟炸機繼續運作。

  軍事專家表示,美國會叫停B-1B的退役,説明新財年為轟炸機部隊安排了足夠資金。戰略轟炸機是美國進行大國競爭的重要軍事資産。這源於轟炸機將打擊力、機動性、航程和經濟性有效結合。

     根據美國米切爾研究院的報告,B-2轟炸機對地遠端打擊能力,超出“伯克”級驅逐艦43%。而1架裝備遠端反艦導彈的B-1B轟炸機,可以實施一次等效于一艘驅逐艦或一艘潛艇的齊射。2架B-1B轟炸機可以實施與整個航母艦載機聯隊規模相當的齊射。

     B-1B轟炸機在本土起飛後13小時內可以打擊西太平洋海上目標。部署在夏威夷的轟炸機可以在不到9小時打擊西太平洋目標,而每次飛行只需一次空中加油。部署在澳大利亞的轟炸機可以在6小時內到達西太平洋,而且不需要空中加油。由於速度快,轟炸機提供了快速的再次打擊能力,可以在數小時內返回基地,重新裝填並再次發動打擊。

     相比之下,消耗完彈藥的潛艇或水面艦艇,將花費更長時間返回基地進行彈藥補給再返回作戰區域。即使美國海軍找到一種方式實現在戰區內裝填,不用返回港口,陸基轟炸機每週的“齊射數量”,仍將大大超過水面艦艇和潛艇的發射數量。

好戰的美國在戰略上已經輸了

SRC_HT~1

  美國現在的軍費,約等於中國等9個排在它後面的國家的軍費總和,美國議員卻還想再增加軍費。和以往相比,這份“國防授權法案”最突出的特點是,繼續發展多種高精尖武器裝備。不僅加強導彈防禦系統的部署,還要加大進攻性武器裝備的研發和部署,這顯示美國想要繼續謀求在軍事上的絕對優勢地位。

  《華爾街日報》稱,新“國防授權法案”為軍事建設項目提供133億美元,並撥款273億美元用於打造艦船。具體而言,該法案增加了購買17架F-15EX戰機的預算,並將採購12架F/A-18E/F“超級大黃蜂”戰鬥機的資金納入法案,而五角大樓對後者沒有要求撥款。此外,法案還為採購13艘戰艦提供資金。

  “阿富汗戰爭都結束了,編制數額這麼大的國防預算,意味著什麼?”美國伯克利大學教授萊克一針見血地指出其中的原因:軍工複合體。從這個角度就可以明白美國為何如此好戰,因為天下最大的驅動力就是利益。

     有統計數據顯示,今天美國政壇上活躍著4000多個軍工複合體的遊説集團。軍工複合體不但有能力確保自身利益不受政府更疊的影響,而且往往能夠阻止要動其蛋糕的政府決策。為確保軍火生意始終有旺盛需求,美國軍工複合體不斷推動政府樹立“假想敵”,甚至不惜製造恐懼,挑起事端。美國國內早有分析指出,美國打著維護“國家安全”、促進“民主”“自由”的幌子滿世界尋找敵人,背後就有軍工複合體的利益驅動。

  “國防授權法案”在參議院通過後,幾名重量級參議員發表聲明稱,該法案向美國的盟友和對手發出一個明確的資訊,那就是“美國仍是一個可靠、可信的夥伴,以及美國軍隊準備好了,完全有能力捍衛在世界各地的利益”。拉盟友對付中俄,被拜登政府視作一項“法寶”。然而澳大利亞智庫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評論稱,對美國來説,如何處理與對手日益加劇的緊張關係,並確保盟友關係是一個持久的挑戰。拜登政府在處理與盟國的關係時已多次遭到批評。

  美國企圖同時遏制中俄的做法,已遭到“反作用力”。BBC稱,近年來,很多西方媒體都注意到俄羅斯和中國關係不斷接近的趨勢。多數意見認為,這是因為兩國均受到來自西方陣營的巨大壓力。中俄兩國元首在視頻會晤中達成共識,反對西方對兩國內政的干涉,開展更多行動來維護雙方的安全利益,並加強中俄之間的合作。

  俄新社評論説,俄中沒有結成正式的軍事政治聯盟,但雙邊關係已經超越盟友關係。可以看到美國及其盟國的喧囂,包括企圖破壞俄中關係。美國還有很多辦法向俄中施壓,包括繼續在台灣和烏克蘭等問題上進行挑釁。但在戰略上,它已經輸了,俄中兩國都清楚並相信這一點。


     來源:環球網、海外網、參考消息網等綜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