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台海觀潮】2021年台灣這一年:“美主臺從”結構全面固化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台海觀潮      2021-12-27 14:22:20

台灣這一年


     2021台灣這一年

      臺美關係回顧:“美主臺從”結構全面固化

   整體觀察,2021年臺美關係“低開高走”。由於在2020年美國大選中,民進黨當局全面押寶特朗普,犯下戰略性錯誤,誤以為特朗普會繼續連任,導致拜登勝選以及上任後,台灣對美政策上一度出現焦慮不安期,擔心拜登政府會對台灣當局施以“懲治報復”。這也使得2021年1月拜登政府上臺執政後,台灣對美關係呈現觀望和試探的態勢,刻意保持低調,不願因為過於高調引發美國疑慮。但在陸美戰略博弈持續升級態勢下,拜登政府延續特朗普時期“以臺制華”策略,不斷提升與台灣實質關係。在具體戰術上,拜登政府操弄“台灣牌”時,比特朗普時期更精於算計,更有章法,兩面平衡策略更加“爐火純青”,既對中國大陸承諾恪守“一個中國政策”,同時又不斷加速與島內的民進黨當局勾連。同時,拜登政府還由特朗普時期的“獨狼戰術”逐步升級為“群狼戰術”,即拉攏日本、澳大利亞等盟友集體對華炒作台灣問題。

  這也使得台灣越來越被鑲嵌到美國的整體遏華戰略中來,逐漸失去“戰略自主性”,只能任由美國擺布操弄。更為可悲的是,受“斯德哥爾摩情結”等因素影響,美國對台灣的掌控越深,台灣對美的依賴盲從心理越重。2021年台灣“反萊豬公投”闖關失利,且不同意票高於同意票,讓外界譁然。台灣為了展現唯美馬首是瞻和的“親美”姿態,竟然允許對人體有害的、含有瘦肉精進口的美國豬肉進口,這也反向證明台灣社會的“親美倚美”已經到了“病態”的程度。2021年臺美關係呈現四大走勢:

  一、美國對臺政策逐漸由“戰略模糊”向“戰略清晰”方向蛻化

  長期以來,美國對臺政策一直奉行“模糊策略”。例如在是否“協防台灣”這一關鍵問題上,既不明確説“會協防台灣”也不説“不會協防協防”,而是保留模糊空間,以便為將來兩岸發生衝突時美國保留最大的決策可能性,防止被台灣問題拖下水導致美國戰略利益受損。

  但近年來特別是2021年以來,美國這種“戰略模糊”正在淡化,“協防台灣”的意味更加凸顯。拜登連續兩次宣稱將“協防台灣”,雖然宣稱是口誤,但能夠連續兩次“口誤”,也讓外界質疑這是“口非心是”。美軍最高將領、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克·米利(Mark Milley)也稱,若大陸攻臺,美軍“絕對有能力保衛台灣”(absolutely could defend taiwan from China),“這是毫無疑問的”。8月美國從阿富汗撤軍後,面對外界“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質疑聲音,美國家安全事務顧問沙利文、國務卿布林肯與國防部長奧斯汀均稱,“美對臺安全承諾堅如磐石”,展現出“頗有為台灣一戰的姿態和決心”。為化解島內對美“只是空喊口號”、“口惠而實不至”的疑慮,8月份拜登政府還首度宣佈總值約7.5億美元對臺軍售,延續特朗普政府對臺軍售常態化政策。11月,由4位參議員和2位眾議員組成的代表團乘坐美海軍C-40A專機訪台,與蔡英文會晤,並首度進入臺“國防部”,強化美臺軍事交流。美國主要意圖是向島內釋放“台灣若有事,美國將介入”的信號,強化島內“倚美協防”的認知以及對美國的依賴心理。在美國帶動下,日本也蠢蠢欲動,前首相安倍晉三公開叫囂稱,“台灣有事就是日本有事”。目前,日本自衛隊已與美軍制訂設想台灣發生緊急事態時的日美聯合作戰計劃草案。

  二、美國強化對臺“國家化定位”,不斷拉高與臺互動層級

  美國“台北法”與“印太戰略報告”等重要法律和政策文件中,頻頻稱臺為“國家”(state或country)。2021年3月,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國會聽證會上公開稱呼臺為“國家”(country),10月布林肯又以國務院政策聲明的方式支援臺參與聯合國體系。島內輿論稱,這顯示美對臺政策由戰略模糊走向戰略清晰,對臺“國家化”和“準同盟化”態勢明顯,美“一中政策”正蛻變為“一中一台政策”。2021年11月中美領導人視頻會晤期間,拜登總統公開承諾會遵守“一個中國政策”,但對於“一個中國政策”的界定卻玩弄小把戲,不但強行塞入所謂“對臺六項保證”,而且有意將所謂“與台灣關係法”置於中美三個“聯合公報”之前,這表明美國“一中政策”進一步虛化,正在朝向更加往台灣傾斜的方向蛻化。

  為了凸顯台灣是美國“夥伴”關係,拜登政府還不斷拉高美臺互動層級。2021年1月9日,特朗普卸任前夕,美時任國務卿蓬佩奧發佈正式聲明,宣佈撤銷所有臺美交往限制。1月20日,臺“駐美代表”蕭美琴拜受美“就職典禮國會聯合委員會”(JCCIC)邀請參加拜登就職儀式,這是1979年以來台首次正式受邀,島內綠營媒體歡欣鼓舞地宣稱,“這是重大突破”。2月份,美國務院亞太助卿金聖(Sung Kim)與蕭美琴在國務院會晤,這也打破了以往台灣官員不能走入美國國務院、而只能在美國國務院以外活動的“禁忌”。4月份,拜登政府宣佈修訂對臺交往準則,鬆綁交往限制,並指派拜登“密友”前參議員托德(Chris Dodd)、前副國務卿阿米塔吉(Richard Armitage)及史坦博格(James Steinberg)等重量級人物訪台,凸顯美國對台灣的“高度重視”。6月份,參議員達克沃斯(Tammy Duckworth)、蘇利文(Dan Sullivan)及昆斯(Chris Coons)等搭乘軍機訪台。繼3月美臺簽署“設立海巡工作小組了解備忘錄”後,9月臺“海巡署長”首次赴美參加美臺“國安高層”戰略對話“蒙特利會談”。這些相關跡象顯示,美臺高層互動正在往頻密化和升級化態勢發展。

  三、美國謀求將臺融入美“印太戰略”,美國經濟社會文化等領域合作不斷升級

  2021年美國務院、國防部接連發佈“印太戰略報告”、“國家安全戰略暫行指南”等,均稱臺為“全球領先的民主政體和美國關鍵的經濟與安全夥伴”。拜登在與日、韓、歐領導人和北約峰會聯合聲明中,均強行塞入台灣問題。美精心構築的“美英澳三國聯盟”(AUKUS)、“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QUAD)、“五眼聯盟”(Five Eyes)、“七國集團”(G7)中,也試圖將台灣問題納入其中,拉攏盟友集體加大對華打“台灣牌”力度。

  為了在具體實務層面將台灣完全融入“印太戰略”,美國還不斷加速推進與台灣的經貿與社會層面的合作。在産業上,2月臺美舉行“半導體供應鏈合作圓桌論壇”,9月臺參加美“半導體峰會”,強化雙方在半導體供應鏈安全及産業合作。6月,臺派團參加2021年“選擇美國”(SelectUSA)投資峰會,臺參與規模連續 3年居全球之冠。6月底,臺美舉行第11屆“貿易暨投資框架協議”(TIFA)會談。在金融合作上,美臺簽署“基礎建設融資及市場建立合作架構”,並謀求利用“婦女生計債券計劃”聯手拓展對區域及全球經貿佈局;在社會類議題上,雙方啟動“臺美教育倡議”全面強化臺美語言教學合作。3月,美臺共同發表推動防災救援倡議活動聯合聲明,致力提升災害防救能力。美臺這些相應舉措,主要目的是想在經濟、社會、文化等各個領域都增強合作,進而構築美臺全面合作的“整體性框架”,為美臺關係持久發展夯實穩固的基礎。

  四、美國會扮演幕後推手角色,極力炒作台灣問題

  受美國政治氛圍衝擊以及島內民進黨當局推動等多重因素影響,2021年美國會接連炮製“防止台灣遭入侵法案”、“台灣安全法”、“台灣國際參與法”等十余項“挺臺”法案。2月,眾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成員謝爾曼(Brad Sherman)和金映玉(Young Kim)拋出“要求國務卿擬定策略協助台灣重獲世界衛生組織(WHO)觀察員地位法案”。同月,參議員斯科特(Rick Scott)及眾議員瑞森紹爾(Guy Reschenthaler)提出“防止台灣遭入侵法案”。3月,聯邦參議員佩裏(Scott Perry)拋出“台灣升級法案”,眾議員麥可蓮(Lisa McClain)等23位共和黨籍眾議員聯名致函拜登,呼籲與臺洽簽自由貿易協議(FTA)。4月,參眾兩院外交委員會發動“#LetTaiwanHelp”社交媒體跨國串聯活動,共計126位參眾議員為臺發聲。5月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 Chuck Schumer)提出的《2021美國創新暨競爭法案》、眾院外委會主席米克斯(Gregory Meeks)提出的《確保美國全球領導地位及參與法案》和9月參眾兩院提出的“2022財年國防授權法”中,均納入多項“友臺”條款。6月,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華納(Mark Warner)及共和黨首席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等42位跨黨派參議員聯名致函美貿易代表戴琪(Katherine Tai),肯定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重啟臺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議”(TIFA)。

  此外,美臺地方交流也不斷深化。2020年底新墨西哥州復設駐台辦事處,2021年3月正式開始運作。5月,“關島觀光局台灣區辦事處”更名為“關島台灣辦事處”,升級意味明顯。9月,蒙大拿州復設駐台辦事處並委任新任駐臺代表。此外,全美共有 30州及關島通過42項友臺決議案。

  結語

  在中美戰略博弈持續升級態勢下,2022年美國不會輕易放棄“台灣牌”,反而有可能繼續加碼,愈演愈烈,不斷升高台海地區緊張態勢。未來美國“以臺制華”與台灣“倚美謀獨”勢將産生疊加震蕩效應,不斷挑釁一個中國原則底線,勢將給台海地區和平穩定中美關係大局帶來巨大變數。玩火者必自焚。在此過程中,美國有可能重蹈陳水扁執政時期的美國對臺政策覆轍,引火燒身,因為台灣問題而損害美國自身利益。同時,“兩隻大象遊戲,最先被踩死的肯定是腳下的小螞蟻”。未來島內的民進黨當局若不迷途知返,反而錯上加錯的話,勢將為台灣經濟社會發展蒙上沉重陰影。更重要的是,2021年8月美國從阿富汗大撤退時,島內就從阿富汗身上看到了台灣的“命運”,擔憂“昨日越南、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未來台灣終究會像南越和阿富汗一樣,被美國無情的拋棄。這種擔憂不無道理,早在1949年蔣介石集團退逃至台灣時,當時的美國杜魯門政府就準備拋棄台灣;1979年在“聯華制蘇”大戰略驅動下,美國又與台灣“斷交”、“廢約”、“撤軍”,對台灣予以無情的拋棄。美國過去可以拋棄台灣,未來同樣的劇本有可能會再次上演。未來台灣當局若是繼續挑動台海局勢,甚至圖謀將美國拉下水,導致美國利益受損,使得美國評估認為台灣對於美國而言,已經淪為“負債”而非“資産”,美國將毫不猶豫地再次拋棄台灣。(作者 嚴語 台海問題時事評論員)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註明來源

  

2016801





責任編輯:黃楊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