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簡體

將台灣與烏克蘭打包成“三戰”熱點,能折騰多久?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媒體連結      2021-12-28 11:08:30

【文/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雁默】

將台灣問題與烏克蘭問題打包成“中俄軍事威脅論”,是拜登政府在外交上終於成形的陽謀,也是冷戰思維的復活。概念容易被理解,有助於促進西方的團結,甚至可將成本分攤給盟友,有利於美國的全面性戰略內縮。

“如果你(中美)入侵它(臺烏),將招致前所未見的嚴重後果”,這臺詞是召喚西方“冷戰魂”的咒語,即便俄羅斯多次否認將入侵烏克蘭,中國也一再強調“和平統一”,但念咒的特徵就是只聽得見自己念什麼,不顧不理你説什麼。

然而,往此方向發展也是拜登政府的重大戰略失誤,因為它無法解決美國內部的問題,甚至連轉移美國民眾目光的作用都極為有限。

更令人傻眼地是,美國在遙遠的東亞和東歐盡情張牙舞爪,卻渾然不覺自己後院著火,一覺醒來,中尼建交了。

台灣與烏克蘭的虛假危機

將烏克蘭處境與台灣相比擬,比較有代表性的説法是瑞典前總理卡爾·畢爾特(Carl Bildt)11月的媒體投書,他是現任歐洲外交關係協會智庫的聯合主席(該智庫由350名歐洲現任與卸任政要與産學媒名流組成,在歐洲影響力不小),也是旗幟鮮明“友臺烏,反中俄”的歐洲政要。

畢爾特販賣“中俄威脅論”行之有年,始終用“咄咄逼人的戰略意圖”、“軍國主義”、“侵略者”形容中俄與其各自的邊境政策,其人也是堅定的“美歐合作”派。

在東亞問題上,畢爾特與台灣有長年的交誼,曾相信國民黨“民主反攻”的中國敘事,即民主中國夢;他也支援民進黨的“抗中”敘事,贊同“台獨”立場。

在東歐問題上,畢爾特反俄立場鮮明,強烈主張歐洲要與美國一致,強化烏克蘭的軍事能力抗俄,並排除該國親俄的分離主義勢力。

他基本不相信只靠外交手段即能確保烏克蘭問題能得到令西方滿意的結局,而主張歐美必須聯手採取一致的“保烏”軍事策略。

儘管從台灣或兩岸的角度來看,台灣與烏克蘭問題本質上有不小的差異,但畢爾特用冷戰思維看問題,臺烏狀況就是一樣的:邪惡軸心正在圖謀軍事擴張,一旦得逞,會全然改變東亞與歐洲的安全秩序,西方應以強硬手段阻止。

不但如此,畢爾特還評估中國可能會支援俄羅斯軍事入侵烏克蘭,反過來看,其言下之意就是俄羅斯也會支援中國武統台灣,因此中俄對臺烏的入侵可能會同時發生,從而改變全球力量平衡,“為全球和平敲響喪鐘”。

畢爾特還意猶未盡地説,台海戰爭若啟動,日本與印度會開始大規模集結對抗中國;而因應“烏克蘭戰爭”,歐洲應該更加果斷地採取加強防禦政策。

他呢,已經聽到了戰鼓聲,所以歐美的外交任務是確保戰爭不會發生。

這與吳釗燮接受澳媒專訪時稱“須提防中國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論調一致,只是畢爾特似乎是在“求亂”,吳釗燮確定是在“求援”。

劇本算是完整生動,而我們在“習拜會”與“普拜會”之後檢查美國姿態,也確實按這劇本走。兩場會後,拜登政府嚴厲警告中俄,不要輕舉妄動,否則哼哼。

説歐美反中俄勢力所演的這出是在“求亂”,可從立陶宛開始鬧騰後普京對台海問題的看法得到旁證。普京認為台海問題並不需要武力解決,經濟工具就夠了。此言可視為俄羅斯對歐美打包中俄問題以炮製“冷戰感”的回應,所有煙硝味都是單方面的鼓噪,目的只是打造一個虛假的邪惡軸心,以遂行圍堵。就算真圍堵行不通,“文宣圍堵”也好。

烏克蘭的“北約夢”與台灣的“台獨夢”都是不過是幻夢,因為那是中俄實實在在的紅線,看西方若干“冷戰控”頻頻無事生非,見縫插針,擴大事端,也很心累,明明鬧不出什麼實質好處,還偏要鬧。

俄羅斯與中國一樣看得清楚,拜登就是想在外交上取得一場勝利,或造成一場有利可圖的外部混亂,以提振自己在國內不斷下滑的支援度。至今,拜登的支援度仍在下滑中。

從台灣與烏克蘭的角度來看,西方不斷向中俄釋放“不然哼哼”的表態,現實卻沒有任何進展,因此亢奮度也在遞減,最終受到重創的還是拜登政府的國際威信。

而那場民主峰會,在台灣的討論度低到就像沒發生,蔡英文被禁止露臉,唐鳳偷渡“台獨”地圖還被美國遮罩,很能説明拜登在外交上想搞事又不想搞太大的虛張聲勢,以及“台獨”得寸進尺的天性。

説到現實進展,不在冷戰劇本裏的尼加拉瓜,倒是意外搶戲。

文章來源:觀察者網
責任編輯:左秋子
網際網路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網站簡介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1-2021 By www.huax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