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風作浪!日本頻繁演練“奪回釣魚島”

興風作浪!日本頻繁演練“奪回釣魚島”
日本近來突然開始頻繁演練所謂“防衛釣魚島”,在平靜多時的東海上興風作浪,人為製造戰爭氣氛。這些“奪島演習”並非孤立事件,日本現在愈發熱衷於強調“美國在東亞最可靠的盟友”以及“台灣島的殖民舊主”這“兩大身份”。看來,拜登政府上臺後推行的“遏制中國必拉上盟友”的政策,給了那些將修憲法作為“畢生理想”的日本右翼政客蠢蠢欲動的機會。

  據日本共同社披露,日本政府上月公佈的旨在提高島嶼應對能力的海上保安廳、警察和自衛隊聯合訓練,設想的情況是“他國佔據釣魚島”。訓練地點選在長崎縣五島市的無人島津多羅島,因為該島海岸線的形狀和險峻的地形“與釣魚島相似”。

  12月22日,自衛隊的護衛艦、負責釣魚島附近“警備”工作的海上保安廳大型巡邏船也在東京都伊豆諸島進行演習。演習時將伊豆諸島中某特定島嶼設想為釣魚島,巡邏船要求駛向該島的“中國軍艦”變更航線無果,“海上警備行動”命令被發出,海自的護衛艦“阻止”“中國軍艦”接近該島。

  所謂“海上警備行動”,是指當發生海保無法應對的情況時,在日本首相批准的情況下防相下令派遣自衛隊,自衛隊在一定基準下被允許使用武器。

  共同社聲稱,這是日本內閣官房首次發佈海保、警察和自衛隊舉行聯合訓練的消息。訓練旨在防備難以辨別是否屬於武力攻擊的“灰色事態”,提高自衛隊與海保等的協作。共同社還宣稱,日方似乎有意通過發佈消息,向日本國內外傳遞正在提高灰色事態應對能力的信號。

  另據日本《産經新聞》報道,防衛省11月25日發佈了陸、海、空自衛隊在鹿兒島縣的種子島進行綜合軍事演練的報道,此次軍事演練以“奪回被佔領的離島”為設想,進行水陸作戰。至於發起的動因,報道稱也是感受到“西南諸島中釣魚島周邊的中國軍事壓力增強,防衛省和自衛隊急於強化該地區的防衛能力”。

  除此之外,日美近期也頻繁進行“奪回離島”演練。據《日本經濟新聞》報道,12月初,日本陸上自衛隊和美國海軍陸戰隊進行了離島防衛作戰的聯合軍事訓練,設想在“敵國”艦艇侵略攻擊離島的場景下,日美防衛力量相互確認作戰構想和實際運用。而此次聯合軍演的目的據稱是為了“遏制軍事活動頻繁的中國”。

     在釣魚島問題上,中國政府立場是明確的、一貫的。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多次表示,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固有領土,中國對釣魚島的主權擁有充分的歷史和法理依據。日方所作所為絲毫改變不了釣魚島屬於中國的客觀事實,中方維護釣魚島領土主權的決心堅定不移。

敏感時刻中日防長視頻通話

李曉偉攝 圖源國防部

  27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長魏鳳和應約同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視頻通話。日本防衛省公佈的新聞稿中提及,此次通話長達2個小時,而日本共同社進一步表示通話時長超過了預定。對比中日新聞稿,雙方想要凸顯的主題並不盡相同。 

  中國國防部發佈的消息顯示,在東海和釣魚島問題上,魏鳳和表示,中國將堅定維護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在歷史問題上,日方必須正視歷史、以史為鑒,這才是正確態度和明智選擇。與此同時,魏鳳和表示,中日防務部門應加強高層交往和務實合作,進一步拓展海空聯絡機制內容,共同管控風險,防止矛盾升級,不斷提升防務合作水準。此外,魏鳳和還就亞太地區形勢、台灣、南海等問題闡明中方原則立場。

     而根據日方新聞稿,雙方通話主題共有四方面,依次分別是東海和釣魚島問題,台灣問題,南海問題以及“中日防務部門海空聯絡機制直通電話”雙方達成一致。

     在前三個問題上,岸信夫都表達了日本的關切,對中國公務船進入釣魚島(日本稱“尖閣諸島”)周邊日本“領海”表示嚴重關切,強烈要求中方“自我克制”。他提及中國海軍和海警局船隻在東海與南海的行動,稱強烈反對“憑藉力量單方面改變現狀”的嘗試。

     在台灣問題上,岸信夫表示,台灣海峽和平穩定很重要,表示關注相關動向。

     排序位於第四位的是雙方就“中日防務部門海空聯絡機制直通電話”達成一致,即兩國防務部門領導人達成一致,為了避免日中出現偶發性軍事衝突,將儘早開設緊急時雙方官員互通聯繫的熱線,力爭明年內開始運用。

李曉偉攝 圖源國防部

  由此可以看出,中日雙方關注重點有所重疊,分別是:東海和釣魚島以及“中日防務部門海空聯絡機制直通電話”。儘管在東海和釣魚島問題上雙方在各説各話,但另一方面雙方一致希望避免在東海發生偶發性衝突,也因此愈加凸顯了中日防務部門海空聯絡機制直通電話的重要性。但中方在新聞稿中卻沒有明確提及,這一方面表明在此事上日本需求明顯強于中方,另一方面表明雙方在某些技術環節還未完全形成共識,不過日方高調釋放此消息也會讓外界接收到中日防務關係總體穩定並呈現向好發展的信號。

  也因此,日方在新聞稿中雖然顯得表態“強硬”且談及議題繁多,但真正希望和中方談的內容並且有所收穫的只有一條:中日防務部門海空聯絡機制直通電話有望在明年開通,有利於避免中日擦槍走火事件的發生。

  日本如此重視這一條也源於自身心懷鬼胎。今年開始日本頻頻拿台灣炒作話題,刺激中方敏感神經。專家分析,自拜登上臺之後,美方就希望拉攏日本“協防台灣”,甚至有可能日本在前首相安倍和菅義偉時代就做了一些鋪墊工作。做為日本自民黨黨內最大派系的領袖安倍頻頻發言支援台灣,並稱“台灣有事等同日本有事”,實際上是希望向岸田施壓,在台灣問題上和美國保持一致。

新首相岸田已不滿足於做鴿派

  專家認為,日本近期頻繁演練“奪島”更多是政治象徵意義,為的就是給中國添堵。由於現任美國政府比其前任對中國遏制政策更多,所以日本政府也會被要求給中國製造更多麻煩。日本模擬“防衛釣魚島”,或準備應對“台海有事”,其中有配合美國的因素,但也有“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目的,即借機慫恿國民支援岸田文雄政府修改憲法。

  岸田政府繼承了安倍晉三“修憲”的政治夙願,其核心目標就是在任期內修改憲法。二戰以後,日本普通百姓具有和平傾向,日本政府為了讓老百姓“轉變思想”,拼命渲染來自外部的所謂“軍事壓力和安全威脅”,通過在釣魚島附近區域進行演習,給國民造成“釣魚島已經處於危機當中”的錯覺,再加上煽動台灣問題,迫使日本民眾相信,修改憲法已經“迫在眉睫”。

  上周,日本政府宣佈,已經就2022年度開始未來5年的駐日美軍駐留經費日方負擔的增加數額與美國政府達成共識,預估總額為1.0551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591億元),比2016-2020年度合計支出整整增加了750億日元。

  美國彭博新聞社稱,在尋求增強抵禦“中國威脅”之際,日本國防預算連續10年增長,2022年度更達到5.4萬億日元。《紐約時報》稱,這筆軍事預算包括為那些離島提供部署導彈和駐軍的資金,提高日本在網路戰和太空戰等領域的能力等。日本防衛省還打算再購買12架美國F -35戰機。

  《讀賣新聞》稱,岸田文雄領導的宏池會,一直被認為是日本政壇輕軍備、重經濟的鴿派,但他上臺後,卻將中國定位為“主要威脅”。在11月底自衛隊的一次閱兵儀式上,岸田文雄向數百名頭戴橄欖色頭盔的自衛隊成員發表講話:“我將考慮所有選項,包括擁有打擊敵人基地的能力,加強必要的防禦力量。” 他説日本週邊地區的安全局勢“瞬息萬變”,“現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強烈”,還説自衛隊發展的目標是應對朝鮮試射彈道導彈的能力,以及中國追求軍事建設和在該地區“日益自信”的活動。

     對此《琉球新報》的社論指出,岸田政權的一系列軍演,是無視國會、無視國民推進“戰爭準備”,是歷史上第二次的“軍部暴走”,要求岸田政權“不要介入他國戰爭讓本國淪為戰場”,呼籲其“認真通過外交渠道解除誤會”。沖繩縣民眾也于12月24日成立了“絕對不讓西南諸島淪為戰場的縣民之會”,集結民眾力量以阻止日美共同作戰計劃。

     日本《AERA》雜誌批評稱,“美國國會和美國媒體的反應是日本不值得信賴,中國也認為這是日本追隨美國的行為,可見岸田文雄只是使出了一手拙劣的平衡術”。


    來源:環球網、海外網、參考消息、國防部發佈、外交部網站、央視新聞客戶端等綜合